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雀仙尊又在孵蛋

分卷(10)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好,王兄慢走。顾灵翰站起身目送他离开。
    顾离琛看着慕王远去的背影,心中思绪不断翻腾,一个亲王和妖物勾结,能安的什么心呢?
    钱公公。顾灵翰一直看着慕王远去的背影,忽然对着身侧的钱公公开口。
    奴才在。
    顾灵翰眯了眯眼睛,那张素来温和的脸,竟露出了几分危险的味道,你闻到那股妖气了吗?
    钱公公拱手道,奴才法力不如陛下高深,只若有若无察觉到了些异样。
    顾离琛错愕地看向顾灵翰,眼睛里满是诧异,他本以为师尊并没有察觉,所以才将那块玉佩送给慕王。
    那师尊为什么还要.....
    顾灵翰对上了徒儿那双琉璃般的眼睛,显然知道他在疑惑什么。
    他高深莫测地笑了笑,随意又淡然道,敌在暗,我在明。这种情况下,若要寻他们,无异于大海捞针,既费时费力,又容易打草惊蛇;倒不如来个瓮中捉鳖,手到擒来。
    顾离琛被这样自信从容的师尊迷了一脸,觉得他方才的一言一行里颇有种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霸气之势。
    顾灵翰用余光都能感受到徒儿看向自己的炽热眼神,心中不由得一阵舒爽。
    其实,他方才说的那一番话并非全是他的初衷,还有一点他还没有说出来。
    如果不早早地引着这些作恶的人现身,他得等到何时才能从这个位置上解脱下来,恢复自由!
    想到这,他忽然低头看了看小离琛。
    到时候他也就能带着心爱的徒弟,天高海阔地任游了。
    顾离琛抱着小离琛的胳膊略微收紧了一瞬,有牵挂的感觉,竟然还不错。
    从金池边的水榭中出来后,一行人便回了清平宫。身为一个政务繁忙,恪尽职守的贤明君主,顾灵翰断然做不出堆积奏折的事。
    清平宫的御书房里,顾灵翰正端坐在御案前,审批着今日送来的奏折。
    他忽然觉得自己的衣袍被人轻轻地扯了扯。
    会扯他衣袍的没有别人,只有他的小徒弟顾离琛。
    顾灵翰放下手里的朱笔,从奏折上移开视线,对上徒儿仰起来的小脸,徒儿,有何事?
    顾离琛忽闪地眨着眼睛,声音软软地期待道,师尊,徒儿想习字。
    顾灵翰愕然,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这一点,徒儿却自己主动提了,还真是用功,这倒让他有些汗颜。
    他放下手中的奏折,揉了揉徒弟的软发,歉然道,你做得对,是为师考虑不周。
    但看着桌子上堆积的奏折,顾灵翰犯了难。他想了想,随后转过头对钱公公说,钱公公,你习得一手好字,你来教离琛习字吧。
    御案的面积足够宽大,顾灵翰向左移了移,让出一半的位置留给了两个人。
    钱公公领命,放下手里的浮尘,向前走了几步,来到顾离琛身前。
    顾离琛却一脸抗拒地看着朝自己走过来的钱公公,向身侧的师尊靠去,扯了扯他衣袍的一角。
    顾灵翰看向身侧,发现徒儿正看着自己,一脸委屈。
    他心中愕然,问道,徒儿怎么不高兴了?
    顾离琛依旧仰着小脸看着他,只不过眉眼里盛满了幽怨,徒儿知道师尊待我好,但您说收我为徒,却不愿意亲自教我,您是不是......不喜欢徒儿了?
    顾灵翰看了了看自己手里的奏折,连忙解释,为师只是要批改奏折.....
    顾离琛还是用一副委屈巴巴地看着,让顾灵翰心中一阵心软和自责。
    为师当然喜欢徒儿了。
    罢了,顾灵翰叹了一口气,随后放下手中的奏折,推到一旁,又把顾离琛揽到了自己的怀里,接着对钱公公吩咐道,钱公公,你去将李大人请过来,就说朕有要事需同他商议。
    钱公公看了一眼在股灵翰怀里撒娇的顾离琛,眼睛带上了笑意,领命退下了。
    有了这个小家伙的陪伴后,陛下似乎再也没有抱怨过没有假期,事务繁忙了。
    顾灵翰让徒弟坐在自己的身前,椅子很宽敞,两个成年人前后坐着也不会觉得挤,更不要提小离琛小小的,根本占不了什么地方。
    双臂环住徒弟的身体,顾灵翰柔声哄道,来,乖徒儿,不许闹脾气了,为师这就亲自教你。
    顾离琛这才展颜,对着顾灵翰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容。
    见到这抹笑,顾灵翰便明白自己这是被小徒弟吃死了,他十分无奈地笑了笑,又有些气不过,于是两指弯曲,敲了敲徒弟的头,玩笑道,那般冷硬的石头,怎么能化出你这般如此机灵的小人精?
    顾离琛毫不在意,朝着顾灵翰灿烂一笑,只当小人精这个词是师尊对他的赞誉。
    他兀自挽起袖子,接着就要把手指往砚台中伸去。
    顾灵翰见状连忙拦住他的手,将他的小手握在掌心,制止道,写字并非用手,第一步是要学会如何使用毛笔。
    顾离琛点点头,求教地看向他。
    顾灵翰在笔架上拿了一粗一细两根毛笔,细的那根给了离琛,粗的那根自己握在手中,做了正确的提笔姿势示范。
    顾离琛顺着师尊的衣袖看过去,只见师尊握着毛笔的那双手修长白皙,骨节分明,显得有力又精致。
    其实他只看了一眼就学会了该如何使用毛笔,但为了这双手,他又认真地盯着看了许久。
    顾灵翰一边教他握笔,一边教他如何写字。
    从蘸墨到落笔,从落笔再到运笔转锋,教得十分仔细。
    但顾离琛却是无论如何也学不会的样子,毛笔用得摇摇晃晃,字写得歪歪扭扭的,把好好的一个永字写得像个木。
    顾灵翰慢慢蹙起了眉,开始反思自己的教学步骤是否出了什么问题,可能只看着自己的示范,没有亲身体验,所以并不容易理解其中的精髓。
    他覆上徒弟的小手,手上用力,带着他感受每一次运笔的方向和力度。
    感受着师尊掌心的热度,顾离琛抿了抿嘴唇,掩饰自己不断上翘的唇角。
    渐渐地,一个秀丽清隽的永字浮现在了纸上。
    顾离琛兴奋地抬头,正巧对上了师尊那双含着笑看向他的眼睛,让他心脏猛地加速了一瞬。
    这时,殿外忽然传来了一阵急促脚步声。
    陛下。钱公公人还未至,他那带着些喘气的声音便传到了两人的耳朵里。
    顾灵翰有些诧异,钱八仔向来注意仪态,很少有这么急切的时候,他诧异地问道,不是说让你去请李大人?
    钱公公擦擦额上的汗,李大人正在过来的路上,奴才是回来复命的路上遇见了极妍宫的宫女,说颜妃娘娘有请。
    他并没有提及所为何事,只急切地说,陛下,这事儿您非去不可。
    顾灵翰立刻便明白钱公公的意思,他抱着怀里的小徒弟起身,随后将他放在椅子上。
    他指着桌子上堆成一摞的奏折,对小离琛嘱咐道,离琛,为师有事先离开片刻,你不要乱跑,待会儿会有一个长胡子的老爷爷进来,你告诉他,为师有要事在忙,让他帮朕批改奏折。
    师尊......听到师尊要去颜妃那里,想起颜妃那艳丽的姿容,顾离琛心里一百个不愿,但还是点了点头,答应道,好。
    顾灵翰当即就去了颜妃娘娘的极妍宫。
    他前脚刚走,偌大的清平宫立刻就安静了下去,透着股说不清的冷清。
    顾离琛感受着自己逐渐变凉的右手手背,默默地将自己的左手搭了上去,似乎想将那抹温度,保留地更久一些。
    没过多久,殿里的安静就被匆匆赶至的丞相大人打破了。
    李遥走到清平宫门前后,还未等通禀,就直接被早已得了吩咐的太监领了进去。
    李遥心中一阵紧张,只以为是江山社稷出了什么大事,顿时心焦不已。
    待到进殿后他才发现,皇帝并没有在殿里,而御案前坐着的,竟然是个看起来不足五岁的小娃娃。
    他摸不准这个小孩儿的身份,拱手虚虚地行了一礼。
    小娃娃抬起头,一本正经地对他说,李大人,陛下有事不在,他让让我转告你,让你代他批改奏折。
    这种事对于丞相李遥来说倒不是什么闻所未闻的稀奇之事,先帝还在时,他也帮先帝读过奏折。
    下官遵命。
    李遥忠心耿耿,一辈子没生过二心,此刻得了陛下的口谕,便坦坦荡荡地走到了御案后面。
    这是他忽然看见了顾离琛正在纸上写的字遒劲有力,入木三分,颇有风骨。
    不由地抚掌叫好,小公子真是神童啊!小小年纪,书法竟能达到如此造诣。
    嗯。顾离琛闷闷地应了一声,没有抬头,只是继续练字。
    过了半晌,他才又小声地补充了一句,是师尊教得好。
    没想到眼前这个小娃娃,竟然是皇上的徒弟。
    李遥有些摸不着头脑,他还是头一次听说竟然由皇帝会收徒。
    不过到了李遥这个年纪,心里惦记的除了家国大事,便是含饴弄孙。他瞧着这粉雕玉琢的小娃娃,早就心痒痒的,也顾不得对方什么身份,竟生了几分逗小孩的心思。
    如今看他话多了,便想着逗弄几句。
    李遥坐到顾离琛身旁的椅子上,问道,小公子,你叫什么名字呀?
    顾离琛。
    这让李遥吃了一惊,这个小娃娃竟得了国姓顾,皇帝膝下又没有子嗣,恐怕这个小娃娃和皇子的待遇差不了多少。
    他收起了逗弄的心思,正色道,你可知道皇上去忙什么了?
    顾离琛神色恹恹道,师尊去颜妃那里了。
    李遥闻言一怔,他本以为皇上急匆匆地召他过来是有什么大事,结果竟是为了去后妃的宫里消遣,所以才将自己打发来替他批改奏折吗?
    李遥又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声音不由地提高了几度,荒唐!眼下还是白日,陛下竟然就如此荒唐!
    顾离琛听到对方竟敢这么说自己的师尊,面色顿时变得冷肃无比,你这老头竟敢如此无礼,竟然说我师尊荒唐!
    原来那清脆绵软的声音立刻沉了下来,迸发出让人没办法忽视的冷意。
    李遥被这个突然变脸的小娃娃身上迸发出的气势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惶恐回道,是下官逾越。
    玄清帝脾气好,对他又极为重用,即便当面被谏言都不会发怒,渐渐地让李遥都快要忘了君臣之道。
    但君臣有别,天子毕竟是天子,自己断不能恃宠而骄。
    此时被这个小娃娃提点,李遥竟然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顾离琛收回寒光四射的视线,继续提起毛笔练字。
    即便自己心中再不爽快,他也不会允许有人诋毁师尊半句。
    作者有话要说:
    顾灵翰:没见过世面的土坷垃那里学来的这么多套路?
    第16章 小孔雀破壳了
    顾灵翰快步赶到极妍宫,进殿后,发现颜妃果然已经屏退了下人。
    他走进内殿,第一眼就向床榻的位置看去,素来仪态翩翩的颜妃此刻正丝毫不顾形象地单腿跪在地上,朝着已经被掀开的床板内看去。
    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颜如玉转过头,兴奋地朝顾灵翰招了招手,小朱雀,快过来!
    顾灵翰朝那边走去,隐约还听见了,类似啾啾的微弱的声音,这让他的心跳微微加速,有些说不上的紧张。
    莲座上,整齐地摆放着九九八十一颗,大小均匀,微微泛着些青色光泽的孔雀蛋。
    一眼望去,顾灵翰发现大多数的蛋壳上都挂上了裂缝。
    就在他凑近了想仔细观察的那一瞬间,忽然传来了咔嚓一声。
    离他最近的那个蛋壳传来清脆的蛋壳碎裂的声音,一只透着粉色的黑色小嘴戳破了淡青色的壳,蛋壳内雏鸟啾啾的声音清晰地传了出来。
    啾啾!
    小孔雀一边在蛋壳内叫,一边用小嘴向另一边继续啄去,似乎想啄出一条更长的缝,方便自己出来。
    啾!小孔雀继续努力。
    三个人头挨着头凑在一起,紧张地看着小孔雀出壳。
    顾灵翰看着努力出壳的小孔雀,等得心急,不由得为他捏了一把汗,他似乎很费力,朕能不能帮一帮他?
    颜如玉连忙制止,切不可心急!
    钱公公应声道,陛下应该懂得揠苗助长的道理,陛下再等等,如果真的破壳有困难,再帮忙也不迟。
    顾灵翰一怔,恍然道,是朕没有经验。
    钱公公忙接话,这怪不得陛下,陛下乃是天地孕育所生,自然和凡蛋不同。
    这时,正在破壳的小孔雀似乎是累了,渐渐停了下来,小小的尖嘴从破洞的地方退了回去,似乎是躺回了壳里,正在喘息休息。
    这让顾灵翰为他捏了一把汗,他看着努力破壳的小孔雀,不由得想到了自己刚化形不久的小徒弟。
    离琛化形的时候,想来也受了不少辛苦吧,一会儿回去定要好生安慰安慰他。
    终于,大约一刻钟以后,小孔雀终于完全地破壳而出了。
    是个棕色的小家伙,湿漉漉的绒羽一缕一缕地贴在透着粉色皮肤上,显得这只小孔雀脆弱又可爱。
    颜如玉没想到刚破壳的小孔雀竟然是这么灰突突的样子,一点孔雀的样子也没有,不由地皱了皱眉,啧,怎么这么丑?
    顾灵翰不赞同地看了他一眼,反驳道,你也是从这个样子成长过来的,干嘛嫌弃人家丑?
    他说完便伸出双手,掌心涌出温和的灵力,将小孔雀湿漉漉的绒羽烘得干软蓬松,原本皮包骨似的小孔雀顿时鼓成了一个毛茸茸的小毛团,方才湿漉漉的深棕色也因为烘干了水分变成了奶棕色,可爱极了。
    连刚才嫌弃他丑的颜如玉都被他的可爱吸引了,现在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小孔雀瞧,似乎还想伸手碰一碰。
    小孔雀却不理颜如玉,他感受到了顾灵翰掌心传来的熟悉的灵力,下意识地朝着顾灵翰跌跌撞撞地走过来,张开了翅膀,眨着黑豆似的眼睛看着他,似乎想求抱抱。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