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台剑

第12章 会境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你越是认真的投入到学习当中,时间过得越快,李正一心修炼,一直没有按天数过过日子,只知道自己看了三场大雪,这段时间是他过得最辛苦也是最充实的日子。
    修心秘术以由入字境进入会字境,将气运到自己的掌心劳宫穴上,只要一用力,山上的顽石也禁不住自己的一掌,将气运遍全身,飘进林中,三拳两脚,树木俱碎,李正将气收回丹田气海。
    自己的剑术也小有所得,尤其是第一式,以得恩师三四分精髓,假以时日,必然又有突破。老者将一粒糙米拋向空中,李正击剑而上,能一分为二,夏日天的蜂蝇也曾是他练功之物,飞舞的蚊子,他一剑击出必中,蝴蝶在他身边飞舞,他能用中平五式,绕着蝴蝶上下翻飞,蝴蝶总离不开他三尺开外,乍一看,分不出是蝴蝶戏他,还是他戏蝴蝶,玩腻了就一剑将蝴蝶削为两半,这几年,李正可称的上昆虫杀手。中平五式,各有所长,其中第四式,砍,李正擎剑在手,将气运到自己的手腕之上,贯到剑尖,一剑砸出,可将一人合抱之树,齐齐分开两半。
    “徒儿,进洞吃饭。”
    入字境和会字境的口诀你都记牢了没有啊?弟子记牢了,嗯,为师传你通字境决,和精字境决,你要好好牢记。是师父
    不一会,老者口传心授完毕。
    “你记不记得你我师徒,在一起多久了?”
    “弟子不记得,但是好像是三年有余了吧”
    “不错,这三年我从来没跟你说过我的姓名和来历,今天我就对你合盘托出。不然徒弟三年不知自己的老师是谁,岂不是笑话吗?”
    老夫姓周,名处,字表华林。豫州人士,有个外号,叫中平一剑。也是自己的平生得意所在,我自幼离家,学习修行之法,与家族之间关系淡漠,说起来也是我的不是。可能是我天生的性情凉薄。家族之情,我并不是很看重。如今到了晚年,我后悔起来。我中年之时就任育英堂首席传功长老,座下弟子无数,多少天之骄子叫我老师。时逢天下大变,我却一人独自逃生。却又是我的不是。李正欲言又止,老者摆了摆手。继续说道。我后半生漂泊四方,晚年落脚在这片大山。上天让我碰见了你,收你为徒,将我一身所学传授与你,也是天意。你是个好孩子,让老夫我在最后的几年,享受了几年天伦之乐。“老师您没事吧”。
    “孩子,咱们师徒缘分到了,该分开了”
    李正急忙跪倒,您这是要赶我走吗,弟子犯了什么错?弟子改就是!求求您,不要说负气之言啊!
    “非也,非也,是为师我的大限到了。”
    啊?李正楞在当场,仿佛庙里的小鬼,木雕泥塑的相仿,傻傻的楞在原处。
    “你不必过于介怀,为师虽然身为精境之人,可终究还是个凡人,凡人哪有不死之理啊?”
    “让为师欣慰的是,你的修心进度,如今可算小成,会境三层,运气于身,行气于脉,聚气于端,你都已突破,已达会境巅峰。常人几十载苦功,抵不过你三年的修炼。这也是你的造化不小。”你又有中平剑在手,有此剑护身,为师这一去,倒也放心。
    “我死之前,求孩子你三件事,行吗?”
    “您折煞徒儿了,您对我有再造之恩,千万别说求字,您就是有三十件三百件三千件,弟子也应该去做。”
    “好好好,好孩子”
    第一,我死以后,将我火化,把我的骨灰带回豫州老家,如果有可能得话,将我送入周家祖先堂内,落叶毕竟还是要归根啊。
    第二,我是前朝之人,大周立国之时,是我倒霉之日,我不恨大周,我恨我自己,我要你,用我传你的武学,去参加招贤纳武大会,提中平剑博一个美名。
    第三,我生前没有跟四大高手交过手,也不知谁高谁底,你有朝一日突破精境,提为师我会一会,青锋,明月,重手,琼楼。这四大高手,你可敢吗?“敢”
    “好,是我的好徒弟,以后要更加用功,不可荒废自己的修行啊!”
    “弟子谨记”
    “为师还想再看你练一趟剑,你去练给我看”。
    李正走到洞外,专心练了一趟中平五式,回头问到,老师您看我练的可好啊,老师?老师?回头再瞧,老师双目微闭,手中无时无刻都掐着的手决已然散了。走过去探了探老师的鼻息。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以头碰地。嚎啕大哭。
    学艺三载,早把面前的老者当着自己最亲最近之人,自己的恩师每天给自己洗衣服做饭,偌大的年纪,耗费大量精力和时间培养自己,怕耽搁自己的修行,不让自己侍奉于他,还将一身绝学倾囊相授,将自己引入修心正途,自己一门心思等学成以后,报答恩师,如今早早故去。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自己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世上千般伤心事,唯有生离与死别。
    哭罢了多时,李正站起身形,走到洞外小溪打水烧热,给老师搽拭身体,要让老师干干净净的走,在望云峰顶摆了一个火化道场,将自己的恩师放在其中,点染了柴木。自己用剑修了一个木盒。等火灭了以后,将老师的骨灰装在盒中。
    又将望云峰顶所有的生活物品烧掉,自己用包袱将老师的骨灰带好,长剑佩在肋下。
    此时,空中电闪雷鸣,大雨滂沱而下。
    李正在洞中,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三年前,大雨之夜,我狼狈逃生,三年后又是大雨,贼老天!你还当今日的李伟光是昨日的李伟光吗!三年前,我为鱼肉人为刀俎,三年后,我要做自己的刀,我为刀俎人为鱼肉。哼!
    李正将老师托付自己的三件事记在心头,雨停以后,自己下山,先将老师的骨灰送入周家祖先堂,而后云游天下,找到破入通境之机,再去参加官家举办的招贤纳武大会,四大高手不急着会,先去办这头两档子事情。
    李正直下望云峰。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