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雀仙尊又在孵蛋

分卷(5)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顾灵翰修长的手指合拢,就见他打了个响指,如玉般透明的指尖上瞬间燃起一抹跳跃的白色火光这便是世间唯朱雀仅有的先天灵火。
    他将燃着的指尖凑近床榻下的卵床,火光映照出玉石上镌刻着的密密麻麻的古老符文这些都是他亲自刻画下的吸纳阵法,他枯竭的灵力,大半都是渡给了这些还没有看过这世间的小家伙。
    火苗闪耀的白光轻易地透过了乳白色的蛋壳,蛋壳变得如玉般透明了起来,壳下的小天地里,幼雏尚未完全成型,蛋壳下密布的细小经络也清晰可见。
    顾灵翰略有些紧张地屏住了呼吸,生怕惊扰到这些小家伙。
    这时吃饱喝足了的夜曦也战战兢兢地凑了过来,和他一起看着这些即将出世的小家伙。
    不出意外的话,过不了半个月,这些小家伙就会破壳而出,就能送去育雏园了。
    夜曦一眨不眨地盯着这些小东西,明明欣喜却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顾灵翰掀起长袍,闭目而坐,整个人悬浮在莲座上空,全身的灵力被他调动运行,渐渐地从他的周身极有章法地溢出。
    阵法开始运转,灵气包裹住整个卵床,每一颗蛋都被滋养在丰沛的灵力下,疯狂地吸收,转化,成长,幼雏逐渐成型。
    虽然顾灵翰对自己繁忙而没有自由的生活十分不满,但每每见到这些小生命的时候,顿时就不再觉得枯燥又乏味了。
    不知不觉间,子夜已至,皎月高悬,月光透过窗棂,地面一片空明。
    夜里雪鹄振翅的扑棱声渐渐消失,顾灵翰再睁开眼时,眼前是一片空无一物的清明,似乎是识海深处的梦境。
    顾灵翰蹙眉,自己竟然睡着了吗?
    他正欲抬眸打量这里,却发现正前方有一人静静地看着他。
    那人看起来身形高大,身着一件毫无装饰的黑袍,看不清面容,只能看见一双如浓墨般漆黑深邃的眼睛。
    那双眼睛紧紧地锁住他的视线,似乎流露出些晦暗不明的情绪,让顾灵翰的心跳不由得加紧了几分。
    两个人静默而立许久,一时间,谁也没有开口。
    顾灵翰想,管他面前这个缩头缩尾不敢露面的人是谁,既然是自己的梦境,那便应该由自己主场。
    他正欲开口,就听那黑袍人问,你可还记得丢失过什么心爱之物?
    那声音听起来闷闷的,不知是从何处传来。
    顾灵翰闻言一愣,或许是这句问话太过突然,内容也是他没想到的,他竟顺着对方的话开始思考起来。
    他活了太久,无尽的岁月中遇见过太多,又忘记了太多。前尘往事浩瀚如烟,细微末节根本无从忆起。
    顾灵翰想了很久,却发现思绪凌乱,似乎有什么头绪一闪而过却没有被抓到。他心下烦躁,忽然又想到自己为何要顺着那黑袍人的话行事?
    于是他不再回忆,反而理所当然道,既是心爱之物,又怎会丢失了呢?
    那黑袍人闻言似乎一怔,他缓缓点头。看向他的那双眼睛微微闪动,眼底似乎蔓延出了些细碎的光。
    这让顾灵翰没由来的一阵心虚,他正欲仔细再看,便见那人的身影已经慢慢地消散了。
    顾灵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仍身在夜阑宫,他呼出一口气,稳了稳有些动荡的心神,暗忖自己怎么会梦到这么不着边际的事。
    随后他便释怀了,梦境本就是没有缘由的。
    作者有话要说:
    雪鹄:猫头鹰的一种。
    老攻:吸完我的灵力就去宠幸后妃,没见过比你还渣的人了!
    第7章 接受
    陛下,该上朝了。钱公公的声音在顾灵翰的耳边响起。
    正在静坐调息的顾灵翰钱公公的声音打断,他看向窗外,天边已经泛白,他这才意识到,又到了上朝的时间了。
    他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认命地起身,让钱公公为自己穿上朝服。
    穿衣的间隙,顾灵翰暗暗盘算着今天要忙多久:
    先要上朝,然后再去育雏园,已经快到鸟蛋们陆续破壳的日子了,育雏园务必要提前祝备好。
    还有,今天去临幸哪一个妃子呢?顾灵翰蹙眉沉思,这是个很深刻的问题。
    思考间,钱公公已经利落地将他收拾妥帖,两个人一道向外面走去。
    迈出殿门后,顾灵翰转头问身边的钱公公,钱公公,你说朕今天去临幸谁呢?
    钱公公一时间也犯了难,这个月才刚开始,想来先去谁那儿也都是一样的。
    于是他回答道,陛下若是实在不知,那不如晚上翻牌子决定吧。
    顾灵翰想想也是,便点头同意了,嗯,也只能如此了。
    最是无情帝王家!候在门口的宫女听到了他们谈论的内容,心中愤愤道。
    陛下刚从娘娘殿里走去就计划今天换哪家,自己昨天竟然还觉得陛下对夜妃娘娘特别?分明就是无情的压榨!干完任务还要被...
    可怜夜妃娘娘这么有能力的一个人,好好的前朝大人当不成,竟被陛下塞进这深宫里受这等委屈。夜妃娘娘也是想不开,何必呢如此受辱呢,何必呢?
    陛下真是多情又无情,生生拿刀子扎人心。
    屋里的仍在睡梦中雪鹄忽然不自觉地打了个哆嗦,随后它挪了挪抓着架子的双爪,继续窝起来睡觉了。
    *
    下朝后,顾灵翰换了身轻便的常服,便来了后宫里的育雏园。
    新上任的园长徐归程早就在此等候多时了。
    徐归程边等边想:
    自己的爷爷给富商养过鸡,
    自己的爸爸给高官养过鹤,
    自己现在要给皇上养......他现在还不知道要养什么。
    虽说听起来就是个养鸟的,但他一家三代养鸟,他也算是继承衣钵了。
    这皇宫里能有几只幼雏,想来自己的官职会是个钱多事儿少的美差!
    自己这样,也算上是光耀门楣啦!给皇帝当差,这可不是一般的殊荣!
    徐归程美滋滋地想着,没一会儿就等来了玄清帝。
    只见玄清帝未戴冠冕,身着一件红色的外袍,明艳似火,耀眼极了。那红色衬得他的皮肤极白,像上好的冷玉。
    上次考校时,他又惊又怕,并未敢抬头多看玄清帝几眼,如今他涨了胆子,仔细瞧来,这玄清帝不似他臆想的那般威严,那双漂亮的凤眼里除了与生俱来的高贵神色,似乎还有股孩童般的天真。
    这让徐归程有些纳罕,毕竟他听说,玄清帝是个心机颇深,颇有手段的人。
    坊间传闻,玄清帝排行十八,是玄文帝最小的一个孩子,早在他出生前,玄文帝就早已有意定排行老四的慕郡王为太子。
    但最后登基的,却是非长非嫡,排行最末,还没有母族庇护的玄清帝。众人都传,不知道他到底用了哪些手段,才做上了这万人之上的皇位。
    不过,夺嫡之事轮不到他们一介平民操心,徐归程只觉得玄清帝继位后,天下更加太平,百姓的日子更好过了,这对于一个国家来说便足够了。
    想到这儿,徐归程满心拜服地行礼。
    顾灵翰摆摆手让他起身,随后便屏退了一众随行的侍从,只留下了徐归程和钱公公。
    徐归程有些摸不着头脑,不懂皇帝这是要做什么。
    这时,顾灵翰对徐归程招招手,示意他走近些,徐大人,你来。
    他径直开口道,你爱吃什么?
    ??徐归程脑子转得极快,他思忖间摸不准皇帝这是何意,于是含糊道,臣不挑食。
    顾灵翰挑起眉毛,这个徐归程如此大胆,竟然跟他打哈哈。
    他语气稍微有些不耐地重复了一遍,朕问的是,你爱吃什么?
    徐归程这下不敢含糊,赶紧答道,臣爱吃肉!
    顾灵翰继续追问,那你爱吃何种肉食?
    徐归程想了想,臣爱吃猪、鱼肉.....其他的品类,臣也没吃过。
    这个回答让顾灵翰有些意外,他怀疑地问道,徐大人不是养鸡又养鸭,没吃过这些?
    听见皇帝这么问,徐归程赶紧如实解释,臣可舍不得呀!
    这是实话,也是废话。这些鸡和鸭可都是他用来卖出去赚钱的,他徐归程可舍不得自己吃,吃了还拿什么去卖呀!
    顾灵翰当然猜不到徐归程到底怎么想的,只觉得对方的这个回答让他十分满意。
    他心想,这个徐归程定是真正的爱鸟之人。想到这儿,顾灵翰对徐归程更有了几分欣赏之情,对他的称呼都顺带变了。
    甚好甚好!徐爱卿,朕就是需要你这般的栋梁之才啊!既如此,你已通过了最后的考核。
    顾灵翰心中自有一片考量,能对雀族有如此呵护之心的人当然是栋梁之才,如今雀族越来越少,要是再被人类滥捕滥杀,再凭他孵多少蛋都不够让雀族繁衍下去的。
    徐归程却摸不着头脑:???为什么我的画风如此不同?
    别人升官加爵,靠的是熟读四书五经,龙章凤彩,作得出一手好策论。
    而他呢,飞黄腾达全靠装疯卖傻,朴素饮食,养得了一窝好鸡?
    徐归程忽然有一种身处梦境般的不真实感。
    两个人鸡同鸭讲好一段时间,倒也落得个两相欢喜,都从对方身上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
    徐爱卿,走近些。
    徐归程再度走进了些,便看到顾灵翰抬手对着他的额头轻轻一点。
    他只觉得一阵炫目,似乎有什么东西顺着那处往他脑袋里钻。
    等恢复过来时,他悚然发现,自己脑海里竟然出现了一本书。
    只见那封皮上大喇喇地写着几个龙飞凤舞的大字《百雀饲养大全》。
    天呀,徐归程难以置信地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他面前的皇上到底是什么来头,莫非是神仙下凡?竟然能让人脑海中直接现物。
    怪不得他年纪最小就能从夺嫡中胜出。
    顾灵翰用高深莫测的眼神看向他,语气严肃,徐爱卿,育雏园园长一职,务必要恪尽职守,不得出半点闪失。
    徐归程本就对皇上十分敬畏,现在见识了这鬼神难测的手段,更是半点不敢闪失,忙领命道,臣定当谨遵圣意!
    剩下的事就完全可以交给钱公公代为处理了,顾灵翰便对身边的钱公公说,钱公公,你带徐大人熟悉一下吧,朕去处理政务了。
    是。
    钱公公在一旁引路,徐大人随我来吧。
    *
    顾灵翰回了清平宫,回去后,他却并未翻看那些堆积在御案上的奏折,而是直接屏退了众人,走到了放置着各色珍宝的置物架前。
    他心中盘踞着一团疑云要解开。
    他将手覆在那块光秃秃的红石头上,轻声发问,你有灵智,对吗?
    那石头没有发热,也没有发亮,似乎只是个死物。
    顾灵翰耐心等了片刻,却没有等来任何回应。
    他继续道,我早已知道你有灵智,不要再和我装傻。
    顾灵翰笃定这石头生了灵智,见石头依旧不理他,于是换成了软化的语气,既然你愿意助我修炼,就说明你对我无恶意,既然如此,我也不会对你抱有任何恶意。相信我好吗?
    终于,那块石头变热了一瞬。
    你愿意接受我对吗?
    那石头安静了很久,久到顾灵翰要以为刚才那一瞬间出现的温热是自己的幻觉时,那石头终于又热了起来。
    这让顾灵翰心中狂喜,他忍不住保证道,你是这世间独一无二的宝物,我定会待你如心爱之物,好生珍护!
    这句话落,顾灵翰蓦然想到昨天和那梦中人的对话。
    心爱之物他咀嚼着这个从那人嘴里说出来的这个词,难道这个词指的就是这块小石头?
    顾灵翰又仔细端详了小石头许久,最终还是确定自己并没有见过它。
    一道暗淡的红光在石身上一闪而过。
    作者有话要说:
    我要赶紧让攻化形!!
    第8章 精卫女
    顾灵翰并没错过这一抹一闪而过的光。
    他十分欣喜,心里又忍不住好奇,对于这块小石头来说,变热和发光的含义相同吗?
    他将手覆在小石头光滑的表面上,问道,小石头,你告诉我,变热是高兴的意思吗?如果是的话,那就再......热一热?
    顾灵翰一眨不眨地盯住面前的小石头,生怕错过一丝一毫的细节。
    在他万分期待下,小石头热了热。
    既然发热是高兴,那发光就是不高兴了?
    想到这,顾灵翰没多纠结,直接问道,那发光就是不高兴的意思吗?
    石身上的温度又变热了一瞬。
    变热代表高兴,也就是说同意他说的发光是不高兴的说法了。
    顾灵翰忽然有些泄气,竟然果真像他猜的这样。
    但回想之前几次小石头发光的场景,却无论如何也想不通对方到底是为什么不高兴。
    不过既然已生灵智,那化形便指日可待,这些问题,都可以等到化形后再详谈。
    他就说,此等先天灵物,怎么可能不生灵智。
    顾灵翰十分满足,这种感觉十分新奇,就和自己孵的蛋即将破壳而出的感觉似的,很有成就感。
    不过,那些幼雏并非是他的孩子,他只是履行孵蛋的义务,但面前的小石头却是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
    想到这儿,顾灵翰翘起了嘴角,心道,这种快乐,大概就是凡人嘴里的天伦之乐了吧。
    他垂下眼,温柔地轻抚这块石头,保证道,小石头,我会助你一臂之力,你放心,化形指日可待。
    不过,化形并非易事,对于有血有肉的生灵来讲,他们生而具有经脉,所以灵气可以在他们体内有规律地运转,便于吐纳。
    待到结出妖丹时,灵力可以汇聚储存于丹中,便可化形。
    但石头同其他生灵大不相同,石头不是生灵,只是死物。
    石头生来便没有血肉、骨骼和经络,在这种情况下,灵气如何运转是个很大的难题。
    但小石头似乎并不存在这个问题,顾灵翰默默思忖,毕竟当初小石头为他灌输灵力时,能控制的很好。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