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建从工匠系统开始

基建从工匠系统开始 第14节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他自然不肯把刚刚折苍说的话告诉大家的,万一就只有一个机会呢?肯定是要把握在自己手里。
    他道:“你们也别想太多,折苍大人就是看我家小蕊瘦的皮包骨,告诉我只要去陵城好好干活,肯定有饭吃,也能养活小蕊。”
    这话说出来大家倒是信,且不信也没有办法,好在马上就要到陵城了,如果真如他所说,陵城只要干活就能吃饱的话,那就是到了仙境。
    一行人又恢复了原来行尸走肉的模样,开始快速的朝着陵城的方向走去。
    另外一边,折苍已经到达了泉城。然后发现泉城的城门处竟然借鉴了陵城的出城入城法子,制作了木牌。
    不过作为十分显眼的特殊骑虎人士,她立马被免去了制作木牌的过程,一路直达,去了城主府里。
    折苍:“……”
    她本来还想去泡个澡的。算了,下回不带山山偷偷的来吧。
    泉城城主是个六十多岁的人了,莫夫人今年二十二,是他最小的女儿,所以自小/便对这个女儿十分宠爱,爱屋及乌之下,对阿蛮也格外看重。
    这就惹了很多人的眼,折苍被领到城主府的时候,还有一位夫人扭着身子朝着她讥讽道:“听闻阿蛮是大人所教,却不知大人教了她一些什么,让一个女子如此粗俗,实在不像位贵女。”
    折苍就看看她,然后淡定的拍拍山山,只见山山突然虎口一张,嗷呜一声吼叫,顿时吓得面前几人花容失色,狼狈的跌倒在地。
    而此时站在山山旁边的阿蛮却面色平静的人,两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折苍就笑笑,“所以说——难道要将我们得少主人,教成夫人这般么?”
    那夫人便恼羞成怒,正要出声,就见莫城主摆了摆手,让人将她带下去,然后笑着对折苍道:“她今日实在无礼,还望不要见怪。”
    折苍笑着举杯喝了一口酒,然后还没品出味道呢,阿蛮就小声的凑过来道:“我阿公老糊涂了,竟然还袒护她。”
    然后顿了顿,过去趴在折苍的耳朵旁道:“等以后我打下泉城,就让她去扫茅厕。”
    折苍被这话说的一阵咳嗽,她是万万没有想到,不过来拜一回寿,怎么突然就想起打人家来了。
    阿蛮没有明说,只哼了一句,小声道:“先生,若是我能打下来泉城,你说,泉城该办些什么厂比较好?”
    折苍也不问,只配合她想,“嗯……洗浴中心?”
    东北的大澡堂子搓背服务,泡温泉服务,星城的足浴,能结合在一座城里面吗?
    作者有话说:
    晚安昂。感谢在2021-09-26 20:56:06~2021-09-27 21:09:4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叫我爸爸谢谢、执笔经年 10瓶;南小白白、弦思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16章 开始争霸事业
    回家的路上,莫夫人莫知意坐在慢慢前行的马车里面,撩开车帘,看向前面的两个人。
    背着弓箭的女子没有梳时下流行的发饰,只是简单的用一根红色的发带将头发束了起来,微风吹起她的大袖,有一股说不出尘气质,一边走一边侧头看向左边。
    她的左边是一头老虎,老虎上面坐着一个扎着双揪揪的小姑娘,两人一虎慢腾腾的走,坐在老虎上面的小姑娘一会笑,一会皱着眉头,苦思冥想。
    莫知意笑着放下帘子,她的仆妇春娘也笑着道:“今日多亏了折苍大人,咱们才出了这口多年的恶气。”
    筵席上面为难折苍和阿蛮的女子是莫知意的父亲几年前刚娶的少妻,仗着莫城主的喜欢,每回她们回去,总爱刁难几句。
    莫知意想起今日她说阿蛮的那句“你母亲没有给你父亲剩下一个男儿,你家便是断子绝孙了”的话,便忍不住呸了一句,道:“她说了这般的话,父亲还不怪罪她,可见是被她笼了过去。”
    她轻轻的叹口气,“今日阿蛮为了父亲的态度,都伤心了。”
    春娘便拿着蒲扇给莫知意扇风,“无事,如今小主子可有折苍大人护着了,那山山——除了折苍大人就是小主子能坐,平常人谁敢去坐老虎?就是老虎打个哈欠,弄出些声响,都得吓死哦。”
    最后一句话说的阴阳怪气,很明显说的是谁,莫知意便用帕子捂住嘴,笑起来,“是,有些人,胆子小的很,也就是一张嘴了。”
    她又忍不住撩起帘子,前面的一大一小还凑在一起说话,其乐融融。
    折苍:“所以你是觉得你外祖父老糊涂了,将来迟早要听信小妻子的谗言不跟你好,所以干脆就想着将泉城打下来,成为他的主上,这样他就会宠你了?”
    阿蛮一本正经的点头,“外祖父根本没有认清楚现在的形势,还把我当个小孩子呢,我都已经长大了。”
    她哼了一声,“我长大了,自然看的出他偏心眼。”
    然后问:“先生,你说我力气大,又聪慧,是个天生的将才,可今日表姐们却觉得我粗鲁,我以后再不敢她们说话了,你觉得可以吗?”
    折苍点头,“可以啊。”
    阿蛮就又犹豫的看了眼折苍,“先生,你说,我将来要是比小叔叔更加聪慧,可以做少城主吗?”
    折苍点头,“可以啊。”
    没有犹豫,没有敷衍,更没有郑重其事,就是那么自然的点头,让阿蛮的脸上笑开了花。
    “先生,你真好。”
    一行人回到城池之中,折苍跟阿蛮和莫知意分开走,她忙的很,还得去纸匠坊看看。一进去,就有无数的人喊她先生,这个先生你来了,那个先生我研制出了新的纸配方,您要不要看看,反正走到哪里,都是听取先生一片。
    这种感觉……还挺好的!
    她巡视过纸坊之后,正要回去,就听见一个小小的姑娘喊了她一声。
    “折苍大人——”
    折苍看过去,“你叫我?可是有事?”
    小姑娘就连忙跑过来,道:“折苍大人,是我啊,您今早还救了我。”
    今早?
    折苍记起来了。
    她有些惊讶的道:“你早上那样……我没认出来。”
    小蕊就脸红了红,“管事的带我去洗了个澡。”
    她和果子叔来了陵城,果然有衙役在门口登记,让他们排成一条长队,问他们的名字,会做的事情,力气大不大等,她和果子叔谨记折苍大人的嘱咐,连忙上前,表示自己不是想插队,而是道:“我们认字。”
    那衙役就笑了。
    “哎哟,认字好,认字好,直接去十三号纸坊吧?那里还缺个会写字的。”
    不过也细细的考核了,好在李果子本来就会字,小蕊虽然没有他厉害,但是简单的基本都会,两人便都来了十三号纸坊。
    刚来,就有吃的,白花花的大馒头递过来时,李果子和小蕊都哭了。
    管事的倒是也不奇怪,只笑着道:“吃吧,咱们纸坊是朝廷办的,是官粮,不会饿着你们,吃完了,就去洗个澡,换身干净的衣裳。”
    没有时间让两人适应,吃完饭,换好衣裳,还带他们去了各自的宿舍,其实就是大通铺,一个屋子里面住了很多人,挤挤攘攘的,不过并不脏乱,每个人的被子都叠成了豆腐一般,齐齐整整,最前面的墙上还摆着一个大架子,架子上面分成了几十个小格子,每一个格子都有一把锁。
    锁是木头做的,不过这个锁很奇怪,跟小蕊之前见过的锁都不一样。管事的道:“这是木匠那边给我们设计的密码锁,你看这锁上面的数字没有——这叫阿什么大伯数字,嗐,我是没记住,一共有九个数字,你得记好了,以后你记账啊什么的,都会用到这个。”
    小蕊认真记下,然后便是跟着管事的去记住纸坊各个地方是做什么的,结果还没走完地方呢,就见有人急匆匆的过来跟管事的道:“折苍大人来了。”
    管事的便将小蕊交给了一个妇人,急匆匆的走了。小蕊就想去见见折苍大人。她跟妇人道:“大人救了我一命,我却没有说一句感谢的话,内心不安。”
    妇人却道:“折苍大人救的人多了,你只是其中一个,若是人人都去感谢她,那她便要忙了。”
    小蕊有些失落,却没想到折苍大人竟然来了后院,她再忍不住,喊了一句,便被招上前了。
    大人依旧是那般的温和,还笑着说她洗了澡,好看了许多。
    “你好好的读书,得了工钱,买点肉吃,吃胖一些,就更好看了。”
    小蕊一个劲的点头,“折苍大人,您放心,我肯定多吃,给您吃胖很多!”
    折苍笑着摸摸她的头,“你多努力,注意身体。”
    等她走了之后,小蕊摸了摸自己的头,然后两只手捂住头发,感受着折苍大人留下来的气息,结果一转头,就见许多人虎视眈眈看着她的头。
    她吓了一跳,“你们不要过来啊——”
    管事的就严肃的过来,训斥道:“活都干完了?还不去干活!”
    其他人便都遗憾的转身离去,继续干活,管事的满意点头,然后自然而然的将手伸到小蕊的头上摸了摸,在小蕊反应过来之前,绷着脸走了。
    小蕊:“……”
    ……
    折苍不知道纸坊的事情,只一回去,就见乔年带着几个官员正在家中等着她。折苍好奇的坐下,“出什么事情了吗?”
    官员们便都习惯的在她的下首盘腿坐下,坐成两排,然后其中一个络腮胡子的大汉道:“折苍大人,蜀国彻底乱了。”
    他将一封折子递过去,“您看,折子上说,太子篡位,京都和附近的几个城池已经陷入了战乱。”
    他严肃的道:“同时,小南晋国经过了去年八月跟我们的一场仗,气势一弱,南边十五城便看见了机会,偷偷的结成了同盟,由南开始,已经于半月前攻击京都方向的城池了,我们离的近,还算是最早得到消息的。”
    折苍嗯了一句,这些情况其实她之前跟这些人分析过,只不过没想到会提前这么久,她打开这片大陆的堪舆图,用手指着一个地方道:“如此乱世,我们有兵有银有粮有武器,偏居一隅是不可能的,所以得打。”
    你不打,别人肯定是要来抢的。
    她道:“如今需要决定的是,我们往哪边去打,有什么理由去打。”
    她看向乔年,乔年前行了一步,然后指着乌塔子道:“不瞒众位说,周边各城池跟我们的关系较好,若是拿他们开刀,咱们便是失去了民心。”
    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能做这种事情。那便剩下小南晋国跟乌塔子。
    小南晋国如今内乱,虽然好摘果子,但是它北边还有其他同盟的国,一不小心,就要遭殃,那不如去砍乌塔子的脑袋。
    “他们那一片我们都叫异域,不是什么好地方,虫多,山多,乌塔子靠近咱们这里,还算是好了,要是再南一点的地方,还有迷障呢,死了很多人,吃口盐都是他们毕生的追求了。”
    反正就是穷,所以当年大黎的开国皇帝打到蜀国这里就没有打了,停住了手,因为觉得不划算。
    不过乌塔子还是能打的。
    “他们那地方也有煤山,如今咱们万事俱备,好好谋划,未尝不能拿下。”
    其他人纷纷点头。
    折苍便也点了头。
    其实她心里也知道这些人在想什么,陵城少城主被乌塔子给杀了,实在是他们心中的痛,是血海深仇,安朔一直扎在那边,未尝不是有报仇雪恨的想法。
    而且跟乌塔子打,实在是太光明正大了。
    “他们那边总是时不时就挑事,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就算是咱们打下了,再以少城主的名字命个城,归在咱们陵城下面,想来如此局势,京都也不敢派人过来。”
    几人你说一句我说一句,便将事情定了,然后欢喜的出门回家,乔年仍旧留下跟她商谈细节,等一切敲定,折苍累的很,瘫在床上准备睡觉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好像彻底变了。
    从一个高中生,变成了现在谈及争霸事业也从容的大人。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