酩酊酬初景

白崂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酬梦被裴淮赶着上了床,嘴里仍是念叨着自己不困,却不想没翻两次身就睡着了。
    裴淮去了外间的卧榻上歇着,他本以为酬梦要怕黑怕孤单,且要一通哄,却不成想是自己睁眼到了天明。
    翌日,酬梦同裴淮用过早饭,一起上了马车去侯府。酬梦掀开帘子看了一会儿,洛阳城的路依旧平坦开阔,却因尚未开市,人不似昨日多。此刻乌云密布,空气浊闷。
    马车走得稳当,酬梦很快失了兴致,放下帘子打起了瞌睡。她困得东倒西歪,裴淮在一旁写文书,酬梦却差点推翻砚台,他这才将身体稍向她那处移了些,给她靠着。
    突然落了雷,很快便下起了豪雨。只听马儿一声嘶鸣,车子一摆,将酬梦甩了出去。幸好是她警觉,抓住了门框,倒没受伤。
    裴淮黑着脸问车夫道:“何事?”
    车夫忙回道:“司业,那小郎突然蹿出来,惊了马,实在不关小人事啊。”
    裴淮道:“我只是询问何事,你何至于急着撇清?贾青,还不快去看看那人有无受伤。”
    酬梦刚探了个头出去,看到一个肤色黝黑的少年躺在车旁,外面雨点密集,她淋了一头水,悻悻钻了回来,裴淮招手道:“回来坐好。”
    两人沉默地坐着,酬梦想到之前带走父亲的那场雨,咬了咬唇道:“我看他像是不小心被马踩了,叔父何不让他上车,他像是跟我年岁相仿,之前我就是因为淋了场雨,才病了那么久......”
    裴淮道:“这是经过训练的良驹,怎会在街上无故撞人?先问清,不急。”
    酬梦点点头,贾青隔着帘子报道:“回司业,那人因与牙行的人起了冲突,跑到路上这才撞了我们的马,看那小郎年岁不大,像是受了伤……”
    裴淮瞥了一眼酬梦,道:“让他上来罢。”又对车夫道:“先去医馆。”
    酬梦闻言对裴淮甜甜一笑,马上从角落挪了回去,裴淮点了点她的脑袋,“这是洛阳城,不是你那座山,多的是因为一件小事丢官罢爵的人,我如何不能谨慎些?你倒好,若我不让他上来,你就打主意远着我了?”
    酬梦否认道:“我是怕他也丢了命……叔父待酬梦极好,酬梦心里明白。”
    裴淮摸了摸她的头,“可是想你父亲了?”
    酬梦没有回答,她的确想阿耶,也想妈妈。昨晚她梦见自己回了山里,阿耶还在碧潭喝酒钓鱼,酬梦偷偷爬到树上守着他。梦里日头极好,林下四处斑驳耀眼光鳞,酬梦趴在树枝上,俯望狄安,枝叶正好为他遮起一片浓阴。
    狄安仰面睡着,酬梦唤了几声“阿耶”,他仍未醒,酬梦使坏摇动树枝,光影摇曳,晃在狄安的脸上,他几乎欲醒的时候,酬梦却突然从树上跌了下来。
    梦醒之后的酬梦呆呆望着陌生的书斋,天才蒙蒙亮,她又躺下想续上刚才的梦,却一直无梦直至被裴淮叫醒。
    帘子被掀起,却见是一个鼻青脸肿,满身泥泞的小郎,他上车的时候许是动到了伤口,一脸痛苦,动作也迟缓,酬梦忙伸手去拉他,那人先是一愣,并没有接,硬是咬牙爬了上来。
    酬梦讪讪收了手,对他道:“你真厉害,我算是个会爬树的,可这车我还得踩脚墩才上得来。”
    那小郎却直接对着裴淮跪了下来,“多谢郎君救命之恩,白崂永世不忘。”
    裴淮道:“坐罢,不过你该谢这位小郎君,是他要救你。”
    白崂又对酬梦一拜,酬梦忙推道:“快坐快坐,你怎的被打成这副模样?”
    白崂却仍跪着,上身正挺,双目直视裴淮,狼狈却难掩倨傲,道:“师父重病,没钱医治,我只能来卖身换药钱,今天早上村里人寻到我说师父快不成了,要我赶紧家去,牙行不放人,他们人多,我才被打成这样。我见郎君车马豪华,想是身份不凡,若我撞上去,牙行那群无赖,定不敢寻您的晦气,这才惊了您的马,我知罪,只求郎君先放我家去,我从小无父无母,是师父养我至今,我不能不去送他,求郎君宽限几天。”
    白崂说完重重磕了几个头,酬梦在一边听得抽泣不止,裴淮递了块帕子给她,对白崂道:“我无意治你得罪,你先起罢。”
    白崂却起不来,直接坐在了地上,白崂递上一块小鸟的木雕给裴淮,道:“这是信物,求郎君收下,待我安置好师父定会来取,届时再请郎君发落。”
    裴淮怔怔望着那块木雕,面色铁青,酬梦看他久久未动,便喊了声“叔父”。裴淮回过神道:“无须什么信物,我也不会发落你。”说着又从荷包中拿出一两银子给他,“这钱你拿去使,好好安置你师父。”
    白崂接过钱,紧紧攥着那一两银子,对裴淮道:“我本就是要来卖身的,我收了您的钱,从此便是您的奴才了,白崂谢过主人,您今日大恩,白崂肝脑涂地,不能补报。”
    裴淮道:“你、你怎如此执拗?可想好了?真要为奴籍?”
    “白崂无悔!”少年的目光坚毅,直直看着裴淮。裴淮接过那木雕,托在手里,无奈笑了笑。
    酬梦泪眼婆娑地看着裴淮,想到自己原来若无叔父照拂,怕也会是白崂的下场,更是感激裴淮恩德。
    酬梦对白崂道:“我是栩——狄酬梦,若你日后思念亲人,可来侯府寻我,我不久前才失去了双亲,不过多亏叔——裴司业,能寻得祖父庇护,裴司业是好人,你也要保重身体,打架可不是好玩的。”
    白崂看对面这小郎,穿着华丽,面容清俊。却从他上车哭到现在,白崂从来看不上那些士族子弟软弱矫情,往日陪师傅进城时也常遇到这些簪缨世家子,仗势欺人,无恶不作,明明锦衣玉食,却要吐恶言,行脏事。
    但念酬梦刚为自己说情,便把他看得不同常人,心里也记下了他的恩,心下发愿,日后即便要他为他赴汤蹈火,也心甘情愿。
    他师父是一名剑客,平生最好行侠仗义,打抱不平,无妻无子,浪荡江湖。却因偶然在洛水边捡了在襁褓里的他,才定居下来。师父平日又乐善好施,积蓄并不多,怎知一场恶疾来得凶急,四邻虽常照顾,大家却也都是穷苦百姓,拿不出钱买好药。
    他趁师父这几日精神有些好转,进了城想寻个活计。可年纪太小,去商铺只能做学徒,拿不到钱,这才走投无路,寻了个牙行卖身,换些快钱。
    谁知还是来不及。他虽还未学得师父的一身武艺,但也知情义无价,做人最紧要是知恩图报。他对酬梦重重点了点头,那一两银子勒得手心生疼。他的左眼青肿,只能睁开一条缝,眼角流着脓,酬梦捏着帕子给他擦了擦,又吹了吹,道:“我以前骗小山捅马蜂窝,他也没你肿得厉害啊……”
    裴淮清了清嗓,道:“你一会儿跟着领你来的那个人去医馆治伤,再带个郎中去给你师傅瞧瞧,你以后就是裴府的下人了,若你师父熬不过,府上会给钱治丧,有事寻他即可。”
    白崂称是,裴淮又问道:“这木雕是你师父的?”
    白崂道:“是我的,师父说在河边捡到我的那日,我身边就放着它,许是我的血亲留下的信物罢。”
    裴淮道:“那你可知自己的生辰?”
    白崂摇头道:“因我师父家里也无妇人,他亦推不出捡到我时我多大,若按师父捡到我的那日算,我现已十岁了。”
    裴淮扭过头去,却见酬梦一脸欢喜,“又哭又笑的,打什么鬼主意呢?”
    酬梦笑嘻嘻道:“昨儿叔——裴司业还怕我一人在侯府孤寂,今儿就有个哥哥撞进来了。”
    裴淮正色道:“这事还不急,且让他先回家照顾……亲人,何况他还太小,你什么身份?就着急认哥哥了,我看你是想再寻个小山陪你疯闹!”
    酬梦连连摆手,又对白崂挤了挤眼睛,却见白崂眯着一直眼,呆望着她,酬梦一个不妨,噗嗤笑了出来,刚才感念他身世坎坷存下的鼻涕,喷了白崂一脸。
    -------------
    下章一定会入府了!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