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建从工匠系统开始

基建从工匠系统开始 第11节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不过现在,我想去陵城看看。一起走?”
    折苍:“……”
    她没搭理他,坐在山山的背上,绝尘而去,留下少年一个人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久久不能言语。
    ——天爷,她果然猛,竟然骑虎!
    ……
    折苍回到家里的时候,没有急着先回家,而是敲响了隔壁乔家的门。乔年正好在家,笑着问:“回来了?”
    折苍点头,从袖子里面掏出秘方给他,“你看看这个能不能换点钱。”
    乔年一看是简体字,就来了精神,他也跟着阿蛮一起在学,折苍给他的东西都是简体字,一般人还真看不懂。
    刚开始他以为是为了保密,但是渐渐的发现,谁想学她都教,还将拼音和简体字直接出了一本书,就放在家里,谁来借都给。
    乔年就慢慢的看不懂她的意思了。你说她是想推行这种字体吧,也不是,她并没有插手,你说她不是想推行吧,但是她处处的意思就是:想要看懂我的秘密?
    行,那你们学简体字吧。
    不过也就是他们陵城这些世家和高官们专门让人学,其他人并不感兴趣。乔年拿过秘方回家,照着折苍给的小本新华字典翻看——据她说,她只记得这些字了,其他的等想起再加入字典里面。
    那得有多少字啊,现在就已经很多了。
    他觉得自己年纪大了之后,记忆力就不太好了,学起来还没有阿蛮快。
    按着字典一个个的查偏旁部首,先将写在最上面的三个字查出来,然后就愣住了,怕自己查错,又查了一遍,然后确定这三个字是:壮/阳/药。
    乔年:“……”
    苍苍这是想卖壮/阳/药?!!!
    他想去问问折苍吧,又觉得不好意思,叫乔荇去?那更不行了,只能偷摸的叫妻子进来,将秘方给她看,“你去问问苍苍,这方子是不是给错了?”
    倒是张婉爽快的很,哈哈大笑道:“不会写错的,苍苍什么时候出过错?她肯定觉得这个好卖,你别说,这个还真的好卖,你自己都——”
    乔年连忙捂住她的嘴,然后小声的道:“可别说出去。”
    没错,虽然没有广而宣之,但是历来壮/阳/药卖的都很好,如今年老一些的,还相信道士们的丹术,开始尝试磕丹丸。
    乔年想了想,让人做成药丸的模样,装进十分漂亮的小木瓶子里面,先向好兄弟城池泉城送了十瓶。结果没过几天,就收到了泉城城主的来信,信上让他再送些过去,愿意出重金购买。
    乔年终于放心了,这笔生意做的隐秘,但还是流传了出去,附近的城池都开始派人前来找乔年,这回没有对泉城那般慷慨了,按照折苍的吩咐,直接收粮食。
    乔年瞬间懂了。在信中跟各城池之人哭穷,“王家叛变,乌塔子和小南晋国突袭,我们陵城耗费了钱粮,实在是困难,所以这神丹妙药就只卖粮食不卖银子,又药材有限,今日卖了,明日也不知道有没有,所以我们也不知道该出什么价格,便大家看着给吧,给多给少,都是心意。”
    话都如此说了,想要的人肯定是往高了给,就当是给陵城面子。乔年便收粮食收的手软,有人问了,便道:“做了笔生意,小生意,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不过风声还是流传出来了,不少人震惊,比如陶白,他万万没有想到,折苍的壮/阳/药竟然是用来卖的!
    他是当日跟着折苍来陵城的,到得陵城,享用了炕之后,便立刻觉得到得了人间仙境,当即掏出银子买了一间宅子,去如今专门分出来管盘炕队的陵城居委会那里,填写了自己的盘炕申请书。
    这是个十分新鲜的过程,听闻这个居委会是按照那位折苍大人,也就是那日救他的女子要求做的。折苍大人在陵城,就好像相当于一个神明一般,老百姓和朝廷对她很是信任,她说出来要做的东西,因为以乔年乔大人的绝对支持,所以基本上没有人去反对。
    陵城居委会就是其中之一。
    这里分管很多杂事,像盘炕就是其中之一,根本折苍大人写出来的手册,进来这里之后,便可以根据自己会不会写字去走不同的通道。
    要是不会写字,那就要排队,前面会有认识的人给你写,姓名,地址,什么时候上门盘炕,都是需要回答的问题。要是会写字的,便直接在门口拿一张纸,写上墙上要求你写的东西,交上去就可以了。
    陶白自然会认字的,他按照墙上写的姓名,房屋所在地,可愿意接受这个盘炕价格等等后,将纸张交到了衙役手里,然后看见了一个人带着明显不是陵城的一队人从后院走出来。
    他们身着各城池的官服,都不是大官,却也不是小官,由那位张婉夫人领着朝前走。经过陶白身边的时候,他听见张婉说了一句话。
    “这次我们去现场看盘炕,你们的盘炕技术人员怎么好了吗?”
    “什么是技术人员?”
    “就是专门来学习盘炕的人。”
    “哦——肯定准备好了,不过这个称呼好奇怪。”
    “是折苍大人叫出来的,我们跟着叫唤罢了。”
    “如此便不奇怪了,那位大人说出来的话,肯定有她自己的道理。”
    “没错,我们的炕匠——阿不,盘炕技术人员已经准备好了,咱们走快些,我都有些迫不及待想看见了。”
    这群人走出去后,不少人就在交头接耳,陶白听来听去,都听见夸折苍大人的,说她这般神那般神,给陵城带来了什么等等,陶白听的更想再见上折苍一面了。
    听这里的百姓说,她一般都会去木匠学习班和铁匠学习班,但是最近天冷,木匠和铁匠都回家过年了,她便也不再出门,所以陶白见不到她。
    而她所居住的巷子里面,如今已经被重兵把守了,非闲人不能进,而且乔年下令,让一些人家搬了出去,留下来的是绝对没有危险的,就怕折苍大人出事情。
    陶白非常明白这种感觉,如果是他的父亲和兄长得到了这么一个神女般的人物,必定也会像他们一般珍藏起来。
    不过,他忍不住想道:既然是神女一般的人,本事通天,那他们有没有想过,将来可能这个城池的城主会变成折姓,而不是安。
    神乃天,怎么可能甘居人之下,陵城的百姓能睡好觉,陵城的某些人,怕是睡不着的。
    他走出居委会大门,想了想,还是给自家的老父亲和兄长去了一封信。
    “陵城惊现大能者,恐能通天。”
    作者有话说:
    啊呀,这几天没看评论,今天看,好多熟人来了啊,爱你们昂!感谢在2021-09-23 21:00:30~2021-09-24 20:51:3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南小白白、执笔经年 10瓶;云朝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13章 澄心堂纸
    永乐大帝三年除夕,是折苍在这里过的第一个年。
    从九月初到十二月末,一共四个月的时间,她已经完全的适应了这里。其实对于她来说,能这么快的适应,还有一个原因,便是她在空间里面呆的时间太久了。
    空间里面没日没夜,没有时间概念,而且她还一直在接受新的知识。并不仅仅是学习工匠的内容,而是这些金牌工匠讲师们时不时也会教导她一些观念。
    所以其实在外人看来才已经过了四个月,可是对于她自己来说,已经过了很久很久,也幸而她最大的优点就是喜欢学习,所以在枯燥密封的学习环境里面,她并不觉得烦闷,反而觉得能专心一致,是个难得的学习好机会。
    只是日复一日,她的气质变得十分快,从刚开始带有少女的朝气到现在变成一副沉稳模样,让乔荇大呼乱世犹如一把刀,刀刀催人老。
    虽然最后被她爹娘给骂了一顿,但依旧觉得山中好。
    “以后我老了,就去山里吧?山里肯定好,没有纷争,那我是不是可以老的慢一点?”
    然后又被打了。
    乔年大怒,“就你这样的,再不练练功,可能都活不到年老了,还想着去山中返老还童呢。”
    乔年大怒是有原因的,这些天,乔荇回来之后,迷上了去盘炕和打铁(武器),说是要亲自做一把大刀送给折苍,大早上就起来去铁匠铺子里面打铁,然后下午去找她娘盘炕,戴着个红袖章,高傲的昂着头颅——如今能戴上红袖章确实是让人羡慕的存在,早出晚归,已经有好几天没有练武功了。
    他看着便来气。
    张婉却听不得这话,觉得乔年说话实在是不讲究,骂道:“大过年的,什么活不到年老,我看你自己像个老不死的。”
    这般的家庭氛围,折苍坐在其间,倒是有些羡慕。自小开始,她就没有家人,在孤儿院里面的每个日子里面,都是孤独的。
    乔荇是个细心的姑娘,一瞬间就看出了她的偶然落寞,道:“以后每一年,我们都在一起过,我努力不死,成为战神,你努力搞……搞什么来着,研究,对,你努力搞研究,还有你说的那个——”
    “基建。”
    “对,基建,我们一起建设陵城,让陵城成为最厉害的地方。”
    折苍跟她碰了个杯,然后道:“好,以后一定是的。”
    吃了饭,接了阿蛮来,带着她一起去街上。这回没有带山山,山山实在是太招人耳目了,只要见着山山,就知道是她。
    于是哄着山山在家里,她跟着乔家人,带着阿蛮一起去看除夕花灯节。一边走,看着街上的行人高兴的道:“今年得了不少意外之粮,在城中施粥,还有了许多余粮送去了兵队,是个十足的好年了。”
    折苍跟着走,笑着摇摇头,“还是不够热闹。”
    是真的人很少。大冬日的,很多人依旧是吃不饱穿不暖的状态,他们是没有闲情雅致出来的,而在今日能出来的,一是小贩,商户,二就是富人。
    穷人连上街的权利也没有。
    折苍叹口气,看来她要加快进度了。然后一转头,就见着那日在山上救的少年在不远处兴奋的冲着她打招呼。
    折苍好奇的招了招手,他立马就跑过来了。
    “陶公子,你怎么还在这里?”
    不是说自己探险吗?陵城值得他探这么久?
    陶白:“咳,陵城实在是太多新鲜的东西了,我怕是一时半会走不了,索性买了一座宅子在这里,住几个月再走。”
    他问,“我听闻那些新鲜的东西都是姑娘做的,还听闻你是隐士之后,是真的吗?”
    乔年就觉得这人实在是无礼,却又周身带着一股贵族气质,不由得心中暗暗思索这是何人,陶?蜀国可有陶姓贵族?好像没有。
    他按兵不动,道:“陶公子?不知来自何地?”
    这人说话带着一股奇怪的口音,语调上扬,有些像蜀国京都的京话,又时不时夹带些方言音,和着这股京调,一时间,倒是难猜。
    陶白:“从来处来。”
    折苍:“……”
    她道别,“我们还要逛街,便先行离去了,陶公子慢行。”
    乔年便也不做纠缠,却准备让人去查一查这人的身份,只陶白在他们一行人走了之后,摸着下巴道:“不对啊——不过数日,这位姑娘的眼眸怎么又沉稳了许多?倒是像极了我那温文尔雅的大哥。”
    他摇摇头,随机笑起来,“算了,我琢磨这个干什么,我还是探险吧。”
    ……
    除夕的灯会并不好看,折苍觉得自己是见过世面的,回来便做了一个走马灯,乔荇羡慕极了,央求着她做了一个,然后阿蛮又求了一个去,这个年也算是过完了。
    过完了年,学习狂便开始投入了制作更加便宜纸张的研制中。
    如今的纸张很贵,贵的让人用不起,别说是穷人了,就是富贵人家的读书人也不敢用纸过度,节省着来,而且纸张并不是很顺滑,而是很糙的那种,要是想要得到一刀好纸,那必然是比粮食还贵的,折苍从乔荇那里听闻过一个故事,大概说的是一个富人用三个奴隶换得了一刀纸,还觉得很得意,大肆宣扬,因为他觉得那纸张实在是好,是自己赚到了。
    由此可见,好纸在如今是多么珍贵。
    折苍按照自己从金牌纸匠那里学来的知识,用现如今最简单材料来改进造纸术,一般的纸张粗糙些无所谓,但是好纸张,她却是要用来卖大钱的,所以仔细研究,做出了澄心堂纸。
    书上说,这种纸张肤卵如膜,坚洁如玉,细薄光润,是十分难得的好纸,最受读书人喜爱。果然拿给乔年看,他惊喜连连,捧着那纸张犹如捧着自己的去世的老父亲,目光中含着孺慕之情。
    折苍:“……”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