酩酊酬初景

易宵2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白崂把酬梦背了回去,她进了屋,却似突然清醒了一般,要羡鱼给她备水洗浴,可未等羡鱼那弄好,她就先歪在塌上睡着了,仍牢牢牵着白崂。
    羡鱼端了盆水给她擦脸,白崂这才掰开她的手,她手心的伤结了痂,白崂抚了抚,酬梦下意识摆了摆手,羡鱼问:“你晚上哪去了?”
    白崂夺过手巾,道:“与你无关。”
    “今儿裴先生来了之后就不见你了。”
    “我说了与你无关。”
    羡鱼把那匕首撂在桌案上,“你少自作多情,我既不想管你的闲事,也不知道这群主子之间的纠缠,跟你说什么话也全是为了她,我知道她今儿为何反常,却不知你又中了什么邪,两句话不合竟打到了房顶上!”
    白崂收了匕首,阴沉沉地道:“还是那句话,你要是敢多嘴,我一定拔了你的舌头。”
    羡鱼道:“你今儿就算是杀了我,我也得说,她对你真,你却对她藏了假,就算我不戳穿你,你以为她就能什么都不知道?可是有些事你不说,她就把好都记在别人头上了,你这是在害她!”
    白崂把酬梦抱了起来,凝望着她的睡颜,“我不会害她。”
    羡鱼冷笑,“你只是不想害她罢了,不然我早一副砒霜送你归西了——那罗易宵许是看出来什么了,今儿都没让九皋碰她,幸亏你来得及时,你明儿跟栩栩商量看怎么办罢。”
    白崂抱着酬梦往里间走,羡鱼站在原处,无比憎恶地瞪着他的背影,“白崂,我讨厌你,每回你离开,我都希望你再也不要回来了,可你总是出现,你要是死了,千万离我们远点。”
    羡鱼把水泼在院子里,“哗啦”一声,像是把她的委屈一股脑也倒了个干净,羡鱼蹲在廊下流了会儿眼泪,院子里安静,她的肚子却突然叫了两声,便抱着盆去了厨房。
    晚上因侯爷特地支开了他们,她悬了许久的心,连饭也没吃,这会儿厨房里已没什么剩的了,只有两个凉馒头,羡鱼煮了锅蛋花汤,又把馒头煎了,就这么端着碗靠着灶台吃上了。
    九皋敲了敲厨房的门,羡鱼放下碗,问:“谁啊?”
    “羡鱼姐姐,是我。”
    羡鱼歪着身子探了一眼,瞧是九皋,笑着问道:“怎么,饿了么?”
    九皋道:“我来煎药的,我们郎君饭量小,回回剩的都够我跟闻远吃的。”
    羡鱼给他腾了地方,挪到门边继续吃,瞧他干活麻利又熟练,便问道:“你们郎君怎么也没个侍女在身边,就你们俩小子干这些事。”
    九皋摇着扇子鼓风,看差不多了,便架上了药罐子,“从前在扬州时也是有的,没带过来,不过这煎药的事儿以前也是我做。”
    “怎么不带?”
    九皋一边搅着药,一边又道:“我们夫人给留下了,说是怕拖累了郎君的身子。”
    羡鱼笑道:“怪不得你们郎君礼貌周全,原来是你们夫人是严厉,这整个洛阳城都不见有谁家的主母还管儿子的这些事的。”
    九皋恨恨的,搬了个小板凳坐下,“无非是借着话头给我家郎君泼脏水,怎么说也是亲姨母,对郎君还不如家里几个姨娘。”
    羡鱼喝完了汤,肚子里熨帖,伸了个懒腰,漫不经心问道:“我倒是听世子说过,郎君的生母似是早逝了?”
    九皋道:“是这样,我家之前的夫人生了大娘子后又隔了十年才有了郎君,郎君胎里不足,夫人又很快就撒手人寰了,家主孩子多,对郎君也不重视偏爱,都是我家大娘子把郎君教养大的,年底回扬州,就是因为我家娘子有了身孕,郎君不放心才拖了这些日子。”
    羡鱼把碗筷收拾了,看还剩了一碗汤,就盛给了九皋,他虚让了让,便端着碗一饮而尽了,羡鱼打了水准备洗碗,九皋却抢了过来,说什么也不让她动手。
    羡鱼便开了橱柜核对粮油,又道:“瞧你们郎君俊俏,他那位姐姐也一定也是个美人了。”
    九皋道:“那可不,都说郑家的两位娘子天姿国色,可跟我们娘子一比却是天上地下,要说还是那崔家的郎君命好,虽等了这么多年,到底是把娘子娶到手了——”
    羡鱼一转身看见药开了,提醒道:“你的药!”
    九皋扯着袖子便把药罐子端了起来,羡鱼给他递了碗,打趣道:“我看你在我家世子面前总跟个避猫鼠似的,背后倒能说会道得很。”
    九皋挠了挠脑袋,“不怕姐姐笑话,我一遇见世子那张嘴就怕,不过要我家郎君也跟世子似的,估计这病早能好全了。”
    羡鱼问:“你家郎君到底是什么病症呢?”
    九皋摇摇手,“哪是什么病症,就是胎里带的弱症,他又心思沉,事事只存在心上,积郁久了,无论怎么调养也不见好,就说这碗汤,若没了它,郎君这眼睛一宿都闭不了。”
    九皋端着药汤回了西厢,见闻远正在给易宵解衣服,便仍红光满面地站在一面,易宵扫了他一眼,“在人家厨房里偷食,怎么连嘴也不收拾干净?”
    九皋道:“并非偷食,这是羡鱼姐姐给我吃的。”
    易宵笑了笑,端过汤,一勺一勺品完了,九皋赶紧端着空碗急急出了门。
    闻远看他那个慌张样子,皱着眉问易宵:“他这是疯了么?”
    “随他欢喜罢,李仁这几日查得怎样了?”
    闻远道:“白崂身手不错,差点给他抓住,他这几天没敢现身,狄侯爷今儿去巡营,也没看出什么。”
    易宵咳了两声,闻远转身把窗户阖紧了,“狄舒手上一定有牌,不过也不用担心,我信酬梦……”
    “那小世子……”
    “不必再问了。崔鹏年后纳了两房妾,李仁在这既查不出就让他回扬州去守着姐姐罢,你明日代我去趟永宁寺,看看东楼,冷热交替,劝他保重身体。”
    待九皋奔回厨房,却发现羡鱼已经回了。
    ------
    哎好希望他们都能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啊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