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雀仙尊又在孵蛋

分卷(38)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要知道,他早就失了仙骨,现在只是一介凡人,要不是这么多年本尊好好供养着,早就丢了命。现在,只要本尊手上稍微用力,他这细嫩的脖颈,咔的一声,就会断了。
    与我何干?仪羽努力摆出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握紧双拳,从喉间艰难地挤出一字一句,反正他已经是个废人了,于我桐宫来说,早已无用。
    听到仪羽说出这句话时,重明已经泪流满面,他安慰自己那只是窒息带来的生理性泪水,他看着那人冷硬又不带一丝温度的脸,心中又酸又疼,但却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哭。
    云镜闻言不以为意地笑了起来,他看向仪羽紧握着剑穗的右手,笃定道,别以为你能骗得过我,你那剑穗上挂着的,就是重明身上的羽毛吧?
    仪羽心中一凛,立刻把那柄剑藏到了自己身后。
    怎么?想不到堂堂青华仙尊的大弟子竟然也是个情种啊!哈哈!云镜仰天大笑起来,眼神却带了几分落寞,真是不像他的徒弟.....当年他说不要我就不要我了。
    听到这话,一直护在顾灵翰身后的颜如玉眼神微动了一瞬。
    顾灵翰听不得云镜诋毁师尊半分,他咬牙反驳道,你胡说!
    桐宫如今七零八落,师父身殒,二师兄落凡,皆是因为你与修仙者们结下了血海深仇!当年你杀光了他们所有元老,你倒好,潇潇洒洒地堕入魔界,只留我们师尊为你收拾烂摊子。
    若非如此,我们桐宫也不会被他们针对至此!
    云镜疑惑地看向顾灵翰,不解道,小朱雀,你莫不是被那些修行者洗脑了罢,明明是他们贪得无厌,不知满足。
    他叹了口气,感慨道,当年若不是你师尊与我恩断义绝,要赶我走,桐宫哪儿至于到现今这个地步......
    听到云镜的这句话,顾灵翰不禁打了个寒颤,他冷笑道,不赶你走?难道放任你杀光九重天上所有生灵吗?
    云镜依旧大言不惭地说着自己信服的道理,他们若是不害我,我必然不动他们。我只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罢了。
    颜如玉方才还快跳几分的心,又寂灭了下去。
    是啊,那人是云镜,是视生灵如草芥的云镜魔尊,自己怎么能奢望他的心中有半点善念。
    仪羽攥紧了手中的剑柄,他心中看着云镜身前面色逐渐涨红的重明,心中满是杀了云镜的念头。
    趁着云镜缅怀往事的功夫,他第一次拔剑出鞘,向前一跃,飞身而起,直直地朝着云镜的头顶劈去。
    利刃的破空声飞速传进了云镜的耳朵里。
    他来不及躲闪,只能抬起双臂正面迎接这柄迎面而来的利刃。
    漫天的水雾在他的身前迅速凝结,巨大的冰盾在他面前形成。
    噗呲一声。
    刀剑没入皮肉的声音传到众人耳里。
    云镜看着自己面前完好的冰盾一时无言。
    他低下头向下看去,只见那把利刃竟直直地插进了重明的脊背。整条剑身连根没入,只剩下一方剑柄,还有剑柄上挂着的那串黑色的重明鸟的羽毛。
    那把从未出过鞘的剑,刚一出手,就这样直直地插进了重明的脊背之上。
    二师兄!顾灵翰目眦尽裂地看着眼前的一幕,不敢相信这一幕真的发生了。
    云镜看着重明倒在自己身前的身体,十分意外,他没想到自己刚才那么对待他,他竟然还会来替自己挡剑。
    刚才那一瞬间发生的太快,在场众人都以为是千钧一发之际,重明不顾生死挡在了云镜身前。
    但倒在地上的重明却看着仪羽的方向,不可置信地喃喃道,满眼都是绝望,师兄...你为什么......
    陆森眨着一双竖瞳,冲到仪羽身前,朝着仪羽怒骂道,死凤凰,你骗得过别人但是骗不过本王,你这剑分明就是冲着重明来的,你的目标本来就是重明!
    仪羽听见他的话,闭上眼睛,缓缓地点了点头。
    重明眼睛里不再有光,心死如灰地昏了过去。
    陆森被这一幕气得几乎要吐血,他朝仪羽破口大骂,老子只是嘴上狠,但你是真的下得去手啊,你还是人吗?
    顾灵翰也无法接受眼前的一切,他看向仪羽,满眼都是求证,大师兄,你竟然....
    仪羽没有多言,只是简短道,灵翰,相信我,我不会害他。
    顾灵翰看着仪羽坚定的眉眼,最后还是选择相信,......好。
    他目光如炬地看向云镜所在的方向,大师兄,就按你想做的做罢!我去引开云镜这个魔鬼!
    顾灵翰张出双翅,腾飞至半空中,他从身后抽出三支朱雀翎羽,虚空一拉,一阵弓鸣声传出,整个虚空都为之震荡。
    三支朱雀翎羽化形为箭,带着恍若流光的先天灵火,直直地朝着云镜飞去,瞬间就破开了他面前的冰盾。
    三支利箭穿破冰层后威力丝毫不减,云镜无法招架,只能狼狈而逃。
    云镜知道,他们师兄弟三人中,唯有朱雀最天真,最易受情绪波动,他边躲边道,心头血离体一段时间,竟然还能让你的修为大涨,小朱雀,你这买卖,还真是划算啊!
    就是可怜了那块小石头,满心满眼都是你,但不知道其实他只是被你利用的工具。
    顾灵翰咬牙反驳道,你休要乱说!
    云镜身后紧追不舍的三根利箭已经开始摇晃,云镜这招攻心计没有浪费,顾灵翰已经被他扰乱了心神,他继续追问道,哦?那你倒是说说,你到底把他当什么呢?
    第55章 情动
    顾灵翰把控方向的手微微颤抖,他是我唯一的徒弟,也是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人。
    恰在这时,一路躲闪的云镜落到了冰面上,三支在后面紧追不舍的羽箭回转不及,直接穿透冰面,插进了寒潭中。
    云镜看着眼前冒着凛冽寒气的万年寒潭,忽然心生一计,整个人跃入万年寒潭中。
    看见云镜的动作,顾灵翰虽怀疑他有诈,但他现今有了心头血护体,这些寒气也奈何不了他,没有多想就跟了下去。
    潭水冰冷刺骨,顾灵翰调动起周身灵力才堪堪缓解冰冷入骨之感。
    云镜入水后便与水波融为一体,再也寻不到踪迹。
    顾灵翰当即捏了个寻人的法诀,确定他的方向,他朝着指示的方向游去,却忽然被一个巨大的水底漩涡卷入了不知何处的地方。
    这里是一处空间狭窄的石质密室,他醒来时便发现自己被困在其中。
    密室像一座牢笼一般,里面的空气完全不流通,并且越来越少,四周到处都是巨大的石壁,又厚又重。
    他的大脑飞速运转,先天灵火的确可以将石块熔成岩浆,用来打通这石壁。
    但陷阱里面的空气太少,根本不足以火焰燃烧。恐怕结果会是,石壁还没打透,顾灵翰便会先行窒息。
    他看着面前巨大的石壁,心中不断闪过能解决困境的方法,总不能坐以待毙。
    他曲起指节,在石壁上不断摸索,想要找到一处比较薄的地方,可以最省力气。
    但让他绝望的是,即便最薄弱的墙体,也足足有几丈厚。
    石壁上刻着繁复古老的异形文字,顾灵翰一时分辨不出是什么阵法,根本无法传音出去。
    他咬破指尖,尝试着改变阵法破阵,但不知是哪一步不慎,他不小心将困阵变成了杀阵。
    一时间,整个密室都摇晃了起来,密室的顶部忽然塌陷,从上到下,径直向顾灵翰逼近。
    顾灵翰祭出灵火,以手相挡,却也抵挡不了几分。
    就在绝望之际,他却忽然发现自己手上一松。
    狭窄的密室中一片漆黑,抬眼什么也看不见。但他却感受了自己身边那具让人无法忽视的躯体。
    无声无息却又没办法让他忽视,他身上的每一个器官都在感受着这股熟悉又陌生的气息。
    眼泪蓄满了顾灵翰的眼眶,他张了张嘴,声音发颤,尽力想让自己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离琛,是你吗?
    师尊......别哭。
    低缓微磁的嗓音在顾灵翰的耳边响起,熟悉至极,好像他从来没有离开过似的。
    顾灵翰的眼泪大滴大滴地落下,无论如何也忍不住。
    因为同为石头,所以离琛可以直接用内力控制石头的形状。
    几丈厚的石壁在他的手下迅速破出了一个大洞,冰冷刺骨的水流从洞口中涌了进来,强力的水流让几个人开始在洞内横冲直撞。
    顾离琛将师尊紧紧护在怀中,护的严严实实。
    游出洞口的最后一瞬,顾离琛一把搂住师尊的肩,不容拒绝地吻了上去,将口中最后一股空气渡进了他的口中。
    晶莹剔透的气泡从两个人交缠的唇缝中溢出,在这恍若世界末日般的环境里,营造了一种岁月静好的氛围。
    顾灵翰虽然意外,但没有拒绝,因为幻境中发生的事,让他明白了他对离琛的感情。
    到让他没想到的是,几个呼吸间,离琛就变得四肢僵硬,昏了过去。
    他带着昏过去的离琛浮到了水面上,调动灵力帮他运功,却依旧不行。
    就在这时,水面上又游来了一只巨大的海龟,口吐人言,说要报恩。
    原来是两个人破阵的时候,恰巧放出了一只被困在阵中很久的这只老龟。
    老龟幻成人形,见顾离琛躺倒在地,主动道,仙尊,正巧老夫是世家三代都是仙医,不如让老夫来瞧一瞧,看看有没有可解之法?
    老龟一边检查离琛的身体,一边和顾灵翰解释这寒潭的危险之处。
    这万年寒潭是世间极寒之地,也就是你有先天灵火,而我又生于此地才能免遭此劫。
    老龟深深地看了顾离琛一眼,缓缓地摇了摇头,如今能救他的也只有你了。只要你将你的灵力注入到他的经脉中......
    老龟说到一半,却忽然意外道,奇了怪了,这小后生怎么浑身上下,半点儿经脉也无?
    顾灵翰下意识地捏起了垂落在身侧的手指,解释道,他他本体原是一颗石头,后得了我的心头血才修炼成人形我再把心头血给他就好了。
    不可不可!仙尊不可!老龟伸手连忙止住顾灵翰的动作,急忙解释道,他是块无经无络的石头,到你却是□□凡胎啊!
    他在这寒潭之地还能坚持一段时间,但若是你取出后,必然当场毙命,千万不要这么做!
    顾灵翰堪堪压住取出心头血的冲动,绝望又焦急地道,那您告诉我,我现在该如何是好
    老龟捋了捋花白的长须,认真思索片刻后,开口道,这世间的确是有一种能以最快的速度采补灵力的方法。
    什么方法?!顾灵翰殷切地看向老龟,等着他的回答。
    老龟犹豫片刻,似是不知该如何开口。
    顾灵翰见他犹豫,直说道,不管要付出什么代价,我一定要救他!
    老龟见他坚持,终于还是咬牙说了出来,这术法的名字就叫阴阳两极合欢采补术。
    好,求您快教我!顾灵翰救人心切,丝毫没有感觉到这术法的名字有什么不妥之处。
    老龟叹了口气,他又看向躺在地上的顾离琛,确认道,这小子现在还活没活着,要是他命不硬,那也就不需要你费这么多力气了。
    他还活着,我能感觉到。我们之间结了同心契,若是他没了,那契约便该自行解除了,但现在,它还好好的。
    什么?同心契!听到这句话,老龟被惊得呛了一口口水,你怎么不早说你们是道侣,害老夫难以启齿了许久!
    我们不是顾灵翰连连摆手,不知该如何解释,自己和离琛的关系,我们只是师徒!
    老龟摇了摇头,仙尊不要解释了,师徒恋又不是什么禁忌,老夫我很开明的。
    顾灵翰:
    既然你们有同心契,那这阴阳两极合欢采补术施展起来,便会方便很多。
    不过,他现在浑身又硬又冷不能动作,看来有些事只能你来做了。
    老龟,仙尊,你可曾见过欢喜佛?
    略有耳闻。一听到这个词,顾灵翰羞红了脸。
    他还未登基时,曾见五哥的房里见过一本带插画的话本,他出于好奇随手翻了两眼,恰好就翻到这样的画面。
    顾灵翰脸立时红了,不好意思道,您不要和我玩笑,救人要紧。
    哎呦,仙尊大人!老夫怎么能拿人命关天的事开玩笑,这就是我说的救人之法呀!能帮上恩人的忙,老龟十分高兴,他笑道,老夫传你一套心法,仙尊学会了即可大功告成。
    顾灵翰羞到面红耳赤地握紧了拳头,却只能点点头接受。
    那老夫便不打扰二位了,老夫在外面为您们护法。
    老龟走后,顾灵翰撑起一个结界,将外界隔绝。
    他看着离琛山川般锋利陡峭的深邃五官,忽然心跳加速了起来。
    他屏住一口气,一口气将那不入流画本似的心法通读了一遍,然后面红耳赤。
    他看着离琛僵硬的身体,发现似乎只能由自己来主导了,一些高难度的动作,也只能自己来完成。
    他一咬牙,直接脱掉自己的法袍,随后又褪下离琛的衣服,直接跨坐了上去。
    实在太疼了
    顾灵翰紧紧搂着离琛的脖子,晃着身体,暗暗叫苦。
    他感受着身下形状清晰的痛楚,心中暗骂不已。
    除了痛苦不说,他还要在忍住这股剧痛的同时,运行心决,没一会儿,顾灵翰的额头便浸出了细密的汗珠。
    就在他几乎脱力的时候,他忽然发现,自己耳畔有了一阵呼吸的触感。
    离琛!对不起
    顾灵翰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想直接跳起来,远离徒弟,却瞬间被离琛牢牢扣住了腰。
    师尊顾离琛直接倾身霸道地吻上顾灵翰温热的唇,徒儿好冷,徒儿的嘴唇也好冷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