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谋妆(古言NP)

第十九章你是我的 (po1⒏ υip)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言清漓等吉福出去后,才沉下脸,“四殿下,您怎么会来?”
    宁天麟来了容阳,又与她明目张胆的见面,董城倒无妨,她只怕言琛会因此怀疑他们的关系。
    “阿漓,你不想见我吗?”宁天麟的神色逐渐黯然,随后又朝她笑起来,“阿漓,你方才可有看到我站起来走了?这些日子我一直——”
    “四殿下!”言清漓冷声打断宁天麟,“您不该来容阳。”
    言清漓还从未与他发过这般大的火,宁天麟垂下眸道:“那阿漓又为何要来,是因为言琛吗?”
    见宁天麟脸色白了几分,言清漓缓和了一下语气,耐起性子与他解释:“言国公府的人不会轻易认下我,我此番解了容阳疫症之危,便可取得言琛的好感,届时我再去言府认亲,言府中人若刁难于我,言琛说不定能为我说上几句,这便是我来容阳的目的。”
    “只是如此吗?”宁天麟抬头看她,沉沉黑眸中闪着若有若无的光亮。
    “……是。”言清漓淡淡别开头,未与那双眼睛对视,“四殿下,你我不能于此地见面太久,明日我便启程前往盛京,一切待到了盛京后再说吧。”
    言清漓转身要走。
    “别走,阿漓!”
    宁天麟一时着急,竟站起来追她,可走出几步后就跌倒在地,撞翻了木桌,茶盏碎了满地。
    门外守候的吉福听到声音,犹豫了一下终是没有进去。
    言清漓慌忙跑回去,将宁天麟扶到榻上,“四殿下,有没有伤到哪里?”她到处检查宁天麟身上有没有被瓷片割伤。
    宁天麟见她这副紧张的模样,眼里顿时有了笑意,将她按进怀里。
    “阿漓,我想你了。”
    言清漓一怔,便又听宁天麟在她耳边柔声说道:“我的腿会好起来的,阿漓,我每天都在努力,你看,我方才还能走路,我不会永远是个废人。”
    宁天麟在言清漓鬓边印下一吻,“阿漓,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会为楚家正名,你相信我,不要选择别人。”
    言清漓心中一软,她将手环在宁天麟的腰上,放柔了语气:“四殿下,我没有选择别人,我只是想利用言琛,我想让他为我们所用。”
    这个“我们”让宁天麟彻底放下疑虑,他笑起来:“有我在,这些事我会想法子,阿漓什么都不需要做。”
    他轻吻言清漓,从耳垂慢慢吻到脖颈,再从脖颈闻到嘴角,言清漓轻轻喘息。
    宁天麟在她唇边停下,看着她微启的唇眸光一暗。
    “阿漓,我可以吻你吗?”
    宁天麟做好了言清漓会拒绝的准备,可她眸光微闪了几下后,便点点头,“好。”
    宁天麟愣了一瞬,在反应过来言清漓说了什么后,立即覆住了她的唇。
    男子的唇微凉,吻的小心翼翼,他捧着言清漓的脸,睫毛不住颤抖,含着她的唇瓣视若珍宝般的轻轻吮吻,而后试探的伸出舌尖于她唇缝间流连。
    言清漓闭上眼,张开嘴去回应他。
    不过一个吻而已,她与宁天麟之间已然这般亲密,一个吻又算什么,他若喜欢,给他便是。
    得到回应,宁天麟身体一僵,随后再没了方才的轻柔,他撬开言清漓的齿关,开始狂风暴雨的席卷她。
    嘴唇有些麻了,呼吸间满是两人的热气,言清漓觉得头晕,慢慢向后躲,宁天麟却追着她不放,一直到将她压在了榻上才松开了她的唇。
    言清漓刚得到片刻喘息,密集如雨的吻又落在颈上,然后胸前一凉。
    “别……我尚未沐浴。”在城里跑了大半天,连衣裳都没来得及换就来了这里,难免出了汗。
    言清漓着的是男装,中衣已被宁天麟剥开,里面的肚兜也被撩起,露出香肩和两个粉白乳儿,她用手抵住宁天麟的头,不让他继续亲吻她的身体。
    宁天麟握着言清漓的手按在她头两侧,“无妨,阿漓身上的汗也是甜的。”
    他低头含住一粒翘立奶尖。
    “嗯……”
    言清漓发出一声轻吟,低头去看,宁天麟埋在她胸前,用力吸着她的右乳,她能感受到他的舌头在绕着乳尖打转,牙齿还时不时在上头轻咬。
    右乳被他用唇舌舔的晶莹发亮,他又转头奔着左乳而去,直将她另一颗乳球也爱抚的娇俏泛红。
    一股股湿热从花道潺潺流出,言清漓咬着唇,按住宁天麟探向她下面的手。
    “我回去拿香。”
    宁天麟的眸子里早已是一片黑沉欲色,他吻了吻言清漓的唇,哑声道:“不需要,有你就够了。”
    言清漓愣了一瞬,随即立刻伸手向宁天麟胯间探去,碰到了一根粗硬无比之物后,她眸中闪过喜色。
    宁天麟已经不需要催情香也能动情了,这说明他的筋脉的的确确快要恢复好了。
    见到言清漓眼里的开心,宁天麟也忍不住勾起唇角,“都是阿漓的功劳。”
    他低下头狠狠吻住她,勾着她的舌与她纠缠,同时将手滑进她的亵裤中,找到那两片花瓣拨开,沾取着流的到处都是的花水,将手指挤入了那道细缝之中。
    “唔啊……”
    言清漓的嘴巴被宁天麟堵住,舌头在她口中不断搅弄,下面的花洞也被他用手指插着,极速抽缠。
    她发出的惊呼被宁天麟悉数吞进口中,可他手指撞在花唇上的“啵啵”声却清晰可闻。
    唇舌分开,牵出一道银丝,言清漓欲翻身骑在宁天麟身上,却被他不由分说的禁锢在身下。
    “我来,阿漓躺着便可。”
    言清漓环住宁天麟的脖子,微微上挑的眼尾飞出媚意,“四殿下可以了吗?”
    宁天麟吻了一下她的鼻尖,“虽说跑跳尚有些吃力,但满足阿漓绰绰有余。”
    宁天麟没有说谎,与先前的每一次欢好都不同,这是他们第一次由男上女下的姿势做这欢好之事。
    肉棒顶开花唇,快速贯穿在花蕊中,自上而下的肏入极深,言清漓双腿勾着宁天麟的腰,眼里闪过的都是他宛若谪仙的脸庞,和这一年中与他朝夕相伴的每一个画面。
    花肉拼命收缩,花液止不住飞溅,宁天麟将她一次次带上云端。
    言清漓的眼角不知不觉溢出泪珠,她不清楚是因快感太过强烈所致,还是因宁天麟双腿即将复原而开心。
    又或者两者皆有。
    宁天麟的腿好了,他们所筹谋的一切才有意义。
    …
    言琛不知不觉走到了宁天麟的住处,吉福见着他,上前一步:“言小公爷。”
    见这内侍并无通传之意,言琛便道:“言琛明日离开容阳,与四殿下前来辞行。”
    吉福向身后的房门瞧了一眼,向言琛微微躬身,“四殿下正请顾大夫诊治腿疾,小公爷不如晚些再来?”
    言琛向那扇紧闭的房门深深看了一眼,冷声道:“既如此,不必了,有劳公公转告吧。”
    吉福躬下身,“奴才定将小公爷的话转达殿下。”
    房内,宁天麟将言清漓的腿压过头顶,正伏在她身上一边吻她的唇,一边重重的肏。
    “他走了。”宁天麟在言清漓唇瓣上咬了一下,看着她的眼睛,身下不停抽插。
    言清漓满面潮红,张嘴在宁天麟肩上重重咬下。
    方才言琛过来时,宁天麟忽然就加重了力道,害她险些叫出了声音,还好他及时堵住了她的嘴。
    宁天麟被言清漓咬的发出一声闷哼,嘴角却向上勾起。
    他的阿漓每每舒爽到极致时,便喜欢咬人。
    “阿漓……”宁天麟将头埋进言清漓的侧颈,绷紧腰力加快挺动,粗喘着将浓浓白液泄在了她的身体里。
    “你是我的。”
    只能是我的。首-发:po18vip.xyz (po1⒏ υip)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