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雀仙尊又在孵蛋

分卷(6)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不过,他忽然想到了那个浴桶被炸掉时的一片狼藉,忍不住笑了出来,想来这小石头释放灵力时没什么问题,但收回时还不那么自如。
    这倒无妨,慢慢修炼即可。
    顾灵翰释放出温和的灵力,包裹住了小石头全身。
    他的灵力逐渐渗透进石体内部,因为得到了石头的接纳,石头外面的那一层禁制不再阻拦,他的灵气被允许随意地探入。
    灵力不断向内渗透,透过内部均匀致密石层。顾灵翰发现,小石头体内除了和他同源的先天灵火外,似乎还有一股霸道至极的灵力。
    那股灵力霸道却没有伤害性,见顾灵翰的灵力探入,竟有意躲避,绕路而行,似乎怕伤到他似的。
    顾灵翰心里一暖,用另一只闲着手轻轻地拍了拍小石头表示感谢。
    终于到了最内侧,那里似乎有一个灵力波动极强的中心。
    灵气便是在那里汇聚吐纳。
    奇怪了,难道石头也会有心吗?
    不过他也的确是头一次见到石头能生灵,这本身就是天下至奇之事,所以小石头身上再有什么奇异之处都不足为奇了。
    可惜那颗石心外包裹着一团燃烧着的能烧尽天下一切的先天灵火,或许是他的灵力与它系出同源,他只觉得十分熟悉,但待他将灵力探入后便再也得不到任何反馈了。
    这是你的心脏吗?顾灵翰用灵力缠绕着那处,开口问。
    小石头沉默了一会儿才缓缓变热,似乎是在思考。
    顾灵翰没多想,只当他未经开化,不懂什么叫心脏。
    就在这时,窗外日光暗了一瞬,就像是有被风吹动的浮云遮住了天上太阳。
    顾灵翰感知到了明暗的变化,本是寻常的事,却让他没来由的心中一紧。
    他撇去杂念,只觉得自己过于敏感。
    就在这时,窗外传来几声下人们带着恐惧的惊呼声。
    天啊!那是什么?
    天上有只怪鸟!
    人声嘈杂鼎沸,顾灵翰心觉不妙,立刻行至殿外。
    清平宫上大约三丈处,一只白喙红足的大鸟正在盘旋,巨大的羽翼伴着青色的流光,这一幕说不出的诡奇。
    钱公公也仰首望着那只鸟,神情带着几分敌视,这是
    精卫女。顾灵翰看着这个不速之客,声音依旧平静,不知是在回答钱公公,还是在告诉天上的精卫,他在这里。
    果然,精卫很快锁定了顾灵翰的位置,青色眼眸微眯,转瞬间化作一团流光,朝着他的位置袭来。
    来势凶猛,带着不容小觑的攻击力度。
    来者不善。
    一旁的钱公公见势不妙,立刻当场布下隔绝阵法,将下人宫女等一众凡人的耳目隔绝。
    却见顾灵翰脚下竟站定不动,只是在流光即将奔袭至面前时,背后蓦地出现一双巨大的赤色羽翼。
    白色的先天灵火在每一片利剑般红色羽翼上流淌燃烧,赤白相间的流光在翅膀上溢出。
    双翼猛地向前合拢,隔绝了精卫的所有攻击。
    赤色和青色的流光相接,一时间光芒大盛,刺目耀眼。
    两人分开,顾灵翰收起巨大的火翅,精卫落地化成一个豆蔻少女。
    顾灵翰笑不达眼底,客气道,一见面就兵戎相见,精卫侄女,可没你这样打招呼的!
    面上轻松,但心中诧异。
    顾灵翰和精卫的父亲炎帝也算上火系同源,早就是老相识了。
    不过,他的先天灵火世间独有,额,他忽然想到屋里放着的已经生了灵智的小石头,只能无奈改口,世间唯二。
    按理说,他的辈分更大。现在叫精卫一声侄女都是在替她抬辈分,却想到对方竟然这么不客气,不打招呼就动刀动枪。
    精卫眉心的火焰纹挤出皱褶,大声喝道,朱雀,你还我灵石!
    顾灵翰诧异地抬起一边眉毛,没想到对方竟是为小石头而来。
    但小石头是他的所有物,他自然不会奉上,遂装作浑然不知的样子,无辜道,什么灵石?本尊怎么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药炉老头都同我说了,灵石现在就在你这里,快给我!小姑娘被炎帝惯坏了,娇纵非常,脾气大的很。
    顾灵翰也不再装傻,不客气道,师兄送本尊的东西,凭什么给你?
    那灵石本是我的,药炉老头为了讨好你们师兄弟二人才偷偷献给你师兄的,你师兄这才能给你,现在该把它物归原主了!
    顾灵翰心中冷笑,他知道,师兄断然不会做出这种强占人宝物的事,空口无凭,照你这般说法,本尊还要说这石头不知是哪个鸡鸣狗盗之徒,从本尊的非山之巅偷走的!
    他微微一顿,随后声音更加冷冽,这叫物归原主!
    躲在一旁偷偷观察的钱公公被顾灵翰这中气十足的一声吓了一跳。
    刚才他将整个清平宫都隔绝了起来,范围不小,现在他有些担心自己能不能撑起这大阵,万一这声音传到隔绝阵外就大事不妙了,于是他悄悄地查看了一下阵法是否稳固。
    清平宫内,灵石石身上红光大盛。
    他到底,还记不记得我?
    作者有话要说:
    架空历史+妖精文,私设多如山,请大家不要考据,开心看文就好啦~
    感谢支持!求评论!
    第9章 顾离琛
    精卫被顾灵翰气到眼中冒火,我不管,我说灵石是我的就是我的!
    这是真的在无理取闹了。
    但精卫毕竟算他的晚辈,顾灵翰努力心平气和地道,本尊拿这灵石,用于正途。本尊还有许多其他灵石,你若是想要,送你一座灵石堆成的山可好?
    精卫还是瞪圆了眼睛,依旧不依不饶,我只要这块石头!我势要将东海填平!
    她不提衔石填海还好,一提此事,顾灵翰心中的怒火更甚。
    当初精卫命丧东海,是因为她不听炎帝劝阻,自不量力,非要横渡东海去往归墟。
    后被海中恶浪所吞,命丧东海。怨气不散,精魂化鸟,日日衔石填海,一心要将东海填平。
    但她只想着报自己的生死之仇,可想过那些本就生存在东海里的无辜生灵?
    想到这里,顾灵翰眼中含着悲悯看向她,叹息道,你可曾想过,你父皇炎帝对你那么宠爱,却为何在你死后不替你复仇?
    听到这句话后,精卫终于不再急着尖叫反驳,她的眼神开始躲闪,不敢对上他的视线。
    顾灵翰这话戳到了她的痛处,她不知道,为何自己明明惨死,父亲却对自己更失望了。
    精卫一直以为父亲对她失望,只是因为自己当初没有听话,咎由自取导致最后殒命。
    如今听顾灵翰这么说,她的心慌乱了起来,忽然有种原来这就是答案的感觉。
    难道,她真的错了吗?
    她拼命的摇头,想把这种念头从脑海中赶出去,不,我不会错的,是东海欠我一条命!
    顾灵翰见她不肯直面事实,面色变得更加冷凝,他缓缓地开口,世间万物,皆有其道。万物有灵,东海生灵万千,你又凭什么以一己之力决定他们的生死?
    你真的要为了复仇,残害这么多生灵吗?
    精卫心中最不愿去面对的事被顾灵翰直截了当地戳中,声音愈发尖锐狠厉,字字都像浸满了毒液的箭,全都针对着顾灵翰射去。
    你呢,你是不是忘了你为何要来人间?如今是天要亡雀族!你这个守护者为何不顺应天道,还要徒劳地挣扎呢?
    你和我做的有什么不一样吗?雀族该死,你却硬要他们活!
    顾灵翰终于忍不住怒意,他不再客气,冷声道,雀族之患,究竟是天灾还是人祸本尊自会查清,不劳烦挂心。不论天灾还是人祸,我雀族都不会伤害其他的种族。
    他忽然长叹一声,声音变得低缓轻柔,似乎带着蛊惑般,精卫,如今你又已修炼成人,放下执念,放过东海吧。
    精卫恨恨地地看着眼前的顾灵翰,他凭什么否认自己的复仇?
    又为什么这么理所当然地指责分明是受害者的她?
    她看向顾灵翰的眼神里迸发出恨意,却不由自主地被那张月华般的脸吸引。
    是了,这个人是灵翰仙尊,明明被自己气到心中有滔天怒意,脸上却还是一片光风霁月,满目也还尽是慈悲。
    精卫忽然觉得心中的沾满了毒液的箭矢全都调换了方向,一根根泛着寒光的剪头全都对向了她自己。
    她忍住眼里即将泛滥的眼泪,觉得自己已经无颜再面对他。
    青色流光骤然而起,精卫再次变成飞鸟,向西飞去。
    这就走了?过了片刻,钱公公从暗处冒了出来,拍着胸口心有余悸道我看精卫女那般来势汹汹,以为免不了一场大战呢!
    顾灵翰从精卫消失的天际收回视线,垂眼慨然,都是执念扰人。
    钱公公只觉得此刻的顾灵翰伟岸极了,兵不血刃,仅仅是用口舌就让那般蛮不讲理的人败退。
    陛下真是英明神武!他由衷赞叹道。
    顾灵翰悄无声息地勾了勾唇角,他也对方才的自己十分满意。
    钱公公回味着皇帝方才那番振聋发聩的话,心中仍觉震撼,陛下不仅心怀咱们雀族,竟然还关心东海那些水族,真是宅心仁厚!
    一听到水族,顾灵翰便十分不耐,冷哼一声,似是有些不屑,那东海龙王是个脸皮厚的,天天跟朕抹眼泪,说他一族,又是缺灵气又是被精卫女用石头砸,孵化率比雀族还低。
    还厚着脸皮跟朕说用石头砸他们东海的是个雀族,非要朕来帮他孵蛋作为补偿!但是那精卫女哪里算得上雀族,即便我想管也管不了啊!
    如今精卫女要是能被我劝住自然是极好的,还能找龙王做个人情,免得他再来找朕给他孵蛋!
    钱公公万万没想到,顾灵翰一开口,他方才的那番深明大义,竟然生生立马掉了一个境界。
    他忍住想要抽自己嘴巴的手,叫你多嘴!
    但是他哪里能想到这里面竟然还有这么多弯弯绕呢!
    也亏得陛下能说会道,他在一边瞧着听着,不仅自己感动万分,他觉得那油盐不进软硬不吃的精卫女眼泪都快掉出来了。
    顾灵翰疑惑地看了一眼身边神游的钱公公,提醒道,还不快撤掉隔绝阵法?
    钱公公这才反应过来,忙撤掉了隔绝。
    宫外的下人们正在清平宫外徘徊,无论如何也进不去,一个两个都惊疑不定地,都以为在宫里撞到了鬼打墙。
    钱公公眼看着下人们越传越离谱,连忙摆出架势,大胆奴才,清平宫是陛下圣居,你们竟敢以鬼神之论猜测!
    还不快给我闭嘴!
    下人们顿时闭上了嘴巴,鬼神虽然可怕,但是惹陛下生气更可怕。
    待二人走后,下人们又聚在一起讨论起来。
    方才天上到底是什么呀?
    怕什么,天子住所怎么会有鬼怪,依我看,定是陛下让工造坊新做的大风筝。
    那可真是气派!
    不对呀,风筝怎么会发光啊?
    听说有种专门用来祭天的风筝,做成青面獠牙的妖怪模样,然后点上火放到天上去,在天上烧成灰,就相当于将那妖怪祭天了!
    哦!听你这么说,我似乎刚才看见那妖怪的脸了,青面猴腮,好像还带着尖喙哩!
    精卫是炎帝幺女,九重天上有名的美人,若是让她听见这些辱她容貌的话,她一定会气得眉毛倒竖,大发一通脾气。
    *
    虽说兵不血刃就让精卫退去,但顾灵翰的心情却并不轻松。
    小小的精卫为了夺宝,就敢来和自己大闹一通,想必小石头在遇见他之前吃过更多的苦。
    如此澎湃的灵力,谁不会生夺宝之心,想要收入囊中。
    想来他隐瞒自己已生灵智的事实,便是为此。
    若是那些凡人飞升的修真者得知他已生灵智,便会拼了命的要他认主。那时候的九重天免不了一场大战,如同他师尊陨落时那般。
    顾灵翰垂下眼睑,敛去眸中一闪而过的痛色。
    不过,他还有些疑惑。
    精卫既然要填海,为什么非小石头不可,难道是看中了小石头身上的先天灵火?
    水火相克,即便灵火再烈,投进东海中也是泥牛入海,小小的石头在浩瀚汪洋面前微不足道。
    到底还有什么理由呢?
    顾灵翰忽然想到小石头体内那一股霸道至极的灵力,难道是为了那些
    知道小石头不可能回答自己,顾灵翰自言自语道,为什么精卫女对你如此执着,你还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他轻轻抚上石身,那轻柔的力道里带了心疼的意味。
    顾灵翰心中泛起汹涌的父爱和柔软,小石头,我给你取个名字吧。
    你五行主火,八卦为离,首字便取离字;又是绝世罕见的灵石,第二字便取琛字;再随我姓氏,姓顾。你此后就叫顾离琛,可好?
    顾灵翰心中升起融融暖意,他忍不住将小石头抱进怀里,放在自己双腿上,柔声道,待你化形后,我好好待你,如何?
    小石头却没有任何反应。
    顾灵翰心中涌起的热意渐渐冷却,心中忍不住生了几分忐忑。
    他不由地开始怀疑,小石头是不是不愿意同他这般接受他。
    就在他逐渐心灰意冷时,他手上的小石头忽然光芒大盛,原本冰凉的表面瞬间变得炙热灼人。
    顾灵翰被这耀眼的光刺到闭上了眼睛,再睁眼时,那块赤红色的石头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完全陌生的人。
    作者有话要说:
    嗷嗷嗷!
    第10章 收徒
    顾灵翰心中狂喜,他想过小石头化形后会是什么身形,什么样貌,什么样的气质,但这每一种的想象都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他一定会化形成一个成年人。
    一般妖族化形,需要等到妖丹成型,灵力和修为皆稳固后,时机一到,便会化形成成年人的模样。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