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玫瑰【母子np】

我们一起发毒誓(微H)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怀里的肉体像团火,沾到他的皮肉上仿佛将他彻底融化,程美枝跪坐在他的腰间,鲜红的手指甲划过他赤裸的胸膛,随着刮擦,他不得不浑身僵硬。
    程美枝可不是纯情大姑娘,她就是匹饥饿的母狼,连骨头都能给他嚼碎了。
    “美枝,我们去床上……”这大概是吕二少最后一点矜持。
    程美枝充耳不闻,一口咬在吕闫的肩头:“你说了,今天听我的,难道说话不算话吗?”
    吕闫面颊微红,他想到程美枝过去的模样,“我不习惯……”
    “那早晚会习惯的。”
    说着,她熟练地滑落身体,勾着吕闫的脖子来个深入的亲吻,她的舌头柔软灵活,可毕竟有这么多年的经验,吕闫不是初哥,哪能就这么缴械。
    哪有让自己的女人主动的道理?
    程美枝惊呼一声,又被他压在身下,抓住她两只手腕。吕闫埋着脑袋,眼睛里大约也只剩下程美枝娇贵的连,白皙雪嫩的肌肤,泛着玫瑰似的晕红,又因这居高临下的视角,饱满丰润的胸脯随着急促的呼吸剧烈起伏。
    她是尤物中的尤物,浑身上下无一不美。
    吕闫只可惜他怎么没早些发现程美枝呢,他和程美枝遇见的时候,按她的说法,她已经跟过一位老板了。程美枝的第一个男人,不是他。
    “你说说,你是不是心里有鬼?背着我有人了?”吕闫低下脑袋,挺直的鼻梁刮过程美枝的脸颊,偏偏这身下的女人还不情不愿地挣扎着——他像个吸猫的变态铲屎官。
    他莫名其妙就想到这点,他不养猫,身边朋友养,他嫌弃一切娇贵矫情的生物,除了程美枝。
    “我怎么你了?”程美枝眨眨眼睛,放松身体,任由他一点点在脖颈间细嗅。
    “你不对劲,你最近对我太好了。”吕闫狐疑地说。
    程美枝怪异地盯他。吕闫也觉着自己这话多没面子,他又不是犯贱的抖m,哪有被善待就浑身不自在的道理。可是,程美枝不可能对他这么好啊。
    “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吕闫觉得自己有点碎嘴的潜力,不厌其烦地又强调一次。
    “哪有……”程美枝嘟哝着,双腿夹稳了他的腰,“你是要学电视里那些变态男人吗?我穿裙子你也管吗?”
    那倒不是,他可没那么小气,难道真是他多疑了吗?也许关心则乱,他对程美枝的感情,有些过了。想到这,吕闫不再过问这话题,一心只想办事。
    解了皮带,提枪上阵。
    他毕竟已经硬得不行。
    忽然一声电话铃声,程美枝一挑眉,一个眼神甩给他,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你电话响了,你看着办。”
    是表哥打过来的,气势汹汹,只是始终保持着正经且刻板的口气,“吕闫,你是发了四十度的烧呢?还是拉肚子拉脱水了?”
    “我这不是病了吗?我今天晚上不过来了。”吕闫说话本没什么底气,可见着程美枝靠在沙发上好整以暇的模样,心中油然而生一股豪气。
    他总不能让程美枝看扁了!他可是程美枝的男人,是可靠的,哪里能打碎这无所不能的样子。
    于是口气更冷一点,“表哥,你知道我回家总是要吵架的,老太爷看我气不气?我大哥看我气不气?我可不希望让大家吃饭都吃不高兴。”
    “我们没生你的气……你道个歉,事情就过去了,前段时间,你跟个网红出镜闹绯闻,你这样我们怎么给你牵秦家的线?”
    吕家是要脸的,是讲究的,深知树大招风的道理,从来保持低调的风格,到吕闫这来了个基因变异。
    挂了电话,吕闫看看程美枝,咳嗽一声,似乎有些心虚:“我跟上一任……是两叁个月前的事情,我保证,断得干干净净!要是没断干净……我特娘把自己阉了!”
    程美枝:“你说这重话做什么?”
    “我就是表个态度,我跟你一起,是绝不会出轨不会对不起你。”吕闫忽然扑通一声给程美枝跪下了,饶是程美枝也受不起这等大礼,弄得她一愣神。
    “我发个誓,我是绝不可能对不住你的。”
    程美枝无所谓,这对她是好事,总之吕闫的钱都花在她身上。可吕闫下一句话,让她胆战心惊。
    他跪在程美枝面前,紧紧握住她的一双手,他仰起面庞,那双程美枝也不得不感慨的漂亮眼睛此刻明亮得惊人,汗珠从额前滑落,吕闫的喉头滚动着。
    他在等程美枝的答案。
    “你也不能对不住我,你答应过就跟我一个人,你要是背着我偷男人,我就……我就把你锁起来,日日夜夜就见我一个,你可别怪我心狠。”
    “你和我一起发誓吧?”
    程美枝觉得他有那个大病,原先看着多正常的风流浪子,没想到骨子里这样极端。好聚好散不行吗?非得整得跟刑事案件一样。
    ——不过这个誓,程美枝不想发,她家里确实有人了。
    “你有病吧?”程美枝一跺脚,把高跟鞋踢掉,拿起鞋子砸在吕闫的胸膛上,“我是来跟你睡觉的,谁跟你拜天地?你好歹穿条裤子,不要脸!”
    吕闫一点不害臊,他脸皮厚,程美枝一生气他就只顾得上哄她了。他一个劲解释,“我这不是怕你跑了吗?咱俩谁也别对不住谁。”
    程美枝见多识广,可抵不住神经病。
    家里有左南一个神经病就够了,没想到这看着人模狗样的吕闫,居然也是个脑子里长包的玩意。
    程美枝一发狠,咬在他嘴唇上,惯性使得吕闫的身体撞在木雕桌上,疼得顿时扭曲脸色,再没有那副狠劲:“你轻点,我的腰!”
    “你活不活该?”程美枝毫不客气,往下一瞧,笑眯眯地捏起他的二两命根子。她的手掌又软又白,可把吕闫磨得欲仙欲死。
    吕闫还惦记着发誓的事:“其他事情都行,这个事情必须——唔!”
    程美枝手下一狠。
    她偏偏还柔柔地说:“我不是不答应你,只是……我没想到你这样不信任我,我以为两个人之间应该是不是彼此信任的,我可从不过问你的私事,你连这点尊重也不给我么?”
    PS:首-发:po18vip.de (ωoо1⒏ υip)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