酩酊酬初景

迢迢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年前上面本有意要在扬州设分学,以统管淮南、江南与浙西叁道官学,裴淮正欲借着这个机会外放。结果今天朝上,杭州刺史吴善言借书上奏两浙一带草窃群寇交倾,浙西节度使邱恩贪污暴横,辖地危亡是惧。
    圣上大怒,即刻下命处斩邱恩,并命现任淮南节度使罗展林都统浙西道与江南西道,平定民乱。可那邱恩是现国子祭酒的女婿,裴淮为此糟了一日数落,若想体面外放还需其他门路。
    庆国公今日趁势将踏歌的事说与王九良,他本就有意拉拢地方节度使,这下罗二郎势大,镇乱需用兵,用兵需粮草兵马,正中王九良下怀,自是开心应下了。
    转身却寻裴淮道谢,说二人之后便是亲家连襟,又叹当日圣人曾有意要点他做翰林学士,而裴淮碍于出身,终是不得重用,日后定尽力提携他。
    酬梦入京之事裴淮曾私下奏禀过圣人,王九良却不知此事,显然是与圣人已生了离心。圣人靠北司上位,这几年朝中明暗也有些自己的心腹,只是朝中庶族与士族的党争过盛,终不成气候。
    裴淮借着岳家靠上了北司的船,也连带上了狄家,可这样一来,他又成了个位置尴尬的,圣上必然不能再信他,狄家那侯爷劝他退,本是好意,可这么牵叁绊四的退也是退不干净的,怕是日后也不好来往了。
    裴淮窝着火回家,贾青那个不知轻重的却将那汗巾子直接挑至眼前。院中侍女不过那几个,却没有一人名中带“芳”,除了自己每日同床共枕的那位夫人。
    现世现报,当年他负了燕娘,如今他这后院倒真应了自己笔下的那句“秋月凛凛宵露重,垂柳还泪别芳魂。”
    裴淮回至房中,见罗薇正在塌上歇觉,旁边站着一个面生的小侍女打扇子,他摆手要那侍女下去,罗薇却正好睁了眼,叫下人摆饭。
    两人沉默用完饭,又是无言对坐塌两端,罗薇抱膝独弈,裴淮执了本《庄子》,兴致寥寥翻了两页,看罗薇梳着高髻,曲眉凤目,额间画海棠花钿,双颊红润丰腴,嘴角噙笑,举棋不定中透着风流,他又低头看摊开的《盗跋篇》里的尾生抱柱那段。【1】
    这故事裴淮不陌生,可他始终不解其中情。当年跟燕娘那一段,他自认不曾给过只言片语的承诺,也并不算失信。
    他一早看透了婚姻不仅是男女情爱的终点,更是男女契约关系的起点。他与罗薇这场婚事,不过是用了自己的才色,换了她的门第、声望和财富。双方的交易并不平等,罗薇吃了亏,他也愿意信守承诺,不生二心。
    罗薇失约,他亦不至于“抱柱而死”,或许那涤荡五感的情爱于他是此生无缘了,就在六礼完成的那一刻,他给自己上了枷。
    裴淮看着依旧娇艳动人的妻子,无声笑了笑。
    罗薇今晚一直想着扬州那边的事,只怕自己兄长冲动,对那吴善言下手太早,落人口实不说,又要坏了裴淮的路。
    只因这两年裴淮一直在国子监熬着,升迁艰难,她一早打算好了裴淮的外任之路,便设了个一石二鸟的局,要罗展林派人在浙江诱逼圣人亲信吴善言弹劾邱恩,危急下朝廷便只能派兄长统管江淮,再给北司机会出手拔掉江淮的刺,这江淮的路子便打开了。
    而她今日一整天都神思倦倦,睡不醒似的,只晚饭后这会儿脑袋清爽点,拈着棋子好好谋划了一番,直至裴淮洗漱停当,她才晃过神今日二人还未交谈过。
    罗薇上了床后,跟裴淮讲了两句收了个新侍女的闲事,很快又沉沉睡去了。裴淮睁眼挺了半夜,悄悄提着灯去了茶房,踢翻了几个炉子,点了几个炭篓子,火渐渐蹿起来,爬上架子,绕着那些陶罐子。
    天上残月一弯,地上火花四溅,他弄出了些声响,随后隐身在角落里,院中渐渐响起“走水了——”的呼喊,下人奔走救火,泼水声哗啦啦一阵响过一阵,在烈火中化成雾。
    裴淮回来时正见罗薇撑着身子张望,“说是茶房走水了,可有人伤着?”
    裴淮解了衣服躺下,“这个点谁会在茶房,无事,睡罢。”
    月亮落下时,柴房变成了一堆焦炭,只留下几片破瓦。
    罗薇睡到近午时才醒,侍女迢迢听见内房动静掀了帘幕进来,递了杯清茶给罗薇,“夫人好睡,外院可热闹极了。”
    罗薇问道:“为了茶房走水的事么?”
    迢迢道:“我刚来,人也不怎么认得全,只是听说郎君昨儿个下职后在书房发了好大的脾气,杯盏椅子砸了一地,夜里茶房又着了火,今早贾青把府上的小厮叫到一起,点名道姓地好生训了一通话,几个有资历的都挨了几个嘴巴子,他自己领了二十板子,原茶房的柳安挨了八十板子,没打完就晕了过去,灌了两碗药醒了,倒是个烈性的,到了一声都没吭。”
    罗薇细细审视了迢迢一眼,她穿着豆青方领短衫,鹅黄长裙,梳圆环椎髻,看着清新灵俏。
    罗薇只因合眼缘便从四个人里选了年岁最小的她,如今听这通回话,周全妥当,心中十分满意,瞧着迢迢的两弯杏眼,也扬了嘴角道:“八十板子?果然那几坛子茶就是他的命根子,难得看他发次脾气……贾青呢?”
    迢迢道:“在茶房那守着呢,郎君早上的意思是不必重盖了,叫栽几棵树添上,夫人要叫他么?”
    罗薇想了想,这裴淮是拿外院开刀了,竟然拿这俩做了筏子,虽然蹊跷,但也不好直接查问,便道:“罢了,你今儿这衣服配得好,我匣子里有只镶白珠的海棠绕枝步摇,配你这条裙子极好,你取了去戴上。”
    迢迢却不推脱,忙谢了罗薇取来了,跪坐在罗薇脚边,斜斜插入发间,轻轻一摆,那两颗白珠便荡在眼前,眼珠直盯着轱辘轱辘转。迢迢喜不自胜,抱住罗薇的腿道谢:“夫人真好,瞧我这都欢喜晕了。”
    罗薇把珠子上缠上的碎发解开,笑道:“疯丫头么?往后做事可得再端庄稳重些,像今早那样把事情前前后后清清楚楚回禀,便极好。我这夫君规矩多,那贾青是他的人,为他驱使便也由他发落,若我出手管外院的事,他必定要恼我,可麻烦就在这,他是个心思深的人,有时即便我惹了他,他恼了,面上却是不显的。但是你是我的人,咱们在内院圈着,自然更亲密些,有好的我赏你,可若你有不好的,我也是绝不留情的。不过只要你敬着一颗心,我自然不会薄待你。”
    迢迢跪直了道:“我晓得,夫人别看我年纪小,道理我却是懂的,夫人也知道,家父本来是个小官,只因犯了事,一家子女人都成了奴婢,被这么送来送去的,身子也破了……听说之前的踏歌姐姐是为了嫁人出去的,我是个不愿嫁的,若夫人觉得我伺候的好,我就伺候夫人一辈子,若哪天夫人寻了更好的,把我换了就是,只是我再不想被送人了,也不想伺候男人,只求夫人给我口饭吃,别说一颗心,就算要把我的五脏六腑挖出来,我也愿意。”
    罗薇掐了掐她的脸,调笑道:“果然是个疯丫头,你还小,话不可说那么满,等你有了中意的人,怕是还要嫌我碍事了。若要你去伺候郎君呢?你也不愿么?”
    迢迢忙磕了个头,那步摇的珠子又缠上了发髻,“魏王说郎君不近女色,这才送了我们几个会弹唱的来,想来郎君不是那样的人,我也没那个张致心思,夫人选了我,我就是您的人,只这么一颗心,好好伺候您一个就成了,若您让我伺候郎君,还就是多伺候一个主子,夫人说我能愿意么?”
    -----------
    【1】《庄子·盗跋》原文:尾生与女子期于梁下,女子不来,水至不去,抱梁柱而死。
    翩:偷懒,格律平仄什么的,我当初念书时就学得不怎么样,本文中出现的所有非引用诗文(我尽量不糟蹋中文),都听个响就是,别较真(苦笑)
    其实夫妻之间真的很难坦诚相对的,所以误会也没那么重要,解不解释的根本改变不了这两人的关系……老裴这人也不是那种无脑汉子,本质就是个儒生,在这一章杀人放火都干了,已经是很难得了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