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雀仙尊又在孵蛋

分卷(15)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她直直地看着倪大华,满脸都是向往之色。
    慌乱中的倪大华下意识地便选中了一直盯着自己的塘妃。
    狐狸精、狐狸精、狐狸精....!
    倪大华边施法边在心里默念,结果白光消失后,众人发现,原来温婉秀丽的塘妃娘娘竟然变成了一只塘鹅。
    这只塘鹅也和方才那只孔雀一样,根本不害怕周围的众人。
    它的视线直直地盯在倪仙长身上,两张大嘴一张一翕,类似于人类在看见美食时吧唧嘴一般。
    这只塘鹅正跃跃欲试地扇动着翅膀,似乎想要飞向倪仙长身旁。
    倪大华的脸色已经发白得快要变成透明的了。
    如果说孔雀对他们泥鳅只是有天生的血脉压制,那一只以鱼虾为食的塘鹅站在一条泥鳅面前,对这条泥鳅来说,简直就是灭顶之灾。
    毕竟泥鳅不在孔雀正经的食谱上,但却是塘鹅正儿八经最爱吃的东西。
    倪大华心生惧意,身子已经开始打晃,显然快站不住了。
    他隔着围观的人群看向远处的殿门,心里忍不住开始盘算该怎么逃跑才可行。
    顾离琛似有所觉地对上了倪大华的眼睛,朝他温和一笑,彬彬有礼道,倪仙长继续吧,您还有一次机会未用。
    倪大华恨恨地看了顾离琛一眼,到现在这种情况,他怎么可能还不清楚,这样的局面,如果不是面前这人故意用障眼法戏耍自己,那便只能是这些后妃全是雀妖了!
    但是后一种情况怎么可能是真的呢?
    倪大华在心中安慰自己,这一切定然都是这个毛小子的障眼法,障眼法只是最简单的术法,自己不精此技在所难免,没什么好怕的!
    他只以为是自己不下心漏出了马甲,泄露了真身,所以这些都是的顾离琛故意设下的攻心计。
    他用袖子擦了擦额上冒出来的冷汗,咬牙继续。
    谁让自己一开始就接下了对方所说的先让三招的说法,他只能咬着牙把这三招用完。
    作者有话要说:
    塘妃娘娘:本宫闻到了食物的味道!
    第23章 离琛斗法
    几乎被逼到绝处的倪大华开始急病乱投医,慌乱地寻试了一圈,他将视线落到了一个头上蒙着面纱的男妃身上。
    那人身穿一身黑衣,脖子上围着一圈白色护领,蒙着黑色的面纱,看起来十分低调。
    倪大华见他的装束如此低调,瞬间决定将他作为最后一个目标。
    他竖起夹着符纸的两指,朝着他所在的方位狠狠甩去。一阵阴风裹着符纸朝着那男妃飞去,符纸上身的同时,那黑纱帽兜也被阴风掀了起来。露出了一张横眉冷竖,眼神阴鸷,看起来十分凶狠的脸。再向上看去,这人竟然还有一颗光秃秃的头。
    瞧见这张脸的大臣无一不被吓得倒吸一口冷气,怪不得这位娘娘要戴着面纱,先不提对方光秃秃的头,仅看这面相,恐怕只有十恶不赦的大凶大恶之人才能长出来罢!
    倪大华看见对方的样貌后,顿时心觉不好。但为时已晚,术法已经开始运转,产生效果。
    依旧是一道刺眼的白光闪过,只见刚才的面露凶相的娘娘变成了一只体型十分巨大的鸟。
    此鸟一身黑羽,胸间绕着一圈白色的羽毛,再向上看去,竟是半分羽毛也无。不过那双泛着寒光的眼睛竟是一点也没变,十足地阴鸷凶狠,是只十足的猛禽
    若是育雏园的徐园长徐归程在的话,定然会认出这只看起来凶狠无比的猛禽,竟然是《百雀饲养大全》上提到的秃鹫鸟。
    这只秃鹫过于凶狠,远远地瞧上一眼,就好像看见了阎王爷般可怖,吓得围观的大臣们纷纷后退。
    倪大华只瞧了眼前这只猛禽一眼,便被吓得腰腿发软,再也没有强撑的余地,直接瘫倒在地。
    他实在想不通,自己的幻形术怎么会出问题呢?
    慕王一直紧紧地盯着自己的合作对象,见倪大华瘫倒在地,并未深想,只以为他是法力耗竭,累到倒地不起。
    他看见这次倪大华变出了巨大的秃头猛禽,虽然和他们最初计划好的结果不同,但明显把围观的众人吓了一大跳,好歹也算有了些效果。
    三次机会皆以用完,慕王连忙向前一步,趁热打铁道,怪不得陛下圣体有恙,臣万万没想到,陛下宫中竟有如此多的妖物作祟!
    众位大臣听见慕王这句话,面上平静的神色也纷纷挂不住了。
    经年累月中,妖族早就被民间盛传的各类志怪话本魔化了。各类传说中,无一例外都在说妖族专门吸人精血,抽人魂魄用来修炼或者补充修为。
    在这种一代又一代的潜移默化中,凡人对妖族的恐惧逐渐攀升到了顶峰。
    大臣们纷纷朝着慕王和倪仙长投去了求救的眼神,但看向龙椅上的玄清帝时,竟有不少人隐隐带上了愤恨的神色。
    毕竟若不是玄清帝继位后近乎疯狂地充盈后宫,还避开世家大族的贵子贵女,选得尽是些不明来历的人或是妖,那玄朝现在也不会摊上这样的烂摊子。
    顾灵翰站在高高的阶上,向下一览,便将众人的神色都看在眼里。他握紧了右拳,挑起眉梢,几乎压抑不住自己心中的火气。
    但就在这时,他忽然撞进了一双澄澈的眼睛里。
    那双一贯琥珀般清冷的瞳仁中透着只有见到他时才会显露出来的温和神色。
    离琛朝着阶上的顾灵翰缓缓点头,眼神中染上一丝笑意,瞬间就将他那颗险要发作的心安抚了下来。
    两人对视间,顾灵翰竟失神了一瞬,等他回过神来时,他发现自己竟不由自主地勾起了唇角。
    他提起方才因为怒火而握成拳的右手,掩饰般的挡在了唇前。
    顾灵翰轻咳了一声,神色平静地对上了慕王的眼睛,王兄莫急,顾仙长还未出手。
    说完便转向顾离琛,顾仙长,请吧。
    顾离琛俯身领命,朝着顾灵翰行了一个标准的君臣之礼。
    接着便转向依旧瘫软在地的倪大华,俯下身子,勾起唇角道,怎么样,倪仙师还站的起来吗?
    倪大华没有说话,只是神色紧张地盯着面前的人,他以手撑地,但并没有成功地站起来。
    顾离琛缓缓地摇了摇头,叹息一声,倪仙长,看来您的幻形术还需要再勤加练习。
    倪大华被吓得浑身一哆嗦,话都说不利索,一张被吓得煞白的脸已然发青。
    他根本想不通眼前这个毛头小子为什么会知道他用的术法是幻形术而不是显形术。
    意如其名,幻形术指的是讲一件东西变换成其他的模样;而显形术指的是将一个变幻成其他模样的妖族恢复成它原本的样子。
    倪大华强撑着面子结巴道,你、你.....你胡说,我这术法分明叫做显形术!
    顾离琛轻笑了一声,声线低沉又轻缓,颇带了几分高深莫测,传到人耳中,让人生出许多信服感。
    他直起身子,退到距离倪大华几米远的位置,倪仙师竟然以为自己用的是显形术?看来真是学艺不精。
    顾离琛看了神色紧张地慕王一眼,随后又收回视线,朝着倪大华开口,还请倪仙师好好欣赏一番我的显形术吧。
    倪大华听得出他这句话中的威胁,顿时将什么慕王、什么计划统统抛之脑后,想要夺门而出。
    他缓缓地挪了挪身子,却发现方才被他的幻形术变出来那几只孔雀、塘鹅、还有秃鹫就守在他逃跑的必经之路上,把他堵得死死的。
    在倪大华还没有反应过来时,顾离琛出手了。
    只见他盘腿而坐,整个人被看不见也感觉不到的灵力托着缓缓升起,离地三尺,悬浮在虚空中。
    他调动体内的先天灵火,将灵火凝于自己的右手指尖,就着虚空,直接画了一个悬浮着的繁复古老字符。
    灵火在字符上燃烧跳跃,符成的那一刻,一股强大的威压朝着倪大华的命门袭去。
    倪大华察觉到对方的灵力竟如此醇厚时,已经来不及躲避。
    白色的火光落在了倪大华的身上,瞬间点燃了他身上穿着的道袍。
    啊啊啊!救我啊!快救救我!
    倪大华一边在地上扑腾一边手忙脚乱地掐灭火诀,想方设法要将身上的火扑灭,但火势丝毫未减。
    火焰熊熊燃烧,哀嚎不绝于耳,围观的百官被这地狱般的场景吓得几乎魂飞魄散,不少人都瘫倒在了地上。
    倪大华发现这火无论如何也扑不灭,仇恨地看向顾离琛,怒吼道,姓顾的!这火是什么鬼火?!为什么扑不灭?
    他疼的满地打滚,忽然看见了自己身上落下的一片燃着的衣物,瞬间惊恐地瞪大了眼睛,不对,这白色的火焰颜色是......
    顾离琛没有给他开口的机会,他神色冷肃地盯紧着眼前的人,眼眸中倒映的不断翻腾的火光很好地掩饰住了他眼中浮现出的些许不易察觉的墨色点。
    修长的手指飞速掐诀,随后又瞬间打了出去。
    燃烧的火势瞬间加大,熊熊火光将不断在地上翻滚的倪大华整个包裹了起来。
    呜呜....唔!倪大华还没说出口的话被吞在了喉咙里,再也说不出来了。
    顾离琛收了阵势,负手而立在熊熊燃烧的火光前,一派仙风道骨的绝世高人的模样。
    顾灵翰一眼不错地看着自己徒弟施法,没有错过任何一个细微的动作。他的眼睛里充满了满足的笑意,心中暗自赞叹,离琛认真起来,还真不是一般的赏心悦目。
    几个呼吸之后,火光渐熄。
    方才在地上不断哀嚎的倪仙长不见了,只剩下一条手臂般粗细的大泥鳅奄奄一息地躺在原地。
    顾离琛垂眸看着地面,眼中盛满了然的笑意,他转身朝着慕王规规矩矩地行了一礼,开口却不代半点客气,慕王殿下还有什么要说的吗?如今谁是妖,还不够一目了然吗?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大家支持!
    第24章 国师
    慕王额上冒出涔涔冷汗,几乎将他的发际线打湿,嘴唇不断地颤抖,俨然失去了说话的能力。
    空气中弥漫着诡异的烤肉香味,一想到着这味道是倪大华被烈火灼烧出来的味道,慕王胃里一阵翻涌,险些吐出来。
    他不可置信地喃喃,倪仙师怎么可能是妖精呢?这一定是你们的计谋!是你们把他变成这副鬼样子的!
    顾离琛掀起眼皮,似笑非笑地看向还在垂死挣扎的慕王。
    殿下这般贼喊捉贼,属实不是君子之道。
    这句贼喊捉贼可谓是十分有深意,被这场闹剧折磨到险些犯了心疾的大臣们纷纷缓过神来,尤其是一开始被慕王授意过的几个大臣终于反应过来。
    这个自称仙师,却被化形成泥鳅的马脸男人是慕王找来的,慕王还让提前交代过让他们看他脸色行事。
    种种迹象不难分析出,这件事恐怕是慕王勾结妖物在先,却欲意谋害玄清帝,说他宠幸妖物,想要狠狠地抹黑一把玄清帝,让他失了大臣拥戴,失了民心。
    此种不识大统、鼠目寸光的小人,怎能堪当治国大任?!
    早前那些跟在慕王身后站队的臣子纷纷开始盘算,到底该怎么做才能从这条名叫慕王的船上赶紧脱身。
    割肉不割肉无所谓,保命要紧!再跟着慕王干,恐怕一家人的性命都要搭进去啊。
    慕王自知此事无法善了,这倪大华恐怕真的不是什么仙师,自己也是被骗了。
    于是他赶紧开口认罪,尽可能地想要把自己摘出来,陛下,臣肉眼凡胎,实在不知这倪姓草民实则是只妖物,信了他的妖言妖语,害得他冲撞了陛下,臣实在有罪!
    这句话半真半假,听起来似乎真的多了几分可信度。
    但能做到进宫上朝面圣地位的百官也不是吃素的,慕王这句话也就是只能做做表面功夫罢了。
    顾灵翰却一直静默,没有说话。
    再开口时,他的声音已经沉了下去,王兄,朕给了你那么多的信任,你却丝毫不肯给朕半分信任!
    几日前,朕生身体不适,顾仙长前来探望,被你误认成祸国媚主的妃子,还传出了那般不堪的言论。
    今日,你又怀疑朕宠幸妖物!
    王兄,为何从先帝到文武百官,所有人都觉得朕能当好这个皇帝,但你却从来不愿意承认呢?
    顾灵翰言辞间故意提到了先帝,这句话又在诸位大臣的心中激起了不小的涟漪。
    以前不少大臣都觉得,先帝最后传位给玄清帝,恐怕是因为不惑之年得了幼子,宠爱的厉害,一时昏聩,所以才将帝位传给非嫡非长,甚至最为年幼的玄清帝。
    玄清帝又不扶持世家,不少大臣对他都是心里暗自不服气的,若是慕王哪日大逆不道地想要清君侧,他们恐怕也只会象征性的反对几句便接受。
    但现在看来,先帝此举,当真不无道理。
    就看着慕王竟被个泥鳅精耍得团团转的样子,这让大臣们怎么放心把江山社稷交给这样一个人。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盘算,到最后,甚至连慕王自己都开始怀疑,父皇最后不传位给自己是不是因为他真的难担此大任。
    顾灵翰轻轻几句话,可谓是借力打力,借着慕王费尽心机做的这个局,破了自己身上一直难能服众的争议。
    顾灵翰虽然面上看起来十分严肃不悦,但他内心除了唏嘘,其实并无太大的波澜。
    他既然坐在帝位上,那便一定会将这份责任担起来,不出半点差错,等到雀族事了,他会好好选一个继位者,将皇位传给他。
    顾灵翰的视线移到了慕王身上,本来他还真觉得慕王是个不错的选择,但现在看来,慕王实在是有些愚蠢。最起码,为了一己私欲,就弃天下于不顾的人,真的难堪大任。
    想到这里,他朝着慕王叹了一口气,接着转向自己徒弟,顾仙长,快破了这妖的幻形术,将几位娘娘变回来罢。
    顾离琛象征性地施了个术法,朝堂上的几只雀族见准时机,自己恢复了人形。
    恢复成人形的塘妃擦了擦自己险些流出嘴角的涎水,低垂下头颅,掩饰住自己想要加将那只泥鳅拆吃入腹的眼神。
    看见这一幕的顾灵翰无奈扶额,开口说正事,顺便转移围观众人的注意力,朕方才说过,谁赢了这场斗法,谁就能当上玄朝的国师。现在,真要立顾仙长为国师,众爱卿可有什么意见?
    众大臣心服口服,一点意见也无。
    顾灵翰心道慕王此举来的正好,他正愁不知该如何给离琛安排个合理的身份。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