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台剑

第3章 得宝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俩人合抱的大树被连根拔起,硕大的树坑正好埋这十几个人。轰隆轰隆,几辆马车赶过来将大树分开装上车走了。
    李正就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自己腾空而起,扑通一下就被扔坑底下了,来不及求饶,也叫不出来,嗓子早就没水了,舌头也不听使唤了。
    噼里啪啦一堆碎尸就扔下来了,血屎尿浇了他一头,也顾不得恶心了,下意识的疯狂甩头。突然嘴里多了一块东西,硬邦邦的。然后就失去意识了。
    新历六零年七月十五夜,黎明时分,天降大雨,连夜的大雨,像是盆儿泼的一样。
    大周共九大州,八十一郡府,县城无数。大周之外,还有什么地方,别人从来没给讲过
    冀州凤尾郡晋宁县猴头乡大疙瘩村朱果园里突然伸出一只血红的小手。
    京都。茶馆。
    “听说了吗,出大事了,当今圣人雷霆大怒,八月十五赏月大会都不过了,连着往南派下好几波钦差,要杀一大批人”。
    “是啊,多少年没这阵仗了,真是邪了门了。”
    “你俩一个卖茶叶的一个卖鸡蛋的,懂个屁。这事我可知道那么一点儿。”一个大胖子面露得意。
    “何八爷您神通广大,给说说给说说,我们这都凡夫俗子,哪有您的手眼通天啊。”
    “小二!何爷的茶钱记我的账,添壶新茶,再加份枣花糕,没看见何爷的盘子空了吗?真没眼力件”来了来了,您别急啊,小二给续着茶,大伙儿也想听。一个劲的往这凑。
    何八端起茶来,吹了吹茶叶沫,吸了一口,清了清嗓子,放下杯子。手撵山羊胡“咱们大周啊,地大物博是人杰地灵,举国九州总有些个天才地宝,一般人你别想受用。你也没那个福份,各州官员对自州的地产十分清楚,为了博圣人之欢,都会采来进贡,以图个晋身之阶。这回事就出在贡品上了。听说有人截了贡品,杀了官差。形同谋反!所以圣人动了真怒”
    “听说过四大高手吗?”
    “当然听过,听说这几位的武功以出神入化,个个都是神仙般的人物。”
    “我要是有幸得见其中一位,死也值了!”
    “得了吧,那等人物早就返璞归真,就算到了你面前只怕你也认不出来”
    “哈哈哈哈”众人大笑。
    外面跑进来一个小厮“杂货铺汪掌柜在吗?你杂货店的车队回来了,快去验验货吧”这就来这就来,诸位失陪,回见啊您呐!
    汪掌柜一路小跑回到铺子里清点货物,本次带队的是自己的亲儿子,经过几年历练经验增加了不少,但是还不够老辣,所以车队回来得亲自验看验看成色。看完了货,挥手让众伙计卸货。
    嗯?怎么车队后边还有个小乞丐啊?破衣烂衫,连双鞋都没有。身量瘦小,脸庞黝黑,一双浓眉,两只细眼拘谨的看着自己,汪掌柜疑惑的看向自己的儿子。
    “爹,这是我路过冀州滹沱河洗手,在河边捡来的,是个哑巴,我看他还有呼吸,灌了点米汤缓过来了,您不是常教育我要多做善举吗?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直接给带回来了。旷野荒郊的别把他饿死。”
    “而且,爹,咱这回捡到宝了,路上拉硬货的车陷进烂泥坑里,小乞丐单手就给推出来了,真不知道这身力气从何而来,无凭可考,无据可查。”
    “真的假的”
    “孩儿亲眼所见,岂能有假。”
    “真也罢,假也罢,给他洗个澡换身衣服拿双鞋,留在库房帮工吧。最要紧给他补个卖身契,官服查问起来也好应对。就说是新买的奴仆”
    “是,您放心”
    小哑巴正是李正李伟光,他不得不装哑,嘴里含着一块石头,不能说话。索性就当成个哑巴,汪家少爷给他灌米汤差点就给他把石头顺肚子里…的亏他醒的及时。
    在车队一路上他有想明白的地方,也有想不明白的地方,明白的是已经离家几百里了,这地方叫京城,这里的城墙跟山一样高,这里的街像河一样宽,这里的人像潘大爷的羊一样多,又白,穿的也好。大街上卖的那些个玩意儿自己听都没听过,红的绿的黄的蓝的看花人的二目,各种叫卖小吃食物饭庄子的味道恨不得把他的肠子都给勾出来。没吃过,看颜色就想吃。这个落脚的地方是汪记杂货铺,少掌柜救了自己,还把自己当成了哑巴。老掌柜留下了自己,看着面前的衣服和鞋子,既来之则安之。
    想不明白的地方可就多了,自己嘴里到底是啥?一路上也没敢吐出来。自己能活着从地里爬出来全仗着这东西,这绝对是个宝贝!让别人知道,我怕是必死。二狗子跑回家没有?会不会出意外?
    杀官差的强人什么身份?自己一身的恐怖力气从何而来?哪里是安全的地方,能让我吐出来看看自己嘴里的东西长什么样?自己这一身的力气跟嘴里的东西有没有关系?
    我不能着急,我得慢慢来。先熟悉熟悉环境。我得想个稳妥的法子。
    我如今孤身一人,了无牵挂,千层浪里得活命,百尺竿头又转身。事到如今能得活命已是不幸中的万幸,万万不可再像以前一样行事不计后果,浑浊猛楞,遇事当三思而后行,李伟光啊李伟光!你要切记啊切记!
    哑巴还是要装,最好还得傻,只会吃喝干活的傻哑巴,少抖机灵多干活。嗯啊正该如此
    回想起那天夜里还是一身冷汗,好悬闷死坑底,嘴里咬住一块石头,就觉得一股暖流顺入腹内,登时浑身充满了气力,挣开锁绑,伸开蜂腰,十个手指头也不管哪是肠子哪是肚子哪是胳膊哪是大腿,连刨带拱逃出生天。
    漫天的大雨跟盆儿泼的一样洗去了他的一身污血,还有一双脚印。当真是天不绝可怜之人。
    小哑巴!小哑巴!过来搬货,搬完把马喂喂,多轧上几刀,不许偷吃马的料豆啊,你弄吧,我歇会儿去。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