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雀仙尊又在孵蛋

分卷(16)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他随后又点了几个衷心贤良的文官的名字,几人各有所长又能相互制肘,以李遥为首,组建了一班代理朝政的人马。
    随后便没再多说什么,只是不耐地甩了甩袖子,不再去看满朝文武,带着浩浩汤汤的一众妃嫔,兀自下了朝。
    钱公公转向面面相觑的文武百官,今日朝堂乱象惊扰了陛下圣体,陛下从今日起,开始休沐!
    出了这么大的事,底下的大臣们也无话可说。玄清帝年纪尚小还只是受了惊扰,他们这把老骨头经历这样的场面都快撑不住了。
    钱公公带着几个人将奄奄一息的倪大华带了下去,收拾了地上的狼藉。
    慕王依旧跪俯在地上,身边的大臣们渐渐离开,没有一个人打算扶他起来,甚至在经过他身边的时候都加快了脚步,想要快些逃离他的身边。
    至于他的惩罚则是自去宗人府领五十鞭刑,随后于慕王府中禁足一个月。
    顾灵翰回了清平宫,甫一进门便难以抑制地发出了欢呼声,就想不愿上私塾的孩童装上假期一般。他激动无比,简直想要变出翅膀,再去天上飞两圈才畅快。
    就在他激动地转了个圈回头时,他才发现离琛也跟着他一同回了寝宫,就在他的身后,想必已经将他方才那副疯魔般的样子都收在了眼里。
    他讪讪地摸了摸鼻子,这才意识到这么长时间,离琛竟然都没有自己的宫殿,都是一直住在他的寝殿里。
    因为他日常留宿东西各宫,鲜少住在自己的寝宫中,这才意识到这个严肃的问题。
    顾灵翰有些担心,离琛不会觉得自己不在乎他吧?
    他看向顾离琛,发现对方只是静静地看着自己,眼睛里满是笑意,那神情认真非常,想到自己刚才的样子都被徒弟看到了,顾灵翰一阵脸热。
    他清了清嗓子,离琛,如今你已是当朝国师,为师合该划一处宫殿于你。
    他差人取来了一幅皇宫的地图,在御案前摊开,一处一处地和徒弟讲解每一处宫殿的好坏优劣。
    顾离琛神色微变,收敛了笑意,他按住顾灵翰在地图上不断移动的手,和他说,师尊,徒儿不想要宫殿。
    顾灵翰十分不解地看向他,却发现顾离琛原本清亮的眼睛里染上了落寞,神色恹恹的,让顾灵翰瞧着十分心疼。
    玄朝早年也有立国师的传统,金池边上有一座汉白飞塔,此塔名曰观星塔,八角挑檐,斗拱飞椽,共有十二层高,塔下修着高台,各角缀着明珠,夜晚瞧去十分端庄气派。
    不过观星塔是圣地,国师也只有白日里才会进入,夜间不能居住于此。
    顾灵翰以为徒弟是误会了,正欲和他多解释几句,便听离琛忽然开口,徒儿不想和师尊分开。
    顾灵翰闻言失笑,他下意识地想要揉一揉徒弟的头,却发现离琛现在已经比他还要高上许多,遂只能退而求其次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怎么就是分开了?皇宫统共就这么大,你想何时来见我都好。
    顾离琛却依旧固执地摇头,他十分认真地和顾灵翰分析,师尊,反正您平日里都是宿在各位娘娘的宫中,只有一次因为灵力枯竭晕倒了才在清平宫的龙床上睡了一觉。
    顾灵翰:......
    离琛的话让顾灵翰险些挂不住,若不是知道离琛对他一腔赤诚,断然不会故意顶撞他,他简直要以为离琛是在嘲讽他了。
    他轻咳一声,心虚地错开了眼睛,这不一样,你是为师的徒弟,又是当朝国师,身份尊贵,合该给你安排宫殿,这也是为师的一份心意。若是这些宫殿你都不满意,那为师再差工匠建造一座全新的给你。
    师尊当真不必这样,您对徒儿好,徒儿都知道。顾离琛认真地看着顾灵翰的眼睛,继续开口,徒儿知道师尊后宫充盈,那些宫殿,师尊还是留给以后入宫的妃嫔居住罢。
    顾灵翰:......
    顾灵翰十分无奈,他不知道如何也不能和离琛解释自己并非好色之徒,活了这么多年甚至还从未破过身。
    顾离琛眨了眨眼睛,继续认真道,徒儿不需要什么身份的证明,只想陪在师尊身边,这样一来,不仅师尊修炼的时候更方便,徒儿也可以多见师尊几面。
    顾灵翰心中的无奈褪去,泛起一片酸软。他瞧着小离琛一双不含杂质的眼睛,自责地想,自己对徒弟的关心和照顾真的太少了。
    他抬手环住徒弟宽阔的肩膀,抱住他,轻轻地嗯了一声。
    作者有话要说:
    灵翰:慕王的确是个好哥哥,缺什么就来送什么。
    离琛:戳心窝子小技巧Get!
    接下来走感情线啦!甜度UPUPUP!
    第25章 逾矩
    顾灵翰发丝间的独有的气息钻进了顾离琛的鼻腔里,他闭上眼睛,沉迷却克制地细细品尝着。
    师尊身上的味道十分温暖,带着些新生嫩芽般鲜活的木质清香。就像他自身的性格一般,温暖又善良还带着孩童般的天真。
    即便被慕王算计到这种地步,也依旧只是小小的惩罚了一番。顾离琛看向顾灵翰那双泛着水光的赤金色的眼眸,他所有的心思似乎都明明白白的写在那双眼睛里了。
    顾离琛心中忽然升起了一个念头,一个重色重欲的君主,真的会有这般澄澈干净的眼神吗?
    虽说师尊宫中妃嫔众多,但自己在宫中住了这么久,东西各宫的各路妃嫔似乎一直都是相敬如宾,还从未听说哪几位为了君宠争风吃醋过。
    这种现象真的正常吗?
    想到这里,顾离琛忽然开口,师尊今晚去哪位娘娘那里?
    顾灵翰闻言一怔,他还真被徒弟问住了。他松开徒弟的肩膀,掰着手指好好思索了一番,但实在是把日期记混了,一时间推算不出自己今晚该去哪里了。
    毕竟这些天,小幼雏们纷纷破壳,许多不同品类雀族的孵化顺序都被打乱了。
    赤金色的眼中泛起困惑,顾灵翰下意识地看向一旁候着钱公公,眼神中的询问再明显不过。
    钱公公是个十分称职的总管,把皇帝的起居行程记得十分清楚,他上前几步,在顾灵翰的耳边小声提醒,陛下,今日该去碧衣娘娘那里了。
    顾灵翰这才了然,随后转头忍着心头的窘意告诉了顾离琛。
    一个君主竟然连选择宠幸哪位妃嫔的权利都没有,还要按着身边的随从安排吗?这是在不合常理,除非其中另有隐情。
    顾离琛的眼睛里划过一丝喜悦,面上却只是淡淡地点头,好像真的只是随口一问般。
    但随后,他眼中露出向往的神色,师尊,听说宫中许多幼雏都孵化了。徒儿十分好奇,想问问师尊,能不能去看看?
    当然可以。孵化成功的小幼雏们都集中抚养在育雏园,这宫中的每一处你都能去,他们不会拦着你。
    他看了看窗外的天色,今日天色尚早,不如师尊带你去瞧一瞧?
    顾离琛闻言露出满足的神色,扬起笑脸,好。
    在育雏园附近的半空中盘旋的青庄早早地看见了顾灵翰一行人到来,提前落到育雏园门口,候着向他行礼。
    顾灵翰拦住他的肩膀,示意不必多礼,自己只是随便来看看。
    顾离琛跟在顾灵翰的身后,仔细观察着两人交谈时的神色。
    青庄大人的眼中只有一片赤诚的衷心,师尊的眼里也只是充满了信任和满意。
    那眼神,和他看向李遥李大人时的眼神一般无二。饶是涉世不深不谙世事如顾离琛,也能看出来这纯粹的眼神中半点情意绵绵也无。
    顾离琛看向青庄的眼神不由自主地带上了些得意之色。
    青庄抬头对上新上任的国师大人的视线,不由得一愣。再定睛看去,国师已经移开了视线,他回忆着方才那一幕的眼神,忽然觉得国师的眼神怎么和他们雀族在求偶中取得胜利的获胜者向失败的一方炫耀的眼神一般?
    青庄摇了摇头,一定是仓促间自己看错了。
    顾灵翰解开了育雏园外的保护结界,带着离琛进入园内。
    育雏园占地面积很广,园门口修建着一段长而曲折的走廊,每一次转角的地方都修建着一扇封闭的大门,这些设计都是为了防止越狱的小幼雏们趁人不注意跑出来而设置的。
    走过这段长廊,入目的便是宽阔的院子,院子正中修建着一方池塘。池塘周围是茂密的芦苇,还有一些小型灌木和高树。
    按着水、陆、空三种品类,幼雏们被分别安排在了东、西、北三侧的房间中。
    育雏园园长徐归程正忙着给小塘鹅喂鱼肉糊糊,一时间不知道皇帝来了育雏园。
    直到顾灵翰一行人走到他身后时,徐归程才发现有人来了。
    微臣参见陛下!徐归程一手拿着金匙,一手托着一只毛茸茸的小塘鹅转过身来,想行礼却发现腾不出手来。
    顾灵翰示意他继续忙不必多礼。
    不过让他意外的是,小塘鹅们感知到了陌生人的起气息后竟然不闪不躲,纷纷主动凑到了顾离琛的身边。
    让顾灵翰更意外的是,曾经告诉过自己不喜欢雀族的离琛竟然蹲下了身子,主动手心向上探了出去。
    小塘鹅们围在顾离琛的手边,跃跃欲试地想要向上蹦,一只胆子比较大的小塘鹅先是用尖尖的嘴轻轻地碰了碰他的手指,见他没有拒绝,便大着胆子跳到了他的手心上。
    顾离琛在放金匙的架子上新取了一支金匙,用它挖了少许鱼肉糊糊,递到了小塘鹅的嘴边。
    小塘鹅唧唧啾啾地扑腾着翅膀,一口吃掉了肉糊,还用毛绒绒的小脑袋十分眷恋地蹭了蹭顾离琛的手背。
    以前小塘鹅们最喜欢的是自己,如今离琛过来了,他们竟是瞧也不瞧自己。
    顾灵翰看着这一幕,心中忽然生出了些奇异的暖意。
    离琛同自己说过,不喜欢除了自己以外的雀族,那如今这般温柔的举动,只是因为他以为这些小家伙都是自己的孩子吗?
    顾灵翰看着离琛那张冷硬的脸上浮现的温柔神色勾起了唇角,谁能想到,一个石头化形的妖竟然有这么温柔的一面呢?
    徐归程带着两人在育雏园里转了一整圈,一一为他们介绍了一番,随后带着小塘鹅等水生雀族去院中的池塘下水,练习游泳去了。
    池边的芦苇正在开花,顾灵翰随手捞了一根,捏在手里把玩。
    忽然听见一旁的离琛问,师尊,为何徒儿没有看到小朱雀呢?
    顾灵翰闻言一滞,手中的动作停了下来,他的脑中忽然一阵空白,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为什么他是朱雀,孩子中却没有小朱雀?
    因为这些幼雏都不是他的孩子啊,所以怎么都不可能会孵化出朱雀。
    顾灵翰卡了壳,直直地看向顾离琛,默默无言。
    顾离琛暗中打量着师尊的神色,又悄悄地勾起了唇角。
    看来自己猜的没错了,朱雀乃先天之灵,生下来的孩子绝对不可能普通。他刚才借着给小幼雏们喂食的动作,悄悄地探查了一番他们体内的灵力状况。
    小幼雏们十分健康,但除了他们外表沾染的先天灵火的气息,体内没有一点与师尊相似的气息。
    俗话说,龙生龙,凤生凤。朱雀如此霸道,但所生的幼崽却无一人随他,实在说不过去。方才师尊明显被自己问住的样子,已经能让顾离琛确定了,这些幼雏绝对不是师尊的孩子。
    如此推测,恐怕后宫的各位妃嫔和师尊的关系也并非表面这么简单了。
    想通了其中关窍的顾离琛心情很好,他故意装作恍然大悟地样子,帮顾灵翰缓解尴尬。
    师尊,徒儿明白了,朱雀是天地所生的神鸟,想来世间不会再出现第二只朱雀罢。
    顾灵翰心虚地点了点头,觉得这个借口倒也算合理。
    他有些忐忑,今天接连被徒弟问了许多难以回答的问题,每一个都和他瞒着离琛的雀族辛密有关。但偏偏这些事,实在不能告诉离琛。
    顾灵翰也感觉到了徒弟的反常,他有些奇怪,毕竟凭他对离琛的了解,离琛并非是窥探欲强的人。
    但不知为何,离琛今天的问题格外多,甚至隐隐带着些向内逐渐入侵的意味。顾灵翰扪心自问,是不是自己今天提出的让他搬出去的提议让徒弟有些受伤。他没有安全感,所以才问这么多问题,求得心安吗?
    顾灵翰瞧着徒弟那双完全信任自己,不包含一点杂质的眼睛,心中涌上一股强烈的自责。
    师尊怎么了?顾离琛似乎觉察到了顾灵翰情绪上的反常,眼神中带着毫不掩饰的疑惑和关切。
    顾灵翰心虚地错开眼睛,不敢与之对视,转过身去含糊道,没事,只是有些累了。
    顾离琛却一把握住他的手腕,用力将顾灵翰拉到身前。
    顾灵翰被他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推拒,想要挣脱出顾离琛几乎要与自己贴上的胸膛。
    但顾离琛却好像没感觉到似的,半点不肯让步,紧握着他的手腕没有任何松动。
    顾离琛将滚烫的指尖贴上了顾灵翰腕间的脉门,却没有自作主张,只是摩挲着那处,似乎在征求他的同意一般,师尊可是灵力又匮乏了?
    自己竟被徒弟牢牢地钳制住,这让顾灵翰有些恼羞成怒。但他还没来得及生气,手腕上传来的热意就烫得他心尖一颤,胸腔里的心脏紧接着狂跳起来。
    顾灵翰被自己这样的反应惊得头皮发麻。
    他按捺住想要把手缩回去的欲望,强作镇定,冷脸道,为师还没有那么虚弱。
    听见顾灵翰的回答,顾离琛的手上下意识地加了几分力气,他也不想再忍耐,师尊,徒儿一直想问您,您的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
    您为什么不能自行吸纳灵力?
    为什么每次补充之后,消耗得又那么快呢?
    顾离琛语气极为认真,语速稍快,带了几分咄咄逼人的意味。
    听在顾灵翰耳朵里像是责备,顾灵翰本就因为徒弟的没大没小感到有些冒犯,如今离琛强势起来,他更觉得有几分羞辱,难以忍受。
    顾灵翰冷声道,松开!
    顾离琛难以置信,师尊?
    作者有话要说:
    李砸又来放脑洞啦,苏爽甜快穿!《渣攻:悔不当初认识你[快穿]》
    文案
    祁宁绑定了虐渣系统,任务是替各个虐恋世界被渣攻虐身虐心的主角受复仇虐渣。
    地狱模式世界里,祁宁再次将渣攻虐翻在地,精致的脚掌踩上渣攻的侧脸,冷笑着教育,贪得无厌者终将一贫如洗。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