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反推爸爸的女兒

【第二十四小節】雪花的畢業旅行(五)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洗完澡后,我穿好衣服裤子,从浴室里出来。
    这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来的,少数几次能独自洗澡的日子,平日雪花都一定会要求跟我一起。
    很想要自慰来射一发,但是一想到外面就有叁个小孩子,我的理智就让我平静了下来。
    回到她们身边,只见她们都只穿着内衣内裤的待在床上,玩着扑克牌,看样子都没有带睡衣来,又或着原本就没有穿睡衣的习惯,雪花的我当然有带来,但是可能是为了迎合大家,所以故意也没有穿吧。
    我也爬上了床,与她们一起。
    「我可以加入聊天吗?」
    金色头发女孩回答:「可以欧。」
    雪花与小诺我当然知道名字,但是这金色头发的女孩,还没有自我介绍过。
    「你叫什么名字阿,方便我称呼就可以了。」
    女孩回答:「我头发是金色的,那就我小金就可以了,因为我是外国人,没有这里的名字。」
    「但是你说的很流利呢?与我们的对话。」我说。
    「因为父母都会用各种语言与我交流,能够流利对话的语言我大概会五种。」小金回答。
    「那还真厉害呢,你父母难道是外交官?」
    「欧,大叔好厉害呢,居然知道。」
    大叔.....难道是在叫我吗?
    对这女孩的好感瞬间降到零,我马上把注意转到小诺身上。
    「我家女儿其实很黏我的,不过今天小诺总叫我爸爸,对吧?」
    小诺点了点头回答:「恩,难道对您造成困扰了?」
    「没有,我只是疑惑,雪花应该会很生气才对,因为她不准其他人叫我爸爸的。」
    小诺看了雪花一眼,雪花点了点头,小诺也点头回应。
    「我其实是孤儿,几年前才被收养,不过养父母在收养我的时候刚好有了小孩,我就成了花瓶.....从小到大,我就没有得到过家人的爱,所以我就希望雪花能够把爸爸借给我一下
    ,因为我非常憧憬雪花,每天听着她的话,我也好希望有个这么优秀的爸爸。」
    「欸,是这样子的欧,对不起,窥探了你不希望被知道的地方。」我低下头道歉。
    不过小诺真的非常的成熟,她摇头后微笑的说:「没事的,所以我还能继续叫你爸爸吗?当然只是仅限只有我们,还有这毕业旅行。」
    「没事,就叫吧,就算不是毕业旅行的时候也可以来我们家里玩,我会好好招待你的,还要要谢谢你陪雪花,她是很容易感到孤单的小宝宝,能听她每天说话,一定很烦吧。」
    「不,我很高兴欧,雪花能这么开心的分享您的事情,我也很高兴。」她成熟的笑着,但是这笑容却令人难受,这小小的身体到底承受了多少的痛苦,我不知道,我也没资格知道。
    雪花这时阻止了我们的对话。
    「好了,但是爸爸你要记住,你的女儿只有我一人,最爱的也只有我,不可以花心欧,因为小诺是我最好的朋友,所以才把我最爱的爸爸借出去,别人我可是不肯欧。」
    小金在一旁插嘴的说:「那我呢,雪花。」
    「没你的份,去去去。」像是在赶苍蝇一样的挥着手说着。
    「好冷淡欧,雪花是不是对我特别冷淡阿。」小金抱怨着。
    而随着敲门声响起,老师来查房了,我们乖乖的待着,点名后,老师就放过了我们。
    「好孩子该睡觉了,我跟雪花一起睡,你们两个一起睡对吧?」
    雪花高兴的举起双手,比着胜利的手势说:「刚刚玩扑克牌就是决定谁能跟爸爸睡欧。」
    「哈?你不怕爸爸身旁的位置被抢走吗?」我问。
    「哼哼。」雪花自信满满的说:「我玩游戏可是非常强的,想要赢过我,不可能,而且赢下爸爸身旁的位置,让我好有成就感欧,今天就让我睡在爸爸的身边吧。」
    「你哪天没睡在我旁边阿。」我说。
    小诺像是成熟女性那样的笑着,而小金却疑惑地说:「欸,都国小快要国中了,还会跟爸爸一起睡欧,雪花会不会太幼稚了?」
    雪花不悦的回答道:「就算我一百岁,我还是要爸爸陪着我,亨,而且等我长大了,爸爸,就会跟我结婚,对吧?」
    我苦笑的点头,敷衍的摸着她的头,雪花微笑的闭上眼,享受我的抚摸。
    将床旁的檯灯调整成睡眠灯后,周围都暗了下来,雪花的衣服与我的衣服摩擦发出了沙沙的声响。
    她躺在我的手臂上,接着越来越靠近我的脸。
    「我好爱你欧,爸爸,我想要补充爸爸能量。」
    「恩.....臭小鬼,嘴很甜,我知道你很兴奋,今天也很放肆,不过你别得意,回到家的时候你就知道了。」
    「嘿嘿,爸爸要教训我吗?每次我做错事,爸爸都会原谅我呢,所以爸爸真的能打得下手吗?我这么可爱,爸爸绝对不会打我对吧?」
    「可恶,当然是不会打你的,疼爱你都来不及了,怎么可能对你动手,不过呢,减少你玩电脑的时间,或着午餐或晚餐多放些苦瓜,可能效果会不错欧。」
    雪花马上抱着我说:「不要这样子啦,爸爸,你打我好了,但是不要减少玩电脑的时间,我还要把帮忙提升沫沫姊的游戏牌位呢,且苦瓜千万不要放,我会死掉的。」
    「好啦,臭小鬼,爸爸这次原谅你,但是你要乖一点欧,不要造成爸爸的困扰,明明小时候这么关巧,长大却变得这么爱恶作剧。」
    雪花笑了笑,没有回答,她把脸贴在我胸膛上,大力的吸着气。
    「好喜欢爸爸的味道,只要闻到爸爸的气味,我就感觉好安心,哈阿,我睡了......呼......」
    这孩子的入睡时间真的非常短,平常人都要等个二十分鐘才会睡着,这孩子大概十几秒就够了,我都想帮她申请世界纪录了。
    .......
    .......
    大概过了一小时,我始终没有睡着,雪花已经都在打呼了,但是周公却完全没有要来找我的跡象。
    可能是肚子饿了吧,因为中午吃比较多的缘故,晚餐并没有吃多少,导致现在确实肚子有点空空的,看来是时候把特价时候买来的杯麵来消化一下了。
    我小心翼翼地起了身,为了不弄醒雪花我更是注意,不过这种事情我做了上千次了,早就知道雪花会醒来的底线。
    像是间谍一样的踮着脚尖来到行李旁,悄悄拉开拉鍊后,顺利地取出了杯麵,来到桌子旁把热水壶里面的热水倒进杯麵中,接着盖上了盖子。
    我盘坐在床前,闭上了眼睛默默数着叁百秒。
    快要数完的时候,我旁边不远处似乎有了动静,难道会是鬼......才不可能,一定是哪个小不点闻到香味所以起来了。
    果然,转过头去,原来是小金,身上依旧只穿着小小的白色内衣裤,她流着口水蹲在我旁边凝视着我手中的杯麵。
    不过,我并不想分享给她,因为她刚刚才叫我大叔,我实在无法接受被如此称呼,但是想了想,我会不会太小肚鸡肠了,对一个比自己小十几岁的小孩生气,我不是更没有水准吗。
    「要不要吃阿?」我掀开杯麵后对小金说。
    小金流着口水,口水都快滴在我身上,她越来越靠近,都快贴到我脸上了,我只好递给她筷子,让她自己吃。
    咻的将泡麵吸进嘴里,虽然很烫,但是她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感觉,很快杯麵就见底了。
    「好好吃欧,谢谢大叔。」她幸福的微笑着,嘴角还有些汤汁。
    我把目光放到杯子中,只剩下一些汤还在里头,我苦笑回答:「哈,居然只剩下汤给我,你这傢伙,对我真好。」
    小金对于自己的行为感到道歉说:「对不起,因为太好吃了,一不注意就.....」
    「算了,没关係,我就把剩下的汤喝掉就好,等等你要去重新刷牙一下欧,你还小,牙齿要保护好欧。」
    我摆出长辈的姿态说教着,但是小金却没有听,只是盯着我看。
    端起杯子,我往嘴里倒,因为已经放了有段时间了,所以汤都凉了,而似乎还有一口麵在底部,我稍微抬高了杯子想要把嘴后的麵条倒进嘴里。
    「哈咻!」
    小金冷不防地打了个喷嚏,正好脑袋撞到我的杯子,剩下的汤没进到嘴内,全部洒在了脸上。
    我满满的把头转过去看小金,小金的鼻孔跑出了一根麵条,似乎还准备打第二次喷嚏。
    「啾!」小金又打了个喷嚏。
    打完后,小金连忙道歉说:「阿阿,大叔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噗呼呼。」
    似乎是看见我的糗态,她笑了出来。
    「别叫我大叔阿,叫我哥哥。」我抱怨的说道。
    摸着我脸上的鱼板,我叹了口气,准备再去浴室洗一次澡,不过进去之前,被小金拉住了衣角。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