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度宠溺(1v1 叔侄)

谢澜之回来了?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课上发呆的时候,江离想到了母亲江晓棠,曾几何时,母亲是她最崇拜的人——从小便是别人家的好孩子,事业上雷厉风行,在雄性比例偏高的律师行业独占鳌头。
    所以当江晓棠得知祁鸣出轨,一夜之间溃不成军的时候,江离是不能接受的。
    她印象里的母亲,会勇敢地用法律捍卫自己的权利,让祁鸣净身出户,并冷静地将这件事情告知男方所在的单位,以及他的亲朋,让祁鸣这辈子都在道德的枷锁中蒙羞。
    可惜江晓棠并没有这样做,她只是眼神空荡荡地望着那枚婚戒,说自己舍不得。
    江离恨透了她这副软弱的模样,但知道自己并不能感同身受,她无法站在母亲的角度替她决定。
    她所认为的爱情不是这样的,至少不会让人陷入一个如此万劫不复的境地。
    罢了,心软的人不配谈恋爱。
    林琳说到排演节目的事情,她倒是想到了蓝烟。
    过去和蓝烟合作,是她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而如今通过祁斯衍这层关系,说不定可以实现。
    **
    回去后,她规划了些时日,这段时间她一直暗中观察祁斯衍,他看上去心情不错,以往一个月都见不到几次,现在她放学刚回家没多久,过了片刻就会看见他的车停在楼下。
    星期五的下午,江离等到近七点,他也没到家。
    手机响起,接起后,祁斯衍清冷的声线透过电波,穿进耳膜。
    “离离,临时有个紧急会议,晚点回来。”祁斯衍的语气是难掩的温柔,“想吃什么?我给你带,还是......你等我回来?”
    “不用。”江离对着镜子,舔了舔干燥的唇,“我来公司找你。”
    “这么着急?”那边的男人低声笑了起来。
    “先去开会吧,我在办公室等你。”江离知道有求于人的时候,哄着点比较好,于是娇滴滴地回应了一番。
    半小时后,西南集团总部门口。
    说来,这还是江离第一次来祁斯衍的公司,整个大厅的墙壁和地砖都采用昂贵的大理石材料,黑白交错的简约设计间,西南的LOGO映入眼帘。
    江离才转了一会,就被秘书带上楼,显然祁斯衍事先打好了招呼,穿过公司的顶楼走廊,路过的男男女女基本都是年轻人,各个意气风发,一副成功人士的姿态。
    西南集团一直是传媒与影视界工作者的梦想,近两年,西南参与制作的电影部部大卖,霸占了票房排行的前叁,公司一直秉承优良制作的准则,在粗制滥造的当代影坛给与重重一击。
    因而,能进入西南工作,无非就是侧面证实了自身过硬的实力,同时也意味着可以与诸多明星大腕合作,所以无数怀揣梦想的人,挤破了头也要进入这家公司。
    江离被带入祁斯衍的办公室内,偌大的房间除了必要的办公设施外,没有多余的装饰。
    江离坐在会客厅的沙发上,才发觉材质是小羊皮的,软的她几近陷进去。
    祁斯衍桌上的文件被放得整整齐齐,她注意到了他的字迹,虽然潦草,但是笔画锋利,符合他这个人淡漠的个性。
    书桌旁边的小桌子上放着一个遥控器,可以直接控制左侧墙壁上的液晶电视,江离随手打开,一段视频浮现在眼前。
    视频的标题是《“微光”短片拍摄比赛参赛作品》,江离静静地看了看,这个视频好像是关于保护动物的。
    她原本只是带着欣赏的角度去观赏,直到她看见了这部视频的主角——
    是一只叫“六六”的流浪猫,江离看着这只橘色的小猫,下意识后退一步,心忽然被揪起。
    这只猫是以前她和谢澜之一起喂养的。
    而且“六六”这个名字是她取的,也就是说,只有他们才知道小猫叫什么。
    江离的瞳孔骤然锁紧,她屏住呼吸看到最后,六六路过的花坛上,放着一条琥珀项链。
    全身的力气仿佛被抽干一般,她怔怔地望着屏幕,只看见制作人员名单上出现了这几个字:
    导演:苏辰
    苏辰是谁?
    她在搜索引擎里打上这个名字,可惜因为重名的太多,一无所获。
    这条影片的暗示太明显了,即使她曾亲眼看见谢澜之病死在医院,也不得不怀疑,他是不是还活着?
    这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六六,也不会有第二个人......有那条项链。
    恍惚间,身后的门被推开,祁斯衍走至她身后,俯下身问道:“在看什么?”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