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雀仙尊又在孵蛋

分卷(7)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顾灵翰万万没有想到小石头竟然会化形成一个粉雕玉琢般的小娃娃,在他以为自己被拒绝而心灰意冷的时候,蓦地出现在他怀里,还有比这更让人惊喜的事吗?
    现在顾灵翰一点也不会再怀疑,对方是不是不接受自己。想来,他定是将自己看做最亲近的人,所以才会毫无防备的在自己面前化形。
    顾灵翰从上到下,一眼不错地将化形后的小石头一丝一毫都看在眼里。
    只见他那双白嫩的小手虚虚地搭在胸口上,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外袍,一头黑发却出意料地浓密。
    裸露出来的皮肤十分白皙,面团子般的脸上,眼尾微微上扬,迷蒙的眸子里是一颗颜色浅淡的琉璃珠子,在周身流光的映衬下,如日光下的琥珀般光彩照人、清澈透亮。
    整个人小小的,像只狗儿般可爱。
    顾灵翰原本还在怀疑,那日突然出现在他识海深处的梦中人究竟是不是小石头。
    如今看着这双与那人那墨色黑眸丝毫不相同的琉璃眸子,他完全打消了念头。
    顾灵翰弯着眼睛,来来回回将他欣赏了不下十遍,这才心满意足。
    小石头肥嘟嘟的脸上也丝毫没有羞色,大大方方地舒展四肢任由他欣赏。
    顾灵翰终于想起正事,他对上小石头的眼眸,认真道,小石头,你觉得顾离琛这个名字如何?
    哈啊!小石头兴奋地回应,想表达自己对这个名字十分满意,他张开嘴巴,却只发出了一句短促的声音。
    ??顾离琛万万没想到自己第一次开口,竟然只发出了一声分辨不出含义的气音。
    顾灵翰默默瞧着他,眼睁睁地看着在这个单音节说出口后,顾离琛那肥嘟嘟的脸上的兴奋神情立时变成了错愕。
    随后他看向自己抬起的手,发现这是一只比鸡蛋大不了多少的小手时,错愕又瞬间变成了震惊,待发现事情不可逆转之后,脸上倏地爬满了苦大仇深。
    噗嗤!瞧见他这副如此可爱的变脸模样,顾灵翰实在没忍住地笑出了声。
    顾离琛那张小脸上写满了焦虑,那双不断闪烁的眼睛对上他的视线,似乎在询问他,我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顾灵翰错开眼睛,和他对视他只会忍不住地笑场。
    但顾离琛那双晶莹剔透的眼睛却一眼不错地追着顾灵翰的眼神,似乎十分想和他交流,哪怕只是用眼神和简短的音节。
    顾灵翰看着对方万分期待的眼神,想了又想,他沉吟片刻,最终开口道,离琛,你似乎着急了些。
    在对方的允许下,顾灵翰将自己的灵力探入小离琛的丹田内,他发现之前在石块中心感知到的那包裹着火焰的一团,依旧还是原来松散的样子,似乎尚未结丹。
    你如此着急做什么?妖丹还尚未成型,修为不稳,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情况。你且放心,待到修为提升并且稳固后,自然会变成成年男子的模样,这一点对你来说不难,只是时间问题。
    顾离琛这才放下了心,那张玉雪可爱的脸蛋上露出几分和他外貌年纪十分违和的老成神色,这让一旁旁观的顾灵翰愈发想笑。
    顾离琛听到他的笑声,十分羞窘,雪白的脸蛋立马浮上一抹绯红,逐渐蔓延到了耳根。
    他把自己埋进龙床上的锦被里,将自己整个蒙了起来,屁股还一拱一拱地,似乎是想要将自己埋得更深。
    他方才虽说在清平宫内,但能听得到外面的一切动静。
    他知道那个叫精卫的女人来找顾离琛索要他,顾灵翰自然不依,两个人差点儿兵戈相见。
    虽说知道以顾灵翰的的法力,对方并不是他的对手。但毕竟这个麻烦是自己招致的,不该由顾灵翰一个人去面对,而他却只能在屋里当一只被保护的缩头乌龟。
    于是这么多岁月以来,他头一次生出了不要再隐藏自己实力的想法,迫不及待地想要化形,想要走出这座宫门,陪在顾灵翰的身边,和他并肩作战。
    只不过最后出了一点小问题,让顾离琛万万没想到的是,心中澎湃的热血竟然被自身的实力打败,他虽然成功化形,但却化成了一个连直立行走的能力都无的小娃娃。
    这让他如何不羞,如何不窘迫。
    但是他自己的身体自己明白,按理说早已达到了化形的条件,灵力储备也十分充足,不应该出现这样的情况。
    忽然,顾离琛想起来自己之前将大部分灵力都渡给了灵力有些枯竭的顾灵翰,心中了然,想来这就是自己化形会出问题的原因了。
    *
    顾灵翰好笑地看了一会儿,随后将钱公公唤了进来。
    钱公公,你看。
    顾灵翰将藏在被窝里的小离琛刨了出来,双手将那奶团子高高地举起来,让钱公公观赏。
    陛下,这,这?钱公公被眼前的一幕惊讶到说不出话,陛下的寝宫里,这怎么会平白无故地多出个小娃娃?
    顾灵翰看着他默默不言,那眼神中的玩味再明显不过,赫然就写着两个字,你猜?
    钱公公绞尽脑汁地想,自己一直在殿门外守着,连只苍蝇都飞不进来,更别说这么个活生生的人了,他环视了一周,果然发现摆放在架子上的赤色石块不知所踪,想到这里,他也完全明白了。
    既如此,那便只能是陛下的宫中固有之物所化而成,奴才恭喜陛下。
    顾灵翰十分欣赏地点了点头,随后又和他商讨,钱公公,朕给他取名叫离琛,朕还要将小离琛收为义子,赐与皇姓,你觉得如何?
    陛下当真要如此?钱公公虽能轻松猜得到这个小娃娃的来历,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顾灵翰的脑子里装的是什么不按路数出的牌。
    他思忖片刻,最后还是开口道,陛下,离琛公子和凡人不同,若是收为义子,那便是要将这件事公之于天下人,到时候恐怕会引起不必要的关注。
    顾灵翰欣喜之余,并未想到这一点。
    他身份特殊,是当朝皇帝,如今后宫并无子嗣,若是他冷不丁地先收一个养子,定会受到皇室宗亲、世家大族、乃至朝中大臣们拼命反对。
    顾灵翰皱起眉毛,再一次觉得这个凡间皇帝的身份实在束手束脚,不仅害得他失去了自由,现在连□□的权利都剥夺了。
    他实在不理解,这个囚笼似的皇位究竟有什么好吸引人的,为什么他坐了许久都未觉得好,可世人却都想登上这个位置呢?
    顾灵翰虽然觉得遗憾,但也觉得钱公公说的实在中肯,不够他下定决心对小石头好,也不会轻易妥协,不过朕定是要给他个身份的。
    钱公公眼珠子转了转,开口道,陛下不如将离琛小公子收为徒弟,这样想来别人就算不同意,也说不得什么。
    顾灵翰的眼睛亮了亮,思考片刻,觉得这实在是一个不错的主意,他笑着赞叹道,钱公公真是聪慧过人,这个法子巧妙极了,朕觉得非常好!
    随后他看向双膝上的小离琛,询问道,你可愿意拜我为师?
    小离琛眨眨眼睛,小鸡啄米似的点头,以示赞同。
    顾离琛在心里却是松了一口气,不知为何,刚才他听说顾灵翰要将他收为养子时,心中没由来地一阵紧张,明明对方是一番好意,自己却发自内心地抵触。
    真是不识好歹,他在心里暗骂自己。
    第11章 宫宴
    朱雀天生爱炫耀,就在顾离琛化形的第二天,顾灵翰便按捺不住显摆的心情,召集后宫妃嫔摆了一顿热闹丰盛的宫宴,只为了向他们介绍自己新收的徒弟。
    玄清帝摆宫宴向来不喜有外人在场,下人们并不被允许在一旁伺候,只是将菜肴摆放整齐便纷纷退下。
    顾离琛知道师尊要带着自己参加宴席,十分高兴,兴冲冲地趴在他的怀里,心中还带了几分紧张。
    但还未行至举办宫宴的殿门里,他就觉得空气里的妖气十分浓郁了起来。
    好大一股鸟味。他在心里默默道,不过朱雀本就是上古大妖,身边有妖气不足为奇。
    他十分双标地想,虽说师尊也是雀族,但他身上的味道香香的,闻起来暖烘烘的味道,十分惹人喜欢。
    等进了殿内,看清了面前的一番景象,顾离琛的脸顿时就黑了下来。
    三千佳丽从头至尾坐满了整个大殿,环肥燕瘦,入目都是衣香鬓影、螓首蛾眉。
    他心里像腾起一团火,师尊的后宫里,竟然有这么多妃嫔?
    一众妃嫔坐在席间,就见满面春风的顾灵翰带着一个面色冷酷黑如锅底的奶团子入了席,坐在了主座上。
    朱雀生□□炫耀,顾灵翰一刻也等不得,就要将小离琛介绍给众人,介绍一下,这是朕的爱徒,顾离琛。
    颜如玉坐在离顾灵翰最近的位置,看见顾离琛明显地满脸不爽,不由得心中一乐,他忍不住揶揄道,小朱雀,你确定人家想拜你为师?
    他指了指自己桌上摆的一个单把酒壶,开口道,瞧瞧他这小嘴噘的,能挂上桌上这酒壶了。
    顾灵翰一直用的是将顾离琛抱在怀里的姿势,这样的姿势最方便照顾他。不过,在这个角度并不能看到顾离琛脸上的表情,所以他并不知道对方心情不好。
    顾灵翰低头用探究的眼神看向顾离琛,却见对方也在仰头看自己,小团子根本没有噘着嘴,脸上挂着的分明是明晃晃的笑意。
    他也忍不住回了顾离琛一个十分温柔的笑。
    随后就转头对颜如玉不悦道,你年纪那么大,和刚化形的小孩子开什么玩笑?
    颜如玉最听不得有人说他老,心中本就不爽。
    但更过分的是,他看见刚和顾灵翰卖完乖的那个小崽子,用得意的眼神冷冷地瞥了他一眼,眼中得色十分明显,绝对不会让人会错意。
    颜如玉被气得瞪圆了眼睛,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栽在一个刚化形的小崽子身上。
    这个小娃娃,明明是个张牙舞爪的狼,偏偏在顾灵翰面前装的一脸无辜,像个单纯温良的小绵羊似的。
    颜如玉气的咬牙,向来只有他让别人吃瘪,断没有别人让他吃亏的时候。
    而此时的顾灵翰却一点也没注意到两个人的暗潮汹涌,他正在专心地用温和的灵力将顾灵翰不能咀嚼咽下的肉块粉碎成肉糜,用汤匙一点一点地送进顾离琛的嘴里。
    其实妖族化形后就已自行辟谷,可以不用进食,但宫廷佳肴都是珍馐美味,自然可以畅意享受一番。
    一旁的钱公公举着双手护在边上,一直跃跃欲试着想要将他手里的汤匙拿过来,自己来喂。
    就在这时,顾灵翰听见耳边传来一声叹息,他探究地看过去,便见颜如玉在自己的席位上端坐着,面对满桌的珍馐却并不动筷。
    他疑惑道,颜妃,你为何叹息?
    颜如玉闻言又是一声叹息,臣妾就是感慨,陛下竟然也不懂眼见为虚的道理。
    顾灵翰闻言微微皱眉,颜妃,你有话可以直说。
    颜如玉也不矫情,直接道,陛下,最近几日天气晴朗,臣妾一点雷声也未听见。试问天下哪只妖族化形时,九天上没有降下过雷劫?陛下当真一刻也没怀疑过你怀里的这个小娃娃?臣妾觉得,这只新化形的小妖或许并非他的外表这般单纯无害。
    再说,大家都是修炼已久的妖精,即便外形再年幼,心智又不会如此。陛下何必如此宝贝照顾。颜如玉语气略微有些不善,审视地看着顾灵翰怀里的奶团子。没准这只小妖怪就是故意变成这幅奶团子的样子,目的就是为了让顾灵翰对他放松警惕。
    本来稳坐在顾灵翰腿上的顾离琛听到这话后,瞬间就僵直了身体,他眨着眼睛紧张地向顾灵翰望去,生怕在他眼里看到丝毫怀疑的眼神。
    感受到怀中小离琛的紧张,顾灵翰安抚性地拍了拍他的后背。
    他明白颜如玉的顾虑,解释道,颜妃,朕明白你的顾虑,但你有所不知,他之所以化形会出意外,就是因为早在刚见面的时候,他就将它大半的灵力渡给了朕,所以才会不足以变成成人的体型。
    至于雷劫为何未至的问题,顾灵翰也的确担心过,但在他和钱公公的各种防备下,天空中依旧没有一丝劫云将至的异动,而雷劫未至,大概是因为离琛化形出了问题,所以才没有招来劫云。
    颜如玉又仔细端详了顾离琛几眼,见他收敛了刚才的神情,换上了乖巧地作态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或许是也觉得这个解释也比较合理,片刻后就转移了视线,没再细究。
    陛下英明,是臣妾多虑了,但陛下事务繁忙,切莫因此误事。颜如玉意有所指地笑了笑,您知道臣妾说的是什么。
    顾灵翰点了点头,颜妃放心,朕定会肩负起职责。
    哈~顾离琛扯了扯皇帝的衣角,见顾灵翰看向他,就用小拳头锤了锤自己的小胸脯,表示自己的忠心,示意自己也能帮忙。
    顾灵翰嘴角含笑着将那汤匙里的肉糜喂给他,解释道,这个忙你可帮不了。
    一旁的钱公公和席间的众位妃嫔们听见他们的对话后也都捂嘴笑了起来。
    顾离琛见状,忽然明白了颜妃口中的职责指的是什么?
    他顿时脸色涨红,一头钻进了顾灵翰的怀里,心脏扑通扑通地狂跳,独占又霸道地抱住了顾灵翰的腰。
    顾灵翰好笑地摸着他的头,以为他是害羞。他看着对方脸红红地样子想要解释但却不能,这件事毕竟是雀族辛密,只能先让小离琛误会着了。
    *
    永宁宫里宫女竹桃正在伺候太后用晚膳,她一边为太后夹了一块鱼肉,仔细挑完了鱼刺,放到了太后面前的银碗里,一边状似无意地说,听说清平宫里又在办宫宴了。
    下人不能擅自议论宫里的主子,更不能提圣上,所以一般私下提及时,都是用他们居住的宫殿代称。
    太后手里的银筷一顿,面色忽的变冷,吃饭就吃饭,提他做什么。摆宴从来不请哀家,他和哀家向来不是一条心。
    听见太后如此说,竹桃心中满意,面上却露出惶恐的神色,娘娘,那毕竟是当朝天子,可不敢这么说的!
    管他是什么天子地子,也是从哀家肚子里出来的,就该听哀家的!
    竹桃见四下无人,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声音听起来凄惶又真诚,陛下待您如何这么多年奴才一直看在眼里,今儿奴才豁出了命去也要斗胆说一句话,薛家才是您永远的依靠。
    说着说着,竹桃的眼里竟然流出了泪来。
    这一幕让太后看得心疼,她弯下腰,伸出带着薄茧的手,亲自将竹桃扶了起来。她嘴里嗔怪道,说什么傻话,哀家知道你一心向着哀家,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还我看谁敢治你的罪!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