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玫瑰【母子np】

程美枝的男人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他时不时说些讨喜的话,颇有情趣,程美枝把眼睛眯成月牙状笑得花枝乱颤。甚至笑得筷子都掉在桌上。
    这动静让左南和程嘉扭头看她。
    程美枝便板下脸:“你们看什么?吃你们的饭!”
    左南不说话了,程美枝和谁睡觉是他管不着的,他也没有资格去管。程嘉还是一副乖巧安静的模样,埋头扒着米饭。
    程美枝这人就是闹腾,一回来就能让没什么人气的家里多出许多嘈杂的声响。比如她把电视声音打开,把一堆衣服丢进洗衣机清洗,常年吃灰的空调也打开,嘴里还能发出笑声。
    那头的人打来语音电话。
    程美枝妖妖娆娆地,刚走到阳台就抱怨施展不开脚,只好回到了沙发抱起了抱枕。这回的大金主年轻气盛,年轻人嘛,总是热情似火,腻歪起来了不得,程美枝再怎么还得伺候好他的情绪。
    他非说这是谈恋爱,程美枝也只能配合他认了。
    “我受不了,只跟你说话,光发消息还不够。”年轻男人的声音挺好听,有磁性又清透,语调里还比一般人多些洒脱不羁。
    “你真讨厌。”程美枝跟他打情骂俏。
    哪怕这个男人比她小七八岁,她也还刻意装成少女,谁让她在年龄上谎报了呢。她可从不随意跟他去开房,要去也只去他的房子,是不把身份证暴露的。
    “我就是讨厌鬼,时时刻刻想要骚扰你,谁让你那么可口。”那头的男人也靠在沙发上,不过他身下的房子寸土寸金,他把耳朵贴得很近,仔仔细细听程美枝的呼吸。
    “我要把你里里外外都洗刷一遍。”他压低声音,威胁似的说。
    不就是想干她吗?说得那么文雅。
    德行。
    程美枝想,兴许他这是真把自己当成涉世未深的小姑娘,早知道她就别装这个清纯小白花人设。作为有个老公还有个儿子的女人,她不得不捏着鼻子,说些没意思的情话。
    “你别这样,我这边还有人,小声点。”程美枝故意跟他说,“叫邻居听去不太好。”
    男人以为她是住在外面另一座小区里,毕竟程美枝之前一直告诉他她的家在那个地方,也没有多想。反而开口说:“以后给你换个房子,咱们不要邻居,你想说什么说什么,想做什么做什么。”
    说到最后,声音哑了。
    他就是馋程美枝的肉体,不可自拔。
    程美枝挑挑眉:“谁稀奇你那两个臭钱,死鬼,你以为我冲着这个来的?”她还真是冲着钱去的,不过左挑右选也要找个看得顺眼的。
    “我的错,我的错,我就是想对你好一点。”男人似乎真信了。
    程美枝懂他们的德行,有爱的时候说什么假话他们都信,等没爱了,说真话在他们耳朵里也都是假话。这就是一种爱情来得快去得快的生物。
    “这种事情以后再说吧,你的钱也别随便乱花。”程美枝讲。
    “这都还没结婚就开始管家了,美枝,你这不是替我省钱吗?”
    他总跟程美枝说结婚的事情,程美枝一向是不信的,她认定这就个吊着人的胡萝卜。就算是真的,到时候她也就暴露了,只能带着老公儿子先跑了。
    程美枝不是第一回跑了,以前有个归国富商,单身,老婆死了,说要娶程美枝,这吓得她立刻卷款跑人。这事情也就不了了之。
    她不是怕事情暴露被人记恨,是怕左家人找上门来。
    程美枝跟人聊了一个小时,饭也没怎么吃,等程嘉给她热过递过来,她又矫情地说:“不要了,晚上减肥呢。”
    程嘉知道怎么让程美枝吃饭。
    “妈妈,你年纪也不小了,别跟年轻人一样习惯,你现在也很瘦,你要是吃不完,就随便吃两口。饭都已经热好了。”
    程美枝抵不住他的孝心。
    只能随意扒拉两口。
    程嘉这才满意地收好碗筷端走,不过他没换双筷子,反倒把剩下的饭吃完了。程美枝可没注意到这一点。
    她毕竟不关心程嘉,只在乎自己的生活质量。
    “程嘉,洗衣机里的衣服你晾一下。”
    程嘉顺从地去拿衣服。
    她洗了几件衣服,有条裙子,有个薄外套,还有吊带背心。但没有程美枝换下来的丝袜,程嘉问:“妈妈,你丝袜在哪?”
    洗衣机要给洗坏,程美枝显然四体不勤,是不会自己动手的。这情况,不是任劳任怨的程嘉去,还能是谁呢?
    “你找找,衣服堆里,换下来了。”
    她把衣服堆在一起,里面有她的丝袜,还有内衣,房子这么小,还真没地方堆她那些衣服。不过她也真没把自己这个叁棍子打不出一个屁的儿子当成一回事,程嘉胆子那么小,在她眼里算不上男人。
    程嘉的伪装是十分有效的,至少在程美枝面前,他永远无害。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