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雀仙尊又在孵蛋

分卷(8)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娘娘,奴才死不足惜,但是您要多为自己考虑啊。如今偌大的后宫,您却半点实权都没有,如今是没有立后,若是日后立后了,看皇上的态度,岂不是晚您一辈的小丫头都得压您一头!
    太后垂着眼眸并没有言语,但竹桃眼尖地发现,她手里的筷子正在微微发颤。
    她将手中的筷子搁在了银碗上面,拂了拂鬓角,缓声开口道,云乾有日子没来了吧。
    竹桃闻言欣喜道,娘娘若是想王爷了,为何不把他宣进宫呢。
    太后缓缓地闭上了美目,摆手让竹桃撤了晚膳,接着开口道,宣慕王进宫,哀家想儿子了。
    竹桃低头勾唇,点头称是。
    作者有话要说:
    如果看见相似内容不要奇怪,不是伪更,前面重复的删掉了,改了一点点,感谢大家支持!谢谢大家陪伴成长。
    第12章 离琛翻牌子
    整个宫宴的后半段,顾离琛都不再如刚开始那般兴致高昂。
    顾灵翰察觉到了异样,只以为他是刚刚化形,灵力消耗大,所以精力不济。于是便早早离席带着他退下了。
    顾离琛钻在他怀里,双手扯着他的衣襟。
    徒儿可是有不舒服?顾灵翰知道他兴致不高,关切道。
    顾离琛闻言摇了摇头,但抱着他的手又紧了几分。
    那可是哪里不高兴了?
    顾离琛扬起小脸看看他,又摇了摇头。
    顾灵翰不解道,那是为何?
    顾离琛心中默默地想,不想师尊去宠幸后宫的那群妖怪,只想师尊是我一个人的。
    但是现在的他说不出话。
    这时,两个人已经绕过了长长的回廊,回到了寝宫。
    行至书房时,顾离琛开始在顾灵翰的怀里扑腾,肉乎乎的小手伸出一指,指向那张皇帝日常审批奏折的御案,顾灵翰由着他的动作,把他带去了那张御案前。
    顾灵翰将他放到了乌木的御案上,松开了手,顾离琛落在了桌面上,十分乖巧地先将鞋子脱掉了,才往前爬。
    顾灵翰好笑地看着这一幕,心道自己徒儿还真懂事。
    顾离琛白玉般的脚丫在乌木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白皙。他吭哧吭哧地爬到了砚台前,用手指蘸了墨汁,在宣纸上涂涂画画,倒真像个玩心大开的稚拙幼童似的。
    虽然知道顾离琛的灵智并非幼童,但他还是忍不住被这副可爱的皮相迷惑,忍不住待他如儿子般疼宠。
    他生来便孤身一人,后来拜到师尊青华仙尊门下,入了桐宫,成了宫里最小的师弟,受尽众人照拂,还从来没照顾过看起来这般柔弱,比自己幼小的孩子。
    顾灵翰又会一起了当初在桐宫,和师尊与两位师兄一起无忧无虑的日子。
    这是,他感到衣角又被轻轻拽了几下,于是低头向下看去。
    便见小团子用另一只没有沾着墨汁的手,示意他看像那张宣纸。
    只见那张纸上画着几张简单的笔道。
    一个倒着的人字,旁边还打了一个叉。
    顾灵翰来了兴趣,十分新奇。
    徒儿,你这是何意?他指着那张带着几分抽象的画作,笑着问道。
    顾离琛将双臂举起,伸到身侧,做了几个振翅而飞的动作。
    小娃娃这副手舞足蹈的样子可爱极了。
    但顾灵翰开心不过一瞬,转念间就明白了这幅画的含义。
    那个倒着写的人字,代表的就是雀族,而旁边的叉号,不用解释,他也自然明白那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是天生不喜雀族?与雀族在一起便觉得不舒服?
    顾灵翰神色微变,因为他自己也是雀族,你不喜欢雀族?
    小离琛见他理解自己,随即咧开了嘴巴,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顾灵翰不知道自己现在什么心情,有些难过。
    他垂下眼帘,声音放低了,为师也是雀族。你,也不喜欢为师吗?
    顾离琛听见他这么说,神色顿时变得焦急起来,他快步爬至顾不得手上沾染的墨汁,抱住顾灵翰的腰,咿咿呀呀地说个不停,但什么也表达不清。
    见顾灵翰的神色并没有缓和,他只能万分无措地把自己的头埋进对方的腰间,用力地埋进去,做了几个深吸的动作,还摆着出了一副陶醉的神情。
    以期用这样的方式表达自己对师尊的喜爱之情。
    顾灵翰这样怎么还会不懂,见他焦急到皱紧了眉头,却还要摆出陶醉的神色,一张精致讨喜的小脸此刻看着竟有了几分扭曲。
    让人瞧着,颇有忍俊不禁之感。
    顾离琛见师尊笑了,这才舒展了眉头,跟他一起笑了起来。
    顾灵翰将御案上的小娃娃抱了起来,揣进怀里,柔声说道,为师明白你的意思了。
    若是你不喜欢其他雀族的气味。
    顾离琛期待地看向他,以为师尊会说出以后便少去宠幸妃嫔之类的话。
    那不如,为师将你安排到其他的宫殿居住。
    顾离琛的脸垮了一瞬,猛地摇头。
    顾灵翰见他摇头,又觉得对方修为不稳,自己不照看着些实在不放心,想了想便改口道,那为师定会勤快沐浴,断不会将他们身上味道带至你面前。
    ......
    顾离琛的脸彻底垮了,不敢再继续摇头,生怕自己的这些小心机不仅没有让师尊远离后宫,反而会将自己推离对方身边。
    他僵硬的嘴角扯出一抹笑,表示自己非常愿意接受这个提议。
    顾灵翰注意到了他指尖沾染的墨汁,顾离琛也才意识到自己竟然用沾满墨水的手将师尊的衣袍弄脏了。
    他歉然地看向顾灵翰,无措地举着手指,不敢再碰他。
    却见顾灵翰浑然不在意,还撩起了衣袍干净的一角,将他的那沾着墨汁的手指裹了起来,轻柔地擦拭。
    顾离琛看着顾灵翰近在咫尺的脸,屏着呼吸,浑身僵硬到不敢动弹。
    这时,夜已渐深,热闹的宫宴也已经散了。
    从宫宴上退下来的钱公公,此时正带着两个小太监,抬着一个盖着红绸的门板般大小的托盘,行至顾灵翰的寝宫。
    绕过层层帷幔,钱公公看着眼前温情的一幕,也发自内心地笑了起来。
    他轻轻咳了一声,将一大一小的视线都吸引了过来。
    他轻声提醒道,陛下,该翻牌子了。
    话毕,身后的两个太监便抬着托盘摆到了皇帝的身前,掀开了上面盖着的红绸。
    只见精致的镂花木雕的托盘里,摆着几排一眼望去数不清的绿头牌。
    顾离琛好奇地探过身去,作为一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土坷垃,他并不知这托盘里的壮观景象是何物,用于何意。
    顾灵翰见他好奇,便把他放在那托盘一旁,既然你这么好奇,那你来帮为师选吧。
    有外人在场时,顾灵翰向来自称朕,没有外人时,可能自称本尊或者我,全凭心情。
    顾离琛听见师尊让自己替他做决定,开心地笑了起来。但他并不识字,也不知道这个翻牌子到底有何用处,只好选了一个字最多的牌子。
    他忐忑地将写着塘妃的牌子举起来,放到师尊的手里,紧张兮兮地看向他,等待着他的下文。
    顾灵翰接过牌子看了看,便随手将牌子给了钱公公。
    钱公公将牌子恭敬地接了过来,看到上面的名字后,对身旁候着的一个小太监说,陛下今晚摆驾金池宫,你去通禀戴妃娘娘一声,让她好生准备。
    那位小太监领命退下,奉命朝着金池宫的方向去了。
    顾离琛:???我刚才做了什么?
    这绿色端头的木牌,到底是做什么的?
    钱公公见顾离琛一脸的状况之外,明白他刚刚化形,大概不懂人间的诸般繁琐事宜。即便是他这般化形多年的大妖刚随着陛下下界,初来宫中当值时,也有诸多规矩实在理解不了,闹出过不少笑话。
    他好心解释,小公子,这绿头牌,是陛下选择召幸妃嫔用的。翻哪位娘娘的牌子,就要谁侍寝。
    顾离琛一脸麻木地听着,不知道该做何表情。
    顾灵翰记挂顾离琛的灵力稀缺的身体,他看了看天色道,天色不早了,徒儿早些休息。
    他将小团子抱起来举给钱公公,对钱公公嘱咐道,今晚不用跟着朕,专心留在照顾离琛就好。
    钱公公行礼称是。
    说完,顾灵翰又弯下腰刮了刮小徒弟精致的鼻子,你在此好好休息,明日为师下了早朝便来陪你。
    说完他见小徒弟面色好像并不是很好看,于是停顿了一下,自觉得了然道,放心,为师沐浴更衣后再来寻你。
    ......
    话说到这份上,顾离琛再也不敢露出不悦的脸色,否则只能让顾灵翰误会更深,他朝着顾灵翰露出一个讨好的乖巧笑容,乖乖点头。
    顾灵翰摆驾金池宫。
    顾离琛留在清平宫的龙床上,闭着眼睛,努力平复自己内心复杂又吃味的不爽情绪。
    钱公公仔细瞧着顾离琛那张奶团子般的小脸,刚才他好像见到顾离琛那双琉璃般的眼睛中浮现了些许墨色。
    忽然,顾离琛睁开了眼睛,和钱公公对上了视线,见对方盯着自己,不由露出一丝疑惑的神情。
    钱公公对上他这双干净澄澈的眼神,很快否认自己刚才所见。
    夜间的宫中烛火略微昏暗,许是小公子纤长浓密的睫毛在眼瞳里投下的倒影吧。
    作者有话要说:
    嗷~感谢亲亲们的支持!为了感谢亲亲们的陪伴,任意留评送红包呀~
    希望大家关注一下我的预收文《专给渣攻当小妈[快穿]》
    苏爽甜~不爱做人无肉不欢的漂亮懒蛋受VS表面沙雕中二病实则腹黑大佬攻
    强强,1V1,HE
    祁宁意外绑定了小妈系统。
    小妈,顾名思义,和男人结婚,做对方儿子的小后妈。
    而他的任务是用自己身为渣攻小妈的身份,去拯救被渣攻虐到死去活来的主角受。
    祁宁打量着自己的攻略对象渣攻他爹,很有魅力的成熟大叔,不错不错。
    于是祁宁开始了攻略爸爸,压制鹅子的日常生活。
    但每次在攻略成功的下一刻,攻略对象却总是离奇身故。
    祁宁:???系统,你是想让我守活寡?
    系统:怕你整天少儿不宜影响收视率。
    好在天遂人愿,
    被他的雷霆手段压制成农奴的便宜鹅子翻身把他压了。
    头脑简单,但五肢发达(四肢+boki肢)的渣攻狞笑: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救你!
    祁宁故意言语相激:你比你爸爸让我满意。
    渣攻青筋暴起,祁宁爽到飞天。
    祁宁舒服到叹气:系统我很满意~
    系统气愤到哭泣:妈卖批!
    不爱做人无肉不欢的漂亮懒蛋受VS表面沙雕中二病实则腹黑大佬攻
    强强,1V1,HE
    表面攻渣实则受渣。
    会有几个世界有女装情节。
    渣攻爸爸不会碰受也不会真正结婚的。
    第13章 占有
    翌日,顾灵翰早早退了朝,回到了寝宫里。
    待他走近后,却发现殿里一片寂静,连内殿的帷幔都还紧闭地垂着,没有被宫女收起来。。
    窗外早已日光大盛,难不成离琛还没有睡醒?
    思及此,顾灵翰落在地毯上的脚步放得更轻缓了。
    他轻轻掀开帷幔,把守在里侧的钱公公吓了一跳。
    钱公公抚了抚狂跳不止的心口,想要俯身行礼。
    顾灵翰摆摆手,示意他不必行礼,他看向紧闭的明黄色床帐,轻声询问道,离琛还在睡?
    钱公公点了点头,小声在他耳边说,床帐一直都没动过,小公子应该并没有起床。
    顾灵翰想思索片刻,打算叫徒弟起床,于是对钱公公吩咐道,传膳吧。
    钱公公领命下去。
    顾灵翰走近床帐,他轻轻地掀开床帘,却发现小离琛正端坐在床上,盘着双腿,似乎在调息。
    床帘被掀开后,光亮便投了进去。察觉到换线变化,小离琛睁开了眼睛,在看清来人的一瞬间,那双清澈明亮的眼里迸发出了毫不掩饰的欣喜。
    顾灵翰把这一系列的变化看在眼里,心中忽然变得十分柔软。
    他揉了揉徒弟的头,关切道,徒儿是在修炼?
    顾离琛乖巧点头。
    何必如此着急,化形初期,先适应为妙。
    顾灵翰边说边掀起身上还未脱去的龙袍,坐在了床榻上。
    顾离琛看着近在咫尺的师尊,心里痒痒的,他看了看自己娇小的身形,仗着自己年纪小,索性豁出脸皮,手脚并用地爬到了对方的腿上。
    只不过这个过程并不是十分顺利。
    龙袍宽松厚重,将师尊双腿挡得严严实实。
    这让顾离琛分辨不出哪里有实物,而哪里会让自己落空。
    顾离琛一个判断失误,刚把身体支撑起来的那只手,就陷进了明黄色的布料中。他成功地把自己摔到了师尊的腿上。
    他下意识地用空着的那只手支撑住身体,以期保持平衡。
    但此事发生仓促,再加上明黄色的衣料极难分辨位置,顾离琛没看清自己的落手的地方,竟是直直地摁在了师尊的腹部。
    下一刻,顾离琛的头顶上便传来了师尊喉间溢出的一声压抑着痛苦的闷哼。
    顾离琛知道自己犯了错,飞速地从师尊腿上退了下去,一副知道自己错了的委屈模样。
    顾灵翰:......这小娃娃看着像个奶团子般软乎,没想到力气竟然这么大。
    真是疼死他了。
    他看着面前正满含歉意地看着自己的小徒弟,只能无奈的叹气。
    悄无声息地揉了揉自己隐隐作痛的腹部,顾灵翰轻咳一声,接着道,为师此番无事,但徒儿日后不能别乱来。
    乖乖的,等着为师来抱你。
    顾离琛这才松了一口气。
    顾灵翰将调皮的小娃娃抱在了怀里,为了为人师的尊严,他断不能让徒弟看见自己吃痛的样子。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