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台剑

第4章 为奴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大理寺从来都是没事便罢,有事就不是小事。就像这回冀州贡品被劫一案,把大理寺正卿曹大人忙的是焦头烂额,坐多大的位子,你就得担多大的沉重。这事本来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就因为拿着大周的俸禄,你就得给大周办事,吃干饭可不行。
    派出了自己的得力助手,姓陶名叫陶润莲名字温婉,人可不怂,因为办事得力,极少失手。有人送个外号叫“鹞子陶”。形容他像鹞子一样锐利,精准。很少有人知道他年轻时候跟师父学的就是鹰爪力,外加一身极俊的轻功。
    “你叫二狗子?”
    二狗子跪在地上偷偷看着这位大人的缎子面的官靴,上边居然一尘不染,真不知这位大人是怎么走路的。
    “大大大…人让你回话呢!快说,别发愣!”
    “你叫大狗子?”
    “回回回…大人,是是是…”
    “你们是父子?”
    “回回回…大人,对对对…头。”
    “好好好…好名字。”
    “您您您…您学我?”
    “行了行了别说话了,让二狗说,给我讲讲那天发生的事。”
    那天我和正哥儿商量好去红果园玩,我们本来打算的是去薅点苜蓿就回来,没想到里边有抓小孩的坏人,我跑的快,可怜正哥儿一身轻功也没跑掉,被大坏蛋抓住了,到现在也不知道是生是死,呜呜呜…我可怜的正哥儿啊……正哥儿的性子我了解,最倔,嘴最严…!怕是落不了好下场。
    “正哥儿是谁?三更半夜不睡觉你们为什么半夜去玩?他还会轻功?什么长相?”
    “正哥儿是我的好兄弟,我们一般都是半夜出去玩。他自己说他会轻功,长的极为英俊。”
    鹞子陶摸排了这一大片,就找到这么一个目击证人,还缺了关键的一步。走,去现场。
    现场早被封锁起来,周围都被县里的衙丁看护起来,百米开外都能闻见里边散发的臭味,本县的太爷吓的一病不起,特意叮嘱众衙丁,要对上边来办案的大人小心伺候。
    陶大人面色如常走进了红果园,众人脸上都蒙着布遮盖臭味,唯独他没有。“来人,给我挖,一个手指头也不能少,都挖出来。”
    不多一时,尸块都被整齐的放在一大片白布上,凑是凑不上了,除了四肢还能分辨,其他的分不出哪是泥哪是肉了。
    歹徒的作案手法竟如此残暴,这还都是官人,他们也下得去手,最可惜听二狗说还有个极为英俊的正哥儿,想必尸首也在其中,唉…
    他一块一块的扒拉着,有块手腕引起了他的注意,是刀伤,很快的刀,骨头茬十分整齐。不对,这是由下向上切断的,凶手不是惯用刀的,这倒像是鞭招,很像是九节鞭中的“朝天一炷香”没错就是这样,凶手怕人认出来,故意用刀,可他改不了出手的习惯,哼!自作聪明!
    “朝天一炷香”用得最好的,要数豫州谭家,当家谭老太爷一身气功,讲究以气预鞭,三十六路天罡鞭出神入化。仅凭这点不足以断定凶手,还是要真凭实据。再者素闻他是正派人士不像是能干出这种事人。
    地形我也勘察过,南边是豫州,向南全是山路,丢的又不是小东西。那么沉得树,必要借用牛马之力。
    “来人,方圆百里之内所有的码头,客栈,都给我挨家走访摸排,看看有没有人赶着牛车或者马车运送大宗货物的。一有情况,立马向我汇报”“是”
    京都,李正的日子渐渐走上了正规,每天就是搬货卸货,套车喂马,三饱一个倒,都知道他是哑巴,也没人搭理他。他也乐的清净,经过这段时间干活走动,对周围的环境渐渐熟悉了,他发现一个隐蔽的地方。后边库房套间里有个小库房,以前是装药材的,现在空着。他现在睡觉的地方是大通铺,许多伙计在一起,做事不密的话,容易走漏风声。
    这天把活都料理完,他假装搬货,来到了小库房以内,从怀中取出那块石头,仔细的端详起来,通体赤红的一块红玉,咦?感觉小了许多,难不成让我含化了?以后每天我都含,看看你到底变不变小。
    汪家的伙食还行,顿顿有荤腥是不可能得。糙米饭可管饱,外加每人一块老咸菜,一碗热汤,汤就是白水煮青菜,放把盐,有个咸味,也就是了。一个月能吃上一回烙大饼,就算是改善生活了,当然了这都是伙计们的饭,东家的饭单有小灶。李正自打从园子里爬出来,力气渐大,饭量也见涨。
    伙计里边有俩亲兄弟,汪福汪禄,胖大魁梧的身材,一个赛一个的能吃,这俩人加起来也吃不过李正自己,这三个人一吃饭,外人看着都有食欲,带动的这些个伙计饭量也见涨。厨子直骂街,为什么?以前一锅就够,现在不行啦!非得满满两锅。还得单弄锅汤,他这个工作量就凭添一倍,工资可不见涨。
    东家不怕你吃的多,你吃的多干的就多,出力多,东家再给你安排别的活儿,反正不会让你闲着。
    最近又给他发了合身的衣服,脚底下一双薄底的布靴,裤管收拾的紧称利落,洗完头发净净面,嚯!小伙子大变样,不是刚来得时候那个乞丐样了,现在浑身透着股子精气神,挺着胸收着腹,就是头老低着,尤其两只细长眼睛,偶尔一撇精光乱射。大部分时候都眯着,不管见谁,见面先笑,边笑边点头。脸黑,牙可白,一笑起来一排整整齐齐的大白牙,倒有点青少年阳光灿烂的那么个意思。着实不招人讨厌。
    给他月钱按最低的算,一个月六百铜子,别的伙计都是一两二钱银子。因为他是掌柜的捡回来得,所以给的少,他也不争,因为他不花钱。
    今天抓紧时间干活,干完我有事找你。
    “哑巴,来了咱这一个多月了,没出去逛过吧?”大白牙一漏,摇了摇头。
    “这个月刚发的例钱,出去逛逛吧,我带着你,走。”
    边说边拉着大白牙走出后门。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