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台剑

第14章 乌龙镇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李正向南走了有个七八里路,面前一座大镇,人烟不少,赶路赶得口干舌燥,腹内饥饿。行至镇中,找了个酒家,要买点吃的。
    酒家名叫乌龙酒家,不仅能吃喝,还能住人,也是个客栈的意思。
    店里的伙计看着面前的这个年轻人,洗的发白的衣服鞋袜,稚嫩黝黑的脸庞,招待的并不殷勤,身子倚着柱子没动,扭了扭头问道,吃点什么啊?李正从怀中摸出金银,放在桌子上,肉饭菜都行,有酒也可以来一些。
    “哎呦,我的少爷,您快把钱收起来,当心财不露白啊。”您是生人吧?第一次来本地?我可告诉您啊,您千万别让本地的恶霸看见您身上的钱。不然您可就走不了了。
    本地有一伙子强人,领头的有两个人,一个名叫花面狼,一个名叫花面狈。坏事做尽,您可一定要小心啊。
    嗯嗯,好,我知道了,这是给你的小费,快去做饭。伙计撒腿就往后厨跑。
    有钱,真他妈好。
    四个菜,荤素都有,一盘木须肉一盘炒鸡蛋一盘酱牛肉,还有一盘花生米,伙计还给烫了一壶酒。您稍等,还有四个大馒头,马上就来。
    李正顾不得别的了,抓起筷子就吃,他没喝过酒,辛辣的酒呛的自己直咳嗽,伙计也不敢笑,只是给他拍打后背。伙计等他平复下来,又给他斟了一杯,李正适应了酒的辛辣,左一杯右一杯,喝着酒吃着菜,又吃了四个大馒头。
    问到伙计有没有能住的地方,伙计说这里有上好的客房,嗯,给我开一间,又问有没有做衣服鞋袜的地方,伙计说向南走,有个做衣服的绸缎庄,还能做鞋靴。
    “你给我开好房,我出去逛逛”
    “好嘞,您去吧,我在门口等着您呢。”
    李正来到绸缎庄,定做了几身合体的衣服和内衣裤袜,还有双靴子。让裁缝做好了送到乌龙酒家。镇上还有皮匠,让皮匠给自己的长剑做了个皮套,再加一条头层的小牛皮腰带,能跟剑套连在一起。交完定金,回到酒家,伙计还在等着他,将他带到客房之内,又给他打热水,李正好好的洗了洗澡,让伙计出去,擦干身子,盘坐床上,运行起修心秘术,修行起来,一夜无话。
    次日清晨,伙计上来敲门,送来早点,早茶。端来热水,伺候李正洗脸漱口,倒是十分殷勤。中午时分,有裁缝铺的伙计来送衣服裤袜靴子,效率真快啊,李正正在换装之际,皮匠铺的人也来了,正好赶一块。由里到外,换上新衣服,穿上新靴子,把牛皮带系在腰中,将长剑悬于肋下,房间内有个铜镜,李正走过去,用目观瞧。
    铜镜中,有一身高七尺,中等身材的少年,纯白色的中衣,一袭青衫,十分的合身,兜裆的宽松滚裤,足下蹬着一双黑缎子面的快靴,腰里系着一条牛皮腰带,左肋下佩着一把牛皮包裹的长剑,肩宽腰细,真有个年轻人的样子,脸上看,浓浓的眉毛,一双细眼,黝黑的面庞,头上随意束了个发际,乌黑的头发随意的撒在脑后,一笑起来,两排刷白刷白的大白牙。
    李正从房间里,往外一走,伙计就看傻了,哪里还是昨天那个穷酸的少年,这分明是个风流倜傥的少侠啊,看来人们常说,人靠衣服马靠鞍,这话是有道理的。少爷,您今天还出去逛吗?今天咱们镇上可是有骡马市,您可以去玩玩,哦?在何处,就在土地庙以西两趟街。好,我知道了。
    不用刻意的去找,老远就能闻见牛马身上特有的臭味,尤其是骡马市。顺着味道,李正就走过来了,骡马市上人人侧目,好久没见过如此精神的少年郎了,腰里还佩着长剑,一团精气神十足,哪里来的青年啊?真有股英气啊!自己的马要是卖给这个年轻人,让这个年轻人骑上,就是便宜点也心甘情愿啊。
    有老经济人,上来搭话李正。
    “后生!想要个啥马,自己骑还是干啥?咱们这里啥马都有。”
    “大叔,我要贵的,越贵越不嫌贵的那种,还有,我不会骑马,我赶车用。”
    老经济人楞了一下,自己当牲口经济三十多年,从来没听过这种要求,要贵的?好,我就把你领到贵的地方去。后生,跟我来。
    老张!老张,你的马呢?牵出来!买主到了,骡马市旁边有户人家,李正随着老经济走了进去,环顾院内,三间茅草屋,院里停着一辆带着篷子的马车,从屋里走出来一对父女,男的干干瘦瘦,双手粗糙,骨节粗大,身后怯生生的站着一个小姑娘,双眼滴溜溜的看着自己,老张牵着女孩的手,将她扶到门框边,自己走到马棚里牵出一匹大出了号的大黑马,瘦的皮包着骨头,可是光看骨架也比一般的马大上许多。
    跟你说了二百两卖不出去,你不信,今天来了个不怕贵的,你跟买主说吧。老张啥也不说,就一句话,少了二百两不卖。
    “马加上马车,一共多少钱?”
    “你买了马,马车也就没用了,送给你了。”
    “大叔,这样吧,连马带车,一共这是五百两。”
    “啊?行行行,我给你套车。”
    老张把车套上,嘴里嘟嘟囔囔,“这回有钱还账了,小妮儿不用走了,花面狈子再来我就有钱了应付了。”
    李正走到小女孩的面前,摸了摸她的头,蹲下来,冲着小女孩笑了笑,问道,有人跟你们要钱啊?
    小妮儿看着眼前这个两排大白牙的小哥哥,他一笑,自己不由自主也想跟着他笑,点了点头,“爹爹不卖大黑,妮妮就得跟他们走,用来抵账,妮妮不想走。”
    “嗯嗯,不想走就不用走,他们再也不会来了。”
    小姑娘没听懂,就看这个白牙佩剑的小哥哥递给爹爹五百两银子,牵着马车就走了。
    李正回到乌龙酒家,让伙计把马收拾了收拾,喂了上好的料豆,又买了许多。装在马车之上。还买了许多干粮和酒,自从上次喝完,他喝上瘾了。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