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台剑

第7章 马匪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草原和大漠无边的旷野最能孕育像马三爷这样的英雄豪杰。
    虽然是马匪头子,可是一点也不把自己的职业看低,甚至于说特别的在乎,他一直不断地学习,半路出家又能如何?抢劫的不专业又能如何?昨天不就抢了一票吗?什么狗屁镇远镖局,浪得虚名的而已。没一个能打的,都是些庸庸碌碌之辈,镖车上的财货总算不少。三四百兄弟能过个肥年。
    他深信,勤有功,戏无益,天道酬勤,勤能补拙,还有,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是人你就要吃饭,要吃饭你就要做事,要做事你就要有做事的能力。一个人分能干大事和小事,做大事你要有大能力,做小事你就要有小能力,没能力你就别做事,饿着。
    马三的功夫不错,一口大刀,又沉又猛,四十出头,正是好岁数,事业心又强。业务能力那是杠杠的,最关键人家还有自己的团队,手底下很有几个不错的马仔。有能力有团队就要做事,抢劫这码事儿就不错,跟自己的专业对口。几个有点功夫底子的小马仔够厉害的,昨天自己都没出手,光站在一旁观阵,马仔过去就摆平了,时候儿不大,就鞭敲金蹬响,齐唱凯歌还了。
    回去以后开了个总结大会,把本次活动好好的总结了一下,并且嘱咐大家不要骄傲,还是要把目光放长远,展望未来,再接再厉。
    给几个能力出众的马仔颁发了奖项,其实就是每人赏了碗酒喝。主要还是口头上的嘉奖。
    不能因为咱们是马匪,就降低对自己的要求,咱们要早睡早起,明天一早我带大家出去转转,就算没买卖可做也当练兵了。
    第二天夜还黑,太阳还没升起来的时候,马匪就集结完毕了,天刚蒙蒙亮,马三爷大手一挥,出发!
    纵马扬鞭,众匪徒真得说是意气风发。
    出来没多长时间,远远的就看见十几辆车,车上还蒙着黑布。必是财物!还真有车队啊?
    众贼人挟昨日胜利之威,一窝蜂似的就冲上去了。
    “掌柜的!坏了!有贼!”
    “掌柜的!掌柜的!掌柜的你跑什么啊?”
    “跑啊,哑巴别愣着,快跑!”
    李正是怎么想的?我可不能跟你们跑,得分头跑,分头跑才有活路,我现在这脚力,一般的马可追不上我。我可顾不得大伙儿了。
    汪记的人都往南跑,唯独小哑巴往西跑,马三爷看见他了,心说大家都往南跑为什么他不往南跑呢,莫非身上有宝贝?好小子!就追你!
    李正甩开胯骨轴子,头也不回就知道有人追着自己过来了,心说追我干嘛?追大部队去啊,不管了,爱追追吧,一路向西狂奔而去。
    越追,马三爷越是确定,这小子不简单,一定有了不得的宝贝,不然他不能这么玩命儿跑,太阳已然正午了,别的马仔都累趴下了,只有自己还追,的亏自己是匹宝坐骑。
    今天我还就跟你耗上了,看谁先趴下,我让你跑。
    李正不管那个,还跑,红玉早被自己含化了,自己的体力和脚力自己清楚,就是跑一天一宿也没事,离自己的极限还早着呢。
    太阳偏西,马三爷受得了,马三爷的马可受不了了,扑通就栽倒了,可怜一匹宝马活活累死,饶是马三爷有功夫也好悬摔出个好歹,提起自己的大刀继续追,顾不上看马了,追上前边这小子,啥都有了。又累又饿也顾不上了,我渴我饿我累,前边这小子更累!追!
    李正倒没觉得怎么样,又渴又饿是真的,累还不算很累,就是烦!你这不是死心眼吗,追不上你就别追了,死皮赖脸的还追,我他妈又没有急支糖浆!哎呦,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天快黑了,前边一片大山。
    马三爷心想坏了,平原上我能看见这小子,仗着自己用内力灌在双腿之上,才勉强跟上,这要是进了山,我一个不留神,眼一花可就算跟丢了。
    李正可乐了,这算行了,进了山自己七扭八拐,甩开此人就简单了,想到这里,还提了提速。
    天已然黑了,虽然跑进了山,李正也不敢怠慢,继续跑。打定了主意,在这山里我找个地方一猫儿,死活不出声。你啊你找去吧。
    马三毕竟是大贼,有些个经验,这小子找个地方一藏,我哪里去找,不如我找到一个地势高耸之所,高灯下亮视野开阔,你不动则罢,你一动我便知晓,我还不信你不吃东西,嗯,静观其变。
    真让马三说着了,你再硬的人你也得吃饭,一夜过去李正还真行,人倒也挺的住,李正的肚子受不了,真饿啊,又搭着年轻消化又好。太阳又升起来了,山上有些树木,隐隐的半山腰上好像还有些个山果,我偷摸的过去吃点吧,没让人砍死,自己饿死也不成啊。
    他也机灵,猫着腰,顺着石头缝走,蹑手蹑脚生怕弄出响动。眼看离着野果越来越近了,就觉得身后有人,的亏没回头,就地一滚。马三一刀走空,骂上了。
    “好小子,真能跑啊,我要是没记错的话。过了这片大山向西就到雍州了。把爷的卷毛青鬃都给累死了,把身上的宝贝拿出来,爷留你一条活命,不然爷要你的命。”
    李正跪爬起来,见一魁梧大汉,手擎一把大刀,恶狠狠地看着自己,说出这套话,听明白了这是怀疑自己身上有宝。这会儿可不能装哑巴了。
    “大爷饶命啊,我哪有什么宝贝,小人就是腿能跑,别的啥也没有。您要是不追,我早就不跑了,小人就是个伙计,也是个苦命人,你就饶了我吧,说着不住的磕头。”
    马三哪里肯信,心说我先要了你的命,自己再搜。擎刀就捅,就听半空中嗖的一声,马三站立不动了。被定住了。
    “孽障,光天化日之下,虽是大山深处,你也敢行凶?还敢杀人吗你,人命关天,你把人命也太不当回事了!老夫要你的命。”
    离着马三十丈有余,老者一指点出,马三的脑袋如万朵桃花开放砰的一声炸裂了。马三爷这回吃什么也不香了。
    “娃娃,你走吧”说完老者扭头轻飘飘落到另一颗大石之上,几个起落,就快看不见了。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