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度宠溺(1v1 叔侄)

被送上叔叔的床(H)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龙城的初秋,暴雨将至,天空一片混沌,像是撕裂后一道好不了的伤口。
    半岛酒店顶层,女孩一袭白裙躺在床上,秋水般的眸子微阖着,她努力撑着眼皮,却怎么也使不上劲。
    男人站在窗边,雷鸣之后,雨滴倾盆而下,落地窗倒映着他修长挺拔的身形,他嘴唇微抿,半张脸陷在阴影里,看不清脸色。
    江离头晕目眩,只感觉天花板都几乎塌陷下来。
    她抓紧床单试着起身,脑海中浮现着徐清彦的脸,胸口骤然锥心般的疼。
    叁小时前,她的男朋友告诉她自己欠了一大笔债,准备逃跑前来场最后的道别。
    江离到了他家后就被灌醉了,醒来后,发现自己被送到了这里。
    她怎么也没想到,徐清彦会把自己送到祁斯衍的床上抵债。
    男人转身,一步步靠近,他的身上总是有股烟草与檀香混合的味道,苦涩而沉重,清敛淡漠的眼带着一股不屑微微睨着她。
    她的喉咙充斥着难闻的血腥气息,勉强张开嘴,哑着声唤了句:“叔。”
    徐清彦或许没有料到,他的债主正是江离的叔叔祁斯衍。
    祁斯衍找了张椅子坐下,懒洋洋的看着床上瑟瑟发抖的江离,漫不经心回答道:“真巧啊。”
    江离纵使害怕地要命,也不断说服自己保持冷静。她和祁斯衍相处了两个月,一直相安无事,对方毕竟是她的叔叔,念在这段血缘上,他应该不会做什么。
    “我......我想回家。”她的双眼雾气蒙蒙,嘴唇像刚盛开的花朵般娇艳欲滴,祁斯衍冷着脸,毫无动容。
    “男朋友谈得不错。”祁斯衍俯下身,似笑非笑地望着她。
    这张脸在任何时候都极具诱惑,好看得令人窒息,但江离完全没有心思欣赏,以她对祁斯衍的了解,对方吃软不吃硬。
    她的眸子像小鹿一般灵动,眨了眨眼睛作可怜状道:“离离不该相信他的。”
    “还有呢。”
    祁斯衍没有抬眼,继续问她。
    “不该偷跑出来的。”她抓着祁斯衍的手腕,恳求道,“我好难受,你带我回去,好不好?”
    浑身散发着莫名的燥热,她连说话的尾音都染着一丝勾引的意味,江离明白是徐清彦给她下了药,祁斯衍感觉到了她发烫的指尖,终于抬眸对上她。
    “回去做什么?”他靠近了一点,炙热的呼吸均匀地撒在她的脸上,那股烟草的味道夹杂着男人独特的成熟气息,江离下意识夹紧腿,不让自己露出异样。
    她对这个叔叔向来没有好感,只是因为父母过世被迫寄宿在他家,而如今身体却很诚实的流露出欲望。
    “回去,回去看病。”她挤出两滴眼泪,“叔,离离生病了。”
    “徐清彦欠了我五百万,拿你来抵债。”祁斯衍的眸子骤然锁紧,一丝心疼的意味都没有,“倘若我就这么放你走,岂不是太亏了?”
    话音刚落,江离心中的计划被彻底打乱。
    她父亲说的没错,还在世的时候,他便告诉江离,自己有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可是从不来往,因为他很可怕。
    他靠着异于常人的头脑,在短期内迅速发家,家财万贯,而这个人心狠手辣,对谁都不留情。
    两个月前,她在空荡荡的家里被人接走——因为还未成年,祁斯衍顺理成章变成了她的法定抚养人。
    她的印象中,祁斯衍从未笑过,只要他在家,房门总是紧闭,她的一切行踪都必须向他报备,因为他不喜欢自己乱跑。
    回过神来,她死死盯住他的眼睛,一字一句道:“你想做什么?”
    少女的裙子已经撩至大腿根处,她的双腿纤细修长,说话的时候胸脯一起一伏,鸢尾花的香气从漆黑的长发间溢出,她是个美人,只不过不太听话。
    祁斯衍只是用手指轻轻戳了下她的肩膀,她的脸便涨红,樱桃小口嗫嚅着,底裤湿了一片。
    “你说呢。”他轻轻笑了起来,江离瞪大眼睛,头皮发麻,她的裙子肩带已经被祁斯衍褪了下来。
    “等下!”她立马大声叫停,保持理智道,“祁斯衍,如果你今天碰我,我会去报警。”
    “大众若知道了西南集团的CEO是个强奸犯,会作何反应呢?”
    祁斯衍看着她咬牙切齿的模样,活像一只刚出笼子的小老虎,他也不恼,竟低声笑了起来。
    “你威胁我?”
    “没有。”江离的底裤已经湿的不像样子,身体的每一寸肌肤都叫嚣着向祁斯衍靠近,但她仍抵抗着。
    “我只是在告诉你,这么做的后果。”她冷笑一声,毫不畏惧,“祁斯衍,你大我十岁,孰是孰非,利害关系,想必你比我清楚。”
    “挺聪明。”祁斯衍倾身而下,随后猛地压住她的手腕,她被迫与他四目相对,他眸色沉沉,眼底一片戏谑:
    “不许叫我大名。”
    “还有离离,你太年轻。”他的手缓缓下移,停在胸口处,“有人可以制定规则,有人就可以修改。”
    “你觉得。”
    “我会让你有机会报警?”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