酩酊酬初景

贺礼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午饭后又有几个学里酬梦的有人来送贺礼,酬梦迎送了一日,到日落十分已是倦的连饭都懒得吃,歪在塌上,摇着窗扉,霞光明暗扫过她的脸庞,棠期的那只鸟果然叫声宛转悠扬,她想叫羡鱼把鸟笼提过来,叫了她一声,却无人应,门外有小厮站在窗下回禀:“羡鱼姐姐去库房收拾去了。”
    酬梦点点头,让他退下了,合眼尚未入眠,只侧着身听鸟叫,忽然嗅到一阵熟悉的香落在她身边,酬梦笑着摇了摇铃,却不转身,只往身后摊开手心,“快拿贺礼来,不然就治你的罪。”
    “尚未入夜,你说什么梦话?”白崂扯了枕头,在她身旁顺势躺下。
    酬梦挑眉,“今儿一天不见你,去哪了?”
    白崂道:“我嫌人多吵闹,快活去了。”
    酬梦看他头上粘的几根枯草,“又飞到什么枝杈子上喂鸟听泉了罢,那算什么快活,下回本世子也带你去开开眼界,保管你要乐不思蜀了。听见没?棠期送的画眉,知你喜欢鸟,就放你屋子里养着罢。”
    他摇头不要,“笼子里的鸟有什么趣儿?别在我手里给养死了,你那相好又得哭湿你一身衣裳。”
    酬梦笑道:“怪不得小鱼姐姐说你是个醋坛子呢,蕴清妹妹的醋你也吃么?”
    白崂起身,语气带刺,“你那什么羡鱼再这么管不住自己的嘴,我一定给她晾成咸鱼给你下酒。”
    这话说得酬梦背后发寒,怪道:“你这人,非得这么刺挠,不近人情么!你要是敢动我的人,我、我也——”
    “你怎么样?”
    “我能怎样呢?又打不过你,又抓不住你,只能为你鱼肉。”
    “没良心!”
    “我没良心?天地可鉴,我倒想问问白先生,到底要我怎样在您那才算是有良心?”
    白崂掐着她的肩,“你有良心?那你那良心里可装了什么人?有我么?”
    酬梦摆手甩开了他,“怎么没有!白崂哥哥也不必总是拿话刺我了,你若不信,尽管拿刀子取了我的心剖开看看,又不是不会!”
    这话直戳在他的最痛处,白崂气得额上青筋直跳,“我当然会,您别忘了,我就是把杀人的刀,小世子也不用在我面前装好汉,别逼得我拿你的血开刃。”
    酬梦气得扔了手里的铃铛,叮铃铃一声,撞在了墙上,她又解了领子,露出半侧肩膀,“你要杀便杀,左右我死了这世上有哭我的人,可你死了,谁哭你!”
    “我当然是连哭你的那群人一起杀了,一个不留,从此这世上就清净了!”白崂说话间摔了帘子出门了。
    酬梦提了枪,紧跟在他身后,凝力一刺,枪尖从白崂肩上穿过,挑破了他的外衣,枪头的红缨扫着他的脖子,酬梦道:“你就是个捂不热的石头,从来瞧不见别人对你的好,既如此我也不必对你好了,咱们一决高下,从此便断了,天高海阔,自有白先生的好去处,我这破院子配不上您这位豪侠!”
    白崂回头看见酬梦双手执枪,满脸泪痕的瞪着他,心头一紧,抬腿踢了枪杆子,往怀里一拽势要夺枪,酬梦屈膝同他较劲,借力又是一挑,白崂抽出匕首,脚尖点着枪身往酬梦身边刺去。
    羡鱼大叫一声:“栩栩——”他便提着酬梦飞上了屋檐。
    易宵在房中静静看着院中的闹剧,闻远见势不妙,抽刀欲救酬梦,他扬手挡了下来,温声道:“他不会的。”
    酬梦咬着牙,正欲骂他,白崂却将匕首放进她的手中,刀刃逼近自己的脖子,酬梦欲松手,踩了他一脚,他却不为所动,“你打不过我,可要断,也得你亲手断,来啊——”
    酬梦使劲咬了一口他的手,他反倒攥得更紧了些,那刀柄上的浮雕硌得她的手痛,酬梦道:“你疯了么?”
    白崂凝视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地,“不是要断么!”
    酬梦叹了口气,“你不跟我打,我不跟你断。”
    白崂这才松了手,酬梦脱力,那匕首沿着房檐滚了下去,院中的羡鱼吓得往后一跳,忙用帕子包了收了起来。
    白崂道:“你又打不过我。”
    酬梦仍不服气,“你别拽着我到处飞,我怎么打不过你?”
    “那我不跟你打,你就不跟我断么?”
    酬梦噗嗤一笑,扶着白崂小心坐了下来,“真看不懂你这臭脾气,你到底是想跟我好,还是不想?适才要挖我的心,现在又不愿跟我断,我不懂你,你明白告诉我,你是怎么想的,我们商议个章程出来,没得下回又让人看笑话。”
    白崂道:“有什么好商议的,你是主子,跟我这个下人商议什么章程?”
    酬梦摇着他的手,仰望着他,“我不是主子,我是酬梦,你是白崂,白崂哥哥,别气了好么?屋顶上冷,咱们屋里说话不好?”
    白崂蹲下给她的衣领重新系好,胡乱打了个结,带她下了屋顶,无奈道:“栩栩——罢了,刚才是我的错,这是给你的。”他从怀中掏了根木簪子递给她。
    羡鱼忙跑上去检查酬梦有无受伤,又听酬梦问:“你雕的?”
    白崂讪讪的,“嗯。”
    酬梦给羡鱼也瞧了一眼,羡鱼随后白了他一眼,酬梦拍了拍她的手,说自己无事让她安心,又问白崂:“你的手何时也这么巧了?这是什么?苍鹰?”
    白崂眉头一蹙,便要夺回簪子,“那是蝴蝶。”
    酬梦忙扬手躲过,笑道:“好,我喜欢极了,你早拿出来不好么?看在它的份上我也不会跟你打架了。”
    二人闹这么一场,酬梦头上的冠也松了,她索性解了头发,拿着白崂送的簪子要羡鱼帮她重新梳头,羡鱼却只捏着帕子酸道:“我手笨,可不配碰他的东西。”
    白崂扫了她一眼,转身出了门,酬梦道:“欸——刚哄好,你何必又刺他!”说着便握着簪子,披着发就这么忙着追他。
    羡鱼听外面没了动静,掀起帘子一瞧,见裴淮正站在院中,她侧身帮酬梦理了理袍子,轻声道:“我说什么,躁了这一日,可把真佛盼来了。”
    -------
    翩:(戳手)小孩子么脾气躁,把老人家拉出来给他们顺顺毛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