酩酊酬初景

合心1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今日虽热,树荫下却仍有些凉风。裴淮背着手,亦是选了竹林那条小路。
    却听到远处有女子呜咽声传来,遥遥望了一眼,见是踏歌正跪在地上抽泣。裴淮上前,轻轻咳了声,踏歌这才意识到有人,忙转身擦泪。
    裴淮道:“你若不愿,跟夫人说便是,这事还是要你情我愿,仔细哭坏了眼睛。”
    踏歌捏了捏鼻子,声音闷闷的,“踏歌哪有那个本事?”
    裴淮道:“这是一辈子的事,我也不想逼你,送你出嫁也是走国公府的名儿,再挑人送去也是一样。只是做人难得事事如意,那王公公相貌不俗,谈吐不凡,并非凡夫俗子,你自己好好掂量罢。”
    风阵阵吹来,踏歌的浅碧色的裙带绕上了裴淮的白袍,她略往后退了两步,道:“还请郎君恩准我回趟家,我……我想去看看弟弟。”
    裴淮道:“贾青今日有事,你去找柳安套车送你家去,他身上也有些功夫,也能放心些,你去准备罢。”说罢转身走了,踏歌瞪着他的背影,要柳安套车哪是为了她的平安,还不是怕自己跑了。
    踏歌提着裙子,快步回了房间,重新洗漱梳妆,寻柳安出门了。
    却到午饭时间,裴淮这边端着碗,又想到昨晚酬梦的贪吃模样,低低笑了笑。也不知血缘是否真有如此力量,那酬梦见了狄侯爷竟一点也不认生,那时侯爷脸上的温和,怕是她父亲也没见识过。
    侯府这边的厨房却因小世子归来,很是苦恼了一通。按着老侯爷的口味,热天自然是白切羊肉并着胡饼、羊汤就好。侯爷常年在外作战,口舌上也没什么讲究,却不知这孩子是嗜甜嗜咸。
    那几个伙夫在酬梦进府时就站在墙边张望,因见酬梦瘦长身板,许是个需要进补的。他几个一合计,便把厨房里现有的鸡鸭鱼羊,时令瓜蔬,全都下了锅,几乎弄出一套席面出来。
    酬梦因长这么大头次看见桌上有这么多菜,举着筷子不知从哪开始,颇为纠结。
    狄舒夹了一块羊肉给她,“怎么上了桌反倒拘谨起来?若不喜欢,让他们给你重新做了就是。你这细胳膊细腿儿,怕是拉不动弓,快吃快吃。”
    酬梦道:“我从不挑嘴,只有吃不够的,没有吃不惯的。只是这么些,怕是吃不完可惜了。”
    狄舒道:“你放开吃,吃不掉有他们呢。”复尔对身边的侍儿道:“去将那万里春取一壶来。”
    侍儿回道:“因郎中嘱咐了让侯爷忌酒,这才没上,还请侯爷顾惜自己身子。”
    狄舒黑了脸,撂下筷子,直接用手拿饼卷了肉吃,酬梦在一旁看着,也学他放下筷子,直接上了手。狄舒看酬梦吃得香,也不恼没酒佐菜口中无味了,跟酬梦二人只顾埋头苦战,一桌子菜到最后也不剩什么了。
    酬梦却因贪食受了罪,午睡醒来直喊肚子疼,请了大夫来瞧说是积食,这美味佳肴刚享受了一顿,就喝上药了。
    那治积食的药中因有山楂,并不似风寒的药那般难喝,酬梦端起碗一口气吞了,狄舒问道:“可要吃点蜜饯压一压?”
    酬梦道:“我来之前生了场大病,每天喝的比这个苦多了,现在喝这个,除了味儿不太好闻,倒不觉得苦。”
    狄舒揉了揉酬梦的头顶,“你先歇着,等阿翁腿好了,带你出去逛逛,再给你挑个使唤的。”
    酬梦并不需要什么使唤的,她长这么大也没使唤过谁,却仍记挂着那满身泥泞一脸青肿的白崂。她觉得胃里松快了些,躺在床上翘着腿,自言自语道:“也不知他师父怎么样了……”
    雕花木床上挂着茜纱,藤席下垫着松软的褥子,床架上吊着几个香袋,地上投映着窗影,那影子渐斜,酬梦揉着肚子,脑中过着这两天的种种,突然想起自己的那些家当,赶紧穿了鞋又往狄舒那跑去。
    裴府那边因贾青刚进门,上午那挨了裴淮呵斥的小厮就跑了上去,一边递了手巾,一边在后面跟着道:“郎君要哥哥赶紧去见他呢,魏王不过送来四个美人,郎君倒生了气,许是我伺候不周惹了郎君不快,就怕连累哥哥。”
    贾青擦了把脸,把毛巾甩给那小厮,“得了,最近手脚麻利点,嘴上守紧点就是,郎君哪能为你就动气。”
    小厮连连道是,贾青打帘子进了书房,裴淮正在椅子上坐着翻字帖,见贾青回了,淡淡问道:“事怎么样了?”
    贾青俯身答道:“白崂受了些皮外伤,并无大碍,带着郎中去了他家,他那师父已是不中用了,郎中搭了脉便走了,那小子只是跪在床边憋着声流眼泪,我劝不住,便留了银子给他邻居,请他们代为料理后事。”
    裴淮点点头,又问道:“可查了他那师父的底细?”
    贾青回道:“问了四邻,皆说他师父是十年前带着孩子来庄子上定居的,都说只知是姓周,并不知他名字,许是江湖剑客,怕人来寻仇,这才隐姓埋名的。”
    裴淮将那木雕拿至案上,贾青见了却是一愣,“郎君,这……”
    裴淮觑了他一眼,摆手示意他坐下,“你还认得?”
    贾青当年不小心失手摔了这块木雕,故此那木鸟尾羽上有块缺口。他却仍弓着腰,“郎君怎会有这个,明明当年是我亲手交给的燕娘,莫不是那郑燕燕又寻来了?”
    裴淮道:“这是白崂的。”
    主仆二人皆一阵沉默,贾青回头扫了一眼窗外,低声问道:“既如此……那白崂如何还能入府?这人若不处理掉,怕是夫人那……”
    裴淮用食指抠着那已磨得有些钝的鸟喙,语气轻松:“白崂也好,燕娘也好,与我何干?燕娘本就是娼妓,只怕她亦不清楚那孩子的父亲是谁,你不用管这个,别平白脏了手。
    今儿我让柳安送踏歌回了家,你晚上留意些门上。再有就是明儿你亲自把这几本书帖,以及去年宫里赏的那块徽墨、歙砚,还有郑相公送的那两只紫毫笔,一并送到平正侯府。”
    贾青本该行礼退下的,犹豫片刻,挺着脖子问道:“郎君怎让柳安去送了踏歌,”
    裴淮这才想起贾青似乎曾经同自己提过踏歌的事,一时间面上有些挂不住,却仍装作不知此事,淡淡道:“你若对她有心思,现也晚了,她是个有造化的,夫人做主要把她嫁给宫里的贵人。
    不过你年纪也不小了,若有称心的,赶紧定下……差点忘了,送个人去白崂那帮衬着,等那边儿丧事完了,你亲自教教他规矩,这人于我有大用。”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