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玫瑰【母子np】

她慌了(H)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吕闫想,自己对程美枝哪里不好了?以前他跟人处,那都是不给留面子,随着自己的心思,旁人也只有满脸赔笑的机会。到了程美枝这里,程美枝给他甩脸子,跟他闹脾气,他都小心翼翼哄着。
    下身还有些痛楚,吕闫咬牙道:“轻点……别捏坏了,你不高兴那我们就不发誓了。”
    程美枝这才放过他,“我哪里跟你生气了?”
    “是,是,是我对不住你。”吕闫心一横,“我以前太混了,私生活太乱,不检点。”他倒不是真有这觉悟,可总得把程美枝哄好,跟程美枝腻在一起,再出去打食是看什么都不香了。
    总不能为了一片花丛放弃程美枝吧?
    他比程美枝要心虚些,他是有前科的人,光凭嘴巴说远远不够。
    “你别动。”程美枝弯下腰肢,盯着吕闫跨间二两肉,红指甲抵着尖端一拨弄,似乎颤颤巍巍地更膨胀了。紫红的色泽,青筋鼓动,偏偏吕闫坐在地上,不打自在地望着她的一双眼。
    “你都替我推了那么重要的事情,我也有点表示不是吗?”
    吕闫便看见,程美枝深深低下头,那张色泽饱满的红唇含住了他的阳物,她是一点不羞耻的,妩媚的眼睛往上和他视线相接,竟也是满含着勾引。
    她对性事坦坦荡荡,按照以往他的标准,吕闫可以骂她骚货,可就是这种话,他也骂不出来。他一点也不想那样形容程美枝。
    她的脸颊鼓起,红指甲放在他的大腿上,柔软的舌头包裹住敏感的头部,酥麻的感受一波波朝着四肢涌来。几乎爽得他头皮发麻,程美枝的舌头灵活得像条蛇,柔软湿润地包裹住他。
    吕闫不想只做这些事情,他问程美枝:“你没跟我说过,你以前做什么。”
    直到他射出来,程美枝吐掉嘴里的一口浊精,才慢慢地说:“你觉得,我这种人,做什么呢?”
    吕闫不说话了。程美枝这么漂亮,又很穷,总有人变着法地勾着她。
    “我以前不是没做过事情,我以为只要我努力些,别人就会高看我一眼,可还是被人看不起。后来我就想明白了,无论我做什么,他们就是看不起我,这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我穷,他们觉得我一副穷酸样。”程美枝压着胳膊靠在吕闫的大腿上,微微晃动脑袋,“世界就是这么不公平。”
    先前的吕闫也看不起程美枝,他觉得程美枝是个拜金轻浮的贱货,越是喜欢,越是觉得程美枝不自爱。可现在,吕闫已经过了这个阶段。
    程美枝到底是个人,他就是喜欢程美枝。他要睡人家,还想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那不都自己犯贱。
    “到床上去吧。”说起这些,程美枝似乎兴致不大了。
    吕闫恐怕问错了话。
    他抱着程美枝往床边走,两个人一起滚进柔软的被铺里,程美枝的胳膊绕在他的脖子上,那股酸甜的柑橘味随着肌肤温热的馨香沁人心脾。又白,又软,身段丰盈,该饱满的地方可是没一处不足。
    彼此亲吻一会,他的手掌向下摸到她白腻的大腿,勾起裙边慢斯条理地上滑,往那神秘之地钻营。吕闫指尖一探,弄得程美枝娇喘吁吁。
    她有一双饱满雪白的胸脯,吕闫想起剥了壳的荔枝,山峰上的殷红随着呼吸轻颤。他将整个脑袋往她的胸前倚靠,深深陷入这片柔软里,能听到程美枝急促的心跳,他感到一种安全感。
    直到她彻底湿润,吕闫才抵入她的身体。
    ——他觉得自己的心脏要破体而出,程美枝像是毒物,浑身都让人上瘾。
    他一次次在她的身体里冲刺,理智彻底被兽性取代,他只想做爱,和程美枝一直做下去,即使她求饶也好,他都要将身体里每一滴精华射进她的身体。
    吕闫不知道自己今晚荒唐了多久,他大约记得自己射了一次又一次,用坏了几个套子。直到一滴不剩,身体里的野兽完全释放。
    可惜程美枝没一点娇弱的模样,她裹着被子,靠在枕头上慢吞吞地吸烟。吕闫瞧见,二话没说,劈手夺过来:“抽烟不好。”
    程美枝一摊手:“你拿来。”
    吕闫可不管,把烟往嘴里一含,“你总不要了吧?”程美枝可不喜欢跟人用一个东西,吃的喝的用的,那都不行,这是她的底线。
    “算了,二少真讨厌。”程美枝隔着被子蹬他一脚,只是她刚一弹腿,就被他的手掌压个结实,他抓住程美枝的脚踝,就是不撒手。
    她这腿细得真跟小鹿似的,吕闫捏着手里软软的肉,像个强抢民女的土匪:“抽烟不好,这样,你不抽,我也不抽,总行吧?相互监督。”
    说罢,呸一声把嘴里的烟吐到垃圾桶里。
    程美枝:“太平洋的警察啊,管得真宽。”
    “我们是正经关系,我有义务监督你,你别总觉得我开玩笑。过几天我带你去见朋友,你总会信的。”吕闫提起这茬。
    程美枝有点慌,面不改色:“什么朋友?”
    “几个发小,我说过了,到时候我们深入了解一下,我给你介绍我的朋友家人,你也带我回去看看。”吕闫也许怕逼急了程美枝,“你别怕,我们这不是发展挺好吗,只是深入一下。”
    撒过的谎还得圆回来,程美枝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我是孤儿。”
    “没事,我又不欺负你。”吕闫讲,“就是我家那边,有点麻烦。我到时候统统都会告诉你的,你别怪我瞒着你。”
    *
    左南大白天看到程美枝又回来,他本想透透气,轮椅刚刚出了门,立马又停住。
    程美枝通常不会回来好几天,这回好像有点不一样。他也不说话,一双死寂的眼淡淡扫过程美枝,她脖子上有暧昧的红痕,左南很快别过头不看了。
    “程嘉呢?”程美枝没看到儿子。
    “不知道。”
    “你真没用。”程美枝皱紧眉头,骂他一句,就转身去厨房找饭菜加热了。吕闫是打算留她住几天的,可程美枝心里有鬼,她觉得得把吕闫冷一冷,这关系进展有点失控。
    左南被骂了也没有表示。他大概看懂了程美枝的心烦,“原来你也知道害怕?”
    PS:现阶段的女主性格偏执,类似康敏,对于得不到的东西不惜毁掉,不过程度没有后者严重。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