酩酊酬初景

合心5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柳安哆哆嗦嗦从她身体里退出来,阳物半软,滴滴答答挂这些春液。踏歌半躺在桌上,渐渐找回了些神志,扯了嘴里的东西,擦了擦下体的粘腻,扔给柳安:“你也擦擦罢。”
    柳安结果,妥当放在一边,道:“我舍不得,还是用那条旧的好。”
    踏歌只觉得刚过了痛劲儿,找到些爽意,就被人凭空拉了下来,这会儿仍不满足,娇声道:“你来,我想给你搂着。”
    柳安拉了椅子坐着,把踏歌揽在腿上。两人仍未提裤子,性器重新相遇,柳安的胯下之物又硬了起来。
    踏歌跨坐在他怀里,他那东西似有若无戳着花蕊,花茎收缩,花洞中残留的阳精缓缓滴落,又弄湿了那麈柄。
    踏歌等着他主动,而他却只紧紧搂着她的腰,不做动作。
    踏歌扯起裙子掩面问道:“我还想再要,你可给么?”
    柳安握住她的手,“我不敢,刚是我没控住,才脏了姐姐的身。”
    踏歌有些失落,又带着被拒绝的羞耻,叹道:“又说这扫兴的话做什么?”
    “我怕姐姐有了……”
    “哪里就是那么容易的事儿,夫人这都多少年了,不一样没动静么?”
    柳安靠近她的耳朵,小声道:“姐姐不知情,那是因为郎君服了药,药都是我给煮的,这事儿除了我与贾青,再无人知道。”
    踏歌脱力一般伏在他的肩上,苦涩地笑了笑,“好个薄情寡恩之人,怪道夫人说看不透他……那你呢?你今后会挂念我么?”
    他点点头,轻轻吻了她的脸颊,“我会,若我把姐姐忘了,就让我下辈子托生成畜牲,割了肉给姐姐补身子。”
    他这个人,不仅做那事儿笨拙,连发咒赌誓都笨拙。
    踏歌回吻他,她的吻技并不比他高超,只是这样亲密的触碰让她眷恋,未来他也会跟别的女人做这回事么?踏歌想着,两眼一酸,又要落下泪来,“你真好,柳安,你是对我最好的人,你得好好活着。”
    那话儿在她的秘境乱戳,她对自己说就这最后一次了,然后轻轻抬起臀,缓缓将那染了爱液的麈柄吞了进去。
    柳安扶着她的腰,助她动作,口中喃喃道:“姐姐……姐姐……”
    她紧蹙着眉,泪盈于睫,因为下体不自然的肿塞感而大口喘着气。两人再次结合在一起,踏歌仍在适应他的形状,而柳安怕伤着她亦忍着欲望啃噬。
    “你不要叫我‘姐姐’,晴苍才叫我姐姐,叫我的名字——晴芳。我阿耶识得几个字,给了我这个好名儿,我却没这个命,入了国公府,夫人给改成了‘踏歌’,还是你们裴府好,主子没什么势力,下人也能留着自己的名儿。”
    她说话间,那处会下意识地收缩,柳安轻轻摇着她的腰摆动,下体粘密地搅动着。
    “我原是叫柳岸,郎君嫌拗口,给改成了柳安,晴芳,你得好好活着,可别再哭了。”
    柳安解开了自己衣领的系带,露出精壮的胸膛,“你瞧这个。”
    一根黑色的皮绳中间挂着两根空荡荡的银线,他颇自豪地笑道:“我当了自己的长命锁,怕我妈发现,还戴着这个绳儿,要不是你之前给我送药,我怕是早成灰了……晴芳,昨儿我拿命换了你的眼泪,你别哭,留着眼泪就是留着我的命……我想好了,你出去后我就出家当和尚,积些功德,下辈子投个好胎,我娶你,我们做一辈子这事儿!”
    两人终于迷失在这场决绝而狂热的性爱中,激动时柳安扯坏了她的胸衣,裂帛声一响她便振奋地发抖,她的半只乳也被啃咬得红肿,可她却极满足。
    高潮来时她又忍不住抽泣起来,快感夺走了她的谨慎,她忘记身在何处,也忘了身下是谁,只是随着本能快乐到流泪。
    柳安拥着她,加快了耸动的频率,他一声声唤着“晴芳”,那把旧椅子和那张破桌子吱呀叫个不停,直到这场性爱结束。
    交迭的人影映在窗纸上,破碎的呻吟与呼唤飘到院子里,裴淮晚间烦闷,本欲去茶房亲自煮盏茶静静心,他虽未听真切,却也隐约能辨出两句,顿了顿步子,面无表情地回了书房。
    贾青因看书房灯还亮着,想是裴淮正等着自己回话。快步上阶,掀开帘子一看,却见裴淮冷着脸举着剪子僵站在灯前,贾青行礼叫了声郎君,那裴淮却似才回过神似的剪了烛花。
    裴淮问道:“何事?”
    贾青道:“我派了陈楼去帮着料理丧事,结果那白崂今儿就给他师父下了葬,陈楼晚上回报说是明儿就能进府……他、他好歹是……我是想着这段日子就先给他安排在我房里,不知郎君意下如何?”
    裴淮眼刀飞过,贾青忙屏声敛气低下头去,裴淮道:“府里来的是下人,不是什么侯府的世子,这种事你如今都要问我了么?他姓白,进了裴府,他也姓白,让你教他规矩,你现在反倒还要我先教你规矩么?”
    贾青忙认错,想了想又道:“我上午亲自送了东西去侯府,那小世子似是伤了胃,早起又请了大夫,厨子跪了一地,一人挨了顿军棍,侯爷动了大气,却也没说换厨子的事。”
    裴淮一听酬梦伤了胃,心中并无诧异,想必是老侯爷为弥补愧疚纵着她吃,而她身子因病消耗太大,定是克化不动,这才伤了胃。侯爷领兵打仗是行家,带孩子这方面却是极不通的。他有些懊悔那时没送些温补的东西去,现在想送却连个由头都难寻。
    裴淮移步去剪另一只烛花,烛光在他脸上抖了抖,他仍气定神闲地道:“京城里这些达官显贵的宅子,院墙修得一个比一个高,可院儿里的事儿可是一件都拦不住。狄大将军,用兵如神,后院那点子人还能治不住?杀鸡儆猴罢了。”
    “咱们后院新来的那四个乐伎,我给单独安排了个院子,也派不上什么活儿。看夫人早上的意思,许是想从里面挑个人补踏歌的缺,我本想举荐个体面的填上,好歹是自己人,总比外人送的好些。”
    裴淮叹道:“随她去罢。”随后又用剪子柄敲了敲贾青的额头,“你明儿去查查柳安,人跟物件事无巨细地查!后院现在乱得不成体统,你这管事不知是干什么吃的?”说罢把剪子放在贾青的掌心里,背着手出了院子。
    贾青弯腰托着剪子,久久不敢起身。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