酩酊酬初景

酬梦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书房里栩栩正在吃面,见裴淮进来,也不起身,嘴里含着面咿咿吖吖说了一句什么。裴淮也不计较,打发侍儿也给自己送一碗一样的来。栩栩忙放下碗,喊住那侍儿:“我也还要一碗。”
    裴淮打趣道:“胃口倒不小。”
    那面是鸡汤做的汤底,面上厚厚一层金黄澄亮的鸡油,栩栩因生病又连着赶路,整日清粥小菜接着干粮面汤,寡了大半个月,刚觉得那一碗只够填平肚子,却不够过瘾。听见裴淮这样说,又有些不好意思,小声道:“半碗,半碗就好。”
    待面上来,栩栩一看果然只有半碗,心中不免懊悔刚才声音还是不够小。
    裴淮把她的脸色全都看在眼里,本想安慰两句,却又想晚上不宜多食,只看着她紧紧有味地挑鸡肉吃,“配在一起不好吃?”
    “好吃的得先装到胃里。”
    裴淮看栩栩吃的嘴巴油亮,半干的头发搭在肩上,额上和鼻尖铺了细细一层汗,整个人像是又恢复了点色彩,心里叹了一句“好姑娘”。她吃面倒没什么声音,那吃相却依然让人食欲大增,两人一左一右各自抱着碗吃面,下人进出添油上灯。
    栩栩吃完搁下筷子,托着脑袋等裴淮。
    裴淮平日吃饭时从未被人这样盯着看过,渐渐越发不自在起来,只觉得一口面全吸进去不雅,咬断也不是,清了清嗓问道:“你平日在家也这样观察你父母吃饭么?”
    说完他却有些后悔,栩栩刚失去双亲,想必又要引出小女孩一通惆怅。栩栩却笑道:“我每日忙得紧,要做功课,要读书,要弹琴,还要跟小山一起爬树,摸鱼,玩弹弓,阿耶吃饭总要喝酒,唱曲,太费时了些……我平日野惯了,刚不过是看叔父连用饭的动作都有一股潇洒态度,又新奇又羡慕。”
    这一通话更是让裴淮不知如何动筷,他抬手招呼侍儿撤了桌,上了两盏清茶。栩栩看他碗里还有剩,心里可惜,刚准备拦,却听裴淮问道:“小山是那日圆脸大眼的小牧童?”
    栩栩正愁不知要如何打发饭后这会时光,听裴淮问道小山,话匣子一开,“正是他,我刚才洗澡的时候还在想他,小山水性好,一个猛子能扎老远,每次比憋气都是我输,我虽然每天都在澡盆里练憋气,可还是游不过他……”
    裴淮一听她八岁了还同男子一起游水,便屏退下人,一脸正色问道:“栩栩八岁了,可知这世上男女有别?”
    栩栩脸上的笑意渐渐冷了下来,她怕裴淮这是在考问自己功课,她从没听过那四个字,不知其出处,又想父亲常教诲自己“敏而好学,不耻下问”,且一观裴淮书斋,便知他定是学富五车的,故老实问道:“有何别?为何有别?”
    裴淮不由得扶额,心道莲娘这是把最困难的事交给了自己。栩栩从小便这样自由散漫,狄安从前就是个放佚恣肆、不守礼法的典型,从不把那些纲常伦理放在眼里,更不会教栩栩那些了。且她家里又无兄弟姊妹,如何知道这些?若是豆蔻年华,春情初动,这男女之事自可不教自通,细思片刻,他复问道:“这么说,栩栩是知世上二分男女,却不知男女之别了?”
    栩栩赶忙证明自己是明理晓义的,“我当然晓得,我是女,小山是男;妈是女,阿耶和叔父是男。却不知何为男女有别,莫不是说长相,我与小山长得自然不同,他的眼睛圆,我的眼睛长,可妈说我与阿耶十分相像的呀。”
    裴淮看她有些紧张,自己也被传染了些不自在,他从不知如何跟小儿交流,姿态远近,声音高低都不好把握。想了想,便牵着她的手把人带到自己怀里,低声问道:“那若让栩栩以后做男儿,像小山那样,你可愿意?”
    栩栩有些生气,扬声道:“为何要像小山?我不愿,小山做什么都不如我。”
    裴淮顿了顿,安慰道:“我知栩栩灵巧机敏比过男儿,那若像叔父这般呢?这身上这衫子你可喜欢,与叔父的正是一样的。”
    栩栩捏着衣角,微微点了点头。
    “那你可知莲娘为何要千里迢迢带你来洛阳?”裴淮又悔自己提了莲娘,却也实在无计可施,栩栩的天真无邪在此刻实在缠人,他有些不耐烦却也不得不耐心解释道:“你阿翁是平正侯,明日我会带你去侯府认亲,你虽没见过他,他一直很挂念你。你父亲去世后,你会是未来的侯府世子,这件事圣人已上达天听,我们都逃不得了。只是世子只能为男子,你是女子却要为世子,若被他人发现,不仅是你,你们狄府,还有叔父,都活不成。”
    裴淮哪知他这一通略带恐吓的解释,栩栩根本没听懂,只抓住那“活不成”叁个字,栩栩怕极了,却仍不死心道:“我……我听说这世上有公主,为何世子只能是男子?”
    裴淮想:这都是天定的,他们在天子脚下过日子,抬头就是天,天意如此,古来圣贤尚无一问过为什么。学海无涯,他在经史子集里浮沉近二十载,却也解释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引导着问道:“我朝女子虽可读书做官,只是官阶不得超过七品,你想做官么?往后为君之心膂,国之桢干,民之荫籍?【1】立身行道,扬名后世?【2】”
    栩栩摇摇头,她只想每日吃饱穿暖,有地方睡,有人陪,最好能陪久一点……
    “那你想骑马射箭,日后饮酒赋诗,进士及第,打马游街……爬树捞鱼,不戴帷帽于街上行走,游学四海,知己遍天下么?可若你是女子,便不能如此——你是男子,便只需守着一个秘密;若你是女子,你就要守着天下的规矩。我知你不愿说谎骗人,现有机会让你舍了叁从四德,只好好做你的平正侯世子狄酬梦即可,你不愿么?”  裴淮有些急了,声音不由得大了些,语速虽和缓,却仍吓得栩栩不敢抬头,她那衫子角的收边几乎要给她抠散了来。
    “栩栩本就是狄酬梦呀……”栩栩虽没见过那侯府里的阿翁,却不想因为自己任性就害得他们都活不成,便怯怯道:“我……我听话就是,叔父可要长命百岁才好……”
    “叔父自然要好好护着栩栩……或许刚才那话有些重,但这的确是性命攸关的事,你若答应了,就不能回头了。”
    “栩栩……酬梦晓得,就像妈妈,还有阿耶,都没有回头就走远了,对不对?”
    裴淮拍着她的头没有回答,酬梦趴在裴淮怀里流眼泪,又弄糊了他的胸膛,她自己哭了一身汗,裴淮又搂得太紧,弄得她更难受了些,渐渐止住了泪。
    裴淮端了杯温茶给她,酬梦小口啜饮,惊喜地发现这茶是甜的,“叔父也习惯添蜂蜜么?”
    裴淮神色不明,轻声“嗯”了声。酬梦又道:“世人煮茶都爱加盐,我妈却喜欢加两勺槐花蜜,没想到叔父的口味也是如此,阿耶总说妈不是烹茶,是烹甜汤的。”
    酬梦想到那年瑞雪丰年,除夕夜里一家叁口在树下煮酒品茶守岁。红泥小炉,火光盈盈,银霜遍地,如撒了一地星屑,他夫妇二人倚星细语,只酬梦因偷饮了两口酒,不想却醉了,打起了瞌睡,不小心从椅子上摔下来,撞在了树上,满枝积雪落在狄安和莲娘头上,莲娘吓得泼了茶,狄安却大笑道:“多亏这小瞌睡虫,我与莲娘正是‘愿得一心人,白首不分离’了!”
    酬梦继续慢慢品着那杯茶,父亲母亲虽不得白头偕老,却形灭神存,也算是圆满。她沉默地想着,不知为何,明明自己才刚出山不久,却觉得山里的生活已经是恍如隔世一般的遥远了,她回味着山里的岁月,记忆同这茶汤一般回甘醇厚,她捧着杯子,一动也不动,她有些担心自己总有一天会忘了回山里的路,可是出山的时候她根本就没有睁开过眼,她细细想着,仔细在脑中重建那山、那水。
    裴淮见酬梦长久不语,轻声问道:“栩栩,你困了么?”
    酬梦因脑中的构建被打断,语气有些僵硬地道:“叔父如何还称我为栩栩?我已经答应您要做狄酬梦了。”
    裴淮愕然,“你不喜欢我叫你栩栩么?”
    酬梦摇头否认,“从没人叫我酬梦,我怕下次有人这样唤我,我不应,漏了陷怎么办?”
    裴淮却有些吃不准酬梦此时的态度,毕竟是人生大事,这样冷漠的反抗实在不像个小童应有的反应。他有些担心酬梦把不快压在心上,故意引导地问道:“你是在怪叔父让你做男子么?”
    酬梦抬头怔怔看着裴淮的眼睛,浓密的睫毛因眼泪而结成一束束的,裴淮的眼神坚定深沉,她有些畏惧这样的注视,颤声答道:“我……我觉得并无所谓呀……”
    他抽去她手中空了的茶杯,把两只细长的小手裹在手心里,安慰道:“你不必太担心,我想你继续这样,别人大概都不会发现你是女子。”
    酬梦虽已经把那男女的事暂放脑后了,此刻听到这些却依然有些雀跃,“真的吗?老实说我并不想做什么男子,也不想做女子,如果我做栩栩就可以骗过他人,那也挺好的。”
    裴淮沉吟道:“或许,所谓性灵,并不以男女为分……或许冥冥之中早已注定,你父亲可曾跟你讲过你名字的来源?”
    栩栩颔首,“我刚开蒙不久,父亲就给我讲了那《齐物论》,我读书向来不求甚解,只知庄周梦蝶,阿耶如梦周梦之蝶,却始终参不透‘物化’何为……”
    “醉、梦原不过是途径而已,此心与彼物之间并无绝对。无论男女只是虚幻表象,正如酬梦与栩栩都是你的名字,与你有关,却不是你。我想你父亲只盼你栩然适志,天地逍遥,唯此才算‘酬梦’。只叹我与你父亲皆凡人,脱形不易,蘧然梦醒,也是无可奈何,不过万物皆有其道,你‘不求甚解’也好。”
    他心里有些戚戚然,遥想当年与狄安论古谈今,诗酒歌笑的日子,仿佛醉梦一场。可他深知自己从没醉过,从前的他没资格醉,现在更是镣铐枷锁遍身,想醉也醉不得了。他看着眼前的酬梦,他仍有些愧疚,她的纯真更是让他无地自容,只能给她一些承诺,可谁知他护着她的同时,他也需要她护着。
    酬梦爬到裴淮膝上,裴淮调整了姿势,微微后仰,让她能蜷在他怀里,酬梦在他胸前用手指胡乱写着,就这样沉默了片刻,酬梦道:“这太深奥了,我不懂。叔父此生也盼‘栩然适志,天地逍遥’么?”
    “这便是我与你父亲唯一的不同,人各有命,我比不上平之,故只盼‘自如’,却不求‘自由’。”
    “我倒觉得叔父的‘自如’更实在些,父亲也要被妈管着,每天只得半斤酒,他俩总为此争个不休,哪里顾得上什么自由。天地广阔,我却连洛阳城如何都不知道,如叔父所说,我做男子便可海内存知己,到那时便能天地任我行了罢。”
    裴淮笑道:“真真是人小鬼大心思野,日后无论发生何事,我都在你身后,你父亲于我有恩,你母亲……也有嘱托,你的路还长,有叔父在,定能让你的路平坦开阔些。”
    “就像洛阳城的路一样么?”
    裴淮眉毛微抬,捏了捏她的鼻尖,“你怎知洛阳城的路是平坦开阔的呀?小骗子,什么时候醒的?”
    酬梦心中暗叫不好,没想到又被他戳穿了,便只能把身体缩得更小,怯生生答道:“我知妈要走,不知道该如何道别,这才想睡,父亲也是在睡熟时走的,没想到不一会儿真睡着了,并非有意骗您啊。”
    -------------------------
    【1】 读通鉴论,原文是对元稹、白居易的负面评价。
    此文为架空,这里穿越引了清朝的文章。本文引诗文不超过唐代,只能保证不引后代词、赋,别的可能做不到了,毕竟受现代汉语影响,很难把语言弄干净。
    【2】 孝经·开宗明义
    本章是点题章,粗略带到了关于梦蝶的哲学探讨,连载文,顾不上文心雕龙了。
    先预告一下,本文真正的主角只有狄酬梦一个,表象为女扮男装,实为雌雄莫辨。
    昨天没更,今天删删减减两章合一了,没想到还没写到进府......
    欢迎评论收藏投珠,这文十分需要读者支持。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