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单纯关系(1v1 H 百合)

客厅贪欢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伏小姐,郭启阳的情绪一直都比较激动,您还是不要和他有接触的好。”
    伏蓝坐在男人对面,手里翻着起诉文件,不咸不淡地“嗯”一声。
    “到时候上庭,我会以原告因受伤不便为由...”
    “我只想知道,他最多能判多少年?”
    “是这样,鉴于目前我们拥有的有力证据,指控他蓄意谋杀,大概十五年左右。”
    十五年,那时候郭启阳也不过才五十岁,如果中途再减刑,那出来的时候就只有四十来岁。
    伏蓝放下了手里的文件,眼中浮现出一丝浅浅的深恶之色,眸光如针,寒芒冷厉,也不过多废话。
    “高律师,对于郭启阳这种暴虐成性之徒,十五年貌似有些少了,而且他似乎有严重的反社会性人格,有朝一日出来,也只会危害社会,您说呢?”
    高律师秒懂她言下之意,讪讪轻笑,扶了扶眼镜架后,故作一脸为难“是,伏小姐说的不错,就是...”
    “高律师应该知道我不是个小气的人。”
    嘱托好之后,伏蓝离开事务所,看了看手表,刚好十一点多。
    已经深秋,悬在头顶的高阳依旧晒得人冒汗,过于热烈的光芒极度刺眼。
    伏蓝买了一只杜月英喜欢的烤鸭,径直回了家。
    “爸”
    伏锡之接过她手里的东西“今天不上班吗?”
    “上,就是回来吃午饭,妈怎么样了?”
    伏锡之朝主卧里努了努嘴,有意压低声音“在里面睡觉呢,这两天一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连育儿园都不去了。”
    见状,伏蓝心里一急,迈步想去卧室看看,却被伏锡之拉住。
    “等会,差不多再过半小时就该自己醒了。”
    伏锡之坐回沙发上,气定神闲地沏茶,澄明透亮的水中,飘散着淡淡茶香,闻之回甘微苦。
    递给伏蓝“你呀,这次太激进了,你妈受不了也是情理之中。”
    “爸..您知道了?”
    伏锡之的眼尾迭起层层褶皱,笑了笑“你当爸老糊涂啦?这还看不出来。”
    “我虽然不怎么过问你的私事,但是心如明镜,上回你说被何智美骂了,从小到大你哪受过这委屈,除非...你自愿。”
    老爸的一番话,无形中让伏蓝卸下了不少压力。
    “爸,她很好,真的。”
    伏锡之点头,这点他一直都没有质疑过,能让如此挑剔的伏蓝当宝贝,岂能是糟粕之人。
    说了会话,主卧的门突然被打开,伏蓝立即起身,看着刚睡醒的杜月英。
    “妈”
    饶是刚睡过觉,但杜月英脸上依旧难减的疲态,她直接扭头进了厨房,连眼神都不屑于给伏蓝。
    “妈,我帮你。”
    杜月英脸色怒沉,直接扯下她手里的围裙,两眼干红。
    “如果你不跟那个女人断了,以后都不要再进这个家门。”
    厉如横雷的声音,透着隐隐的潮湿,杜月英厉声叱喝的同时,又难以自控地带着泣声。
    伏蓝听得心疼,所有的说词都自觉无力,靠在门旁,抱歉地低着头“妈,我不能。”
    听到如此决绝的反对,杜月英气得浑身发抖“你为了她,连家都不要了吗?”
    “妈,您为什么一定要这样以为呢?我...”
    话说一半,一记刺耳地“啪”声响起,杜月英的手直接如刀般劈在伏蓝脸上。
    见事态走向极端,伏锡之坐不住的走过来,见伏蓝捂着脸,直接把目光望向杜月英。
    “你这是干什么,有事说事。”
    莫说是伏锡之,就是杜月英本人,也是不敢相信。
    伏蓝从小,她就没舍得动过一手指头,这次,她竟然被怒火冲昏了头脑,失手打了伏蓝。
    一刹间,她的所有肝火都荡然无存,打过伏蓝的手掌,隐隐发颤。
    伏蓝握住她的手,水眸朦胧,语重心长地恳求“妈,如果连你都无法接受,那这个世上,我也指望不了任何人。”
    何智美下班回家,刚进门就看到客厅灯光通明,伏蓝穿着睡衣坐在桌边办公。
    疑惑道“今天怎么回来...你脸怎么了?”
    何智美心中大惊,连忙走过去,捧起伏蓝的脸,仔细看了看。
    “没事”
    “什么没事,现在还是肿的。”
    伏蓝皮肤娇嫩,平时冷风吹一吹就会又红又紫,现在挨了一巴掌,半张脸都是红肿难消。
    “到底是谁敢这么对你。”
    “我妈。”
    严声追责的何智美,当时只能心疼的沉默住,指尖不忍地触摸着脸上的红色,眼泪欲落不落“你回家了。”
    “嗯”
    “你应该让我跟你一起去。”
    伏蓝伸臂把她抱在怀里,屈指刮了刮鼻梁,宠溺的恐吓道“你也想挨一巴掌?”
    她越是这样,何智美心里就越如同油煎,鼻尖酸涩,眼中煽落两颗晶莹的泪珠。
    两臂紧紧缠住伏蓝的脖子,脸枕在她的肩上,闷声闷气“有你在,我就什么都不怕。”
    暖喏的软语,春风似的刮过心田,伏蓝抬起她的下颚,倾身吻去她脸上的泪痕。
    苦咸的眼泪被她一一舔去,而后顺着女人的脸颊,辗转到微张的唇瓣。
    何智美攀紧她的脖子,热情洋溢的回应,两人恨不得将嘴巴都是要噬咬出血。
    扯开领口的纽带,将丝薄的外衣纽扣解开,手掌抚上因呼吸而起落不停的乳房。
    聚拢型的内衣,把半露的酥胸变得更加挺拔,伏蓝色情地抚摸,指尖由上而下地钻入乳沟。
    探进荷叶边纹的内衣,擒拿住上面凸出的茱萸,指腹时而徘徊上端,时而捻揉两侧,夹击乳头。
    “嗯...”何智美已经情动,含春的眼尾浮现出狐狸般的妖媚。
    微微用力,拉下伏蓝的身子,红唇轻啄,低喘着问“你不工作了?”
    还有心思问这个?伏蓝笑得邪魅。
    下一秒就解了阻碍两人的胸罩,Q弹的乳肉汹涌跳出,摇摇晃晃的挂着。
    捏住沉甸甸的乳,肆意的揉捻,拢弄。
    何智美叫得更厉害,抱着伏蓝的手臂,慢慢失力,身子欲落不落的如风中残柳,摇摆不定。
    伏蓝把她一把揽起,横叉双腿,面向自己而坐。
    低头含住娇艳欲滴的乳尖,用力吸吮,像孩子要吃奶似的,发出咂咂作响的水声。
    何智美毕竟没有生养过,被这声音闹得心痒难耐,面红耳赤地秀恼不已。
    “别...啊...别这样..”
    她越是拒绝,伏蓝就越是变本加厉,等吐出乳尖的时候,嘴角的银丝勾着湿哒哒的酥胸,划出一道透明的线。
    何智美下身穿着碎花长裙,伏蓝伸手一贴,就直接摸到了淫水泛滥的小穴。
    “嗯...啊...”
    隔着内裤,伏蓝的手在阜阴上抠挖,格外的刺激。
    何智美身体不自觉后仰,两腿迎客大敞,叫得意乱情迷。
    内裤已经湿透,黏黏的液体挂了伏蓝一手,她直接摸进内裤,手指揪住阴蒂,扯弄两下。
    这是何智美除了耳朵,最敏感的地方,每次只要一碰,女人就会止不住求饶,哭得梨花带雨。
    这次自然也不会例外,刚掐弄了一会,女人就爽得两眼飘忽,娇吟断断续续。
    “啊...好爽...好爽...不要了...啊..”
    她泣声摇头拒绝,但又耐不住过于诚实的身体,只能边哭边求肏。
    稍歇之后,何智美睁着泪湿的眼眶,在她的腿上摇了摇屁股,软润腻滑的湿穴,主动凑向伏蓝的手指。
    娇声引诱“伏蓝...插进来...”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