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雀仙尊又在孵蛋

分卷(18)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有一个万无一失的办法,就是找到您丢失的心头血,到时候您不但不需要靠离琛公子修炼,还能恢复灵力修为,就能真的堂堂正正做他的师尊了。
    顾灵翰默不作声地将这些话听了进去,心中一动,这个方法听起来倒是真的不错。
    他看向离琛,这才发现离琛那双琉璃般澄澈的眼睛从头到尾都写满了真诚。
    他也认真地看向顾离琛,再一次问道,离琛,你真的想好了吗?本尊不是你最好的选择。
    顾离琛目露惊喜,师尊,您愿意接受徒儿了吗?
    顾灵翰叹了口气,将手搭上他的肩膀,为师一直都接受你,只是怕耽误你。
    顾离琛兴奋地扬起了眉毛,向前一步,一把抱住了顾灵翰。
    贴着徒弟宽广的怀抱,脸下蹭着的是他饱满的肌肉,顾灵翰颇为不适应,以前离琛小小的一只,都是自己把他抱在怀里,他的头会自然地埋在自己颈窝,别提有多乖巧了。
    顾灵翰抬起头,抬起右手将顾离琛的头压了下来,还像他小时候那样将之埋在了自己的颈窝里。
    嗯?顾离琛有些错愕,但紧接着鼻腔涌进一阵温暖的香气,是师尊特有的味道。
    他没忍住深吸了一口,鼻尖喷出的灼热气息将顾灵翰烫得浑身一颤,让他甚至有些发软。
    顾灵翰一把将徒弟推远了,努力平复心中又生出了异样的感觉。
    他看着顾离琛满眼的错愕,下意识地蹭了蹭颈侧的皮肤,垂眸解释了一句,痒。
    因为他底着头,所以并没有看见徒弟眼中划过的一丝得逞的笑意。
    是徒儿太激动了。
    顾离琛接着转头看向钱公公,钱公公,能不能帮我上一壶酒,我想认认真真拜一次师。
    钱公公真心实意地笑了起来,诶,国师大人,奴才这就吩咐御膳房,让他们做一场丰盛的拜师宴。
    顾离琛拱手道,多谢。
    他对上顾灵翰赤金色的眼睛,小心翼翼地请求道,师尊,我们今天不醉不归,好不好?
    顾灵翰心中一软,看着徒弟那双炽热到好像能发光的眼睛,答应道,好。
    作者有话要说:
    嗷哩哩哩~~
    第28章 师尊索吻
    香甜的酒气从玉耳瓶中溢散出来,清透的酒液在玉白酒杯的映衬下显得愈发暗红。
    顾灵翰端起耳瓶,为两人各斟了一杯酒,这是东海送来的紫红华英浆,味道醇厚而不烈的淡酒,可以多喝几杯,不用担心会喝醉。
    言罢,顾灵翰扬起下巴,将杯中的酒液一饮而尽。
    顾离琛看着师尊唇上沾的些许暗红,禁不住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他垂眸看向自己面前的酒杯,端了起来,随后直起身子,向侧旁跨出一步,朝着顾灵翰直直地跪了下去。
    今日,顾离琛于今日拜灵翰仙尊为师,从今以后,定当终生护于师尊左右,生生世世相随,永远不离师尊半步!如有违誓,便让徒儿魂飞魄散,挫骨扬灰!
    低沉有力的嗓音传进顾灵翰的耳朵里,一字一句,一句一顿,决绝的誓言像重锤一样击在他的心口上。
    顾灵翰下意识蹙眉,离琛,这誓言是否太过极端。
    他觉得这誓言太过严苛,因为自己生□□自由,故而他也想要徒弟不被束缚。
    一旁候着的钱公公听了忍不住瞪大了眼睛,心道:这哪里像是拜师,简直像是求婚呀!
    他疑惑地打量了顾离琛几眼,想了想,觉得大概是因为顾离琛入世不深,不懂世俗之道,所以才显得有些不妥。
    师尊觉得有何不妥?顾离琛疑惑道,师尊是觉得徒儿不该对师尊一片赤诚吗?
    ......不。顾灵翰已经涌上喉间的话成功地被顾离琛的发问怼了回去。
    他皱起眉头,想不通为什么自己一直被徒弟带着节奏走,索性不再想,又闷头喝了一杯酒。
    顾离琛看着顾灵翰郁闷的样子,喉间溢出低笑一声,师尊慢点儿喝。
    顾灵翰用上唇抿着酒杯,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故意冷声道,莫管为师!
    顾离琛这下笑得连眼睛也眯起来了,他也举起手里的酒杯,用杯沿碰了碰顾灵翰的杯沿下方,那师尊喝一杯,徒儿喝三杯。
    顾灵翰也勾起了唇角,他赞同地点头道,来!咱们师徒二人,今天就来个不醉不归!
    徒儿自然奉陪到底。
    酒酣耳热之间,顾灵翰觉得自己的嘴唇隐隐有些发痒,他看向手中的酒杯,暗自思忖,莫非是因为引多了这杯中的紫红华英浆的缘故?
    顾灵翰用手指轻轻抚了抚自己的嘴唇,那痒意便消散了,遂没再多想,继续和徒弟饮酒畅聊。
    即便是淡酒,也不能饮酒过量。
    几番瓶空后,顾灵翰泛着水光的眼睛带上了几分迷离,赤金色的瞳孔变成了赤红色,眉心的火焰纹若隐若现。
    顾离琛喉间一紧,忍不住吞咽了一下。
    他准转头对一旁已经开始打瞌睡的钱公公道,夜不早了,钱公公回去休息吧。
    是啊,八仔,退下吧。顾灵翰闻言转头去盯着钱公公,也跟着附和。
    钱公公看着顾灵翰明显喝醉了的样子,犹豫道,陛下,奴才就不走了吧,您喝多了,奴才还得照顾您。
    顾灵翰不满地皱起眉,乱说什么?你才喝多了!朕喝多少都不会醉!
    说罢还看向顾离琛求证,离琛,我的乖徒弟,你说为师喝醉了没?
    顾离琛眼睛含笑地看着顾灵翰,没喝醉,师尊怎么会醉呢?
    他看向一旁苦着脸的钱公公,传音道,钱公公,一会儿我来照顾师尊,你先退下吧。
    顾离琛接着话锋一转,还有,师尊已经醉了,今晚宿在自己的寝宫,哪儿也不去了。
    也只能这样了,钱公公看着明显上头的顾灵翰,叹了口气,是,多谢国师大人了。
    待顾离琛目送着钱公公离开后,回头发现顾灵翰抱着酒瓶正趴在桌子上,饱满红润的唇开开合合,不知在嘟囔些什么。
    顾离琛坐到顾离琛身边,让他靠在自己身上,轻声问,师尊在说什么?
    顾灵翰堪堪睁开迷离的眼睛,撩了他一眼,含糊道,痒
    顾离琛没有听清楚他的话,他将耳朵凑到顾灵翰的嘴边,再次问,师尊刚才说什么?
    顾灵翰也下意识地向前倾头,嘴唇几乎贴上了顾离琛的耳朵,痒
    顾离琛被温热的气流激得浑身一颤,还没来得及缓口气,便感觉到耳廓传来了湿热酥麻的触感。
    他整个人僵住了不敢再动作,师尊这是在吻他吗?
    顾灵翰已经神志不清,他看着眼前模模糊糊的画面,只想找一个东西蹭一蹭,让他缓解双唇的奇痒难耐。
    顾离琛压抑在喉间的呼吸变得粗重急促,他僵直着身子挺坐了很久,才哑声道,灵翰,你可还记得我是谁?
    顾灵翰闻言不悦地蹙眉,他声音很轻,没大没小,竟敢直呼为师的名讳!
    师尊意识尚且清醒,还知道自己是谁,顾离琛的眼中绽放出光亮,师尊也心悦于徒儿吗?
    半醉半醒间,顾灵翰只觉得顾离琛的问题莫名其妙。
    当然喜欢他,不然怎么会收他为徒?
    想到这里,顾灵翰叹了口气,定是自己做的不好,让徒弟太没有安全感了,于是坚定地点了点头。
    得了到肯定的回答,顾离琛十分激动,心脏在胸腔里狂跳,简直要突破喉咙的束缚。
    他将贴在自己脸侧的头扶到身前,双手托住师尊轮廓分明的下颌,欣赏着师尊脸上少有的迷离神色,他瞧着那双极艳的红唇,努力克制自己想要吻下去的念头。
    顾灵翰被他的双手托着,脸上的神色由疑惑变为不满,他摇了摇头,挣脱了顾离琛双手的束缚。
    顾离琛看着变空的手,心头忽而怅然。
    但让他没想到的,下一刻,那双湿热的唇便贴了上来。
    两唇相触,顾离琛诧异地睁大了眼睛,但他不会放过,一只手瞬间扣上顾灵翰的后脑,既然来了,那便断不会让他退出。
    顾离琛只敢浅尝辄止,用自己的嘴唇碾着师尊湿热的唇。
    但顾灵翰却好像不满意似的,一直跃跃欲试地张开自己的唇缝,想要将舌尖探出来。
    顾离琛的额上已经浸出细密的汗丝,他现在头昏脑涨心如擂鼓,堪堪压抑住内心汹涌澎湃,想要猛烈地攻略城池的欲望。
    但下一刻,他便发现师尊张开了唇缝,一段湿滑的舌尖送了出来,在他的唇上徘徊。地
    顾离琛微微张开了双唇,等着顾灵翰的舌尖探入。
    但顾灵翰却将舌尖收了回去,转而叼住他的唇,用尖尖地犬齿磨着他的嘴唇。
    这就是明晃晃的勾引了,顾离琛被他撩拨地呼吸猛然加重,终于克制不住,也用同样的方法对他。
    顾离琛灵活有力地捣入,紫红华英浆的香气混着师尊独有的温暖的味道,传到他的舌尖上,让他沉溺。
    顾灵翰被吻得眼皮轻抖,睫毛微颤,喉间偶尔传来隐约的呜咽声。
    他的每一个细微的反应都会让顾离琛脑中更加昏热,更加情动,更加沉溺。
    两个人吻着吻着,便纠缠到了一起。
    顾离琛一手托着顾灵翰的髋骨,一手按住他的后脑,低头,深深地覆上去。
    几刻过后,顾离琛的衣冠还算齐整,但反观顾灵翰的样子却是一塌糊涂。
    外袍早就掉落在地,因为腰封未解,其余的衣物只能要掉不掉松松垮垮地堆着,露出白皙的皮肤,原本束在头顶的发冠早就不知所踪,青丝垂落,掩在白皙透明的皮肤上。
    待到一缕属于顾灵翰的发丝绕进了的他的唇间,顾离琛这才舍得抬起头来。
    那一缕鸦羽般的发丝绕过顾灵翰的脸颊,没入他绯红的唇间,显得他的皮肤愈发的白,双唇愈发的红。
    看着师尊那双向来高傲天真,不沾半点世俗的眼睛被自己吻到水光潋滟,目光迷离。顾离琛没忍住内心不断攀升,愈演愈烈的情绪,抬起手
    微凉的指尖擦过柔软温热的上颚,顾灵翰浑身一颤,难耐地眯起眼睛,眼中滑落出晶莹的泪珠,唔
    对不起,顾离琛抽出手指,松开两指间夹着的发丝,随后捧住他的脸,吻去他眼角残留的泪珠,师尊,原谅徒儿
    作者有话要说:
    求预收,《穿成选秀文炮灰后朕成了团宠[穿书]》、《魔尊穿成NPC被电竞大神杀疯后》
    文案:
    《传成选秀文炮灰后朕成了万人迷[穿书]》
    男团顶流万人迷团宠十项全能一心为民绝美皇帝受V在火葬场和修罗场中艰难求生的真香霸总攻
    明宣身为傀儡皇帝,刚设计让摄政王下了台,还没大展宏图,便穿成了一本选秀文中无恶不作的绿茶炮灰。
    被迫选秀的明宣只想早点下班,远离主角团,但偏偏穿来之前就把人得罪死,只能被迫营业,无奈对线。
    节目开播前,明宣被全网嘲废物草包还是早点退赛!
    开播后,明宣却势不可挡地冲上热搜,彻底出圈。
    网友真香了:嘶哈!长成这样,就算是废物也该让他出道供大家欣赏!
    初舞台开播,明宣一曲solo直接封神,身段唱腔惊为天人,各路大佬纷纷现身认领!
    网友:嘶哈!明宣竟然故意藏拙?你还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
    渐渐地,一心远离主角团的明宣却成了团宠
    原本对明宣避之不及的清冷主角受开始每天无微不至地照顾,各种争风吃醋。
    原本超A的深情男配为他成了恋爱脑,天天赖着他撒娇。
    原本只对主角受一人偏执的反派也把目标转移到了他身上。
    就连曾经狠狠拒绝明宣,说永远不想再见到他的主角攻也在他面前红了眼:你不是说过爱我,凭什么现在又把我扔到火葬场?!
    明宣:......呕吼,全员完蛋。
    男团顶流万人迷团宠十项全能一心为民绝美皇帝受V在火葬场和修罗场中艰难求生的真香霸总攻
    食用指南:1V1,苏爽甜,不买股
    求预收,《魔尊穿成NPC被电竞大神杀疯后》
    高亮:ABO世界,修真是背景篇幅不多,重点是从游戏穿到现实后!
    师尊死前,余不寂是修真界惊艳绝伦的第一天才,师尊死后,他却成了血洗师门的嗜血魔尊。
    莲花峰上,余不寂一人执剑站在漫天血光中,因滥开杀戒被天道所惩,竟连人带魂穿到了一个以自己存在的世界为背景的修真游戏,而自己的身份则是新上线的NPC。
    任务:
    【被游戏玩家杀死999次。】
    【奖励:获得自由。】
    余不寂不屑地冷笑:被别人杀?不可能!除了师尊,没人能打败自己。
    某游戏论坛热帖:
    【新NPC太diao了,谁也杀不死!希望看到池神打败他!】
    电竞大神池明朗结束了世界赛,终于开始刷他很感兴趣的新副本。
    等他一路杀到那个传说无人能打败的NPC面前时,却发现对方的一招一式,他都莫名熟悉。
    很快,NPC被他拿了首杀。
    没过多久,NPC被他杀了几百次。
    终于有一天,池明朗直播时,第999次用手里的剑刺穿了对方的心脏。
    弹幕激动如狂:池神太帅了,谈恋爱了吗?
    池明朗随意答道:我母胎单身。
    这时,正在看直播的观众们忽然看见镜头里闯进一张绝美的脸,漆黑如墨的眸子里闪着偏执的红光,直接又霸道地将池神压在电竞椅上,师尊,你好狠的心
    池明朗:......
    众粉丝:男朋友!!
    余不寂忽然闻见师尊颈间传来了一股香气,他正疑惑,却见师尊绯红着脸颊,强撑着身体,一手关了直播,一手指着一旁的床,咬牙道:滚上去!
    什么时候出来不行?偏偏撞上自己的分化期!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