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台剑

第10章 怪胎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徒儿醒来,徒儿醒来。”
    “师父,弟子这是身在何处”
    “望云峰顶,以后咱们就长住此处,不下去了,为师已将生活所需,都带上来了,这块兽皮就是你打坐之处”
    原来这望云峰顶也有处洞穴,只是小了些,容纳两个人打坐却是没有问题,最妙的是峰顶还有处泉眼,水流不大。人喝肯定足够。
    老者看着眼前的徒弟,越看越出奇,这是个怪胎啊!老夫三十二岁那年由会入通,首席传功长老破格提拔我为传功师,我开始教别人修心诀窍,四十五岁晋升为首席传功师,十三载为人师表,天下的英才都送往育英堂,也没听说此等怪事。是年天下大变,大周攻破京都,育英堂危在旦夕,我不忍逆天而行,潜出京都游历天下,江湖中人送我“中平一剑”的美称,老夫今年一百零六的年纪,试问自己什么怪事都见过。
    昨日之事,听都没听过。自己的徒弟竟然入字境连破两层,不仅采气入体,随后就纳气于心,照这个进度,存气于身。指日可待!
    万万不可,修心一途,最忌讳根基浮躁,进镜太快,如水中浮木,不可久远,我不如给他打下个万年牢的基础,对他以后得修行,必然大有益处。想到这里,开口言道。
    “蠢徒,昨日那么好的时机你竟然只突破两层,想当年为师我可是一日破三层,唉,看来是一代不如一代了,不过你不必灰心,你虽资质平平,要知道,勤能补拙,你每日要按时接引紫气入体,以口诀引化,方为正途。可能持否?”
    “你以后不必侍奉于我,我每天给你做饭吃,吃完你就练功,为师壮年之时行走天下,所仗一口长剑,现传授于你。”
    老者从身后抽出一口普普通通的铁剑。
    “此剑三尺三寸三分长,纯钢打造,无名无姓,并不是什么宝兵刃,但你要善待于它,每日练剑之后,要搽拭长剑,不可让它离你身体一尺开外,要像爱护自己的手一样爱护它,能做到吗?”
    “弟子能!”
    “好”,看我用剑。第一式:刺!老者出剑前指,向前一个突击,犹如鬼魅,向前滑出一仗。
    转身把剑交到李正之手。
    “练吧!”说着进洞去了。
    “这就完了?”这算什么?还以为什么精妙的剑招嘞……
    洞里传来一句:“这一剑,你要坚持练一辈子。”
    每天天不亮,李正就起来采气,然后吃饭,接着练剑,一剑接着一剑的刺出。
    隆冬腊月,雪花飘飘洒洒,小小少年拔剑突刺,一次一次的突刺,雪花也不知道招惹谁了,被小伙子用剑分割着。
    师父,给我讲讲您当年学艺的事吧。
    “我啊?我可没你这么幸运喽,你现在一开始练,就有自己的剑,我们那时候都是自己找棍子练,先用木棍,后用铁棍,师兄弟们比着练,谁也不服谁,咬着牙练,看谁练的好,看谁练的快,看谁练的准,早先我们都不琢磨着伤人,就图个玩耍。”
    “师父们也不让我们对战,而且严格限制对战的条件,怕的就是打击我们的自信心,小孩子们嘛,都好胜,我们就偷偷的比试,谁输了谁就去扫厕所。师父我就从来没输过。”
    “为师平生最拿手的就是剑术,所学名叫:“中平五式”,后来由通入精,也就不带剑了,精境高手用剑,更为可怕。”
    精境以气御剑,剑气纵横,天下之大,何处去不得?
    为何要你善待此剑?学剑之人,剑就是你的命。你内修心,外辅剑。日后名扬四海,全都在你自己。
    还有,当今天下剑术流派众多,修身之人用剑更多,你通境以前,兵刃还可伤你,就算到达通境,碰上罕见的神兵利器,照样有性命之忧。
    从前就有修心者死在修身用剑之人之手,被人用剑将头颅割下,好不丢人!
    那个修身者名叫无心,虽然没有修心的天赋,但是在剑道上却有极高的造诣,自创了一套剑法,为师见过一次,甚是精妙,如果我当时不是通境之人,单论剑术,绝难胜他。
    此人与一帮志同道合之人,组建了一个帮派,名叫问剑阁。一帮爱剑之人,整日的研究剑术,真不知道如今他们还在不在。如果要是还在,当真不知他们的剑术进境到何种地步!
    你早晚要去行走江湖,我要你记住,不可看不起任何人,说不定人家就有要你命的手段,要学会韬光养晦,以存自身。
    既然身为我的弟子,你就不可堕了我的名头,不求你给我扬名立万,最起码不能给我丢人现眼。你记住没有?
    “弟子谨记!”
    “好,接着练吧”
    “太慢了,这一剑的精髓就在一个快字,你要快,再快,一快惊鬼神,一慢贻笑大方。”
    枯燥,无尽的枯燥,学东西就是这样,每次学到新鲜的东西,才有学习的动力,老是学一样,重复的学,谁也受不了,精力难以集中,不由得你走神。
    “李正的手肿了,脚也肿了,每一剑都是机械式的向前突击刺出。也不知道这是谁的腿了,肿的都麻木了。”
    “行了,过来坐下,我教你如何用气疗伤,化淤止痛”
    “师父,徒儿每日接引紫气,也要接一辈子吗?”
    “那倒不用,你进入会境后,为师传你打坐呼吸采纳之法,就不必刻意接引紫气了,紫气乃初创之气,适合入门之人,会境之人就不必了。”
    “弟子最近几日,总觉得气海丹田之气,有蔓延全身之感,敢问师父,是何道理啊?”
    “不必理会,专心每日引气,等它蔓延上至大椎,下至三足里的时候,再告诉我”
    “是,弟子记住了”
    这小子怎么练的?这才多长时间,居然要存气于身了,入字境我用十年之功,人家几月有余,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咋就这么大泥?不可胡来,还是要打好基础,不可贪图进度,等他将根基打牢,一切都是水到渠成。得想点办法拖慢他的进度了。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