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雀仙尊又在孵蛋

分卷(39)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顾灵翰:
    一吻结束,顾灵翰趴在离琛的胸膛上不断喘息,他在离琛身上蹭了蹭自己刚才难以抑制流出的泪水,心中暗忖,离琛在这方面真是无师自通,若不是自己知道他从没机会做过这些事,简直就要觉得他是个情场浪子了。
    师尊,徒儿心悦你。
    师尊,徒儿能继续吗?离琛将头埋在顾灵翰的肩上,压抑着自己剧烈的鼻息。
    痛感愈演愈烈,但不知为何,顾灵翰只觉得又升起了其他奇异之感。
    顾灵翰闭上自己羞到发疼的眼睛,心一横道,嗯帮你排寒毒要紧。
    顾离琛食髓知味,足足过了几个时辰,功法还没运行完毕。
    自从离琛醒后,顾灵翰便将自己完全交付与他,被他引着,浮浮沉沉。
    但他还保留着一丝理智,就在离琛还想继续的时候,他出言制止道,不行,师兄还在等我们,云镜现在,恐怕已经
    顾离琛在师尊的唇上用力吻了一下,这才舍得放开他。
    他耐心又细致地将师尊整理干净,不顾师尊的推拒,抱着他走出了结界。
    老龟在外面等得几乎睡着了,直到二人走到身前才发现。
    仙尊他打量着顾灵翰的样子,惊讶的发现仙尊似乎才是那个被占有的那个。
    他想要出言解释却又作罢,心道,这或许是道侣之间的情趣吧。
    顾灵翰羞赧不已,将头埋在离琛怀里无论如何也不抬起来。
    顾离琛朝老龟笑了笑,多谢老人家相助。
    就在这时,水面忽然无风自动,荡起了波纹,一股股纯净至极的灵力如同涓娟溪流一般,朝着一个方向汇聚过去。
    师尊,你看这是?
    不好,是云镜!顾灵翰皱起眉头,认真分析道,我早就觉得世间灵气稀薄,却只有云梦泽此处灵气十分浓郁,这件事定然与云镜有关。
    你们说这灵气流啊。老龟看向灵气流去的方向,十分平静道,老夫深埋潭底,不知岁月,不过数数这些年我这龟壳上增长的纹路,这灵流大概已经流了一百年了。
    一百年。顾灵翰皱紧了眉头,师尊便是百年前陨落的,这件事会和师尊有关吗
    第56章 正文完结
    另一边,重明中剑后,顾灵翰追着云镜离去,只留下仪羽还有来不及赶上的颜如玉照顾昏过去的重明。
    陆森敏锐感觉到颜如玉与他们师兄弟的关系似乎并不简单,于是自行退去了一旁。
    颜如玉皱着眉头仔细检查过重明的身体,发现没什么大碍这才松开了眉头。
    刚才,我还以为你真的颜如玉没有把话说完,只是后怕道,太冒险了,万一伤到重明怎么办?
    仪羽看着重明倒在自己怀中的面庞,柔声却又坚定道,我不会拿他冒险。
    就在这时,重明禁闭的双眼微微颤动,似乎快要醒了过来。
    他缓缓地睁开眼睛,一双重瞳静静地躺在他的眼眶中。
    他揉了揉混沌的头,看着自己眼前的仪羽,轻声唤了一声,师兄。
    仪羽有力的手掌敷上他的发顶,大力地帮他按揉,好让他缓解不适,随后又温柔地问,怪我么?
    重明顺势闭上眼睛,顺从地靠在他的怀中,安心道,不怪,我知道师兄是为我好。
    过了一会儿,重明恢复不少,他抬眸对上仪羽的眼睛,忽然开口问道,师兄,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仪羽不自然地躲开重明的视线,生硬地转移话题,你若是休息好了,那我们便去找灵翰。
    重明这才发现小师弟没在身边,追问道,对,灵翰去哪儿了?
    就在这时,云镜阴测测的声音突然响起,你以为你的小师弟还能回来?
    重明看向云镜,寒声道,你把灵翰怎么了?
    他现在已经被我困在万年寒潭的深渊里,再也爬不出来了。
    云镜将视线移到重明身上,重明,枉我待你如亲子般照顾。
    重明轻笑一声,你救了我,却又想要我的性命,以我性命要挟师兄,该算的我们已经算清楚了,我也不欠你什么了!
    云镜抚掌大笑,好啊,好啊!
    你们一个两个最后都离我而去,只留我一个人。
    青华,你的徒弟果然如你一般不念旧情!果然是一脉相承啊,哈哈哈哈!
    云镜的身形猛然出现,但却高大了许多,他落在云梦大泽中心的的一座湖心岛上。
    直到这时,众人才发现,这座苍翠葱郁的岛屿并不是真正的岛屿,而是一座巨大的法器。
    顾灵翰堪堪赶至,一见这天地间的风云突变,急切道,师兄!这是四方噬天阵,他想毁天灭地,快拦住他!
    四方噬天阵?仪羽眸色巨变,那这些年来,天地间骤然消失的灵气
    没错,就是他。
    大阵开启,云镜以身为阵眼,以血为祭。
    我与青华早就约定过同生共死,拖了这么久,我也该下去陪他了。
    既然我救不活青华,那我就让整个世界,都为他陪葬!
    听到云镜的话,顾灵翰有些意外,世人皆以至高无上的地位,无可匹敌的能力奉为圭臬,他原本也以为,云镜为的不外乎是这些东西。
    但他没想到,他做这些,竟然只是为了复活师尊。
    这些事情他不是没想过,但他从来没有找到过师尊的魂魄,无论他换多少种术法,用多少种法器,心有多么至诚至灵,如何呼唤也找不到师尊。
    仪羽突然开口,你是不是时常怀疑自己,为什么自己永远也招不到师尊的魂魄?
    听到仪羽的话,原本还癫狂的云镜忽然安静下来。
    见自己的话有效果,仪羽继续道,但你有没有想过,不是你找不到,而是他不想被你找到。
    云镜错愕万分地看向仪羽。
    不止是云镜,连顾灵翰都十分错愕,大师兄这话是什么意思?
    仪羽不再说话,只是向后退了一步。在他身后,就是一起跟来的颜如玉。
    顾灵翰看着向前走了几步的颜如玉,心中忽然升起了一个难以置信的念头。
    难道
    颜如玉看向云镜的方向,轻叹一声,云镜,收手吧。
    云镜满眼警惕地看向他,十分怀疑道,你是?
    颜如玉继续上前一步,挡在了众人身前。
    是我啊,小镜子
    熟悉的语气,熟悉的口吻。
    云镜不可置信地摇头,不,不可能!青华早就陨了,你休想骗我。我明明怎么也找不到他,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又怎么会是他呢?
    颜如玉或者说是青华仙尊叹了口气,轻笑道,在我们进入心魔幻境的时候,你的注意力都在灵翰和仪羽身上,是不是根本没注意到我,更不知道我的心魔到底是什么吧
    听到这句话,云镜连忙慌乱地去确认,他闭上双眼,回想刚才的四方幻境,终于他在颜如玉的幻境中看到了自己的身影。
    没有人能在他的心魔幻境中造假。
    幻境里,两个人举案齐眉,琴瑟和鸣。没有矛盾,没有争执,没有杀戮。
    整个幻境因顾离琛而破碎的时候,他看到青华的眼中汩汩流出的不舍的泪水。
    云镜不愿意睁开眼睛,他留恋在幻境的美好中,险些沉浸其中,再也出不来。
    再睁眼时,云镜一阵恍惚,他看着眼前音容笑貌都改变了的青华,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你可知道这么多年我就靠着对你的这份思念才苟活到了现在!
    你就真的这么狠心看着我像个无头苍蝇似的,到处寻你却处处寻不得
    青华,你怎么对我这么狠心?
    云镜一连串地发问一下一下敲着青华的心,青华心中酸涩难忍,却别无他法。
    他叹了口气,怅然道,云镜,你我生来道不同。我只想安安稳稳地活着,我不想再被打扰了。
    云镜满眼都是难以置信,你胡说!我们明明那么好过。
    仪羽为了救我耗了半条命,重明因我失了仙骨落凡,灵翰因我丢了心头血青华苦笑一声,我不想因为我的缘故,再给他们师兄弟带来什么劫难。
    云镜十分不理解青华的想法,他不解地质问,那是因为世人贪得无厌,你为什么都要怪到自己,怪到我们头上!青华,我做的任何事都是为了你,但你为什么就这么想我?
    顾灵翰听着云镜的不解,满心都是怆然。
    仔细念来,云镜大开杀戒的所有行径似乎都有理由。
    但他错就错在,以天下万物为刍狗,草菅性命,且从不觉自己有错。
    青华缓缓呼出一口气,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轻声道,云镜,我们道不同。
    重明看着云镜的样子,叹息地摇了摇头,只说,天性所致,无处可解。
    顾灵翰看向他,疑惑道,二师兄,此话怎讲?云镜师叔他
    水面无光波未动,青华拂面云镜开。1重明说出这句诗后有些气息不匀,轻咳了几声。
    仪羽拍了拍他的背,接过他的话,替他解释,云镜是盘古大神开天辟地时的眼泪所化,而师尊,是那时第一缕普照在水面上的日华。云镜是因为青华才成了云镜。
    顾灵翰思忖片刻,觉得师尊的确如日华般温暖,但是云镜弑杀好戮的残暴性格,怎么能和博爱如斯的盘古大神扯上关系呢?
    仪羽看出了他的疑惑,解释道,云镜是盘古眼泪所化,蕴含了盘古大神所有的怨气。
    顾灵翰更是不解了。
    就在这时,跟在他身旁的离琛忽然开口,盘古有多爱这个世界,眼泪里就有多少怨,因为他要为了世界放弃自己。
    顾灵翰诧异地看向离琛,他没想到自己徒弟身为一块开悟没多久的石头,竟然能分析出这么复杂的情感。
    仪羽点头表示赞同,就因如此,云镜对这个世界没有一点的爱意,他残忍嗜杀,践踏生灵,因为他别无选择,你说的很对。
    离琛笑笑,当年在女娲上神身边待久了,听她说了不少替盘古大神惋惜的话。
    仪羽仔细打量顾离琛,开口道,你果然是那块遗留在凡界的补天石。
    但顾灵翰一时间没办法接受,自己当初一时兴起,因为觉得好看才带回家中的小石头,竟然是世间唯一一块的补天石。
    顾离琛连忙解释,多亏师尊让我开了灵智,我才能回忆起这些事情。否则我便只能是一块一无所知,一无所感的硬石头而已。
    这些生前事,是我将心头血归还后才想起来的,师尊莫怪,徒儿不是故意隐瞒。
    顾灵翰白了他一眼,将注意力重新关注到阵法中的云镜身上,严阵以待。
    云镜,收手吧。青华再次开口。
    云镜双目蓄满了不甘和痛楚,你休想!天下负我,连你也负我,我绝不原谅,绝不收手!
    青华见劝不了云镜,看了一眼身后严阵以待的师兄弟几人,叫他们现在完好无损的样子,忽然会心一笑,这样多好,终于能恢复成寻常。
    青华笑了一声,你们师兄弟三人,一定要记住我教导过你们的话,还有,这是我的选择。
    顾灵翰心觉不妙,师尊,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青华只是笑着摇了摇头,纵身跃入爆裂的灵气漩涡中。
    云镜目眦尽裂地看着一幕,大声警告道,闪开!青华!
    他来不及收手,眼睁睁地看着爆裂的灵力撕扯着青华的身体和神魂。
    仓促间,云镜只剩下逆行阵法这一个方法可行。
    狂暴的灵力几乎立时便让他经脉寸断,但他不能停,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青华因他而死。
    青华在漩涡中心,身上都是被割出来的血痕,却朝他粲然一笑,我就知道,你不会舍得看我死在你面前。
    泪水冲破了云镜的眼眶,生平第一次他才明白什么叫后悔。
    四方噬天阵轰然倒塌,汇聚的灵力重新回溯到原来的地方,只剩下已经成型的灵力漩涡还在半空中咆哮。
    云镜忍着被反噬的痛楚,将漩涡一点一点拽到自己身边。
    爆裂的灵力逐渐远离青华,一丝丝地逐渐叠加在他的身上,撕着他的皮肤,扯着他的神魂。
    云镜颓败地躺在地上,口中溢出鲜血,眷恋地看向青华,其实不是我不收手,而是我收不了手。我以为你连神魂都消散了,这个世界又有什么好留恋的呢,所以我根本没有留任何后悔的余地。
    云镜瘫倒在地,自嘲地笑了起来,满目却都是深情,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这样,还好,我可以用这种方式挽回。现在我放手了,我收手了,你不会死的他们也不会有事的。
    让他没想到的是,青华竟来到了他的身前,紧紧地抱住了他,和他一起承受着灵力爆裂的反噬。
    青华,别这样,你会死的。
    云镜的眼睛已经被狂暴的灵力乱流戳瞎,他听见师兄弟几人痛呼的声音传来,又听见青华温柔的声音响在他耳边,这是我唯一能为你做的事情,我也爱你。
    良久,灵暴逐渐平息,风云消散,世界恢复平静。阳光穿透乌云密布的天空。
    光辉日华,普照世间万物。
    风波平静,日华撒在云梦泽上,水面无波,宛若一片倒映着天空的明镜。
    师尊师兄弟几人在岸边眼睁睁地看着湖心岛上的动荡,却因为被师尊布下的结界困住,不能前行。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