酩酊酬初景

入府1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酬梦看裴淮手里的木鸟十分新奇,形似喜鹊,又有些像乌鸦,合翅立于一截荆条上,好奇问道:“叔父看这是喜鹊么?”
    裴淮摩挲着那木鸟尾部的缺角,沉着脸,道:“是伯劳。”
    酬梦一皱眉,问道:“‘东飞伯劳西飞燕’的那个伯劳?”
    裴淮将木鸟放于酬梦手中,道:“‘恐鹈鴂之先鸣兮,使夫百草为之不芳’的伯劳。”【1】
    酬梦忙分辨道:“您又如何知晓?白崂说这是他双亲留给他的,这一定是喜鹊登枝!”
    裴淮叹了口气,指给她看,“这鸟喙似鹰,有利勾,且双目有纹带……你呀……并非所有父母遗弃子女都有苦衷,或许他父母……”
    酬梦把那鸟扔给裴淮,捂着耳朵喊道:“您别说了!”
    木鸟从裴淮的锦袍上滚落,裴淮拾起,仔细擦了擦,道:“你大可不必同情白崂,我看他说话待人不卑不亢。虽只有十岁,却极有担当,想他那师父不一般,他一定是好好长大的,对他来说有无双亲并不重要。”
    酬梦噘着嘴,愤愤道:“莫非您又要用‘知命者不怨天,知己者不怨人’来搪塞么?我、我命不由天!”
    裴淮厉声道:“你可知这是什么地方?过了洛水,那堵墙能遮云蔽日,中间那门叫应天门,里面住着的才是你的天,这种大逆不道的话你休得再提,否则我也保不住你!”
    酬梦被他突然地疾言厉色吓得缩在一旁,她实在不懂什么天,什么门,她只是不明白,为何自己同白崂都没得选,就被血亲父母抛下了。她自己可以不问,不管,却不想天下的父母皆如此,他们给了命,却连孩子的命数都能掌握在手中么?
    酬梦紧紧咬着牙,忍着泪,裴淮抬了帘子对那车夫道:“下车退十步,在暗中守着别让人靠近。”
    裴淮把酬梦扯到面前,她为了忍泪努力瞪大了双眼,却仍是泪盈于睫,楚楚可怜,裴淮把她的头按在自己肩上,低声道:“今日你进府,我本想等些时日再告诉你,既然你提了,我要你今日就好好记着——你们侯府的那支军,无论是圣人、北司还是南衙都虎视眈眈!
    圣上留侯爷于京,本是为了给那两派留个震慑;侯爷虽战功赫赫,圣人念他无后,起初并不曾动狄家的兵权,然而你搅进这潭浑水里了,圣人月初才下旨将你狄家军充了神策军。
    你祖父为保你爷孙二人主动交了权,但侯爷威望尚在,军中将士仍听命于他。他手下那些曾在塞外立下战功的将领,一位擢任河东节度使,其余的现也在神策军中任职。
    我知你尚不懂这些官职,但你要记住:朝廷要变天,也得看你狄家这风往哪吹,你可明白?虽狄家要你回来是为了繁衍留后,是以要你女扮男装,但圣人为了你祖父这颗忠心不易主,必然会以你为质,这就是你的命,你要怎么活全看你,但这命天已经给你刻好了,若非玉石俱焚,你别妄想更改!”
    裴淮一边跟她解释着这些时局,一边抚着她的背,孩子似是极易出汗,她颈上细软的头发又结了缕,黏成一团。
    酬梦哽咽道:“原也没想改,只是就这么被送来送去的,妈都没问过我乐不乐意。我也明白叔父那话是劝我‘乐知天命’,酬梦虽是女子,却愿做个坦荡君子,不想这般悲戚哭啼。可是……”
    裴淮道:“栩栩,你这个年纪许是还未读到《战国策》,那里面有一篇《触龙说赵太后》,大意是:秦军功赵,赵需齐援,然齐要赵长安君为质,才愿出兵,赵太后怜爱长安君,执意不肯,左师公劝道:‘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莲娘若不是为你的长久打算,我想她也不愿骨肉分离。昨儿劝你时我就知你时糊弄我的,看你对白崂之事如此介怀,便知你心中对父母仍有怨怼……既如此你说那些气话,果真是因为同情白崂么?”
    酬梦道:“栩栩知错,求叔父原谅。”
    裴淮道:“你尚年幼,举志不坚也是正常……你父亲应是八年前就去了的,千万不能同人提起你父亲的任何事,他没养过,也没教过你!”
    酬梦支支吾吾道:“我放心里就是——那叔父以后都唤我栩栩可好?”
    裴淮无奈笑道:“你呀……”
    云销雨霁,天儿放了晴,日头也渐毒,白崂留在车厢里的水,酬梦的涕泪还有暴雨带来的腥气混在一起,蒸着人。裴淮把两头帘子全打了起来,微微有些风进来,能缓一缓身上的不爽快。
    酬梦恹恹的坐在角落里,玩她的新袍子,马车徐徐往侯府走着,车外渐渐热闹起来了,酬梦却没心情看。
    她开蒙不算晚,囫囵吞枣地看了的书也有几本。可酬梦从未有过今日之困惑,大人说的话,办的事,于她都是些似是而非的推测。
    她恍惚间怀疑现在正是栩栩梦见酬梦之梦,栩栩终究会醒来,或许那时父亲母亲尚在,她也不用畏惧什么天,也不用管什么圣人。
    酬梦喃喃道:“山里真简单,抬头是天,低头是路,远处有山,近处有水,院子里有石榴树,有耶娘,村子里有小山。洛阳这儿,抬头是车顶,低头是车轴,远处是城墙,近处是行人,洛水对岸才是天,而酬梦在浑水里……就是面好吃,袍子漂亮,叔父俊又香……”
    裴淮本看快到侯府了想让她整理一下仪容,却听她咕咕哝哝编排自己的那句,差点给岔了气,故而正色道:“你怎会有这纨绔口气?我只是让你谨慎祸从口出,话说得重了些,倒让你连洛阳都恨上了……”
    酬梦赔笑,挠了挠脖子,心想这料子虽好,可这绣纹却扎人,反而还惹人不快。这时,车夫报道:“侯府到了,请司业下车。”
    ---------------
    【1】出自离骚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