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雀仙尊又在孵蛋

分卷(13)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王兄,朕有话问你。
    顾灵翰有意避开有关顾离琛的话题,并不接慕王的话,反而提起了另一件事,他正色道,近日王兄身边,可曾出现过什么可疑之人?
    顾灵翰有意提醒慕王,打算再给他一次机会。
    慕王闻言心中一惊,难不成是自己身边出了叛徒,将他府上新迎来了几位仙长的事告诉了皇帝?
    他急忙下意识地否定道,没有!
    顾灵翰看着他骤然紧张的神色,心中已然明了。
    看来自己有意放过,对方却不肯接这个情了。
    作者有话要说:
    慕王:请给本王颁发最佳演员奖。
    离琛:徒儿的演技也不错。
    朱雀:......全文只有本尊最单纯。
    第20章 流言四起
    慕王被顾灵翰的一句话问得心虚不已,不敢多留,于是早早拜别。
    慕王走后,顾灵翰回身看向自己已经变成高大青年模样的徒弟,不由得笑了出来,徒儿这般俊朗,怪不得慕王竟会将你当成我的男妃。
    顾离琛直视着顾灵翰的脸,认真地摇头,徒儿比不上师尊万一。
    顾灵翰笑着摇了摇头,接着从袖中摸出一枚透明玉简,递到徒弟掌心中,这里面是为师收藏的诸多功法,你挑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修炼罢。
    说到这里,他脸上涌起一阵燥热,说来惭愧,为师从来没有正经修炼过,除了火系功法,其他的帮不了你什么。
    顾离琛已经用灵识将玉简探查了一番,惊喜道,师尊这玉简中的功法浩如烟海,足够徒儿修炼了,多谢师尊!
    顾灵翰看着面前乖巧的徒弟,一时间又有些发愁,到底应该给离琛安排个什么身份呢?如今他已长大成人,若是还将他带在自己身边,恐怕会经常被人误会是自己的男妃。
    慕王最擅长用舆论操纵人心。
    他回府后并没有闲着,当即派人寻了些街头巷尾的流浪汉,让他们放出谣言,说荒淫无度的玄清帝新纳了一个妖妃,那妖妃异常受宠,迷惑得皇帝都不早朝。长此以往,恐伤国之基本。
    风言风语传遍了街头巷尾,又传进了朝堂,一时间流言四起,近日顾灵翰上朝时都感觉到了下面的大臣不住打量自己的眼光。不过他最近过于忙碌,并没有在意这些。
    慕王府中。
    慕王顾云乾正一派轻松地给身前的几位仙长敬茶,他捏起一枚茶盏,恭敬道,仙长们,这次就有劳你们了。
    他面前坐着一男一女,男子穿着道袍,一张马脸上挂着两根细长的胡须;女子则有张十分精致漂亮的面容,紫色的衣裙上缀着泛着微光的细闪,翩翩若仙。
    仙师叫倪大华,仙姑叫胡湘湘。
    这两人一个月前拜访慕王府,甫一见面便说他顾云乾才是真正的紫微帝星转世,如今皇位上坐着的那个人是冒牌货。
    两个人自称是天上的仙君,是特地下凡来寻他,助他登上帝位的。
    这话说到了慕王的心坎里,当他见识到对方那鬼神莫测的手段后,便更加坚定不移地相信他们的说法。
    而慕王此次的计谋,正是需要这两位仙长的鼎力相助。
    三人正举杯喝茶的空档,当朝国舅薛贵薛大人来了慕王府。
    当今太后曾经是薛家嫡女薛贵妃的婢女,后来因故得了先帝圣宠,才生下了如今的玄清帝顾灵翰。
    薛贵妃因病去世前,为了给四皇子顾云乾和母族寻一荫蔽,硬是求着先帝让太后归入了薛家族谱,又将四皇子养在太后名下,和顾灵翰成了名义上的一母兄弟。
    薛贵与慕王向来是一条心,因为顾灵翰一直打压世家,他这个当朝国舅也没能因为自己的身份捞着半点好处,所以薛贵表面忠心耿耿,实则一直暗中谋划,想要策反推自己真正的亲外甥慕王上位。
    慕王与薛贵十分亲近,甫一见他便笑了起来,起身向他介绍两位仙师,舅父,这两位就是本王同你说的仙师,这位是倪仙师,这位是胡仙姑。
    薛贵打量着面前的两人,禁不住怀疑,此计可行?他看向慕王,眼里分明写着没有说出口的后半句话:这两个人靠得住吗?
    慕王胸有成竹地笑了笑,舅父,不要担心,我这就请仙师展示一番他们的能力。
    倪仙师,有请。慕王恭敬地朝着倪大华施了一礼。
    倪大华点点头,整个身子左扭右摆地向前走去。
    一见他的走姿,胡湘湘便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薛贵也看的一脸牙疼,这倪仙师分明是个留着胡须的男人,怎么走起路来跟条水蛇泥鳅似的....滑溜呢?
    他心中的怀疑不免又多了几分,但还是耐着性子看了下去。
    只见这位倪仙师左手捋着细细的胡子,黑豆似的小眼睛在房中众人的身上巡视一圈,最终将目光定在了慕王身边的婢女身上。
    他右手飞速掐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之打了出去。
    只见慕王身边的被他盯住的那个婢女一声惊呼,整个人瞬间扑倒在地,变成了一只拖着长尾巴的白狐。
    慕王被这一幕吓得摔掉了自己手里的茶盏,滚烫的茶水落到了他的腿上,他猛地从椅子上弹起来,退到了那只白狐的几步之外的地方,指着那只宫女变成的白狐震惊道,她,她竟然是只狐狸精?
    慕王惊出一身冷汗,这女子长相秀丽,是他最喜欢的奴婢,自己昨夜还将她压在身下云雨,今日竟然就见到这样可怖的一幕。
    慕王颤抖地伸出手指,指着那只瑟瑟发抖的白狐厉声道,把这个狐狸精拉下去,剥皮抽筋,烧个干干净净!
    婢女变成的白狐满眼都是难以置信,她不断地摇头悲鸣,眼睛里留下两行泪水。
    一旁几个惯常为非作歹的妖精都看不下去了,方才施法的倪大华捋了捋胡须,忍不住开口解释,殿下,这只是障眼法,这女子是个凡人,只是被仙术变成狐狸了。
    慕王却依旧满脸惊恐,不行,太可怕了!她一定是狐狸精!如果不是,那本王怎么会对她如此痴迷?一定是她勾引我在先!
    本王还没能继承大统,断不能出一点闪失。说完怕晦气似地甩了甩袖子,急忙对下人吩咐道,快把这个狐狸精拉下去!
    白狐把这些话听到耳里,目露绝望,他们之间的那些苟且之事,分明都是慕王强迫的,她一个婢女,能有什么选择的余地。
    她满心怨念,用法力幻化成的锋利犬齿咬断了自己的舌头,鲜血从她的嘴里流出染了一地。
    渐渐失去生命的白狐倒在地上,又变回了原本豆蔻年华的少女。
    胡湘湘错开眼睛缓缓摇头,暗自感慨道,凡人就是这样不分善恶,但凡是妖族,不论好坏,凡人都对其抱着极深的恶意。
    她勾起一抹冷笑,不过这样也好,只看这个慕王的样子,就能明白凡人对妖族忌惮到什么地步。
    到时在皇帝面前施展此种障眼术法,将他盛宠的妃子变成这副可怖的模样,在皇帝大骇之际,在他面前将妖物杀掉,定能够因此取得他的信任。
    毕竟做帝王的,谁不向往能降妖除魔的仙术呢?
    等到得了皇帝的信任,混进皇宫,到时候再做些什么都容易。
    管她真妖假妖,只要和妖怪沾边都该死!
    慕王歇斯里底的声音传进了胡湘湘的耳朵里,她皱了皱眉,眼中满是杀人的冷意。等到事成之后,慕王还有没有命活着,那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她将视线看向窗外,窗檐下,一只燕子正辛勤地在那里筑巢。
    两根纤长的手指朝那个方向轻轻一指,一抹不易被人察觉的紫色烟雾便围绕在了那只燕子身旁。
    不过一息之间,燕子便落到了地上。
    看着地上雀族的尸体,胡湘湘满意地勾起了嘴角。
    雀族,都该死。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大家支持。
    第21章 朝堂争锋
    第二日,天色未明,顾灵翰由着钱公公伺候着换好了龙袍,前往正阳殿上早朝。
    近几日,育雏园里一批又一批平安孵化的小幼雏们正在健康长大,徒弟的修为也日趋稳定,件件美事都让顾灵翰的心情十分轻松。
    他满面春风地做到龙椅上,心情颇为不错地听着满朝文武你一言我一语地议事。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顾灵翰的错觉,他觉得朝中立着的诸位大臣总是不顾君臣之礼,老是偷偷地掀起帽子,往他脸上瞄上一眼。
    这让顾灵翰有些莫名其妙,又有些不爽。他蹙起眉心,伸手随便点了一个看起来颇为老实的文臣,让他解释解释方才为何总是盯着自己。
    若是一般大臣被皇帝点名,早就被吓得冷汗涟涟,话都说不利索了。
    但这位大人非但不紧张,反而颇为口齿清晰道,回陛下,微臣只是担心陛下龙体。
    这人的反应实在过于平静,简直就想故意等着他开口提问般,顾灵翰心中升起一种怪异的感觉,带着几分不悦道,杜大人怎么得知朕的圣体有什么问题?
    杜朗继续不紧不慢地开口,陛下为了国事殚精竭虑,继位后从未无辜不参加早朝,但前些日子,陛下无故旷了早朝,臣今日又见陛下印堂发黑,脚步虚浮,实在担心圣体有恙,所以才多看了几眼。
    朝堂下的大臣们听见杜朗这话,纷纷想起坊间皇帝身边有个得了盛宠的妖妃的传闻。
    顾灵翰被他的话气笑了,朕怎么不知,杜大人一介文人,竟还有这望闻问切的本事?单单看朕脸色,便知道朕阴虚阳亏?
    那你看朕现在的脸色,可知朕现在想做些什么?顾灵翰素来温和的脸上竟隐隐有发作的趋势。
    杜朗没想到皇帝竟会真的发怒,害怕对方会惩罚自己,脸色顿时不复方才的从容,变得有些青白。
    顾灵翰倒不是真的想惩罚杜朗,但杜朗明显一副有备而来的样子,他想出其不意,让杜朗露出些破绽。
    但这时,顾灵翰的右前方忽然传来一声惊呼。
    众人的视线纷纷移了过去,发现素来体面的慕王殿下竟跌坐在地,表情十分惊恐。
    慕王惊恐地睁大了双眼,眼睛却是在看着皇帝的方向,颤声道,有妖怪!
    此话一出,朝堂众人皆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天子面前怎么敢出此妄言,慕王这是不要命了吗?
    而杜朗则是明显松了一口气,他趁着众人骚乱之际,悄悄地退回到了围观的人群深处。
    顾灵翰目光向下扫视,只见慕王瘫倒在地,口中大喊妖怪,身边却连一个相扶的人都没有。
    他顿了顿,沉着开口,还不快将朕的王兄扶起来!
    诸位大臣好似闻所未闻,不仅没有一个人向前,离慕王最近的几位大臣反而纷纷退后,将后面的正在犹豫要不要上前的大臣也拦截住了。
    顾灵翰将这一幕收在眼里,心中登时一片了然。
    即便慕王再怎么口出妄言,也不至于让满朝文武都对他如此防备,这件事恐怕没那么简单。
    想到这里,顾灵翰走下龙椅,亲自搀住慕王的胳膊,想要将他扶起来。
    就在触碰到慕王的一瞬间,慕王衣襟里却飘出了一段写着赤红咒文的符篆,飘飘摇摇地落在了地上。
    顾灵翰眼中划过一丝了然,面上却是一片愕然,躬身想要将那张黄符纸捡起来。
    指尖接触的瞬间,黄符纸竟无火自然。
    这一幕让围观的众人汗毛倒竖,一同向后退了几大步。
    顾灵翰却十分冷静地任由符纸在他的两指间燃尽,他捻了捻手指上的灰烬,将指尖递到了鼻尖前,轻轻地嗅了嗅,随后吹出一口气拂去了指尖上的灰。
    他垂下手指,看向慕王,目光中满是询问,王兄,这是?
    慕王本就紧张,见到顾灵翰一派轻松的模样,心中的忐忑更是加了几分,陛下,这是....臣从仙长手中寻来的护身符。
    今日坊间总有传闻,说央京有妖物现身,臣心中不安,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所以从府中的仙长手里讨了张护身符。
    那这护身符为何遇见朕便自己燃烧起来了?顾灵翰蹙起眉心,疑惑道,难不成是朕身上的天子之气太过剧烈,将它引燃了?
    慕王:......
    他精心准备好的措辞被顾灵翰这番自大的言论堵在了嗓子眼里。
    他攥了攥拳头,尽量无视顾灵翰的狂妄,努力开口道,仙长说,这护身符若是遇到了妖气便会自燃,以此来提醒臣小心周围.....他咽了咽口水,紧张道,....周围有没有妖出没......
    顾灵翰不以为然,不赞同地说,朕乃天子,身上怎么会有妖气?王兄莫不是被什么江湖术士骗了吧?
    慕王赶紧解释,陛下有所不知,那仙长有通天的本领,说是来央京寻妖的,陛下若是不信,可以召见后再做判断。
    顾灵翰点了点头似乎表示赞同,但一开口却带着十足的冷意,王兄这是笃定朕身边有妖物出没了?
    慕王心中一慌,在他的印象里,顾灵翰从没用过这样的语气和他说话,但开弓没有回头箭,他只能继续开口解释,臣不敢,臣只是担心陛下圣体,宁信其有,不信其无。
    顾灵翰盯着慕王的眼睛,静了片刻,终于点头道,择日不如撞日,诸位爱卿也留下,和朕一起见见这位法力通天的仙长吧。
    他转身走上台阶,悠闲地坐在了龙椅上,缓缓开口,当着大家的面,看看朕的身边,到底有没有妖。
    没过多久,一个穿着道袍的马脸男子被接引太监领进了正阳殿。
    道袍男子躬身行礼,草民倪大华,拜见陛下。
    倪仙长平身吧。顾灵翰摆摆手,边打量着来人边道,朕听说,慕王身上的护身符是你给的?
    正是在下。
    按倪仙长的说法,朕的身边可是有妖?自从来到人间之后,顾灵翰无时无刻不在隐匿自己的气息,他十分自信自己不会露出破绽。
    朕素来爱才,若是倪仙长真有本事,那朕便封你国师之位。
    倪大华闻言一喜,一时没能按捺住心头的雀跃,激动地扭了下身子,晃了晃腰。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