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狗男友和同居的他(1v2)

20室友与追求者与被强吻表白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柳曾在得知成凛要出去约会时,敲键盘的动作顿住了。她抬眼看向正在穿外套的男人,他今天的刘海乖乖地垂在额前,稍微长了些,遮住了他的眼睛,隔档了她探究的视线。
    “是同事吗?”她问道。
    “嗯,”他说,“人事部的。”
    “欸。你们约在哪里见面啊?”
    成凛说了个餐厅的名字,柳曾便忽地笑开了:“是我上次推荐的那家!但会不会不太有约会气氛?毕竟只是个普通的小餐厅。”
    “没关系,她不在意。”
    柳曾心中立刻升上嫉妒之感,近乎维持不住面上的微笑,只好借助看回电脑屏幕的动作来掩饰。“那你赶紧去吧,明天见。”她说。
    为什么他注意不到她?他喜欢的人是什么样子的?她究竟输在哪一点?
    不甘心不甘心不甘心不甘心……!
    想要知道是谁得到了他,但自尊心又不允许她做出有损颜面的事情。她想,她需要一点酒精来麻痹自己。
    坐在酒吧里,她一杯接一杯地喝着,喝得又快又凶,只有这样才能早已适应酒精的身体慢慢陷入混沌的状态。手机界面停留在联系人页面上,指腹在拨打键上方徘徊,却始终没有按下。直到身边越来越拥挤,她也越来越感到寂寞之后,才在手机快要没电时,下定决心拨电话给他。
    一下,两下,叁下……
    “喂?”
    她摸着空空如也的酒杯,说:“晚上好。”
    “嗯?我有些听不清,你那边的声音很杂乱。”
    她“哦”了一声,然后喊道:“你还和她在一起吗?”
    “在回家的路上。你在哪里?酒吧?”
    “嗯!”她满脸笑容,“一个人!”
    那边似乎叹了口气,冷静的语气中有些无奈:“你明天可是还有工作的啊。”
    “不管,想喝就喝了。你想约会不也就约会了吗。怎么样?顺利吗?”
    “应该吧。你一个人不要紧吗?要不要我帮你打辆车?”
    柳曾像没听见似的,笑着继续问道:“你有送她回家吗?对了,她叫什么名字啊?”
    他也选择性地回答:“我帮她叫了车。你在哪个酒吧?”
    “黑猫,”她趴在桌上,透着玻璃杯看着周围光影交错、人影交迭的环境,不断笑着,“你来接我吧。”
    半晌没听见他的声音,诧异他是不是生气了,看向手机,却发现原来是手机没电了。是什么时候没电的呢?他有听见她的要求吗?总之,再等等吧,顺便再喝一杯酒。有男人过来搭讪,她笑眯眯地聊了几句,在对方问联系方式时,她便拒绝:“我男朋友马上来了。”
    男朋友……多美好的叁个字。
    她跟着音乐摇晃着脑袋,看上去醉得不行,但依旧能清醒地对话,并拒绝了所有想要进一步认识的人。她在等男朋友,她总是这么说,可许久也不见她被任何人领走。有些人又蠢蠢欲动,借着舞蹈在她身边聚拢,就差前来拆穿她的谎言。
    突然,一阵温柔清透的木质香味传入她的鼻腔。不待回头,也不敢回头,有人穿过人群来到她身边,礼貌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将那诱惑人的香气进一步送到她的呼吸范围内。
    柳曾慢慢转头。男人微微喘着气,鼻尖上有星星点点汗珠;菱形的嘴唇泛着水泽,一张一合地对她说:“你没事吧?”
    她忽地伸手抚摸上他的面颊,在感觉到他的后退时,她便踮脚前倾,迅速吻上他的嘴唇。那只是蜻蜓点水般的一个吻,可是教她心跳快到头晕目眩。不知道这是不是他今晚的第二个吻?他和另一个女人会怎样接吻,甚至会怎样做爱?她完全想象不出来。他就像被供在佛龛里的神相,无念无想,疏离而神秘;他的身体是不为人知的秘密,嘴唇是女人想夺走的芳泽,似乎将这样的人物拉下神坛才是女人的使命。
    柳曾抬眼看着他,不错过他的任何反应。可是成凛仅是惊讶了一瞬,随即便拉过她的手臂,带着她走出了酒吧,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她有些恼怒,在他想要松开她之时立刻抱住了他,并且踮脚吻上他的下巴。
    “我喜欢你,”她说,“非常喜欢。”
    他居高临下的视线被阴影覆盖,使得表情看上去有些冷峻。但他语气是柔和的,只是问道:“喜欢什么呢?外貌?”
    “不是的!”她着急辩解,“我喜欢你对孩子们的耐心和温柔,喜欢你的无私和善良,你对待工作的认真……还有许多许多其他的方面。你真的很值得被喜欢,外貌只是最微不足道的一点。”
    成凛将她推开一点,领着她走到出租车旁,替她开了车门,边笑着说:“我没有这么好。来,上车吧。”
    柳曾拉住他,倔强地说:“你也进来。”
    却见他摇头,动作轻柔又格外残忍地掰下她的手。柳曾感觉眼泪即将喷涌而出,委屈地问:“我到底差在哪里?你喜欢那个同事的什么?”
    “你非常优秀,请不要认为是你的问题,”他很认真地与她对视,“正因如此,我才不想把你牵扯进来。”
    “你在说什么啊……?”
    成凛将车门关上,透过开着的窗户向司机道歉耽误了时间,然后再对她说:“强求不来的就放手吧。你一向最骄傲自信了,绝对不要对任何人卑微,不要磨掉你的心气。”
    汽车启动,她有些听不清他的声音了。他最后说了什么?
    ——“只有像我一样卑劣的人,才可以不计手段。”
    仿佛像是她模糊的记忆自主加工的产物,令她在清醒后怎么也无法相信成凛真的说了这种话。他宁可自爆黑暗面,委婉地拒绝她,提前让她远离,也不愿意给她一个机会尝试。真的不适合吗?那到底什么样的人才会被他喜欢上?
    但他说得对,她不可以对任何人卑微。
    在更喜欢欣赏他的同时,她要学着保持距离,克制自己的感情了。
    #首-发:rourouwu.de (ωoо1⒏ υip)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