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雀仙尊又在孵蛋

分卷(37)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听见云镜的声音,重明连忙摇着轮椅去了他的身边,关切又焦急地询问,师叔,是谁把你伤的这么重?
    云镜没有说话,但眼前场景昭示了一切,在场只有顾灵翰一行人是外人。
    重明看向仪羽和顾灵翰一行人,敌视道,是他们?
    仪羽强装镇定,但他垂在身侧的手微微颤抖,忽然他感觉手背传来一阵轻微的触感。
    他向下看去,发现是自己腰间剑柄上垂下来的黑色羽毛做的剑穗。
    在重明面前装虚弱的云镜朝着两个人的方向指了过来,重明,师叔给你介绍一下。这两个人就是害你自剔仙骨的元凶,也是救你师尊的良药。
    作者有话要说:
    注:①【《竹书纪年》:东海外有山曰天台,有登天之梯,有登仙之台,羽人所居。天台者,神鳌背负之山也,浮游海内,不纪经年。惟女娲斩鳌足而立四极,见仙山无着,乃移于琅琊之滨。】
    第53章 往事
    在仪羽的理智即将崩塌前,有人抬手覆上了他的肩膀。
    仪羽向后看去,发现颜如玉正站在他的身后,眼神中带着安抚和警告,示意他要冷静和理智,不要被感情左右。
    颜如玉的眼睛不似往日般飘浮,如今非常沉静,仿佛经过千万年几积淀的古潭一般,一眼望去让人猜不透,看不破。
    仪羽与他一对视,瞬间便明白了。
    师尊....他小声地唤了一句。
    颜如玉覆在他肩上的手拍了拍,没有出言回应,只是轻微地点了点头。
    云镜方才被离琛所伤,又被由内而外破掉的幻境反噬,早已重伤。
    让一行人看幻境中发生的事也好,叫重明出来也好,都是起为了拖延时间,借助此地充盈的灵气,好让自己有时间恢复修为。
    重明不顾一切地挡在云镜面前,哪怕他身坐轮椅,没了仙骨,半点灵力也无,他也依旧毫无半点惧色和退缩之意。
    就在几个僵持的时候,一直默默看着眼前发生的事,分析几个人关系的陆森忽然开口道,等等,你们不觉得这里的灵力充裕地有些过分吗?
    他们身边漂浮着许多水汽,每一颗细微的水汽上附着灵力几乎充裕到要溢出来了。
    外界的灵力已经稀薄到几近于无,这里却如此充裕。
    顾灵翰抬手触摸空气中的水蒸气,皮肤一接触,灵力便会渗透到他的四肢百骸中。
    让他一时间竟想不明白,到底是因为自己的心头血复位,才让自己跌灵力运转不再滞涩,还是因为此地充裕的缘故。
    不过,只能是第二种可能。
    毕竟哪怕是身体完整,有身在九重天的时候,他的灵力都不会补充的如此之快。
    此地的是云镜的地盘,恐怕这一切都是他的手笔。
    顾灵翰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四四处的环境,一刻不停地飞速思索。
    这里水路纵横,河道四通八达,东南西北四方水路都会交汇于此。
    一般灵气都以熔岩汇聚的地脉为载托,水中并不会溶解过多的灵气。
    但对于以水为本体的云镜来说,这些本就存在又四通八达的河道,却是最好的灵气载体。
    想到这里,顾灵翰明白了过来。
    这密密麻麻交织纵横的河道之中,必定布置着极大地吸纳阵法,一刻不停地从大地各处抽取灵气,再汇聚到此,才致使整个云梦大泽都布满了灵气的水雾。
    顾灵翰向重名身后护着的身影看去,而这个大阵的阵眼,大概就是眼前的云镜。
    但现在二师兄护他护得紧,他曾经又是师尊道侣,自己无法下杀手,恐怕一时半刻奈何不了他。
    云镜疯狂吸收着空气中的灵力,水雾钻进他的皮肤深处,钻进他的经脉之中,随后隆起,像一条条蜿蜒而上的溪流般。
    他的状态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恢复。
    必须要在他状态恢复前将他打败,除此之外,还要有其他的安排。
    顾灵翰看向天空,拔掉了一根自己的羽毛。
    人间灵力早就不知稀薄了多少年,即便云镜已经被离琛重伤,但他们依旧不能轻易判断他的实力到了何种可怖的地步,攻击这么一个庞然巨物并不容易。
    陆森是一行人中最早冲上去的那个,因为他不认识云镜和重明,自然不会被感情束缚,现在的他只知道,眼前敌对阵营的脸两个人想要他们的命。
    他右手成拳伸向天空,祭出自己的毒牙戟,本王搞不懂你们这些人到底再磨叽什么!再这样下去,一会儿就该没命了!
    陆森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他一个凡界生灵,好不容易修炼出如今的实力,现在偏偏上赶着来跟顾灵翰一起送死了。
    眼前这些人,哪一个不是所谓的先天生灵,生来神体,一个两个都是不容易陨落的狠角色。
    只有自己这个自不量力的小小凡物,很有可能下一刻便会殒命在此。
    他暗骂一声,举起手中毒牙戟,毫不犹豫地朝着眼前的云镜刺去。
    小心!顾灵翰来不及制止陆森的鲁莽之举,只能跟在他的身后相护,一方面护着他,一方面为了是为了防止陆森会伤到师兄。
    陆森手中的毒牙戟朝着正在恢复的云镜直直射去,但云镜眼睛都没有睁开,似乎一点都不在乎自己的安危。
    因为他知道自己面前有重明相护,而顾灵翰和仪羽定然不会伤害他分毫。
    重明直接操纵着身下的轮椅,飞速挡到云镜身前,他的轮椅上机关众多,不知摁了哪里一个按钮,一个机械臂从他的身后的椅背上伸了出来。
    兵刃相接,不知那木头是什么材质,竟然丝毫无损地挡住了陆森的全力一击。
    陆森,你冷静一些!顾灵翰拦住还欲再次发动攻击的陆森。
    冷静,你要本王怎么冷静!陆森指着云镜的方向,质问道,看着你们一动不动地在这儿等着,等着他恢复修为,然后送死?
    说完这句话,他便趁着面前几人不注意,将手里的毒牙戟高空掷了出去,毒牙在接触到云镜的一瞬间便被重明拦了下来,但与此同时,毒牙开启,释放了大量的毒液,毒液中的毒素瞬间弥漫在了水雾之中,附着在水雾上,立刻被他吸收了进去,一切只发生在一瞬间,速度之快,云镜和重明根本没有反应的余地。
    陆森这才满意,他笑了起来,本王这毒液,世间无药可解。
    就在这时,一直没有开口的颜如玉突然开了口,他直直地盯着重名的眼睛,眸色深沉,重明,你明知他化天地灵气为己用,是天下生灵涂炭,为何还要助纣为虐?
    重明对上颜如玉的眼神,心头忽然涌上了一种熟悉之感。
    对着那样的眼神,他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良久,几人才听到他的声音,云镜师叔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师尊,师尊因我而死,我一定要帮他。
    唉。颜如玉叹了口气,轻声说了一句,那不是你的错。
    重明听见了颜如玉的话,心间忽然升起一种酸涩的委屈之感,他摇了摇头,将这奇怪的感觉压了下去。
    就在这时,在他身后修炼的云镜忽然猛烈地咳了起来。
    师叔?重明连忙帮他顺了顺背部的经络。
    陆森见状勾起唇角,看来是本王的毒液发挥作用了。
    云镜擦掉唇边溢出的一丝黑血,嗤笑道,小长虫,你以为你那区区一点毒能怎么伤害到本尊?
    他转头对重明说,重明,你跟着我来,你在洞口处来挡住他们,师叔现在必须回到洞府里修炼一段时间。
    是,师叔。重明背对着云镜,面朝着顾灵翰等人,摆出一副防御的姿态,将云镜严密地挡在自己身后。
    看着重明一点也不记得他们几人的样子,仪羽满目凝重。
    终于,他还是开口警告道,重明,让开,别以为我们不敢伤你。
    顾灵翰听见仪羽的语气后紧紧皱眉,心急地朝他喊了一声,大师兄!
    陆森在一旁看热闹不嫌事大地开口,哈哈,还是仪羽仙尊有魄力!管他什么昔日同门不同门,谁挡你的就让他死,这才有掌门人的气度。
    闭嘴!仪羽和顾灵翰同时开口。
    陆森被两人连声相呛,悻悻地闭上了嘴。
    对面的重明闻言面不改色,虽然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但我还记得我的师尊,记得是他将我养大,却又离我而去。如果我们真的是师兄弟,那为什么,师尊没了,我没了仙骨,跌入凡间,你们二人却什么事都没有,为何依旧能坦坦荡荡地在人世间潇洒!
    为什么?顾灵翰的思绪被这句发问拽回到了三十年以前。
    因为师尊的魂魄无论如何也搜寻不到,他和仪羽师兄弟二人,找遍了天下也没有寻到二师兄的踪迹。
    他垂下眼睑,那简直是最绝望的时刻,即便有复活之法,却无计可施。
    仪羽的眼神没有丝毫躲闪,他看向重明,眼里是数不清的沉重和伤痛,你怎么知道我们什么都没有做?
    重明瞳孔微颤,不自然地移开了头。这个人的眼睛,实在是让他没办法直视,只看一眼,就觉得又酸又疼。
    顾灵翰看准了这个时机,操纵着一小抹火舌,悄悄地攀上了重明的轮椅。
    如今,他的心头血已归位,对先天灵火的掌控程度也提高了许多。他能完美地操纵火焰烧掉二师兄身下的轮椅而保证他的身体2完全不被火舌触及。
    二师兄,对不住了。他在心中默默说了一句。
    咔嚓
    几乎是瞬间,铁皇木坐的轮椅便支撑不住了,零件开始碎裂。
    与生俱来的警惕感让重明瞬间察觉到了此时的危险,他下意识地屏息提气,想要带动着身子挺直躲闪。
    一番动作过后,他却依旧无力地坐在已经碎成一堆灰烬的轮椅残骸上。
    重明看着自己两条无知无觉的腿,一时间有些怔愣。
    第54章 重明骨
    顾灵翰收回了手,背过头去,不愿意看见重明这幅颓然的样子。
    他的二师兄,一直天资过人,向来骄如烈日,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
    当年青华仙尊在追缴魔族的战争中遭了对方暗算,身中剧毒,回到桐宫后不久便陨落了,重明忧思过度,气急攻心,青华仙尊原本为他掩饰了很久的一双重瞳,当着一种修行者的面显露了出来。
    因为云镜当年血洗九重天,桐宫与修行者结下了不解之仇,饶是这么多年青华仙尊一直带着他们师兄弟几人赎罪,也依旧没什么缓和。
    而且,那些修行者一直觊觎桐宫众灵的先天至宝。
    除了朱雀血和凤凰髓,还有一个为世人传说中趋之若鹜的至宝,便是重明身体里的重明骨,传说重明骨能斩断世间一切事物。但,重明骨实乃重明的仙根,蕴藏在他身体的脊柱中。
    看着重明那双突然冒出的诡谲至极的眼睛,一众修行者大惊失色,纷纷说他早已入魔,甚至还妄论他是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不过,精明的光藏在眼眸后面,慌乱过后,便是利欲熏心的算计。
    向来以杀人夺宝为正途的修行者们起了贪欲,两张嘴唇一碰,便笃定重明就是害了青华仙尊的内奸,说他早已入魔,暗中加害师尊。
    重明眨着一双仓惶的重瞳百口莫辩。
    偏偏他与师尊刚刚和魔族激战,身上沾染了不少魔气,一时半会儿间哪怕跳进汤谷也洗不清。
    重明一时间不知所措,朱雀去凡间游历,不知何时才能回,他看向站在一旁的师兄仪羽,却见他垂首蹙眉,满脸凝重。
    仪羽心头当即一颤,慌乱和仓促间,他哪里分辨得出,已于其实是在压抑内心深处不断翻腾的,想要手刃眼前这些人的念头。
    重明以为师兄不相信自己,心中无限绝望,他满心满眼都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自证清白。
    就在这时一个前排的修行者忽然不怀好意地探头冒了一句,听说,入了魔的人,仙骨也是黑的。重明仙尊若是想自证清白......
    此时的重已经走投无路,他像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似的,直接徒手捣向自己颈下的脊骨,生生把藏在体内的仙骨生拉硬拽了出来,不计后果,只为自证。
    仪羽与重明之间隔着人群,他腾空而起,赶到重明身前,却来不及阻止,只来得及把晕过去的仪羽护在自己身前。
    重明骨一出,一众刽子手像见了血的豺狼,终于撕开自己道貌岸然的面具,不再伪装,露出淌满了口水的獠牙,犹如地狱恶鬼般开始你争我抢。
    仪羽一难敌众,只能勉强护住重明骨。
    等到他终于摆脱那群豺狼时,发现他已经找不到重明的身影。
    重明没了仙骨,不能在九重天久留。
    这么多年来,仪羽提着一把从未开鞘过的剑,踏遍了三界,但没人知道,那柄剑鞘里,不是杀人不见血的利刃,而是滋养着他心上人离体仙骨的最好的温床,同样的也没人知道,他为此付出了多少代价。
    重明不良于行,如今行走被限制,帮不上云镜什么忙。
    云镜打量着周围的环境,无法再度安心修炼,他快速扫过眼前的四人,明白自己的近身搏斗以及与人斗法的能力并不占优势。
    他一把捞起摊坐在自己身前的重明,左臂成圈,右手成爪,瞬间扣上了他的咽喉,让重明动弹不得。
    重明被他钳制着,几乎喘不过气来。
    师叔?重明只觉得喉咙一阵剧痛,呼吸困难,窒息感渐渐袭来。
    云镜的手牢牢地控制着重明的脉门,他不无遗憾地感慨道,本来没想让重明出来这么早,他可是我养了那么多年,打算留到最后的底牌!
    可谁知道,半路跑出来了一块破石头,扰乱了本尊的计划。
    重明用力掰着云镜的手,喉咙面前能发出些细弱的声音,师...师叔,这只是你的计划....对不对?
    云镜怜爱地看了他一眼,拍了拍他的脸,小重明,你怎么还是这么容易轻信别人呢?
    顾灵翰怒火中烧,云镜,你这个大魔头,你到底想干什么?
    云镜看了顾灵翰一眼,摇头遗憾道,乖侄儿,面对师叔,你真是没有礼貌啊。
    就在这时,一直紧锁着眉头没说话的仪羽终于再也压抑不住,冷声警告道,放开他!
    这不是在意的很么?云镜看着仪羽满脸隐忍的样子,竟然心情很好似的轻笑出声,仪羽,我要你把你的凤凰髓取出来.....否则,你就再也见不到他。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