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谋妆(古言NP)

第一百二十九章她要算计姓裴的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裴澈虽不喜言清漓,但也知晓她医术高超,连她都这般说了,便是拖不得。
    于是便点了点头,命其他几位参将先回去休息,待他处理好伤势再议。
    有两位也受了轻伤的副将退下了,铁衣和没大碍的戴参将,加上另外两名副将则因担心裴澈的伤势而留了下来。
    裴澈不在这点小事上计较,可他没想到言清漓竟提出要将他上身的衣裳都剪开。
    虽军营中男子们赤膊十分常见,可在场还有两名姑娘,考虑到男女有别,裴澈道:“不如言姑娘将方法告知胡大夫,由他来做吧。”
    听出裴澈的言外之意,粗线条的戴参领等人也尴尬的咳嗽了几声,他们将军不愧是出身大族的世子,考虑的就是周全,若换了他们,定是毫无顾忌的就光膀子了。
    言清漓忍不住想掐眉心,差点想嘲弄裴澈:当初你与我翻云覆雨时推都推不开,那时候怎么不晓得男女有别了?这会儿不过是脱你件衣裳便不愿意了。
    “下官是医者,医者眼中没有男女,只有病人,裴将军无需将我当成女子看待。”
    说完也管他怎么想,拿起剪刀就将那沾血湿透的衣裳剪开了。
    被不亲近的女子触碰到身体,裴澈显然有所不适,可他听到言清漓这番话后却神思一紧,蓦然觉得似曾相识。
    当年楚大人时常为穷苦百姓无偿看病,清清便总是跟着他一道。
    病人中不乏男子,那时他生出妒意,清清便也是这般同他说的——病人就是病人,哪里有男女之分?子阳哥哥,你可不要如此迂腐狭隘。
    上衣褪净后,裴澈紧实的上身便裸露出来,几位参将见到那伤口全貌均倒吸了一口冷气,胡芍儿则连忙红着脸低下头,言清漓也猛然怔住。
    铁衣见言清漓变了脸色忙问道:“可是世子爷伤势不妙?”
    言清漓猛然回神,动了动唇:“不……不是……”
    她压下翻滚的心绪集中注意力用湿布将裴澈背上残留的血迹擦净,那手却微微有些发抖。
    他背上竟没什么好地方,处处都是伤疤,新伤旧伤纵横交错,有狰狞的箭孔、有长长短短的刀伤、甚至还有一道极深的伤疤,应当是被当胸贯穿而过的,离心口只差毫厘。
    言清漓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裴澈虽自小习武,可她见过他的身体,她记得那时他身上没有这些伤痕。
    这六年他在苍陵都经历了什么?
    这一刻,她可笑的理解了他当初为什么能那么快便背叛了她,为了武英侯府的荣耀与权势,他连命都豁得出去,女人又算得了什么?
    她眼色复雑,有震惊,有哀怨,有心酸,有恨。
    感觉到少女冰凉的手指在他某一处伤痕上轻抚了一下,裴澈脸色登时冷了下来,他不悦的侧头道:“言女史?”
    言清漓不动声色的掠过那伤痕,垂眸低语:“将军这一身功勋,着实令下官触目惊心。”
    她将一个包着软布的木棒递给裴澈:“会有些疼,将军咬着此物吧。”
    裴澈看了那东西一眼,脸色仍不太好看:“不必了,直接动手即可。”
    其中一位年轻副将听出裴澈语气不善,于心中腹诽:将军啊将军,就算你府中娶了貌若天仙的娇妻,那也得考虑考虑属下们这些光棍啊,别给人娇滴滴的姑娘吓跑了。
    于是他好心替裴澈解释:“女史有所不知,我们将军当年受伤刮骨时都是硬挺过来的。”
    戴参将一听也想起了往事,恨恨道:“不错,将军当年前往苍陵时只有两万兵马,可那会儿苍陵早被十几万东阳狗占据……”
    戴参将义愤填膺,他们这些人都是一路跟着裴澈的军中元老,对昌惠帝当年吝啬派兵之事始终为他抱不平。
    言清漓默不作声的听着,在裴澈出言制止几人口无遮拦时用刀子突然划开他的伤口,黑血霎时泂泂流出,胡大夫忙用干净的布擦去。
    裴澈果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在她剜去发黑的血肉时背脊僵硬起来。
    她立刻将动作放柔,腾出手用帕子给裴澈擦了擦鬓侧的薄汗,引得裴澈又是浑身一僵。
    她关切道:“将军可还忍得?”
    此次她虽未能如愿前往平江,可来了定州也是意外之喜。
    麟王府中宁天麟与谋士们的话始终在她心里萦绕不去,这一趟她是抱着进入武英侯府的目的来的,无论是裴澈还是裴凌,无论是以什么身份进入,对她与宁天麟来说都是得益的。
    于公,言家女成了裴家妇,宣王党顿时权势滔天,以昌惠帝多疑的性子,必得卸了裴家的势。
    于私,她本就存了挑拨裴澈与苏凝霜的意图,实在是一举两得。
    之前碍于在裴府有苏凝霜盯得紧,可在外头谁还能碍着她的事?
    这一趟,万不能无功而返。
    胡芍儿痴痴的看着那温声软语的女子,哪怕她袖口上沾了血,亭亭玉立的从容之资仍是令人赏心悦目,比定州城她见过的富家小姐们都美丽的让人意不开眼。
    难道朝廷的女官都有如此凤仪吗?
    就连那凶巴巴的戴参领都对这位女史和颜悦色,胡芍儿不禁有些自惭形秽,有些嫉妒又有些羡慕。
    若她也能如言女史一般,是不是裴都尉就能多看她几眼了?
    想着,胡芍儿便侧头去偷看裴凌,果然,那人正目不转睛的盯着那言女史看呢。
    他紧抿着唇,似是咬着牙关,腮颊僵硬,眼神压抑又黯淡,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说不出的阴沉。
    “呀!快松手,你伤口渗血了!”
    胡芍儿见裴凌用力攥着自己的伤处,那歪歪扭扭刚缠好的白布又染的通红,可他却全然不知。
    可将胡芍儿心疼坏了,她也顾不上裴凌会不会斥骂她,连忙要去拉他的手。
    这声惊呼成功的将众人的目光转移到裴凌身上,言清漓也不例外,在与那墨发高束的少年对视时,他立即冷冷的别开头。
    自宫宴后裴凌就不再与她说话,甚至故意避着她,言清漓现在的心思不在裴凌伸手,于是她对一旁的胡大夫道:“将军这里有我便好,您过去帮忙吧。”
    胡大夫连忙点头,提着药箱就向裴凌那去。
    “用不着。”
    裴凌讥诮的扯起唇角,看也不看言清漓一眼,而是主动将手臂抬到了胡芍儿面前,对愣住的胡芍儿道:“愣着做什么?还不帮我重新上药!”
    —【题外话】—
    免费精彩在线:「po1⒏υip」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