酩酊酬初景

怨女2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酬梦刚进狄舒的院门,醉月就扑了上来,缠着她走不好。狄舒那已经摆好了酒菜,酬梦净了手坐下,先敬了狄舒一杯,翁孙二人吃了顿合乐的饭,酬梦却因不愿狄舒多饮,早早撤了酒下去,二人都有些不尽兴,却也只能作罢。
    饭后狄舒拿了个描金的匣子交给酬梦,“不过是阿翁的一点儿私房,你拿去使。”
    酬梦亲手接过,抱在怀里笑得灿烂,“多谢阿翁,酬梦的乐子全指望这个。”
    酬梦盛了碗乌鸡汤给他,狄舒喝了一口,灰白的胡子上挂了些油星,“从前你父亲他们过生辰,我也都是给这些金玉财帛,可不见他们像你似的欢喜。”
    酬梦也自盛了一碗,想到这乌鸡汤最补气血,让小厮一定给易宵那送去,又笑道:“您不知,他们许是惧怕阿翁威严,不敢在您面前得意忘形,若他们当真如面上那般清高,那这洛阳城早就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大同人间了!”
    狄舒道:“还是我的酬梦伶俐直爽,就是这一匣子财宝也换不来一盏万里春啊。”
    酬梦虽也馋酒,但仍道:“今儿已是喝了不少了,阿翁还是顾惜些身子,酬梦还指望您这个财神爷呢!”
    狄舒喝完了汤,觉得肚子有些撑,由酬梦搀着在院子散步,走了几圈后,酬梦因觉得风大,硬是拉着他回了屋,狄舒进屋后给吴兴发使了个眼色,他便带着下人离了院子。
    狄舒这才问道:“那裴濯缨今日从杭州回来了?”
    酬梦心头一跳,她知道狄舒这不是临时起意才问的,只敢老实垂眼称是,狄舒又问:“他那杭州刺史做得不错,却回来补个什么国子祭酒,你可知为何?”
    酬梦木着脸答道:“裴先生自然是成也罗家,败也罗家……江淮是个好地方,进可图天下,退可自称王,前几年宫里不太平,这拨人眼睛总盯着上面,怕是王公公那边已是控制不住了,上面要换人,依您看,这太平日子还有几天?”
    狄舒听完不屑一笑,厉声道:“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那江淮的这几年风调雨顺,民乱却一直未息,他们那伙人是只想着自己的权势,把民生根本混忘了,可裴淮在那做了些事,罗展林不容他,现在官员任派都在北司手里,王九良正好出手。
    王九良有兵,圣人动不了他,只能牵制郑程,裴淮到底是个人精,这种局势下还能给自己博出一条出路,祭酒的位子虽不高,可翰林学士是位同内相!咱们的太平日子从他下船就结束了,酬梦,你这是聪明反被聪明误!郑家与罗家已经是成不了了,他对你也甚是满意,而你为何这么大张旗鼓的要那罗易宵住在咱们府上,他裴淮跟罗家是什么关系,你想帮他,我只怕你引火烧身!”
    酬梦听狄舒语气愈发严厉,忙在他脚边跪了下来,“阿翁,易宵待我真诚,我也本无心利用他,更无心害他,况且我们已是退无可退了,若此时不表态,难道再由着他们劫了我逼您么?”
    狄舒让酬梦起来,在自己身边坐下,叹道:“痴儿!我这条老命还能撑个几年?可你呢?若有一天出了事,无论裴淮还是罗易宵,哪个能救你?”
    这话问得酬梦鼻子发酸,一汪热泪堵着眼睛,她抽噎道:“我本来也没指望他们能救我……那您又为何不退干净,今儿又去巡了营,为何还留着那支精卫在手上?您也知道您不过是他们互相制衡的一环,在这座城里若没了利用价值反而更危险,我实在不愿您再为我的将来这么殚精竭虑了,酬梦打从心眼里厌恶这一切,可是又逃不开,阿翁,我——”
    狄舒用手给她拭了两颊的泪,这几日天干,他手上又有些皲裂,又怕搓疼了酬梦的嫩脸,“是阿翁不中用,若早知如此,我断然不会让你回来,什么爵位,什么狄家,不过是阿翁当日害怕晚景凄凉,是阿翁太自私了,酬梦,你的命不该这样。”
    “阿翁,我以为我掩饰得很好,但还是被您看透了,我、我看不起这样虚伪算计的自己,不想在您面前丢人,可、可是我心里有数,您别厌恶我,酬梦并无坏心。”
    狄舒的声音干涩,“你以为战场上只有刀光剑影么?手里握着将士的性命,头上顶着天子的责令,那是人过的日子?尽忠尽忠,算计算计,反而把自己算计进去了,要没你,阿翁这辈子到死也不知道自己图什么!你不过为了我,阿翁怎会厌恶你啊!我只怕你被人利用了,你才几岁,他们都是些什么人,心眼子多得能把心钻空了,能被你算计了去?你老实说,裴淮到底跟你是什么关系?”
    酬梦擦了擦泪,她哭红了眼睛,眼神不再清澈,盛满了无奈与委屈,酬梦道:“没有关系,他与我能有什么关系呢?连我也不似幼时单纯了,自然也不指望他能单纯,就像您说的,他既能搏出来,就不能轻松把自己撇干净,这水越浑,咱们才越安全不是么?”
    狄舒最怕她犯傻,对那裴淮生了心思,听了她的话又微微松了口气,“酬梦,别犯傻,也别发愁,阿翁就算把这天给你戳个洞,也不会让他塌了砸着你,别哭,你乐呵呵的阿翁才瞧着欢喜。”
    酬梦听了这话却更觉口内苦涩,伏在狄舒腿上抽泣。这十年,头顶那片云始终在变着形状,不变的只有这城中的算计和猜测,酬梦的喜怒哀乐,不过就如那月相一般,适时而生,偶有乌云掩月,她反倒觉得痛快。
    她把这些写给裴淮,她信他,酬梦把他看成是自己的出口,可是他回来了,他又成了这洛阳城中不自由的一份子,酬梦哭自己,更哭他。这样的日子她不想要,可她怕死,人血的温度与半挂的头颅让她反胃,所以她不得不好好过。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