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台剑

第13章 惩凶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李正自己没什么赶远路的经验,每次出远门,不是别人带着,就是别人追着。这回让他自己走,他可傻眼了,豫州?豫州在哪里,老师说自己的周家,是在豫州首府商都,自己身无分文,千里之遥,如何到达?自己空有一身本事,可不能当饭吃啊。
    俗话说得好,活人不能让尿憋死,鼻子底下有嘴,问呗。
    出了大山一路向南走,出了山区,来到平原,见着人就打听豫州的方向。
    人家告诉他,可以一直向南,先到梁州晋阳落脚,再从晋阳下豫州商都。李正要了碗水,道过谢后又出发。一路之上无非就是饥餐渴饮,晓行夜宿。
    这一天来到了一片密林,李正打算歇歇脚再走,耳中隐约听得有人惨叫,他纵身上树,隐住身形。
    十几个人拿着刀追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来到树下,男人一脸的麻子,脚步一个踉跄,摔倒在地,后面的人追上来,将他团团围住。麻脸男子一看跑不了,翻身跪倒。
    大哥,你别跪下啊,你这一跪,我还真有些瞧不起你,你要是好汉,对我破口大骂,我还不杀你,尊敬你是英雄人物。你这一跪,岂不是辱没你了花面狼王平的名声了吗?同样一个面上全是麻子的瘦小男人戏虐道。
    兄弟,得饶人处且饶人,大哥我确实是做错了,我不该杀人灭口以后将金银独吞,没给兄弟们分些好处,是大哥的不是了,大哥以后改还不行吗,以后你是我的大哥,不,是我爷爷!嘴里说着不住的磕头。
    “现在你知道错了?你早干什么去了?我还跟你说,弟兄们恨你不是一天两天了,琢磨着杀你也不是一回两回了,你想想你干的都是人事吗?弟兄们把脑袋别裤腰带上,跟着你混,容易吗,抛家舍业的,你可倒好,每回都自己拿大份,给弟兄们分小份。”这也还算罢了,抢回个大姑娘小媳妇的,你非得自己玩痛快了一刀捅死,就不能留给弟兄们快活快活吗?你这叫什么?你这就叫自私自利!弟兄们早就恨疯了你了。
    实话跟你说,你还别跟我求饶。我花面狈子的性子你最了解。向来都是斩草除根,更何况每回你杀人,别人跟你痛哭流涕磕头求饶,你饶过别人吗?你可没有!今天你就是知道错了也得死!几人上前将跪着的大汉乱刀砍死,有几个没机会凑前的也上前用刀乱捅,把地下这个人捅的像个血葫芦,花面狈子摸了摸他身上,掏出一个包袱,弟兄们看看,这家伙随身带着多少金银?这可是弟兄们的血汗啊。走!回去分了它!
    众人兴高采烈的随着他往回走。
    李正听明白了,也看明白了,这帮人没一个好东西,纵身一跃而下,站住!
    “光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你们敢以如此凶残的方式杀人,不觉得有点过分了吗?”
    花面狈子吓了一跳,怎么还有个人啊?定睛一看,是个少年,年纪不大,穿的也不怎么样,身上的衣服鞋子都洗的发白了,腰里佩着一把长条的兵器。又是一个人。心里安稳了许多,问到,就你自己吗?
    “对啊,就我自己”
    “你什么时候来的?”
    “我先来的,你们后来的”
    “这么说?你都看见了?”
    “看见了”
    “那今天就不能让你活着”
    花面狈子也不想想,这个少年既然敢露面,必然不怕这十几个人,他一时也没反应过来,先把狠话说给李正听,留个名字吧,死之前让你也痛快痛快。
    李正把胸脯一挺,左手按剑,右手捏住自己脑袋后的头发使劲一甩。认真声道:
    “正义之光!!!”
    花面狈子气乐了,好好好,我叫你正义之光,我今天就灭了你的光。
    “弟兄们,砍死他!”
    李正打这帮人,要是身上溅点血,都有辱自己的老师传授自己的这身功夫,非得把周老先生气活过来不可。李正并不拔剑,只是运用拳脚,众人是挨着死,碰着亡。也没什么招式,躲过一刀就是一拳,躲过一刀又是一脚。如穿花的蝴蝶一样,在人群里游荡。腰粗的树木,望云峰上的顽石也顶不住李正的拳脚,更何况这帮人。一刹那就全放倒了,众人躯体塌陷,四肢扭曲,绝活不了。
    李正扭头看向花面狈子,就他一个人还站着,轻声问到,我是谁?
    “您是正义之光!”
    花面狈子扑通跪倒,爷爷饶命,小的知错了,小人有眼不识泰山,有眼无珠,冒犯了真神,还请您大人有大量,把小的当个屁给放了吧…!
    让我说你们什么好,你们大白天的就行凶,你们拿人命也太不当回事了!你们要知道,人命关天啊!你们把大周的法度放在何处,要是都像你们这样草菅人命,我大周还有何威严!气死我了!
    “爷爷不要生气,小的再也不敢了,小的这里有些金银,给爷爷作为孝敬”说着把装着金银的包袱向前一推。
    “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正义能用钱买到吗?简直是岂有此理,我告诉你,这点钱,不够!”
    花面狈子一听,原来是要钱啊?那好办。
    李正就没想让他活,想方设法的要弄死他,就想找个借口而已。这个花面狈子实在怕死,哆哆嗦嗦的说:我们都是前面乌龙镇的人,这点钱不够,我们在镇子里的据点还有大量金银,小的们这些年颇有些个积蓄,都给您,全当买小的一条命。
    花面狈子今天算是倒了血霉,他们这伙子儿人,都是乌龙镇的,在镇上横行霸道,无恶不作,欺男霸女,镇上的人苦他们久以。带头的大哥叫花面狼王平,也是心狠手辣之人,可惜分赃不均,惹得手下的人造了反,落得个乱刃分尸。凭空杀出个冤家,武功之高,生平仅见,出手就要人的命,比自己这帮人狠辣多啦,听这人意思是想要钱。自己吓得半死,不敢不拿出金银买命。
    “那你们的据点在镇子哪里啊?”
    “回爷爷,就在镇子中心的一处房子内,上边写着土地庙,土地庙神像地下压着的柜子里全是我们这些年,干小买卖攒下的金银”
    “里边有人看守吗”
    “无人敢去,都知道那是小的们的据点,镇子里的人都绕着土地庙走。”
    “好拿吗?”
    “好拿,土地神是用木头雕刻而成,一个人就能搬动。”
    “好,你过来。”
    花面狈子赶紧爬过来,李正一掌击碎了他的头颅。将装有金银的包袱放在怀中,拍了拍手,理了理身上的衣服,踱出密林,背着手向乌龙镇走去。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