基建从工匠系统开始

基建从工匠系统开始 第62节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折苍十分心虚,“这不是事情多吗?”
    微生舟叹气,“我也是能理解的。”
    但微生舟都这么说了,折苍要是再不有点行动简直令人发指。她就说要跟微生舟去度蜜月。
    度蜜月好啊,微生舟欣然同意。而且他还不愿意带山山!
    折苍:“………”
    也行吧?
    于是两个人婚礼也没有办,先跑去度蜜月了。二师兄很担心,“这小子最后不会单纯的只是想要走一走路,住一住沿途的客栈吧?我猜他不会想别的。”
    小师弟正好抱着一堆文件过来,“想什么别的呀?”
    二师兄:“…………”
    算了,跟你也说不清。
    他就众人皆醉他独醒的模样去杀猪场找各家老板定猪肉。
    “到时候陵城定然是半个月流水席,你们的猪肉多多储存,到时候肯定用的上。”
    二师兄都这么说了,猪肉厂的掌柜们就基本猜的出是为了什么事情。之前大家都讨论过,各种画本里面写的成婚法子都有了上千种,两人还是没有什么进展,现在可好,一锤子定音,便将这话传了出去。
    陵城商户马上做出了反应:打折!
    于是现在无论走到哪里,陵城都挂满了各种各样的横幅,横幅写的话都不一样,但是这不耽误他们有一个共同的中心思想:热烈庆祝折苍大人成婚之喜。
    这消息传的很快,折苍和微生舟却是准备一路上游山玩水的,所以走得很慢。她们的方向是京都,于是一路走,沿着京都一路上都能看见庆贺他们成婚的消息。
    折苍:“ ………”
    时代在发展,她要带着发展的眼光看,于是这般如此如此这般的宽慰自己一番之后,也就能淡然的接受整个蜀国都因为她成婚在促销。
    比如现在,她和微生舟两个人都带着斗笠进了客栈,倒是没有人认出他们,可是小二一直在说一件事情。
    “二位客官,折苍大人成婚,我们客栈今晚打八折——”
    “二位客官,折苍大人成婚,我们客栈明晚还是打八折——两位可要续住?”
    折苍:“……”
    肯定是要的,这种被问话的经历她不想经历第二次。
    因为她又听见了小二说:“折苍大人成婚,我们新推出了菜肴:苦瓜酿圆子,不知道二位客官可要尝一尝?”
    折苍:“……所以苦瓜酿圆子跟折苍大人成婚有什么关系吗?”
    小二笑眯眯的,“因为这是在折苍大人成婚期间推出来的呀。”
    有理有据,折苍一时间竟然无法反驳。倒是微生舟很是疑惑,“成婚不是一天两天就完了吗?我们这半个月走到哪里都是成婚促销,还没有办完吗?”
    小二依旧笑盈盈的,“那是别的地方,我们这里可没有办完。您两位想啊,折苍大人是何许人也?她跟别人不一样,别人办一天,难道她就要办一天吗?为什么就不能办一个月!”
    他说的很理直气壮,“折苍大人对于我们蜀国百姓来说是特殊的,定然不能与普通人相论,客官千万别说这种话了,让大家知道,定然生气。”
    正巧这时候又来了一位客人,小二连忙迎过去,“客官,打尖还是住店?折苍大人最近成婚,我们这里打八折哟。”
    折苍笑起来,“算了,反正可以打八折。”
    这是一个有山有水的地方,折苍和微生舟准备多待几天。她们先去爬山。这座山山路很崎岖,倒是没有几个人爬到高处,但是因为风景好,在山脚下面跃跃欲试的人很多。
    折苍一走过去,就见山脚下的两棵树之间绑了一根横条。
    “热烈庆祝折苍大人成婚之喜,请大家量力而行,不要强行攀登,最后掉落悬崖。”
    折苍:“……”
    她努力的忽视前头的一句话,然后道:“我估摸着,是有人不慎掉下去了。”
    话刚说完,旁边一个老者就点头,“没错,听说是一脚踏空了。也是可怜,这样一来尸骨无存。”
    折苍见他身后背了一把斧子,好奇问道:“老者是上山砍树?”
    老人家点了点头,“是啊,我儿子今年考上了小学一年级,我想上山给他砍颗树,做些小木棍,这般一来,他学算数的时候就不用勾完手指头又去勾脚指。”
    折苍就更加好奇了,“就为了这个,您这么大清早的就要上去砍树?”
    老者便解释这其中的缘故。
    “姑娘不知,我家孙子上的是木匠厂的附属小学,里面的家长全是木匠,先生要求做一点什么,家长们可是卯足了劲去做,这回要做的虽然只是一些小木棒,但是做好了给孙子拿过去也是脸面——不仅是孙子的脸面,还有咱们自己的,毕竟谁也不想被别人比下去不是?”
    折苍哭笑不得,万万没有想到这人是这种理由,她点头,“想来你们的孙子孙女很是欢喜。”
    大人相争,得利的肯定是孩子。微生舟等老人家走远了,道:“苍苍,以后咱们孩子的课后作业还是你来吧。”
    这天下哪个敢跟折苍比手工活?
    不过说到有孩子这个问题,折苍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一件事。
    ——孩子不是凭空冒出来的,也不是从咯吱窝里面拿出来的,更不是从街上捡来的。
    折苍看向微生舟,脸红了红。她并非是不知道这个问题,而是真的忘记了。微生舟也是个憨憨,根本没有意识到两人其实可以做一些律法允许做的事情。
    两人来之前是扯了证的,有婚书为证。不过扯得太过于匆忙,所以折苍因为一直都跟微生舟在一起,两人从来没有分开过,所以成婚和不成婚真的没有任何感觉,也因为如此,她头发梳的还是姑娘的头,没有梳妇人头。
    妇人头都要把头发都盘上去了!折苍觉得不好,她不会盘头,这么多年来她的头发都是只要一根发带绑在后面,就跟绑个马尾似的。
    她这样已经习惯了,微生舟也没有反应过来她要换个发型,所以一路上到时没有人叫他们少爷和夫
    只叫姑娘和公子。
    而且最重要的是!两人是分房睡的!
    折苍意识到这个问题之后,就有些害羞,不过两人虽然刚刚成婚,也算是老夫老妻了。她主动提及住在一间房的这个话题。
    折苍:“咱们都是合法的夫妻了,住在一间房里面应该也不会有人来查吧?”
    自从废除了青楼制度以后,有些人无视法律,就开始了各种各样的暗窑。
    其中最多的便是在客栈里面开房。
    虽然是违法的,但是做的人很多,大家都见怪不怪。折苍做了这么多的客栈还没有遇见过查房的。
    她说完这句话之后,就见微生舟脸渐渐地红起来,然后红的像猴屁股似的,最后biu的一下,又飞走了。
    就跟若干年前乔荇告诉他的心思已经被知晓一样。
    折苍没有办法,再次打开自己的系统面板,购买了一个追踪器,然后跟着追踪器的方向走。
    哎,没回遇见激动的事情就要飞走,这个毛病实在是不好,以后的可得让他改改。
    他们来的时候是没有坐马车的,所以要去找微生舟,必须还要再租一辆马车。
    折苍在这附近竟然看见了租马车的地方。
    “——客官好,折苍大人成婚,马车全部打八折。”
    折苍已经对这句话有免疫力了,甚至还能讨价还价,“掌柜好,折苍大人成婚之喜,要不然给我打七折?”
    掌柜的一脸不乐意,“不行,我们折苍大人怎么可能掉价!”
    折苍:“……”
    竟然无从反驳!没错,她怎么能掉价呢?于是她痛快的交了打八折钱的银子。
    赶着马车找到微生舟,叹气,“你这是怎么了?坐在那边真的不走?”
    微生舟脸依旧红着,看她一眼,再看她一眼,最后脸越来越红,越来越红,红到滴血!
    折苍:“……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这事情吧,你光想是没用的,你还得做,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微生舟红着脸点点头:“苍苍,你别把话说的太过于直白好不好?”
    他还是很害羞的。
    折苍叹气,拉着他回去。
    “你要是害怕,咱们就先睡在一张床上,盖被子聊天好不好?我绝对不会对你做别的。”
    “等咱们回家了,咱们再商量,行不行?”
    那绝对行!
    微生舟微微松了一口气,他还什么都不会,他怕被嫌弃!
    微生舟决定回去就写一封信给二师兄请教一下这个问题。
    两人回到屋子里面,找小二退掉了其中一间房,住进的同一间屋子里面。
    纯盖被子聊天还是很简单的。两个人躺的笔直笔直,盖的还是两床被子,微生舟十分幸福,跟折苍谈天说地——主要说的是自己以前的人生。
    折苍听他说是师兄弟们的故事。比如大师兄,他当年跟二师兄抽签的时候,都很倒霉。一个抽中了给师兄弟们做衣服,一个抽中了做饭。
    二师兄如今是解脱了,但是大师兄为人老实,还在山上兢兢业业的做衣服。
    微生舟道:“这回大师兄下山,可得好好招待他,我的衣裳都是他做的。”
    折苍心猿意马,躺在他的身边却不平静。她敷衍的点头,“嗯嗯。”
    微生舟有些不满意,“你是不是没有在听我说话?”
    折苍:“听了。”
    微生舟:“我觉得你没有听。”
    折苍:“那我没有听?”
    微生舟生气,“你为什么不听?”
    折苍:“主要是你躺在我的身边,我心乱了。”
    微生舟立马就能明白她在说什么!然后脸又红起来,纠结道:“要不,要不我试试?”
    折苍觉得可以。她灵活的把被子一扔,钻进了微生舟的被子里面。然后去脱他的衣裳。
    微生舟笨手笨脚的,刚开始本来也想去脱她的衣裳,结果接了好几下扣子也没有解开,干脆不做挣扎了,只躺平。
    他把眼睛闭上,根本不敢看!
    折苍费了很大的劲才把他的外衫给脱了,然后叹气,“你晚上睡觉,都是和着衣服睡吗?”
    难脱死了!
    微生舟小心翼翼的道:“你别生气,以后我穿少一点。”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