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雀仙尊又在孵蛋

分卷(17)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渣攻痛哭流涕:悔不当初渣了你!
    祁宁挑眉:悔不当初渣了我?笑话,我怎么可能给你渣我的机会,我要你根本就后悔遇见我!
    世界一被嫌弃的豪门亲生子:乖,好好珍惜现在的日子,不久后你将一无所有!
    世界二白月光替身:就喜欢你想离却离不掉的样
    世界三被诅咒的泳坛双子星:我会帮你登上最高的颁奖台,然后让你摔得粉身碎骨!
    等等
    系统突然告诉他,那个总是充当背景板的大佬是渣攻的庇护者,要小心。
    祁宁:那我来一个打一个,来一对就打一双!
    结果他发现,这个背景板大佬,好像是自己的辅助?
    食用指南:
    1、主线虐渣+谈恋爱,副线攻受一起打脑花
    2、切片温柔忠犬大佬攻V不爱做人的漂亮懒蛋受,主世界有感情,百年不变1V1互宠,苏爽甜不白, 一路复仇虐渣!
    3、别问为什么正牌攻要庇护渣攻,问就是辣鸡脑花(主神)从中作梗。
    4、主角前期苦兮兮自食其力,中期美滋滋吃软饭,后期兴冲冲喂软饭。虐渣主线越来越爽。一共也没几个世界,感谢支持!
    第26章 松开!
    松开!顾灵翰第一次对着离琛横眉冷竖,白皙的脸上浮上了明显的愠色,看起来十分生气。
    见到他这副样子,顾离琛立时松开了手,他的手臂无措地垂在身侧,马上软了语气,对不起师尊,徒儿只是想帮你......
    顾灵翰却立刻转身,向后走去。
    但还没等他走远,便觉得衣袖被人扯住了,他不用回头便知道是怎么回事。
    顾离琛扯住了顾灵翰的衣袖,就像他小时候撒娇那般,师尊,别什么事情都瞒着徒儿好吗?徒儿也能帮您的......
    顾灵翰心中一软,却没有回头,他甩开徒弟的手,径直朝着清平宫的方向走去,将离琛远远地甩在身后。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想不通自己心中的思绪,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心脏狂跳,这样的情况让他心里发慌又让他觉得十分丢脸。
    或许又是因为被离琛握住手腕的时候,他才发现离琛的实力远在自己之上,他竟然都不能挣脱对方的钳制。
    顾灵翰本就觉得自己没能好好照顾离琛,是个不够格的师尊。
    如今又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实力实在太弱,不仅抵不过离琛,甚至还要靠和对方共同修炼才能补充自身的灵力。
    这样的自己,真的配得上离琛的一声师尊吗?
    心中涌上的种种复杂的思绪,让顾灵翰一时间不知道如何面对。
    在他下意识地想逃避的时候,离琛却步步紧逼,似乎想要一口气将他的心撬开。
    所以他只能摆出强硬的态度摆脱。
    顾灵翰回到清平宫后,思绪渐渐冷静了下来。
    顾灵翰回忆起离琛最后说的那句话,他忽然想明白了,自己会觉得今天的离琛特别反常,就是因为离琛一直都在试探自己。
    凭离琛聪明的程度,再加上又一直在和自己生活在一起,想看出后宫的端倪其实并不困难。
    离琛的态度之所以会那么咄咄逼人,大概也是因为想了解这其中到底是怎么回事。
    离琛的试探他并非不能理解。
    但是雀族辛密关系天下雀族,并不是他一人凭着个人意愿就能左右的。
    顾灵翰抬起头,无意中瞥向了御案的方向。
    御案后面的墙上挂着一幅毛笔字,那是离琛第一次习字的成果,当时的顾灵翰万万没想到,离琛第一次习字就能达到那样的效果,挂在墙上后,前来议事的大臣们无一不衷心赞叹过这副绝世罕见的墨宝。
    他的脑子里立时就冒出了离琛还未长大时那软乎乎地,依恋自己的样子。
    顾灵翰忽然想起,自己那时因为后宫事忙,几日未回过清平宫。待到他终于忙完后再回到寝宫时,小离琛脸上的喜悦盖都盖不住,随后便迫不及待地向自己展示他写的字。
    那副在跟自己讨赏求夸奖的样子,顾灵翰永远都忘不了。
    看着这幅字,顾灵翰心里涌起一阵内疚。
    顾灵翰看向自己的手腕,方才被离琛摩挲的灼热触感还留在那里。想起那一幕,顾灵翰的心又跳了起来,心中又泛起了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顾灵翰覆上自己的胸口,想明白自己这颗心为什么会咚咚咚地跳个不停,他用右手扶住胸口,探查了一番自己的心窍。
    但让顾灵翰没想到的是,他发现,自己的心脏依旧在胸腔里有力的跳动,但其中的七大精窍,无一例外,处处为空。
    顾灵翰耸然一惊,自己的心头血呢?
    他再三探查,但无一例外,结果都是没有。
    怪不得自己没有了吸纳灵力的能力,怪不得自己的身体像一个只出不进的漏斗,存不下一点点灵力。
    他一直以为是自己的身体出了问题,如今看来,没了心头血才是真正的原因。
    但心头血怎么会无缘无故地消失呢?
    顾灵翰百思不得其解,自己的心头血到底是消失了还是丢失了?
    他心中有太多的疑虑,他想,自己大概忘了很多事情,甚至记不得自己到底是何时失的心头血。
    他忽然想起那日闯入识海中的黑衣人,依稀记得他问过自己,可曾记得丢失过什么心爱之物?那自己丢失的心头血,会和那个人有关吗?
    但随即,顾灵翰便否定地摇了摇头。他自嘲地笑了,梦中人怎么会是真实存在的?若是真的认为此事与梦中人有关,那自己岂不成了庄周,分不清梦境和现实。
    或许事实可能只是自己大限将至吧,顾灵翰自嘲地想,活了这么多年,也活够了。
    顾灵翰看向门外,眼中满是苦涩。
    钱公公忙完了手里的事,回了清平宫。
    他一到殿门口,便看见新晋封的国师大人正直挺挺地站在门外,像被霜雪打过的竹子一样,虽然面上带了些颓然的神色,但依旧倔强地挺直着腰杆,十分倔强。
    一瞧这架势,钱公公就知道不对了,看着这副场景,怕不是国师大人惹陛下生气了吧。
    他心中一震,陛下脾气那么好,何时跟人生过气。
    想到这里,钱公公只简单地和顾离琛打了个招呼,便匆匆进了殿内。
    一进殿中,钱公公便瞧见顾灵翰正站在御案前,一脸凝重地不知在思索什么。
    钱公公尽量无视顾灵翰的脸色,大着胆子劝道,陛下,国师大人一直在门外候着呢......
    顾灵翰看向钱公公,斟酌了许久的措辞,才道,钱公公,是本尊不配做离琛的师尊。
    钱公公被顾灵翰的话惊住了,他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
    但在他眼里,朱雀仙尊是先天之灵,生而有仙骨,更是有助人飞升之能,若是朱雀都不配做顾离琛的师尊,那谁还配呢?
    朱雀何时不是高高在上的神灵,怎么会说出这种话。
    所以钱公公不可置信道,陛下,您说的这是什么话!
    顾灵翰却是苦笑一声,叹了口气。
    你可曾听过,朱雀血得之而飞升这句传言?
    钱公公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
    他不仅知道这句,还知道后半句朱雀血得之而飞升,凤凰髓获之而涅槃。
    朱雀和凤凰都是雀族的神鸟,雀族中无人不知这句话,许多人以为这句话只是传说,但钱八仔却知道,这句话说的是真的,他跟在灵翰仙尊身边许多年,见过太多想要对朱雀血有非分之想的修者。
    顾灵翰接着开口,语气随意,但内容却让钱八仔心惊胆颤,可是我却不记得自己是何时丢的心头血,你说可笑不可笑?
    钱公公吓得瞳孔一颤,他强堆起笑脸,陛下,这怎么可能呢?心头血怎么会在您不知情的情况下无缘无故丢了呢?
    顾灵翰却是笑了,你是不是也觉得很可笑。破带有几分自嘲地意味。
    他将手负于身后,沉思片刻,对还没缓过神来的钱公公吩咐道,钱公公,让离琛进来吧,本尊有话对他说。
    顾离琛走进殿内。
    顾灵翰让他坐下,他却执拗地站着不肯坐下,直接对着顾灵翰开口道歉,师尊,是徒儿逾越了。声音低沉却保留着一丝顾灵翰熟悉的清越,那是离琛小时候的声线。
    顾灵翰看着已经是一副冷硬成熟模样的顾离琛像个孩子似的低头和自己道歉,心中升起歉疚。
    不,是师尊不够好。他清了清嗓子,离琛,本尊想了很多,自觉得不配做你的师尊。
    顾离琛听见这句话后震惊地抬头,他梗着脖子,眼神中满是倔强,不,师尊,是离琛不配做师尊的徒弟。
    没有三拜九叩,没有拜师贴和拜师酒,离琛的确不配做师尊的徒弟。
    听见离琛这么说,顾灵翰神色微动,险些绷不住严肃的神情。
    他叹了口气,心道,离琛还真是专挑人心里最软的地方戳,直戳得他心里酸酸麻麻的。
    自己当初收离琛为徒的时候的确太过随意,现在想想他们两人这段关系,本就不合时宜。
    他强迫自己不去看离琛那双琉璃般情清透的眼睛,解释道,本尊说的不是这些。
    顾离琛却不听顾灵翰解释,他打断顾灵翰的话,眼中泛起化不开的委屈神色,师尊,您是不要徒儿了吗?
    顾灵翰气得咬牙,别歪曲事实,本尊不是这个意思。
    顾离琛的眼睛中泛起泪花,徒儿是在您怀里化形的,吃的第一口饭也是您喂的,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师尊在哪儿徒儿就在哪儿!
    师尊您不知道,徒儿其实早就开了灵智。在九重天上时,那些所谓的仙长仙尊无一不拿我当个物件,有些人想将我炼化为器,有些人则是打算将徒儿体内的先天灵火吸收成自己的修为,化为己用。
    徒儿天天承受着千锤百炼的痛苦,但因为我石质坚硬,又身负先天灵火,所以他们无论如何也奈何不了我,所以我只能一遍又一遍地经历着那些痛苦。
    顾离琛认真地看向顾灵翰,徒儿长这么大,遇见过不少人,但是这么多人里,只有师尊对徒儿好过。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大家支持!
    第27章 不醉不归
    顾离琛鲜少说这么多的话,字字句句让顾灵翰听得心里直发疼,
    顾灵翰被离琛那双倔强的眼睛激的心尖一颤,他咬紧牙关,强迫自己转过身去。
    他曾在师兄只言片语发的描述中猜测过离琛在九重天的处境。
    这么块无法炼化又冥顽不灵的硬石头,到底是如何在那群唯利是图的人手里艰难求存的?
    顾灵翰捏紧了手指,但他该怎么告诉离琛,自己现在的状态不容乐观,认自己为师,根本给不了他任何好处。
    不是不想要,而是不能要。
    顾离琛一眼不错地盯着顾灵翰,看得出他身上的纠结和不舍,唯独看不见厌弃。
    顾离琛悄悄松了口气,他本以为师尊是介意自己的逾矩,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顾灵翰不知道,顾离琛想得比他却要多得多。
    当年非峰之巅一别,不知过了多少年,自己才好不容易找了这个人,顾离琛早就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也不会再离开他。
    顾灵翰深吸了一口气,哑然开口,离琛,你听我说,我出身九重天的桐宫,如今的桐宫之主是我的师兄仪羽仙尊,他实力在我之上,也不似我这般琐事繁忙。
    他忍住想要夺眶而出的眼泪,用体内所剩不多的灵力逼干了眼眶里的眼泪,只留下隐隐发红的眼圈,我会帮你递拜师贴,你认他为师,对你大有益俾。
    顾离琛却声音低哑,我走了,那你怎么办?听见顾灵翰的话,他难过至极,甚至没用敬语。
    本尊能有什么事?顾灵翰收起方才那副失态的样子,摆出了矜贵冷淡的姿态。
    顾离琛努力克制心中翻涌的情绪,若是你灵力匮乏晕倒了,谁来帮你修炼补充?
    那次晕倒只是意外,况且本尊不信,除了你之外,世间再也找不到第二个能帮本尊补充灵力的之物。
    顾离琛看着顾灵翰故意挺直的脊背,唇角勾起一抹苦笑,他压抑住心中想要把眼前这个倔强的人摁在怀里的欲望,软了语气恳求道,离琛想陪在师尊身边,若是师尊灵力匮乏了,徒儿便来帮师尊修炼。
    徒儿不会再好奇,不会再试探,什么都不会再问,直到师尊找到第二个能帮你补充灵力之物时,再让离琛离开好不好?
    顾灵翰转过身子,极为不解地看向顾离琛,本尊不留你是为你好,你何必如此?
    顾离琛却笑了,他道,师尊忘了,徒儿和您一起修炼的时候,自身的灵力是不减反增的。
    顾灵翰一怔,.....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那留在您身边对徒儿来说怎么就不算是好事了?
    可是这样太奇怪了......顾灵翰总觉得他们两个人这样的关系若是持续下去,十分奇怪,这样的话算得上是师徒吗?
    钱公公一直在一旁默不作声地揪心地围观,听到这里也觉得有些不对味了。
    他皱眉思索一番,忽然一惊:怪不得陛下一直拒绝,凭着这两个人现在的关系,离琛哪里是陛下的徒弟,分明就是供他修炼的炉鼎啊!
    钱公公十分了解顾灵翰,知道他心思单纯,对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没有概念,不知道这些事该怎么表达。
    所以顾灵翰只能感觉到两个人现在的关系不对劲,不应该继续持续下去,但除了为顾离琛好,说不出其他的理由。而顾离琛一心为了顾灵翰好,自然不会在乎这些。
    此时,作为全场唯一一个明白人的钱公公觉得自己责任重大,有必要帮两个人解决矛盾。
    他在顾灵翰身边陪了很久,一心向着他,凡是对顾灵翰好的事,他都支持。如今顾灵翰没了心头血,需要大量的灵力支持,所以现在这个情况,断不能顺着他的意思,把顾离琛送走。
    钱公公捏了一个传音诀给顾灵翰,劝道,陛下,您刚封了离琛公子做国师,他若是离开了,恐怕给不了大臣们交代。再说,离琛公子化形不久,难免有雏鸟情结,若是您太强势了,他恐怕会受伤的。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