酩酊酬初景

恩威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翌日,国公府派了车来接踏歌。临行前,她将那荷包放在床榻上,头也没回地走了。
    罗薇亲自拦着她的手把她送上了车,亲热道:“好妹妹,昨儿府里那边我都帮你打点好了,你安心去就是。”
    踏歌含泪一拜,几度欲言又止,罗薇安慰道:“这车是送你回家的,快别哭了,往后只有你享福的。”
    踏歌仍乖顺地点点头,想着主子身不由己,却尚有转圜余地。她容貌昳丽,出身高贵,只是骨子里高傲罢了,即使和离,也有国公府的仗势,而自己浮尘一般轻贱无依的人,又何必管她的闲事。终是把昨日从柳安那里听到的话咽了回去,只道了几句珍重感激的客套话,扶了扶头上的玉簪,转身上了车。
    马车前行,罗薇携着仆妇回了后院,那踏歌摇身一变成了庆国公义女的事便在下人中传开了。
    有羡慕踏歌的,也有夸赞罗薇的,更有几个会投机逢迎的,对罗薇更是殷勤备至,只盼自己也能得个好出路。
    贾青因白崂今日要入府,没跟着裴淮上朝  。柳安虽然极得裴淮信任,却是个无足轻重的茶房小厮,贾青实在不解裴淮为何怀疑上了他。
    他在前头送了踏歌出门,一回头便瞅见柳安在门边呆站着。痴痴傻傻,失魂落魄的,差点撞了罗薇。
    贾青眉毛一拧,把柳安提到了院角,两人私下里也一起喝过几次酒,还算是有些交情,贾青忍着怒气问道:“你这是撞了鬼了么?”
    那柳安因昨夜踏歌离开时干脆利落,并不似他那般不舍,更觉五内俱焚,蒙着被子哭了半宿。今儿早上特地偷偷跑来送她,却只能瞧见人缝中她的一片身影,昨夜的恩爱竟如露水一般无痕可索,全因自己无用,护不了她,还怕害了她,见她离去,也只能行尸走肉一般无悲无喜,却更是定下了那出家的心。
    这会儿贾青来问,也只能老实道:“许是昨儿没睡好,头晕。”
    贾青暗暗凑过去闻了闻,并没有嗅到酒气,又看他双眼浮肿,面色苍白,便道:“你一个年轻力壮的怎会因为没睡好头晕?这么着,我准你一天假,赶紧去医馆瞧瞧,别真是生了什么大病,到时候再传给别人就坏了。”
    他踌躇片刻点头同意了,跌跌撞撞独自出门上了街。
    贾青在他身后张望了一会儿,转身去了茶房,掀了茶叶罐子和炭篓子一一查看,又遣人送了账本子仔细核对,却无不妥。那柳安本就是个爱茶的,不仅是罐子、架子,连着地上,都一点炉灰都找不着。
    茶房不大,贾青连着转了几圈,把能眼见的东西都翻查了一遍,结果都无缺损。可裴淮既然发了话,那就是已觉察出柳安的猫腻,若他不拿出东西来,那把剪刀怕就不会是单单躺在自己手心那么简单了。
    贾青在茶房虚耗了一上午,临近晌午,有小厮寻来,“哥哥让我这一通找,陈楼带着个小郎回来了,说要见您。”
    他拍拍袍子随小厮去了,见着陈楼和白崂一高一矮躲在树荫下,使了个眼色,陈楼便巴巴扯着白崂去了他身边。
    白崂见着贾青也随着陈楼作揖,贾青点点头,对刚才那小厮道:“先带他去我房里歇下。”
    白崂去后,陈楼巴结着道:“不过是外面的野小子,哥哥让他跟我们一处挤挤就是了。”
    贾青道:“臭小子,瞧你嘴严才派你往外面做差事,你若再这么碎嘴,我定给你赶回去扫马棚。你跟柳安平日住在一处,可瞧出他近日有什么不妥的?”
    陈楼眼睛一转,想那柳安个木头模样,从前得罪了夫人,差点被打死,却不过懂些茶水上的门道,就在郎君那讨了个清闲干净的差事,平日也不常跟他们这群人来往。要论交情,只怕他跟贾青还近些。
    陈楼思量片刻,终究是想着他是郎君的人,也就敷衍道:“他这个木头桩子,得了空就回家看他老娘,老大不小了还是个童子鸡,能有什么不妥?”
    两人一处往下人房里去,一开门,房里的一阵污浊的酸臭气便扑了出来,贾青道:“他是怕跟你们几个沾了些不着调的脂粉臭气,坏了郎君的茶——他睡什么地方?”
    陈楼遥遥一指,“最里面。”他又看到自己枕边的粉红肚兜,忙上前两步揣进怀里。
    贾青只当没看见,细细翻找柳安的被褥。
    陈楼看他行为,料定是柳安偷了东西,贾青这是拿赃来了,也不再上前凑趣,只老老实实守着门口。
    柳安这床铺临床,床上一张薄被迭得整整齐齐的,他先翻了褥子,并无夹带。粗棉布的被罩子洗得发了白,日光一照,泛着些绿。贾青仔细一摸,竟发现那被面尚未缝合,往里一探,扯出来一条碧绿的云锦汗巾。
    这料子他认得,是夫人从国公府带来的。若说分赏给下人也有可能,或是给了踏歌做成了汗巾,这两日忙乱给弄丢了,他见料子好便捡了来,藏在这里。
    可贾青细想昨日裴淮的神情,只觉背后冷汗直流,忙把这汗巾收到袖口里,又将这床铺回整好,陈楼见他完事,弯腰道:“今儿这事儿小人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不知,哥哥放心就是。”
    贾青下巴指了指他怀中粉色的一角,道:“你这两日也累了,家去两天修整修整罢。”
    陈楼自是感激不尽,连忙应下了。
    裴淮下了职归来,口干舌燥,却发现茶壶是空的,气得摔了杯子。贾青刚至院门口,听到里面瓷器破碎的声音,忙指使两个小厮烧水煮茶,自己缩着脑袋进了书房。
    “郎君,白崂已经住下了。还有柳安,我四处打听了,都说是最老实本分的一个人,且茶房里一两茶叶也没少,一块碳也没丢,包括您收藏的茶具杯盏都完好无损,只是……”
    “说——”
    “只是在他床铺上搜出来一条不合他身份的东西……”贾青把那条汗巾呈上,特地把那绣着花纹的一端藏在底下,裴淮睨着他的手,眼神几乎灼穿了那块锦缎。
    贾青见裴淮不发落,便大着胆子道:“是属下失察,不知郎君是如何察觉这小子有猫腻的,这料子虽不是下人该用的,却也极有可能是他捡到的,或是外面人送的,不若看在他以往尽心,就饶他这回罢。”
    裴淮用扇子柄将其挑起,那汗巾摊落在地上,几块精斑触目惊心,裴淮瞧准了那“芳”字,扇子脱了手,门上小厮送茶来,刚掀了个帘子角,裴淮一把椅子摔了过去,贾青连忙跪下告罪。
    裴淮道:“他你手下的人,自然不必过我的手。可你是时时跟着我的,谁能替你求饶?魏王如何就能送四个乐伎来,却不是什么舞姬、侍女?这院子里的窟窿是等着我拿你的头来填么!”
    贾青伏在地上,使劲磕头,“小人该死,求郎君责罚。”
    “这回是你失职,便革你一个月银米,再去领二十棍子。我倒不知你义薄云天,菩萨心肠,想保他的命,可也得掂量掂量自己值个几斤几两?那内造的东西,这城里几个人使得?瞎了你的狗眼!人都偷到眼皮底下来了!”
    贾青这会儿在心里把柳安骂出了个血窟窿,他跟着裴淮这么多年,这是头遭儿挨打,却听裴淮又撂下话来:“那柳安也不必审了,这事儿不光彩,要紧是堵了他的口,不能给人抓了把柄——他手脚不干净,脏了我的茶,若能活着,便打发出去,若死了,给他家里人五两银子治丧。该怎么办,你心里清楚。”
    --------
    翩:本文没有绝对好人或者是完美主人公,尤其是男性角色。因为直观的好人一定是利他的嘛,但是这不是乌托邦,为了生存人物还是要有他的复杂性在,不然我写什么长篇
    不管怎么说裴淮缺乏的东西以后也会让他痛苦滴
    还有这是个古代丁克,性快感和传宗接代分很清的人
    哎读者不喜欢这个人我很能理解,我也一边写一边骂他(不过是因为他不好写)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