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雀仙尊又在孵蛋

分卷(9)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所以,顾灵翰刻意地不去看顾离琛,把头偏了过去。
    所以他也并没有看到被他抱在怀里的顾离琛,像只标记领地的野兽般,正一脸严肃地闻着他身上的气息。
    悄无声息地检查了一遍后,顾离琛这才满意了。
    真好,是师尊独有的味道,没有其他的鸟味。
    皇帝的饮食是御膳房的头等大事,早饭早已备好,此时下人们正在摆膳。
    两人很快用完早膳。
    顾灵翰忽然又想起了早上的一幕,他忽然好奇想到,离琛似乎不识字,也不懂礼数,需要悉心教导。
    他想了想,问道,徒儿,你可知自己多少岁了?
    正窝在顾灵翰怀里装天真的顾离琛闻言一顿,默默收回了自己正在把玩师尊发丝的手。
    虽然比不上师尊这种生来就有灵智的远古大妖年纪大,但他的年纪也确实不算小了。
    顾灵翰忽然的发问,让顾离琛没办法再无视自己的羞耻心,继续没皮没脸地装天真了。
    但这时,顾灵翰身上太阳般温暖地味道忽然钻进了顾离琛的鼻尖,让他心中一横:管他什么脸皮不脸皮,什么都比不上他的师尊。
    大丈夫要能屈能伸。
    他厚着脸皮摇了摇头,摆出一副自己并不清楚的样子。
    顾灵翰对这个回答并不意外,毕竟小离琛的灵智开得可能比较晚,按妖族的惯例算,或许尚算年幼。
    而且,一块不能行,不能言,不能视,不能闻的石头,感知世间的方式总归是匮乏的,即便灵智开得足够久,在局限的环境里,也怕是什么都不知道吧。
    这种特殊的情况下,年纪不能被简单地当做衡量心智的标准。
    顾灵翰看着徒儿那双还带着几分懵懂的眼睛,心中对他的疼爱又多了几分。
    有机会定要带他多看看世间的繁华。
    择日不如撞日,待小离琛穿戴整齐,自己换了一身便装后,顾灵翰便带着他去御花园欣赏美景。
    皇宫占地,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对于喜欢徜徉于天地间的顾灵翰来说,皇宫局限又单调,他很是不喜;但对于目前的小离琛来说,不论带他去哪里,他大概都会感到新奇。
    两人悠然地在宫中行走,顾灵翰一一为怀里的小团子讲解路上遇见的各种植物和动物。
    没过多久,便行至御花园里的金池岸边。
    顾灵翰抱着徒儿在金池边的水榭里坐下,顾离琛好奇地打量着这片对他来说十分宽阔的水域。
    忽然他看见,池边的浅水处有一只长得很奇特的怪鸟。
    那只鸟,通体洁白,羽毛光亮不沾水花。不过,最奇特的莫属对方那张长长的鸟喙,以及长喙下鼓鼓囊囊的囊袋。
    顾灵翰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为他解释,那只白色的鸟,名字叫做塘鹅,以淡水里的鱼虾为食物。
    嘴下的囊袋用来储存食物,你看他的囊袋鼓鼓囊囊的,定是已经吃饱了。
    那只塘鹅好像能听懂他说什么似的,扇了扇翅膀,似乎是在表示赞同。随后又垂了垂脑袋,仿佛在对皇帝行礼似的。
    顾灵翰和那只塘鹅对视了一眼,笑着摇了摇头。
    顾离琛一瞬不瞬地盯着那只塘鹅,神色却略带些紧张。
    他一直盯着这只塘鹅不是因为新奇,而是因为他能在这只塘鹅身上感觉到师尊的气息。
    他记得钱公公说,师尊昨天去的是金池宫,想来就是在这金池边上了。
    那只塘鹅飞进了水池附近的宫殿里,顾灵翰这才发现徒儿还在一直盯着那只鸟。
    一旁伺候的钱公公也察觉到了这一点,开口解释道,小公子,那只塘鹅是塘妃娘娘养的,不会乱飞,您放心。
    塘妃娘娘,不就是昨晚被自己翻中牌子的后妃吗?想必就是这个金池宫的主子了。
    没过一会儿,塘妃娘娘便从金池宫里出来了,施施然地对皇上行礼。
    顾离琛看着面前的塘妃娘娘这张温婉淑丽的脸,以及她藏不住的双下巴。
    方才紧张了半天的心情忽然就放松了下来,塘妃娘娘的姿色的确色尚可,但和师尊的惊为天人比起来,中间确实隔着不少的差距。
    这个认知,让他心情畅快了几分,不过随后他便轻松不起来了。
    因为他忽然意识到,师尊的后宫里,似乎都是雀族,无一外族。
    难道朱雀一族,在婚配问题上有种族歧视?
    那自己身为一块石头变成的精怪,连种族都无,似乎连被歧视的机会都没有。
    想到这里,顾离琛的神色又变得恹恹的。
    顾灵翰自然没错过对方的神色变化,联想到他昨晚告诉自己的不喜欢其他雀族,以为对方和昨晚一样不舒服了。
    于是,和塘妃寒暄了几句后,顾灵翰就让她退下了。
    顾离琛看见师尊如此照顾自己,心中回暖了几分。
    他软叽叽地趴在师尊怀里,紧紧抱着他的脖子。
    心中默默地想:到底怎样,才能让师尊是自己一个人的呢?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改了,小剧场撤了。
    5511
    感谢小可爱们的支持!留评继续发包包!
    我发现大家好像对预收文比较感兴趣,一天里收藏多了好几个!震惊脸!
    求预收,《专给渣攻当小妈[快穿]》
    不爱做人无肉不欢的漂亮懒蛋受V表面沙雕中二病实则腹黑大老攻,苏爽甜,1V1
    第14章 会说话了
    微风拂过御花园,水面荡起波澜。
    金池里晃着粼粼的波光,闪进了岸边人的眼睛中。
    顾离琛下意识地向光线传来的方向看去,却意外地发现,水面上有一个倒影,正在缓缓靠近。
    臣,参加陛下。
    泉石相激般的温润声音响起,宛若碎石投入水面。
    来人身着暗黄色的盘龙朝服,竖着紫冠,正是当朝天子的亲哥哥慕亲王,顾云乾,玄清帝唯一的一母兄弟。
    顾灵翰抬头看向顾云乾,又向他身后浩浩荡荡还在行进的随从们来的方向看去。
    一行人果然是从安宁宫的方向来的。
    他平静地收回视线,面色如常,看不出什么情绪,声音平缓道,王兄不必多礼。
    顾灵翰对这个向来与世无争地四王兄倒是没有什么戒备和忌惮,甚至给了他世人无法想象的庞大的权利。
    他知道自己并非凡人,如今也只是暂居皇位。他早有打算,待到人间事了,会下令传位给众位王兄中最有能力,心性也最为正直的四王兄。
    自己则会回到九重天上的桐宫陪师兄或者去非山之巅,做一个潇洒快乐的活神仙。
    顾灵翰呼出一口气,忽然又注意到顾云乾还穿在身上的朝服,心中便清楚了,四王兄一定是下了朝便去了安宁宫,怕是早膳都是在太后跟前用的。
    一想起太后,他心中就会涌上十分复杂的情绪,王兄倒是孝顺的紧,朝服都来不及换,就来拜见母后了。
    这句话似乎颇有深意,让心思向来深沉的顾云乾心中一凛,忙开口道,皇弟前后事务繁忙,陪伴母后,自然有心无力,臣一个闲散王爷,自当竭力替你分忧。
    顾灵翰摇摇头,无奈地笑了笑,太后素来不喜朕,朕便不再自讨没趣,还要拜托王兄多多来陪陪母后。
    说到这里,他当即解下腰间系着的玉珏,递给了慕王,王兄日后可随意进宫。
    顾云乾失神地看着这块玉珏上雕工精致的五爪玉龙,心中满是不可思议。
    皇弟竟然一点也不防备自己,他就不怕,自己拿着这玉珏对他不利吗?
    他看着眼前这张的面庞,这张脸像灼日一般耀眼又像月华一样温和,浑然不似凡物。
    但见过先帝和太后的人都知道,玄清帝长得一点也不像先帝,甚至也不像太后。
    人前,慕王永远都是一副与世无争、一派淡然的君子模样,但谁也不知他内里多么阴暗狭窄。
    顾云乾明白,自己表面的光风霁月都是道貌岸然的君子画皮,面前的皇弟倒是真的心胸宽广,深明大义。
    是了,老十八一出生就从他这里夺去了父皇的喜爱,被父皇千娇百宠着长大,要什么有什么,就连本来属于自己的储君之位父皇都想也不想地双手奉上。
    在顺遂和光明中长大的孩子,又怎么会如自己般,在心中滋生出见不得光的阴暗?
    一天不知要咀嚼多少遍的怨念再次浮上顾云乾的心头,这人明明长得和先帝一点都不像,又非嫡非长,生性天真,难堪大任。
    可先帝就是喜欢他,凭什么?
    在老十八降生前,自己早已是所有人公认的储君。
    难道仅仅是因为他降生时,上天降下的所谓的吉兆?
    顾云乾永远记得父皇离世的那个夜晚。
    先帝拖着行将就木的身躯,喉间传来粗重得宛如破风箱一般的喘息,也要亲自在传位给老十八的圣旨上盖上玉玺红印。
    红印浮现在圣旨上的那一刻,他再也忍不住自己心中的怨念,目光毒如蛇蝎,直直地向父皇的眼睛追去。
    仿佛在看的不是至亲至尊的父皇,而是一个至死也不休的仇人。
    先帝看到了他眼中毫不掩饰的恨意,被他气到当场咽气,死不瞑目。
    顾云乾压住心中翻涌的怨念和恨意,俯身行礼谢恩。
    顾离琛一直在戒备地看着眼前这个被师尊称作王兄的人,忽然听见师尊语气低落,便拍了拍他的胸口以示安慰。
    注意一直都在皇弟身上的顾云乾这才注意到,他怀里竟然还抱着个如此年幼的稚拙孩童。
    他看着顾灵翰怀里的小团子,走近了几步仔细瞧看,模样十分陌生,心中纳罕,诧异道,皇弟,这位小公子是?
    顾云乾忽然想起皇弟充盈如海的后宫,心中一惊,这孩子如此年幼,难不成是一直没有公之于众的皇子?
    顾灵翰揉了揉徒儿肉乎乎的脸,觉得手感颇好,顺带又捏了几下,随后才介绍道,王兄,这是朕的爱徒,名字叫顾离琛。
    小公子容貌俊秀、目光清明,以后定会是人中翘楚。顾云乾脸上一片轻松的祝福之意,但心中却没有表面那么轻松。
    这么小的小娃娃,有什么收徒的道理,怕不是当孩子养的。
    但皇弟究竟何时收的徒,为何太后方才也没有告诉他。
    虽然当今太后并非他生母,但他心里清楚,因为生母的缘故,太后待他比皇弟要好得多。宫中有什么事发生,从来不会瞒着他。
    那想必此事连太后也不知道。
    顾云乾的靠近,让顾离琛下意识地绷直了脊背,他警惕地看向慕王,这个慕王身上,有一股异样的气息,但这气息有些复杂,竟让他一时间没办法分辨。
    原来叫离琛,真是好名字。顾云乾摆出一副喜爱小孩的长辈作态,朝他伸出了手,来,小离琛让本王抱抱。
    雀族对自己孵的蛋都有极强的保护欲,虽说小离琛严格来说并不算他孵化的。
    但毕竟是在他的怀里初次化形,一样地激起了顾灵翰极强的保护欲。
    护崽情节严重的顾灵翰虽然心中不愿,但也没拒绝王兄的提议。
    他没有把徒儿直接交到慕王手里,只是松开了抱着小离琛的手,让自己选择。
    慕王一介凡人,不会对他造成什么伤害。
    顾离琛一脸拒绝地看着慕王的手,忽然他发现,慕王伸出来的衣袖上,沾着些许泛着光亮的细小磷粉。
    顾离琛忽然明白了,那股复杂的气息其实是几股交织在一起的妖气。
    水腥味、土腥味交织着,不过其中最明显的是一股幽幽的甜腻味道,与这些泛着亮光的磷粉上的味道如出一辙。
    顾离琛皱了皱鼻子,十分反感这股难闻的妖异气味。
    顾云乾气质温和,有一副能轻易让人心生好感的容颜。
    他对自己的亲善力向来自信。
    却没想到,皇弟怀里的小团子好像十分厌恶他靠近似的。
    一边朝皇弟怀里躲,一边摇头。
    这幅拒绝的样子激起了顾云乾的胜负欲,凭什么都是皇子,父皇喜欢老十八却不喜欢他?
    凭什么连个小娃娃都拒他于千里之外?
    顾云乾不信邪,伸出的手臂再次向前伸去一寸,脸上堆起更深的笑意,温柔得快要能滴出水来。
    不!这次,顾离琛干脆利落地开口拒绝。
    脆生生的一个字音,似乎还带着些不爽的小脾气。
    顾云乾僵硬的嘴脸再也撑不起笑意。
    顾灵翰却是一怔,随即心中大喜。
    他方才是不是听错了,徒儿竟然会说话了?
    徒儿?
    顾离琛不可置信地唤了一声,想要再次确认。
    脆生生的嗓音再次响起,稚嫩的童音中带着明显的笑意,师尊!
    顾灵翰惊喜地睁大了眼睛,漂亮的凤眼中绽放出光亮。
    他展开笑颜,一举将小离琛抱了起来。
    声音中满是兴奋和满足,徒儿竟然会说话了!再叫一声师尊,好不好?
    师尊!
    顾离琛乖乖地开口,十分听话乖巧,师尊让说什么就说什么。
    周围的伺候宫女,下人太监,见到这一副其乐融融的画面都抿起了嘴角。
    站在画面中心的顾云乾却如芒在背,觉得众人脸上的笑意是对他的莫大的嘲讽。
    若是在他的慕王府,他一定要将这些没有眼力劲儿的下人们通通杖责五十!
    顾云乾看向赖在皇弟怀里撒娇的顾离琛,心中泛起恨意:装什么装?还在牙牙学语的孩童怎么能刚学会说话就能口齿如此清晰?
    年纪这么小的孩子懂什么讨厌和喜欢,况且皇弟的这个小徒弟也不像是会怕人的样子。
    对自己这么反感,只能是有人故意为之。
    而这个小娃娃是皇弟的徒弟,能教会他的人是谁,不言而喻。
    一个身份不明的小娃娃偏要赐予国姓,明面上收之为徒,实则不知皇弟在打什么主意。
    想到这儿,顾云乾和围观的众人一起勾起唇角,露出笑意,隐藏自己心中所有的造反之意。
    他要登上天子之位,成为九五之尊,这期间,断不能出一点闪失。
    作者有话要说:
    慕王,危!
    感谢小可爱们的支持!
    亲亲抱抱举高高~
    第15章 撒娇得逞
    没过多久,慕王朝着顾灵翰躬身行礼,臣府上还有事,臣便先行告退了。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