酩酊酬初景

栩栩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山人只识春夏秋冬,却不知今夕何夕。
    仲夏午后,水塘边的黄牛随意摆着尾巴,牧童倚在柳树下打盹,田埂上独立着一位来客,正四处张望。那小童打了个哈欠,遥看那人踌躇不前,便唤了一声:“喂——”
    那人寻声而至,对他微微一拜,小童见他虽不是本村人,却端正儒雅,不像是贼人,便问道:“可是迷了路?”
    那人道:“此处可有人名唤狄安?”
    小童道:“有,他家在西边。你且沿着此路走,他家院子有棵石榴树,长得极繁盛,先生家的石榴是这里最甜的。”
    那人向小童道谢,正欲转身,那小童却叫他:“且慢,我可带你去狄先生家,他家栩栩拿了我的弹弓,却把我一个人扔到这不见了,我找她去。”
    那人微笑道:“有劳。”
    小童拴好牛,边走哼着小调,那人跟在后面,看四处桑树成荫,稻香阵阵,远处青山横斜,果然是个山清水秀的桃源乡,这小童也淳朴热情,料想友人此间生活必是得意适然,心下却越发忐忑,不知今日访友是否应当。
    二人行至一处院落前,院中一颗石榴树正是红艳翠浓时,小童站在门前道:“栩栩可在家么?”
    不多久,一妇人从门中出来,容貌秀丽,着绿衫白棉裙,头上插一朵栀子花,再无珠翠点饰。她看来客先是一愣,眼中闪过一瞬惊惧,复对小童笑道:“是小山啊,栩栩去碧潭寻她阿耶去了,可要进来吃点果子?”
    小童摇头拒谢,又道:“夫人,此人是来寻狄夫子的,我去寻栩栩玩。”
    那人在门外一拜,他今日未戴幞头,额上汗珠沿鬓角滚落,滴在门前石阶上,顷刻消失不见,“数年不见,今日来访,是有要事相告。”
    狄夫人捏了捏手心,笑道:“快请进罢。”
    他随狄夫人进屋,看堂内并无其他陈设,却干净整洁,狄夫人收了桌上的绣活,请他入座。“这是此地的茶,不是什么名贵品种,却也吃得。裴司业先解解渴罢。”
    裴淮一路赶来,自是口干舌燥,也顾不得什么风度,连饮几杯,才解了渴,狄夫人静静坐在一旁,院子里蝉鸣乱奏,更显得屋内的沉默诡异。
    碧潭在村子东边的山上,潭水清冽,却因其四周树木繁盛,树荫落在水里,染绿了水,才得名碧潭。但因其周围过于清幽,村里的孩子不常去,狄安平日间最喜欢去潭边饮酒弹琴,醉了就卧在巨石上安睡,栩栩每日来寻父亲,父女俩也踏出了一条小径。
    小山是栩栩在村子里最好的伙伴,两人常在这捉鱼打鸟。
    小山寻来时,看狄安果真睡在潭边,酒坛倒在一旁,却没看到栩栩。他唤了栩栩几声,脚边落下几颗石子,他一惊,两脚打架一不留神便跌坐在地上,抬头看见栩栩正趴在树枝上笑话他。
    小山拍拍屁股,他的裤子被石头擦烂了,屁股上留下几道红痕,便去摇载着栩栩的那棵树,栩栩本任他摇,一转眼看到枝丫间的鸟窝,这才大叫:“吴小山,小心鸟窝!”
    小山道:“谁让你害我弄坏了裤子!我偏要把你弄下来。”
    栩栩道:“你且等着,我赔你裤子就是。”
    栩栩灵活地从树上下来,只把裤子一脱,塞到小山怀里。小山傻愣愣地看着栩栩,栩栩一跺脚,急道:“还不把你的给我?”
    小山这才脱了裤子,递给栩栩,他同栩栩同岁,比栩栩健壮,却不如栩栩高。栩栩穿着他的裤子,脚踝那露出一大截,屁股上一道大口子,风一吹,栩栩感觉那口子的毛边扫得屁股痒,伸手一探,倒又撕开了些。
    栩栩随着那裂帛声笑起来,撅着屁股给小山看,也把小山乐得又摔了一跤。
    狄安这才迷迷糊糊醒过来,看见女儿正躺在地上跟小山笑成一团,掬水洗了把脸,才清醒了些。
    栩栩问小山:“你怎知我在这?”
    小山道:“我去你家寻你,是狄夫人告诉我你在这,栩栩,你家来客人了。”
    栩栩惊异道:“我家从未来过客呀,你可看清是什么人了?”
    小山道:“是个像先生一样的郎君,我领他去了你家,栩栩,你家的石榴树今年一定能结不少果。”
    栩栩哪里还顾得上石榴,转身看到狄安正坐在石上发愣,忙跑到狄安脚边道:“阿耶,家里来客了,我们快回罢。”
    狄安看女儿皮肤黑红,双眼澄澈明亮,此刻正兴奋地如蝴蝶翩跹一般手舞足蹈,心上一暖,把栩栩抱到腿上,“栩栩真是阿耶的宝。”
    栩栩想阿耶这模样定是还在醉着,便扯着狄安的耳朵喊道:“阿耶,你可听到了么,家里来客了,快回罢。”
    狄安这才意识过来,不自觉勒紧了抱栩栩的手,忙问道:“什么客,你可看到是什么打扮的?什么颜色的衣裳?”
    栩栩摇头道:“是小山告诉我的,阿耶你勒着我了。”
    因狄安平时在村里开了私塾,教些基础的经义,他对学生虽随和宽厚,可除了栩栩之外的孩童仍是对他敬而远之的。栩栩把小山拉到狄安身边,“小山,你快告诉阿耶,那人是什么颜色的衣裳?”
    狄安忙问:“可是皂衣抹额?”【1】
    小山瞅了一眼栩栩道:“不是,却是白色锦袍。”
    狄安这才放松了些,栩栩看阿耶松了口气,更是不解,她今年已经八岁了,家里从未来过客人,可看阿耶的神情,便觉有客来访并不是什么好事,刚才的热情也瞬间消失了。
    狄安略沉吟,便牵着栩栩大步走了,小山往前跟了几步,栩栩回头对他摆手,他才停下脚步,心里有些自责将那男子领到栩栩家,他捡起弹弓独自家去了。
    栩栩被狄安扯着,脚步略有些踉跄,差点扭了脚,她扯着狄安的袖子,求道:“阿耶,我裤子烂了,你抱着我好不好,被妈知道了,我定是要挨骂的。”
    狄安一看女儿的屁股半个露在外面,这裤子也小得遮不住腿,又看她头上插着几片枯叶,想到若非自己苟且偷安于此,女儿也是侯府的小姐,锦衣玉食娇生惯养,断不会是今日狼狈模样,一时悲从中来,又担心妻子安危,忙抱起栩栩,往家奔去。
    狄安本是平正县开国侯府世子,他家是武将世家,几辈下来,就剩他一个独苗。他上面本有一兄长,其兄十六岁随父征西时,不慎落入敌寇手中,后被老侯爷大义灭亲,亲手射死在城门上。他父亲虽得胜而归,圣上感念他家忠烈,当下定了次子狄安袭爵不降封。
    可狄安从小便是洛阳城中出了名的风流浪荡子,最爱吟诗抚琴,侍弄风月那套,从不得父亲喜爱。他本就不喜舞刀弄枪,在得知兄长死于自己父亲手下后,更是对战场兵戈还有父亲心生恐惧。
    五年后后因父命难违,只硬着头上了战场,边关苦寒,狄安熬了两年便私下携了体己当了逃兵。老侯爷发现后羞愤欲绝,当时便倒在马下,跌坏了腿,却怕圣人降罪,便报说狄安战死。
    他现在的夫人原是平康坊有名的花娘,名唤莲娘。莲娘与狄安本是生死相随的情义,也因为莲娘有了身孕,狄安才下定了逃跑的决心。二人一路南下,寻到这个地方定居,不多久便得了栩栩。这些年狄安过得自是潇洒畅然,因此处闭塞,他与妻儿也未曾隐姓埋名,他细想这几年从不曾做过什么张扬之事,除了两年前他曾指点过邻村的一个乡贡,或许是才泄了踪迹。
    此时屋里的裴淮听到外面柴扉的声音,忙起身迎去,故人两两相望,栩栩看那人的锦袍被风扬起一角,更衬得那人风貌绝尘,又看狄安的青布长衫,右肩上还有一块补丁,栩栩扶正了狄安头上的木簪,狄安这才放下栩栩,迎上前去,语气凝重唤道:“濯缨。”
    狄安年长裴淮四岁,二人自小亲密,都擅抚琴,互为知音。裴淮路经此地,此处县令宴请时,看那县令的扇子上的四字狂草——“无用之用”,虚实勾画间仍有对称,不若一般时人追求的那般肆意忘情。一经询问,这才得了故人的踪迹。当年狄安战死的消息传来,裴淮虽也伤怀过,却因莲娘也同时销声匿迹,这才怀疑是狄安金蝉脱壳之计,现有这扇子为证,当下心里便有个评断。
    他此番前来,也不为其他,所谓“有事相告”,也不尽然,无非是些故交旧情,虽不知是否得宜,也想着如何能尽些绵薄之力。
    二人寒暄一番,虽经年不见,言辞间颇有凝噎,问候之情却全出自肺腑。栩栩看父亲热泪盈眶的模样,扯了扯他的袖子问道:“阿耶为何难过呀?”
    狄安抹了把脸,对裴淮介绍道:“这是小女酬梦,乳名栩栩。”
    裴淮却一愣,口中品咋着“酬梦、栩栩”四字,一时无言,栩栩头次见陌生人,却并不怕生,直直地盯着裴淮看,不自觉感叹道:“阿耶的客人,竟比阿耶俊美。”
    狄安开怀大笑道:“栩栩还未及笄便已知慕少艾了么?这是阿耶的阿弟,你唤叔父不为过。”
    裴淮把栩栩搂在怀里,栩栩轻轻唤了声“叔父”,他虽已婚配,却仍膝下空空,此时栩栩乖顺地倚靠在他怀中,心上一颤,当下便取下扇坠赠与她,栩栩看那玉蝴蝶生动,拿到手里反复把玩,那白玉温润,正如眼前这位叔父一般,更觉欢喜。
    狄安却道:“我这女儿日常如男儿一般养大,顽劣淘气,你这扇坠看来甚是贵重,她怎好收此大礼?”
    裴淮让道:“她既叫栩栩,想来与蝴蝶有缘,与她配得,这扇坠亦非他人相赠之物,阿兄不必客气了。”
    狄安道:“她未出生时,我醉梦中遇到一蝴蝶,情境与那庄生晓梦无异,我一心只想要个女儿,没想到真得偿所愿了,便起了这名字。且我与那侯府今生已是无缘的了,她也不比遵循个什么。”
    说着不免一叹,二人又是一阵无言,栩栩绕着扇坠跑去莲娘身边,莲娘这才看到她这裤子开了口子,且像是他人的,脸色一沉,栩栩只得老实交代。莲娘因有外客在,不好苛责,只牵着栩栩去了卧房换衣服。
    栩栩将那扇坠放到父亲的笔架上,对着蝴蝶发了会儿呆,不一会儿便倒在案上睡着了,脸下垫着一本《山海经》,口水滔天。醒后便跑去厨房寻莲娘。
    莲娘看着缸底薄薄一层米,叹了口气。这几年家里并无其他进项,若不是她偷偷卖了些狄安的题扇支撑家计,便是连这些米也买不到的。
    栩栩扒着缸沿问道:“妈,是缸里又有虫了么?”
    莲娘摇摇头,自顾自烧水做饭,却又道:“虫都没得吃了,哪里还有虫?”
    栩栩看着莲娘忙活,心想没有虫不是好的么?却见母亲神色凄苦,不敢多话,只老老实实站在旁边。
    【1】指军人
    【2】狄安  字平之
    【3】裴淮  字濯缨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