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台剑

第1章 盗果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
    李正那年一十三,年纪虽小,可惜误交匪类自甘下流,学了一身的坏毛病。
    一天天的跟一帮孩子不是偷张家的鸡,就是摸李家的狗,跑到瓜地里踩瓜玩儿,就为了听响儿。九成熟的瓜全都给糟蹋掉。也得亏这几年年景好,家家都有存项,这要是放在收成不好的年月,瓜主非得抓住这几个天杀的,活煽了他们!饶是这样,瓜农老郑,也气得一病不起。只可天天咒骂。
    俗话说得好,“家家贩私酒,不犯是好手”,可哪有不犯的呢?总干不占理得事儿,早晚有被人逮住的时候。
    “正哥儿,这事太大,只怕要掉脑袋,我害怕,我先回去了啊。”
    “嗯,你回吧,以后别说是我兄弟,我丢不起那人,寒碜!”
    “唉,也罢,谁让我上了你的贼船,说好了啊,我娘就爱吃蒸苜蓿糕,我去了可不干别的,我多薅点苜蓿拿回去,让她老人家也得得我的济。”
    “好狗子儿,没看出来你还是个孝子,你把心放肚子里吧,这深更半夜的谁会去看红果园,我上次跟大牙他们去过,果子还没熟,听说咱们村的红果到了京都值老鼻子钱了,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甭多,咱们摘个十斤八斤的,你小子将来娶媳妇的钱都有了!再说了,咱大周朝还没出能抓住我阿正的人,我这一身的轻功呢!”
    “哎哎哎,打住!打住,万一咱被抓住了呢,我说的是万一……”
    “也对,真要有人看着,咱们分头跑,抓住一个不能抓住俩,我的性子你晓得,最倔!嘴最严!绝不能出卖自己的好朋友!那是要天打五雷轰的!要是你被逮住,那你就自己看着办吧!”
    “嗯,好。”
    当地的红果其实名叫朱果,是一种药材,有温补调理之功效,内服也可,外用也可,实是习武之人的必备佳品。大周朝以武立国,习武之人自然是多的,对这东西是供不应求。物以稀为贵,那混儿李正倒也没说假话。此物说来也怪,只在此地生长。不是没人移植过,有人或是栽根或是栽种,俱都落得个南橘北枳。
    这果子不到熟成的时候没人去管,皆因为不熟的你摘了也没什么用,又酸又涩,飞虫野鸟都不碰这东西,非得十成熟才有功效,只是每到将熟之际,可就有人要操心了,县里的太爷每年都派得力的干将来护着,就怕有人行将来偷盗。
    孙班头来了好几天了,前年是他,去年是他,今年还是他,年年来之前太爷都得嘱咐:“小孙啊,数十亩的果园,你这十几个人也够了,别的树还在其次,俱是凡品。最要紧的是当中这棵,可不敢出了差错啊,大周立国六十年,四代圣君,这可是供奉。宫里的贵人每年都得跟本县要,本县要是拿不出来红果来,我就拿你的脑袋交上去。你,听明白了吗?”
    “老爷放心,下义明白。”孙班头心里话说,只怕到时候您的脑袋也保不住啊。
    数十亩地,上百棵,拱卫着一棵躯干粗壮却奇矮的老树,稀稀拉拉的几个枝子上,就长了几十个出了号的大红果,又大又红,红的发光,夜里你走到这树底下,你要是拿出书本来,站在树下借着红光能看见文字。端的是奇异非常。
    每年的七月十五月圆之夜子时,就到了它熟透的时候,摘果子也是有讲究的,不能胡乱的用手去摘,拿藤条编成的篮子接着,得用银剪子一个一个剪下来,红布包好了送到县衙,快马送入京都。这算交差。
    孙班头也算轻车熟路,家伙式儿早预备好了,带来的干粮也快吃完了,这几天打地铺睡的人浑身疼,今天就是七月十四。“大伙儿睡。明天最后一天,兄弟们啊。咱们这又算对付一年。”
    孙班头说睡,可睡不实着,为什么?干系太大!这事搁谁也睡不踏实,半夜里孙班头正在迷迷糊糊晃晃然之际就觉得有俩小个子儿偷偷摸摸进来了,不对啊?我带来的人没这么矮的啊?孙班头眼睛一下就瞪大了,随后又眯成一条线,坏了!真有贼啊?孙班头没敢声张,一来怕惊扰了贼人,打草惊蛇。二来自己一动抓的住一个,抓不住俩儿。
    好胆!多少年了从没遇到过这种事儿,他又不敢声张,怕惊扰了贼人,自己又没把握一下抓住两个,正在为难之际。来不及多想了,抓住一个算一个,到那时我再大叫一声惊醒其他人一同拿贼也就是了…
    七月十四的月亮已然很明了,真得说碧空如洗,李正和二狗看不见孙班头,孙班头可能看见他们,一来孙班头盖的被子灰不拉几,二来他躺在地上地势低,向上看能借得到月光,瞧得真真得…他可就暗自蓄力…蓄势待发
    这李正要说倒霉也是真倒霉,误听了同伴大牙吹牛的自吹自擂,又唬了个同伴前来壮胆,合该有此这遭。他俩一进红果园可看花眼了,做贼的就是这样,总想拿最好的。这山望着那山高,一门心思想最好的,也不知道哪个好那个坏,只挑大的看。就看见园中心红光一片,径直奔向园中心,可就忘了警惕二字……正望着中心这棵发呆。
    说时迟那时快,孙班头连起带叫,大喝一声,呔!抓贼!他一扑没扑着,其中一个离他近的就地一闪躲过去了,十几个人全醒了,全爬起来了,这功夫只见躲过去的这个贼人如受惊的兔子,一溜烟跑没影了,十几个人全都看傻了,“擦,什么东西?窜的这么快!”大伙儿不约而同又看另一个,老孙又扑向另一个,不亚如鹰拿燕雀的相仿一把薅住,当场就给按地上了。
    地上这个语速太快了,真是好嘴皮子!“好汉饶命!别杀我!我叫李正今年十三他叫二狗子家住西河沿爹叫大狗子娘叫老么婶……!!”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