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雀仙尊又在孵蛋

分卷(14)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鼻端袭来一股带着泥土味的水汽,顾灵翰瞧向这位倪仙长,意外地挑起眉毛,来了几分兴趣。
    这个所谓的仙长似乎是个水族大妖?
    若非他没猜错,瞧着对方一步三滑的样子,对方恐怕是....
    想到这里,顾灵翰朝着倪大华笑了笑,既然有人说朕身边有妖妃惑主,那朕便叫上所有的后妃,让倪仙长检阅一番罢。说完便向钱公公使了个眼神。
    钱公公会意,领命去了后宫。
    没过多久,钱公公却独自一人回了正阳殿。
    众位大臣觉得十分奇怪,钱公公怎么自己回来了,难道这就是第一总管的办事效率吗?他们还等瞧一瞧玄清帝的三千佳丽呢!
    只见钱公公笑眯眯地朝着众位官员走来,施施然行了一礼,客气道,大人们可否向后退三步,腾出些空来?不然咱们东西两宫的娘娘们来了怕是站不开呀!
    众大臣面面相觑:......这就是皇帝的后宫吗?
    众大臣尴尬不已地纷纷向后退了五步。
    顾灵翰站在龙椅前看着众人百象,有人站定后便不断探头探脑地向自己身后张望,有人紧盯着地面不敢抬头,慕王、薛贵和杜朗则是频频看向最前方的倪大华,神色紧张。
    他缓缓地摇了摇头,接着却发现站在文官之首位的李遥李大人正黑着一张脸看向他,见他视线瞧了过来也面不改色,依旧不肯给他好脸,一看就是对他的后宫的充盈程度颇为不满。
    顾灵翰心虚地摸了摸鼻子,转念又欣慰地笑了起来。
    看来朝堂百官,还是有真心实意为他着想的好官的。
    没过多久,一众锦衣美人鱼贯而出,让在场的所有人纷纷看直了眼睛。
    衣香鬓影,螓首蛾眉,各有各的韵味,各有各的风情,众位妃嫔几列纵列排开,足足占满了半个宫殿还多,一眼瞧去,比满朝文武百官还要多得多。
    他们普通雀族不似朱雀那般心怀天下,这时候的凡人没有保护动物的意识,故而雀族和凡人的关系算不得好。
    颜如玉十分不屑地白了众人一眼,但别人看在眼里,却带着一股说不出的矜贵娇嗔,竟让一个长了白胡子的文官看直了眼。
    一众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们,一边口中叹气,心中暗自腹诽后妃们不守妇道,一边眼珠子一眨不眨地黏在后宫妃嫔的身上,咽着口水感慨皇帝的艳福当真不浅。
    一见到如此多的美人,那位方才还捋着细须,端着一派仙风道骨模样的倪仙长,便转着一双黑豆眼,滴溜溜地在众位妃嫔身上徘徊。
    慕王一直紧盯着他的举动,见他这幅样子,心中一紧,连忙向前一步,陛下,倪仙长,既然人已到齐,那便快开始罢!
    且慢。如砾石投湖般低沉悦耳的声音忽然响起。
    循声看去,只见一位身着玄色长袍,散着一头鸦羽般青丝的青年从侧殿走了出来。
    青年朝着龙椅上顾灵翰颔首微笑,姿态十分信然,陛下,既然是斗法相关,怎么能少了草民呢?
    顾灵翰见自己徒弟擅自出来,先是惊讶,随后便皱起了眉毛,看向他的眼神中带了几分警告,但更多的却是无奈。
    这位是?丞相李遥远远看着青年那比皇帝还要更惊艳几分的眉目,心中一阵紧张,生怕对方是皇帝新收的妃子。
    顾离琛朝着李大人拱了拱手,温声道,草民只是个云游修士,习得了些不入流的法术,因为早前受过陛下的恩惠,如今陪在陛下身边,做些力所能及的事。
    顾灵翰有些意外,他没想到离琛竟会这样介绍自己。
    不过转瞬间,他便想通了,自己刚才放言若是方才那个倪仙长真有本事,便封他为国师。现在若是离琛能胜他一筹,那自己封他为国师,便无人会多言什么。
    顾灵翰正欲开口,却被慕王急不可耐地打断,皇弟,你莫要包庇纵容了,这人不就是那日蛊惑你的妖妃!
    顾灵翰看向慕王,奇怪道,谁说过他是朕的妃子?
    他垂眸对上慕王的眼睛,眼睛中露出不达眼底的笑意,王兄,朕本来还在奇怪,朕不过一日未上朝,为什么不过几日,坊间便传出了妖妃惑主的流言。
    顾灵翰顿了顿,语气中带了几分意味深长,如今听见王兄这番话,朕似乎找到了答案。毕竟那天,只有你在朕的寝宫中见过顾仙长。
    顾.....仙长?此人竟然真的不是顾灵翰的男妃,而是个仙长?
    慕王看着黑袍青年那双浅琥珀色般的眼睛,脑中灵光一现,只觉得似乎曾经见过一般。
    但他来不及多想,只能赶紧开口撇清自己的嫌疑,陛下莫气,臣只是关心体谅圣体,臣与陛下乃是手足兄弟,怎么会做这种有碍皇室颜面的事。
    他接着信誓旦旦道,臣定当找出造谣之人严惩!
    顾灵翰朝他摆摆手,示意他不要再多说,王兄莫要急着解释,先如你所愿,看看朕身边到底有无妖物再谈罢。
    这话一出,慕王便知,皇弟这是当真与他撕破脸皮,不愿再给他留颜面了。
    他悄悄地给倪大华递了一个阴狠的眼神,告诉他此事必定要一举成功。
    倪大华还未收回看向慕王的视线,便听龙椅上的皇帝开口问,倪仙长,慕王说你这护身符,遇到妖气便会自燃,此话当真?
    顾灵翰的声音华润,如珠玉相撞般动听,明明不含一丝威胁之意,却偏偏让倪大华莫名感到了股危险的气息,他下意识拱手道,回陛下,此话必然当真。
    顾离琛也紧跟其后开口道,陛下,草民倒觉得,那黄符纸必然有诈。陛下乃天子,妖物自然近不得您的身。
    倪大华瞧着面前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毛头小子,暗自打探一番,却在他身上察觉不到任何的灵力波动。
    他下意识地觉得此人定是只空有张皮囊和一些唬人的花拳绣腿,靠着美色才蛊惑了这个据说十分好美色的皇帝。
    倪大华捋着胡子自信道,顾仙长,那咱们便请教一番罢。
    顾离琛颔首勾唇,欣然接受。
    顾灵翰忽然有些担心,毕竟自己徒弟什么情况他十分清楚。离琛生来灵力充沛,几乎可以说取之无尽用之不竭,丝毫不受如今匮乏的灵气环境影响。
    不过,斗法并非只是比较灵气的强弱,更重要的在于如何将之灵活运用。这其中便离不开学习各式符咒和术法。
    顾灵翰忽然有些自责,他根本就是个有名无实的假师尊,根本没能教导他分毫,甚至连陪伴都顾不得。
    离琛到底能做什么程度呢?
    顾灵翰不由得将视线落在离琛那张线条硬朗的脸上,只见那双深邃的剑眉星目中,盛满了坚定。
    作者有话要说:
    嗷呜,补上昨天的啦!感谢亲爱的们支持!啾啾啾!
    第22章 倪仙长施法
    两位仙长蓄势待发,围观的众人见状纷纷后退几步,给他们让出场地。
    慕王却立在原地一动不动,身边的人都已后退,瞬间将他凸显了出来。
    顾灵翰见他还在作梗,顿时心头火起,但想要发作却没有理由,只能让他开口,王兄,还有何事?
    慕王依旧是一副一心为国为君的赤诚模样,他慷慨道,启禀陛下,咱们此次斗法,只讲了条件,并未提及惩罚。
    如今两位仙师各执一词,观点截然相反。此番虽说是斗法,但此事事关国本,若是哪位输了,岂不是相当于犯了欺君之罪!
    他说到这里,顿了顿,接着无视顾灵翰铁青的脸色,提高了声线激昂道,陛下,欺君之罪,其罪当诛!
    朝中大臣闻言解释一悚,他们也赶紧照着慕王的样子跪伏在地,跟着他一起重复,好像此举能表现他们的赤诚之心似的,欺君之罪,其罪当诛!
    听到最后一句话,看着眼前的场景,顾灵翰冷凝在脸上的铁青之色忽然融化了,他勾起唇角,心中默道,地狱无门偏自来。
    好,王兄为朕考虑得真是周到!他轻笑了几声,紧接着下令,钱公公,拿张圣旨,朕这就传圣旨。
    顾灵翰看向空地中间的两人,带着些狠厉的视线却是锁定在倪大华身上,二位今日当堂斗法,谁若是输了,那便是欺君之罪,朕定要他以命相抵!
    慕王以前从不知顾灵翰竟然也相信求仙问道之事,如今一见这位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顾仙长,心中敲响了警钟。
    不管这个姓顾的到底有没有真本事,也不能任由他留在皇帝身边。
    顾离琛面色不改,朝着顾灵翰弯腰行礼,坦然领旨,礼数周到,谦谦君子般挑不出一点错,更显得一旁站都站不直的倪大华无礼又狂妄了。
    他挺直脊背,朝倪大华笑道,来者是客,倪仙师,我先让你三招。
    顾灵翰闻言眉心微蹙,有些紧张地捏紧了拳头。
    倪大华欣然接受,在他眼里,面前这个花拳绣腿的提议恐怕只是因为没有把握,所以才提出的缓兵之计。
    他的视线略过顾离琛的脸,按照慕王的说法,自己今日的任务是要将那日陪在皇帝身边的男妃变成只狐狸精。
    但如今突然出了意外,皇帝竟然声称对方不是男妃而是个仙师。
    虽然倪大华自信自己的实力,但为了稳妥起见,倪大华还是决定临时更换目标。
    他看向面前的一众妃嫔,最终将视线锁定在了其中姿容最为出众的颜如玉身上。
    本着凑热闹心态在一旁看戏的颜如玉见对方滑溜溜的视线停在了自己身上,顿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但他并没有多说什么,整了整自己身上的青色华服,默默行了一礼,好整以暇地等着对方出手,丝毫不担心自己身份暴露。
    倪大华并不知道皇帝的整个后宫都是雀妖,他只当颜如玉是个普通凡人。双手合十,随后挽了一个复杂的手花,与此同时,一股泛着水腥味的风席卷了整个大殿。
    顾离琛鼻尖微动,成功捕捉到了这股气息,看向倪大华的眼睛里也同顾灵翰一般泛起了一丝兴味。他下意识地看向师尊,却发现对方也在注视着他。
    原本冷然坚定的视线在触及到顾灵翰身形的那一刻瞬间变软。
    顾灵翰敏感地捕捉到了这一瞬间的变化,心中顿时泛上了一种难以言说的情感。他给了徒弟一个安抚的眼神,意在告诉他不要担心,即便不成功,最后还都有自己。
    顾离琛看懂了师尊的意思,回了他一个相信自己的眼神。
    沉浸做法的倪大华却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竞争对手竟然丝毫也不关注他。
    他努力让自己的的手法显得华丽而繁复,唇边的两条细须被方才那股阴风吹动,向上飞起。随后长袖一甩,几张黄符纸从袖口中飞了出来,一字排开地浮在空中。
    他抽出一根朱笔,就着虚空在黄符纸上飞速画符。
    画毕符成,倪大华向前伸手一抓,五指间夹满了刚才写好的黄符纸。
    紧接着他开始念念有词地念着符咒,整个身体从脚到头开始摆动,最后一个字眼落下,他手中的黄符纸直直地朝着颜如玉飞去,贴在了他的身上。
    倪大华瞪圆了一双黑豆眼,大喝一声,大家看好了,这位貌美如花的娘娘其实是只狐狸精!
    颜如玉闻言翻了个白眼,暗骂道,你才貌美如花,你们全家都貌美如花!
    随着倪大华的动作,一道刺眼的白光将颜如玉整个人裹了起来,几个呼吸之后,白光渐渐消失
    围观的众人发现站在原地的俊美青年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竟然是只绿孔雀。
    一见到那只华丽的孔雀,众位大臣便开始窃窃私语。
    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说是狐狸精吗?
    怎么变成孔雀了?
    这位仙长说的不准呀!
    慕王也皱起眉毛,这和他们提前计划好的不一样啊!不是说好了要将皇帝的妃子变成狐狸精吗?
    毕竟商纣王的妲己的故事太过耳熟能详深入人心,所以一提到祸国妖妃,美艳无比的狐狸精形象就会浮现在脑海里。
    世人对吸人精血、善蛊惑人心的狐狸精多有忌惮。若是知道皇帝身边出现了狐狸精,这些迂腐古板的朝臣们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但现在,意料之中的狐狸非但没有出现,反而成了一只孔雀。
    慕王要知道,孔雀和狐狸精在世人心目中的形象截然不同。
    由于孔雀和神鸟凤凰有七分相似,人们大多认为孔雀是神鸟凤凰在人间的使者,故而孔雀在凡间也有着神鸟般的待遇,甚至有些南疆的民族将孔雀当做图腾。
    这样一来,他们费心筹划此计的效果可谓是大打折扣。
    这会儿,人们已经发现这只绿孔雀非但拥有艳丽无比的羽毛,还有着极其高傲的性子。
    变成原形的颜如玉见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自己身上,不由得骄傲地挺了挺自己胸脯,抖了抖身上的羽毛,还将华丽的尾羽展开了,当众表演了个开屏,优哉悠哉地转了个圈,毫不吝啬地向众人展示自己的美貌。
    站在阶上的顾灵翰瞧着这一幕,忍不住扶额,嘴角不住地抽搐。
    颜如玉这人最骄傲的就是自己的一身羽毛,如今给了他展示的机会,他定然会利用好,彻底地展示一番。
    只不过一会儿,慕王便发现众人并不怎么害怕这只孔雀,还有些年纪大的大臣竟然对着那只孔雀露出了向往的神色,甚至有个籍贯在岭南以南的朝臣竟是忍不住想要朝着这只孔雀跪拜了。
    慕王心道不好,赶紧将视线向倪仙长投去,让他赶紧想办法补救,却发现倪仙长有些异常。
    顾灵翰之前猜得没错,倪大华就是只水族大妖,是只滑溜溜的泥鳅精。
    泥鳅在大部分中大型雀族的食谱上,所以雀妖天生对泥鳅等此类的小型水族有强大的血脉压制。
    倪大华看着面前色泽艳丽的孔雀,冷汗直冒,两腿发软。
    他强忍撑住想要软下去的脊背,给了慕王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
    倪大华只当自己的幻形术法出了问题,让本该变成狐狸的颜妃变成了孔雀。
    不过好在方才顾仙长让了他三招,现在还有两次补救的机会。
    他又拿起符纸,重新施法。
    这次,倪大华看中的是一个容貌秀丽,看起来脾气温和,年纪似乎有些大,皮肤已经有些下垂竟有了双下巴的娘娘。
    塘妃被他选中也不是没有原因,早在倪大华施法的时候,她就在那股阴风中问到了食物的气息。
    塘妃的原身是只塘鹅,塘鹅是最擅长捕鱼的水鸟,民间有些渔民豢养塘鹅用来捕鱼。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