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雀仙尊又在孵蛋

分卷(3)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徐归程忐忑不安地等着,没过多久,就轮到了他。
    只见皇帝身边坐着的那个俊俏公子开口道,先来自述一下自己的情况吧。
    徐归程尽力把自己说得一无是处,是,草民姓徐,名归程。草....草民不识几个字,草民就是个养鸡的......
    面试了两个人以后,顾灵翰已经失去了兴致。他要选的是育雏高手,又不是选状元探花郎,这几个人说那么一堆四书五经八股策论做何。
    他对前两个人不太满意,连带着对后面的人也不抱太大的希望了。
    就在这时,他听见一个细小的声音,颤巍巍地介绍说,自己是个养鸡的。他心念一动,顿时提起了兴致,第一次开口道,哦?当真?
    徐归程的胆子也跟草鸡似的一样小,他见玄清帝神色微变,以为自己当真把圣上惹恼了。即便玄清帝长相俊美,风度翩翩,看起来性情也十分温和,但他还是被天子周身的气势下得一哆嗦,简直要哭出来。
    但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他还是咬牙道,草民,什......什么也不会!祖上三代都是养鸡的,真的只会养鸡!
    嗯!顾灵翰十分满意地点了点头,继续追问,还会些别的吗?
    徐归程抖如筛糠,壮着胆子结巴道,鸭鸭鸭鸭......鸭子,草民还会养鸭子!
    顾灵翰这下更是满意,忍不住在心中赞赏:水陆双类,不错不错。
    徐归程说完,哆哆嗦嗦地趴在地上,等着天子责罚,结果却让他万万没想到。
    玄清帝竟然笑了出来,这是被自己气笑了吗?
    捡到宝的顾灵翰高兴极了,他笑着对身边的人说,丹妃,你觉得此人如何?
    被称作丹妃的温润公子笑着点了点头,此人的确不错。接着他又转向徐归程,嗓音清润,你可曾养过飞禽?
    这下徐归程彻底懵了,他的脑袋彻底不够用了,为什么要问这些问题?
    但他脑子已经转不过来,只能如实答道,草民养过鸽子,草民的父亲帮大户人家养过仙鹤,草民一家三代都是以养育禽鸟为生,实在没别的本事!
    徐公子不必谦虚,这就是天大的本事,果然是高手在民间!顾灵翰兴奋极了,海陆空三类禽鸟都会养育,这人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丹妃也是满意至极,我看后面如果没有能比得上这位公子的,就定了他吧!
    顾灵翰欣然点头,看了钱公公一眼。
    钱公公见状扬声问道,余下几人可有自觉能超越徐公子的?
    几个人面面相觑,纷纷摇了摇头。
    排在徐归程后面的那个人更是白了脸色,他是被国舅爷薛贵塞进队伍里来的。他本以为自己有文韬武略满腹经纶,过来和几个贱民争夺这个官职根本就是小菜一碟。
    自信满满的他还将薛贵给他上下打点用的银钱私藏了,他认为凭他的实力,根本不需要打点。
    刚才他见徐归程那个怂样,本还幸灾乐祸地以为他说完第一句话就会被皇帝淘汰。可谁也没想到皇帝竟然这么高兴,还要直接定了他。
    他冷汗直冒,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去和薛大人交代。若是他将那些银钱交出去了,可能还有个露脸的机会。可现在他连脸都没露,若是薛贵知道了,自己私藏银钱的事不也就露馅了。
    钱公公把他们的反应看在眼里,接着开口道,徐归程留下,其他人辛苦来了一趟,皆有赏赐,领完赏就退下吧。
    徐归程脑子乱成了一团糨糊,晕乎乎地跟着殿下众人行礼谢恩。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被那个他塞过钱的刘公公带了出来,朝着他的新住所走去。
    徐大人,您现在可是天子亲命的幼雏园园长,品阶可是比咱家大呦!
    想来这什么园长,也算是个高官。不过此刻的徐归程却一点也笑不出来,他双腿走在路上直发软,险些栽倒在地。
    刘公公赶紧扶住他,徐大人怎么了这是,不至于这么激动呀!
    徐规程已经说不出话了。
    徐大人,咱家现在就是送您一程,以后您的顶头上司就是总管钱公公了。那位可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呢!您说您这是不是发了。真是不枉我看好你,把你挪到前位。
    徐归程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跟我那银子没关系,是你故意这么做的?
    我是看徐大人第一眼就觉得您一表人才,骨骼清奇!是真的欣赏你!您那银子,我晚些时候再多添上些,送到您房里去。刘公公是个活络的人,现在见徐归程受了陛下的赏识,就算当初是因为收了银子才帮他办的事,现在也要拍个马屁,改口成欣赏他的才华,到时候可要在钱公公面前替咱家美言几句呀!
    徐归程一脸虚弱,刘公公大可不必,这些银子您好好收着,待会儿动手的时候,帮我找个经验老到,手法利落,快准稳的老人就成。
    刘公公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一头雾水地问,徐大人您说什么呢?不过下一刻,他就明白许大人是什么意思,嗨!原来徐大人怕的是这个呀!您放心,宫里不会的搞您命根子的!
    他笑眯眯地说,自从咱们新帝继位之后,就不兴这个啦!
    这...这.....徐归程有些难以置信。
    说起这个,刘公公就一阵唏嘘,咱们陛下是菩萨心肠,就是可惜我入宫太早,没赶上好时候。不过倒也因为遭过这个多了好些福利,也不算白受罪!
    那...那......
    刘公公挑了挑眉,还那什么那,您就把心放肚子里吧!
    不是,那你把我那银子再给我吧!徐归程见自己不仅保住了命根子还相当于一步登了天,顿时声也不颤,脚也不软了,挺直着腰杆对刘公公说。
    ......刘公公眼皮抽搐,没见过翻脸这么快的!
    作者有话要说: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小老攻已经出场了......
    第4章 与它第一次修炼
    心满意足地选完育雏园园长后,顾灵翰迫不及待地回了寝宫。他还没来得及细细端详过那块灵石呢。
    顾灵翰疾步穿过层层帷幔,来到放着石头的架子旁。漂亮的眼睛里流露出好奇的光芒,他用目光丈量着这块石头的尺寸。
    嗯....
    卵圆形的石头,个头倒是不小。
    顾灵翰修长的手指在下巴上摩挲,兀自思量着,想较而言,这块石头比他孵化过的所有鸟蛋都要大。
    但是它块头那么大,要怎么用它来修炼呢?
    修炼的时候把石头抱在怀里?
    顾灵翰想象了一下那个场景,随即懒洋洋地拒绝了这个想法,那样实在太累了。
    还是用它来做个莲座吧!这样修炼起来省时又省力。
    顾灵翰看着面前这块光秃秃的红石头,觉得它实在有点单调。
    他看了一眼跟在自己身边神情恹恹的钱公公,想了想安慰道,别不高兴了,本尊再让工造坊帮你烧制几个上好的琉璃珠赏你就是了。
    钱公公依旧提不起精神,蔫蔫地说,奴才不要赏赐,奴才就是气不过那只狗乌鸦。
    顾灵翰忍住了笑意,强装正经道,你们两个的事,本尊和大师兄不太好插手。
    钱公公听见顾灵翰嘴里的称呼,禁不住好奇道,陛下,您为什么老是叫仪羽仙尊大师兄,他不是不让您这么叫吗?
    顾灵翰闻言一怔,没意识到自己竟然又忘了,他没多解释,避重就轻道,习惯了,不好改口。
    钱公公敏锐地看出了他不欲多言,于是没再多问。
    钱公公,你现在就去工造坊烧珠子吧,本尊看见你这无精打采的样子烦得慌。说罢,顾灵翰指了指架子上的石头,补充道,顺便让他们帮本尊烧一个中空的琉璃莲座。一会儿找个画师把那灵石的尺寸和模样刻画下来,带去工造坊,告诉他们,莲座务必要做的高贵漂亮。
    顾灵翰想了想自己盘腿坐在这块石头上的场景,顿时觉得画面极其不美丽,不满道,不然本尊整日在一块光秃秃的石头上坐着,成何体统。
    这句话落,在他没看见的地方,架子上的那块石头微微亮了一下。
    钱公公领了命令退下,知道陛下这是有意赏他,于是手脚麻利地去了工造坊。
    顾灵翰绕着这块石头转了一圈,随后伸出右手覆盖在这块石头上,柔荑般的纤纤玉指抚遍了整个石头都没有发现任何灵力波动,却再没感觉的刚才出现的温热的感觉。
    顾灵翰有些奇怪,明明刚才的石头就是热的呀?
    这次,他将双手都覆在石头上,虽然知道这块石头并没有开启灵智,但他还是用商量的语气诚恳道,小石头,让本尊同你一起修炼好不好?
    ......
    静默片刻,石头依旧没有动静。
    顾灵翰想了想,于是调动起周身灵力,汇集到手掌上,想要与石头的灵力产生共鸣。
    但任凭他释放再多的灵力,石头还是纹丝不动。
    他回忆刚才的场景,难道是听见自己刚才说它光秃秃的,所以不高兴闹脾气了?
    但他很快否认了这个想法,师兄不是说,这块石头没有灵智吗?
    为了唤醒石头,顾灵翰过度释放了灵力,本来就灵力匮乏的他,一时间有些晕眩。覆在石头上的双手释放出的灵力开始变得断断续续,竟然有些油尽灯枯之感。
    顾灵翰心道不好,他没想到现在的自己竟然这么弱,随便动些灵力竟然就要昏过去?
    他撑着最后一点神识,想要把手收回来,就在他刚刚抬起了一点手指时,掌心忽然传来了一股温和却澎湃的灵力。
    手下的石头微微发热,从掌心涌入的汹涌灵力冲刷着他的四肢百骸,顾灵翰整个人就像浸泡在灵气汇聚的海洋中沉浮一般,舒缓又放松。
    原本空虚至极的身体瞬间被浩荡的灵力填满,波纹般的震颤从身体激荡到识海,那一瞬间的灵力冲击带来的满足感,让顾灵翰舒服得快要呻.吟出来。
    顾灵翰周身由内而外都是温热的灵力,许是这先天灵火属性的灵力太温暖热,他的额头乃至全身都浸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
    打湿了青丝,染透了内衫。
    他不自觉地闭上了眼睛,待到不知过了多久再睁开时,他那赤金色的双眸已经浸满了水光,白玉般的脸颊也缀上了绯红,被汗水浸湿的发丝一缕一缕地贴在光洁的脸侧,唇间微喘,像是刚刚修炼过什么激烈的炼体之术般。
    手下的石头越来越热,热意炙烤着周围的一切,如果不是顾灵翰同样拥有先天灵火,想来在这个温度下,他已经会被烫伤了。
    顾灵翰控制住微喘的呼吸,轻轻地拍了拍手下的小石头,力度像拍幼童的发顶似般温柔。
    谢谢你啦!自从来到人间以后,我的灵力还从来没有如此充沛过!
    感觉到石头上的热度不再增长,顾灵翰便从石头上挪开了双手,动作间才感觉到浑身似乎有些黏腻,他扯了扯自己被汗液浸湿的衣衫,顿时一阵嫌弃。
    他刚欲喊钱公公,就想起来钱八仔刚才被他打发去工造坊了,现在能任他调遣的只有候在外殿的宫女。
    顾灵翰唤来一个宫女,让她备上浴桶,说自己要沐浴。
    宫女领命退下,忙去准备。迈出殿门时,她看了看尚明的天色,一时间有些讶异。
    明明还是太阳高照的白天,陛下为何需要沐浴更衣呢?
    不过片刻,宫女们便搬来了浴桶,立好了阻隔视线用的画屏。
    刚才被传唤的那个宫女红着脸立在浴桶一旁,等着帮高大俊朗的皇帝陛下宽衣解带,伺候他沐浴。
    顾灵翰看了她一眼,犹豫了一下。
    他身份尊贵,所以不管是在九重天上的桐宫中,还是在这方寸囚笼般的皇城里,他向来被人伺候惯了。
    不过今日,情况有些不同。
    他隔着画屏向放着灵石的架子那里看去,想了想还是开口道,今日不用你伺候了,你先退下吧。
    宫女点头称是,然后压下满心的遗憾,奉命退下。
    她咀嚼着陛下今日种种的反常,心中兀自猜测,又是大白天的沐浴更衣,又是不让下人伺候,实在是奇怪。难道陛下在房中藏人了吗?
    待她退至画屏外时,她下意识地朝着玄清帝方才视线所至的地方看了看。
    只见那架子上的一块红色的石头正悠悠地发着红光,她心中大骇,再定睛看过去时,那石头身上的红光已然灭了下去。
    宫女摇摇头,又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许是自己方才色胆包天,觊觎看一眼皇帝龙体,又擅自揣度圣意,导致神经过度紧张,所以才看错了吧。
    天下会自己发光的宝贝只有夜明珠吧,况且哪里会有发红光的夜明珠呢?
    宫女暗暗自嘲自己见识短浅,总是大惊小怪,随后关上殿门,退了出去。
    作者有话要说:
    小石头(老攻):有人说我搞黄色,我不认。毕竟我还只是一个没有名字的土坷垃。
    求评求支持!本周留评的小天使会收到来自李砸的礼(H)物(B)呦!
    第5章 共浴
    待宫女退下后,顾灵翰绕出屏风,走到了架子前。
    双臂一揽,他将这块烫手的石头抱在怀里,朝着浴桶走去。
    一来,他知道自己方才除了些许汗,想顺便将石头清洗一下;二来,身为一只火鸟,他对沐浴的水温不满很久了。
    对于凡人来说,水温稍有些温热,用来沐浴便足够了,但对于向来不喜水的顾灵翰来讲,却远远不够。
    他灵机一动,就想到了拿这块会自动发热的石头当热源,用来给洗澡水加热。
    噗通一声,石头被举过桶边,落进了浴桶里,随后,咚的一声传来,石头沉了底。入水下沉时,石身上冒出了些细细密密的气泡,随后向水面上飘去。
    顾灵翰朝浴桶里面看了一眼,随后开始宽衣解带。
    先是外袍,随后是腰封,渐渐地画屏上落了一层又一层的衣衫。
    待到亵衣亵裤也落到上面时,准备好了的顾灵翰撑着桶边,抬起一条腿,潇洒利落地翻身入浴。
    水花翻涌间,他并没有注意到水下冒出来的气泡更多了。
    顾灵翰坐在浴桶中,感受着逐渐升高的水温,嘴角忍不住翘起,心想师兄送来的石头还真好用。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