酩酊酬初景

约定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罗薇收拾停当,领着迢迢去了魏王府谢恩,同魏王妃打了几句机锋,出来时已是疲乏不堪。天热,马车的帘子全都掀了起来,迢迢在一旁又是摇扇子又是擦汗,罗薇摆摆手要她停下,经过藕粉铺子的时候罗薇叫停了马车,要迢迢下去买两盏冰藕粉来消暑。
    罗薇不爱那些果干,觉得破坏了藕粉清甜爽滑的口感,便把面儿上一层撇给了迢迢。
    那白瓷碗是从冰水里捞出来的,碗边围了一圈嫩粉的荷花瓣,冒着细细的凉烟,罗薇轻扇,凉气拂过双颊,便觉偷得一丝惬意,笑道:“从前我家里有个厨子是杭州人,最会做这些,我夏日贪凉,更是离不开这个,可郎中说我体寒,不利生养,要我断了这些个凉东西,今儿太热了,破回戒。”
    “这郎中真是缺德,若是有病他治不好,那是他医术不行,可我瞧夫人面色红润,并不像是身子有恙的,定是他瞧不出什么,又怕自己拿不到诊金,这才编了个幌子哄人。况且这生育之事又不是单靠女人一个,那郎君……”迢迢这才意识到自己失言,忙低头咬住了嘴。
    罗薇拍了拍她的手,“这话倒新鲜,咱们说体己话,你不用在乎那些个,从前踏歌对我也是一样的忠心,只不过从来听不到她说这些个,虽然放肆了点,但是好的。我家大,规矩更大,同自己父母尚且要讲上一车场面话才能入题,跟我讲点儿真心话,是你的本分。”
    罗薇最终只吃了一半,剩下的赏给了迢迢。冰碗上都是水,已经放温了,迢迢端着碗,想着刚才罗薇的手,指腹扣在她的指缝里,湿凉柔软。她捻了捻自己手指,都是些粗糙的茧,撇了撇嘴,一口气喝完了剩下的藕粉。
    今儿是入夏以来最热的一天,贾青趴在床上,汗浸湿了褥子,白崂端了盆水给他擦汗,只是正午井里的水也是温热的,并不十分爽快。
    贾青道了谢,要白崂搬椅子坐在自己面前,他瞧着白崂不过十岁年纪,黑瘦的脸,一双斜挑的凤眼,与裴淮竟无一丝相似之处。
    贾青挪了挪屁股,扯到了伤口,疼得一阵抽气,又无奈叹道:“傻小子,那点子银子算是什么恩?现在瞧见了,你以为奴才那么好当的么?”
    白崂抿着嘴,今早上打柳安的时候,他就站在他脸前,只看见他嘴里念叨着什么,却听不见声,后来他晕了,又被弄醒了接着打,那板子上粘了柳安屁股上的烂肉,血红一片,白崂腿一软,也倒了过去,被浇了两盆水才醒,后来贾青被抬了进来,他才知道他这个管事的也没逃过责罚。
    白崂怕极了,可是却不敢认怂,拍了拍胸口,“师父就留了一把剑给我,这里面有他的魂,他的侠肝义胆全在这儿,我不能对不起他的养育之恩,做那背信弃义的小人。那点银子在您看是不多,对我来说却是师父的救命钱,虽然他走了,但是我也不能不报恩。”
    “毛都没长齐呢你知道个什么?你做了人家的奴才,就是把命交给人家手里握着,等你以后有了喜欢的女人,你就知道苦了,你一人做了奴才,往后你的世世代代都是奴才,你知不知道?”
    白崂站起来,义正言辞地回道:“我不喜欢女人,我师父就没女人,我也不要。”
    贾青气得把胸下的枕头扔了过去,白崂一闪身,踢翻了水盆,贾青骂道:“混话!有天就有地,有阴就有阳,那筷子还要一双才能使呢,哪有男人不要女人的?听叔一句劝,晚上见了郎君就说自己怕了,悔了,他会依你的。出去学个手艺好好过,你师父虽穷,却无外债,何苦把自己卖了呢!”
    白崂拾起枕头,拍了拍灰,“贾叔不必劝我了,我心意已定,大不了就是一条命,郎君既要,给他就是,我仍去找我师父。”
    白崂把枕头给贾青重新垫上,噘着嘴坐抠床边的毛刺,贾青长叹一口气:“你这倔劲儿是随谁!罢罢——既如此,你就记住,奴才最要紧的是忠心,不能背主,易主的奴才一定不会有好下场,你虽然是奴才,也只能由你主子差遣,主子对你不好,哪怕你离了他,却不能为别人害了他;其次,奴才也是人,是人就有七情六欲,伺候主子的时候你得藏着自己的心,否则一定会给人利用了去,要卖命也得知道自己为谁卖命;最紧要的,好好活着,别把自己的命不当回事儿,你师父给你捡回的这条命,不是让你糟蹋的。”
    贾青语重心长地讲了这么一通,却见白崂托着头,问道:“那贾叔有女人么?”
    他转过头,“有,嫁人去了——合着我跟你说这些你都没听进去?”
    白崂道:“听了,听了,我绝不背主,好好活着,至于那什么心啊,我听不懂,到时候再说罢。”
    贾青跟他讲着府上的情况,包括裴淮的经历,嗜好和习惯,直到门口有小厮叫白崂,他嘱咐了句“别怕”,白崂挠头直笑,说自己长这么大还没个怕头呢!
    白崂见着裴淮,照着贾青教的行了礼,见裴淮端坐在案前写字,也不言语,低着头扫视脚边那块地方。
    裴淮写完最后一笔,撂下笔,对白崂道:“没事儿别低着头,你也不是那种人,不必硬做出一副乖顺样,为人貌足畏,色足惮,言足信即可。”【1】
    白崂称是,挺直了腰,直视裴淮的双眼,裴淮摇了摇头,问道:“读过什么书么?可认得字?”
    白崂道:“认得字,先生教了论语,我不爱读。”
    这几年内乱不停,国子监的生徒连年减少,外面的私学也都是倒的倒,散的散。他这师父没钱给自己看病,却能给他交束脩,裴淮沉吟道:“你师父的确待你不薄——来写两个字瞧瞧。”
    白崂接过纸笔,趴在地上写了自己的名字。
    裴淮接过来一看,笑道:“这是笔,不是刀,执笔的劲儿要使得巧,力在手腕不是手指,你这字像砍出来的。不过会写就好,你师父是剑客,你可会个一招半式的?”
    白崂生怕裴淮小瞧了他,“会一些,师父留了本简谱给我,日后照着练总能练成的!”
    “不着急,今儿叫你来,是有一件要事交与你——你还记得那日车上的那位小世子么?”
    白崂点点头,当时被喷了一脸鼻涕的账他还记着呢!
    裴淮道:“我收你进府,却不是要你来伺候我的,那小世子身边缺个暗卫,我打算让你去,你仍是我的人,明面上的主子却是他,你可明白?”
    白崂想了想,眼睛一闭,大声道:“我不懂。”
    裴淮哑然失笑,又正色道:“其中利害关系你不必知晓,或许重阳之后我便要离京,这一去不知要几年,此后就你将那侯府中大小消息递与我知,亥时叁刻时你去角门上等着,会有人带你去该去的地方,教你做该做的事,时机成熟后他会送你进侯府。”
    白崂道:“可是,贾青叔刚告诉我易主的奴才没有好下场,我是来报您的恩的,我又怎么能去保护那小世子?”
    裴淮眉毛微抬,“他说的不错,你若是背主,我自然有法子料理你,你只记着听我差遣调配便是,我要你护他周全,并不是为他,而是为我。此后你我二人除书信往来,再难碰面,你还小,不知你这会儿的冲动能撑几年不后悔……这样,十年内,若你反悔,我便放你自由。”【2】
    说罢裴淮扯了张纸写了“自由”二字,他下笔遒劲,铁画银钩,与这人外面看着却是极不相称。
    裴淮盖了自己的私印,写了日期,折好交于白崂,“字据为证,以你弱冠之时为期,逾期不候。”
    ---------------
    【1】礼记·表记篇
    【2】现代汉语的“自由”由日译汉字引入。
    古代汉语中“自由”二字早已出现,只是同现代汉语的哲学意义上的“自由”不同。
    意为由自己意志行事,不受拘束。例:唐·刘商  《胡笳十八拍》之七:“寸步东西岂自由,偷生乞死非情愿。”本文“自由”之意出自此处。
    翩:话说你们觉得九点晚么?要提前吗?我没追过网文其实并不是很了解…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