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玫瑰【母子np】

从一开始,就不应该招惹她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程嘉努力把自己的脑袋埋得更低,弯曲脊背,畏手畏脚的模样,但没法阻止他听见程美枝的笑声,一群人众星拱月地围着程美枝,有不屑的,有讨好的,也有不怀好意的,偏偏她像朵尽情绽放的玫瑰,没一点不自在。
    她可不怕人贪图她什么,程美枝喜欢被人关注着,她受不了默默无闻的日子。
    “那边的,把酒拿过来,全部开了,今天高兴!”
    程嘉低着脑袋,不确定程美枝会不会发现自己,他稍微一抬眼,在看到程美枝满眼盯着那个男人的时候,心底松口气又微微酸涩。假使有机会,他站到男人面前,摘了帽子,光明正大地告诉他,他才是程美枝的亲人,对方算个什么玩意。
    “小哥,你帮我带包Salem。”程美枝忽然开口。
    她烟瘾犯了,程美枝抽烟喝酒赌博,绝对是传统印象当中的坏女人,不过很可惜,她一向活得很滋润。程嘉还没答应,正琢磨着什么理由推脱掉。
    吕闫捏着程美枝的手腕,两条浓黑的眉毛一皱,很不赞同:“你抽什么烟,我都戒烟了,我监督你。”
    程美枝无声地笑笑,他这是什么都要管着她,吕闫显然已经自诩为程美枝的男友了,再进一步,那不就是同居了吗。
    “你们,看什么看?还有你,抽什么烟,这么大味道,先滚出去抽完再过来!”狐朋狗友们还来不及说点什么,吕闫闻到烟味,眼神一扫落在罪魁祸首身上。
    他不能朝程美枝发脾气,还不能朝这些家伙发脾气吗?那抽烟的小年青很自觉地一掐烟,不抽了,满脸讨好地朝吕闫堆笑:“哥,以后不抽了……我注意分寸,绝对不在嫂子面前抽烟。”
    “在我面前也不准了。”
    顿时一帮子人也嘘声下来,场面冷落不少,他们可不懂吕闫怎么好端端地老发脾气,人家程美枝都要抽烟,他不准,还不准他们这些外人抽了。这不就是太平洋的警察,管的宽吗。
    可这些话心里想想还行,嘴上不能嚯嚯。
    程美枝懒得和他争辩,烟可以一回不抽,早晚都是要走人,可没必要闹得太僵。这陷入热恋期的年轻人,脑子里就只听得进去自己想听的话,说什么都是没用的,得等他自己清醒。
    程嘉打算走了,这场面已经不需要他,他自觉是多余的。就在他低眉顺眼准备转身之际,程美枝却又开口,“你过来一下。”
    她看出了什么吗?
    程嘉没过去,硬着头皮解释:“女士,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我就要去工作了。”
    “我让你走了吗?”程美枝抬起胳膊,一把拽住身边正在打牌的年轻人,“你,过去,把这些钱给他。”
    她从珍珠包里掏出几张红彤彤的票子,啪一声放在年轻人手里,颐气指使。原本还在打牌的公子哥可愣住神,程美枝……这是在使唤他?
    “看什么看,让你去,少废话。”吕闫一点也没有接收到他的目光。
    年轻人硬梆梆地把钱拿给了程嘉,稍微一数,八百。程美枝倒是好,莫名其妙给小费,比他们这些乱花钱的家伙还不靠谱。
    程嘉走出去,吕闫才低下脑袋亲吻程美枝的耳朵,“你这是做什么?”
    “你没听出来,是个小孩吗?”
    无论是刚毕业还是在读书,可不都是小孩吗?到这种地方兼职,经济条件自然不会太好,又是夜场,熬夜喝酒是常有的事情,身体可遭不住。
    “那你还挺有爱心。”吕闫可不懂什么人间疾苦,程美枝这么做了,他就夸夸,抱着她的脸嗅了一鼻子香水味。
    程美枝没什么爱心,她只是想起一些讨厌的事情。年轻的时候,因为长得漂亮又缺钱,她只能在酒吧之类的地方赚钱,事实证明,她是天生吃这碗饭的,她就讨人喜欢。
    只不过,她做什么,左家人可不会因此高看她一眼,程美枝很不喜欢那种被人瞧不上眼的感觉。她可以自己变烂,自己变好,他们算是哪根葱,她自然是自己对自己负责,他们没资格瞧不起自己。
    “嘴甜。”她坐起来,拉一拉吕闫的嘴角,可不管他的威风面子。
    吕闫好不容易拯救了自己变形的脸颊,“没你甜。”
    过一会,吕闫又问她:“我买了栋房子,你什么时候搬过来。”
    程美枝拍拍他的大腿:“早着呢。”
    “我哪里表现不好,你都跟我说,我别的都不行,就是知错能改。”
    “哪里都不行。”
    ……
    但凡没有程美枝的场合,程嘉和左南的话绝对是少之又少,程嘉没有多余的同情心,从有记忆以来,那对不起程美枝,可都是左南。
    左南不会接受程美枝的一点好心,他嘴里说得最多的还是挖苦冷嘲的话,像个充满冲击性的刺猬,可当程美枝真正出了门,他又变成沉默寡言的石头。
    程嘉在吃饭,斜着眼睛盯着左南的脑袋。
    左南头上摔了个淤青。
    不必多想,就知道又是他自己摔的。他大可请个保姆照顾左南,可他觉着,可不能让他浪费程美枝这么多钱,请保姆的钱不也是钱吗?他可配不上。
    “今天妈妈不回来,你见过那个男人没有?”程嘉带着一点恶意开口。
    左南没理他。
    “挺不错,看着很有钱,又年轻又英俊,我觉得挺般配。”程嘉慢吞吞地开口叙述,他虽不是真心这样想,可无疑,那个男人也比左南要好得多。
    至少不是负担。
    也许是自己的儿子带着这种不屑的语气同自己说话,又或者程美枝和那个年轻男人的关系让他感到了危机。左南的面色终于出现一丝松动。
    “我想,很适合做新爸爸,对吧?”
    程嘉和左南绝对是天生的仇人,如果不是因为程美枝讨厌左南,又怎么连带着疏远他呢?可即使是这样,左南依然分走了程美枝不少的注意。
    金属汤匙砸落在桌面,轮椅上苍白的男人眼底带着某种阴冷的愤怒,他恐怕根本无法无动于衷。左南用一种让他无法理解的语气叙述:“我和她的关系,是没有人能够打破的。程美枝,她欠我的,我说过,我永远憎恨她。”
    程美枝毁了他的人生,让他从此一蹶不振,变成废人。她是个睚眦必报的女人,也许从一开始,他就不应该招惹程美枝。
    PS:首-发:rousewu.cc (ωoо1⒏ υip)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